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2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十八章 刮省长鼻子
    第七百十八章 刮省长鼻子

    继续。

    “这把黑桃三出牌啊。”陆冰拿到牌后叫道。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姜绅欲哭无泪:“刚才你说赢家出牌的。”

    “京城是赢家出牌,我们现在已经出了京城到了北河省,要按‘北河省’的打算来,把把黑桃三出。”陆冰这次,原来拿到了黑桃三。

    “我靠。”姜绅大怒。

    难怪天下人都不喜欢和领导打牌,个个领导像你这样,谁敢和你打牌?

    姜绅是领教了陆冰不讲理的本事。

    不过他发给陆冰的还是差牌,虽然陆冰先出,又被姜绅抓了八张。

    姜绅还欠两个。

    第三把,姜绅先问清楚。

    “陆省,我们还在北河省的地盘上吧。”

    “嗯。”陆冰暗暗好笑,脸上一如即往的平静。

    “那就黑桃三出。”姜绅发牌,先出。

    终于抓了陆冰一个双。

    “哈哈哈,我还欠你两条,三十减二,二十八个鼻子。”姜绅大喜,就要伸出手来刮陆冰的鼻子。

    “你敢--”陆冰柳眉倒竖,怒叱。

    “---”你别耍赖啊,姜绅更不服了,领导就可以耍懒。

    “刚才我让你欠我的,我也先欠着你。”

    “---”好,看你能欠多久。

    姜绅再和她来。

    他是神仙,想发什么牌就能发什么牌,十把不到,陆冰欠了姜绅一屁股账,差不多有一百多个鼻子欠下了。

    “不打了,不打了。”陆冰最后又被姜绅抓了一个双,气的把牌一扔,扭过头去。

    “老是输,你是不是出千了?不玩了。”陆冰这时,和一个发脾气的小女生一样。

    “不打就不打,那啥,陆省,咱们这鼻子?”该让我刮一下了吧,姜绅搓着手,等了好久了。

    “你想干嘛?还想刮领导的鼻子?”陆冰摆明了就是赖皮,眼睛朝姜绅一瞪,然后伸出手来:“给你打个手心,就这么算了。”

    小手掌送到姜绅面前,姜绅目瞪口呆。

    他也火了,站了起来:“陆省,你怎么耍赖皮?”

    “耍赖是女人的权利,小姜,你这是不服了?”陆冰真是打算不讲理到底。

    姜绅也算不讲理的,和陆冰一比,立马被拉开几千几万里。

    “不打就算了。”陆冰说完这句,称机缩回手去。

    但是姜绅怎么肯让她再赖掉。

    她缩的快,姜绅抓的快。

    伸手一抓,叭,拉住陆冰的手腕,笑道:“那就打手,一百下,零头不要。”姜绅举起另一只手,叭,叭,叭,就打向陆冰的手。

    陆冰是打算给姜绅打一下的,姜绅这连续的打下去,而且下手有点重,顿时大怒。

    “你敢打我?”陆冰猛的一拉,想拉回自己的手。

    她拉姜绅也拉,姜绅也往面前一拉。

    不过他力气比陆冰大多了,因为生气,用的力更大了点。

    “咛--”陆冰一声低吟,整个人扑到姜绅怀里。

    姜绅本来是站着,陆冰一扑过来,姜绅一屁股就坐回真皮座椅上,座椅本来是平躺着让他闭目养神的。

    这下两人一上一下,同时摔倒在座椅上。

    陆冰的身体,压在姜绅上面。

    两人几乎面对面的注视着对方。

    姜绅清清楚楚感觉到陆冰胸前的柔软,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口。

    而陆冰也在刹那间,感觉到姜绅的胯下,有什么东西好像在变化着。

    两人足足对视了五秒钟,“混蛋”陆冰又羞又怒的坐了起来。

    “松手,你拉痛我了。”陆冰眼中隐隐含有泪水。

    “对不起,对不起--”姜绅知道自己刚才情急之下,拉的有点重。

    陆冰的手腕都被他抓出红红的印痕。

    “谁叫你耍赖的。”姜绅喃喃道,他也不敢看陆冰的表情,只好歪着头,用神念观察。

    陆冰这时满脸通红,手腕通红,眼角还有泪水,不停的握着自己的手腕,很明显被姜绅抓痛了。

    “我帮你看看。”姜绅还想抓她手腕。

    “滚,不用你管。”陆冰气呼呼的坐回原位。

    两人静静的没再说话,商务舱里,一片安静,连列车服务员好像也得到某种命令一样,竟然没有人出现。

    大概十分钟后。

    陆冰突然转过头,把头往姜绅面前一伸:“给你刮十下,就算了,别说我耍赖。”

    说罢眼睛一闭,静静的不再动弹。

    一百下变成十下?你还是耍赖啊。

    不过姜绅可不能放过这机会。

    刮副省长的小鼻子哦,不是什么人都有这种机会的。

    姜绅静静的看着陆冰,陆冰闭着眼睛,小嘴抿的很紧,她应该擦了一点口红,淡粉色的,看起来很性感。

    就这么一张精致无比的脸在姜绅面前,姜绅突然间有点舍不得下手。

    这么好看的鼻子,刮坏了怎么办?

    “你刮不刮?”陆冰闭着眼半天没动静,又睁开了。

    “当然刮,我看看不行。”姜绅伸手刮鼻子。

    ‘1---2---3---4---5---’他刮的很慢,每刮一下,都感觉到陆冰身体一颤,不知是在害怕还是震动。

    一口气刮了十下,陆冰飞快缩回身子:“我睡觉了,吃饭再叫我。”不理姜绅,开始睡觉。

    “我又不要睡觉?要不,我们再玩牌吧。”姜绅笑道。

    陆冰没理姜绅。

    “我输了,一张牌两个,你输了,两张牌一个鼻子?”姜绅诱惑陆冰。

    陆冰没有理他。

    “要不我们打钱?一张牌多少钱?”

    “闭嘴,你再说,给你安排到二等座去。”陆冰怒道。

    “---”那我也睡吧。

    火车上的日子是很无聊的,尤其是这么长途的车子。

    姜绅还真服了陆冰,飞机不坐,坐火车。

    十多个小时后,火车进入东宁省。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火车在东宁省‘东平市’东平站停下。

    东平往西,就是东宁省,还有两小时不到,其中东平站就要停半小时左右。

    但就在这时,列车长发出通告。

    列车突然出现一点小问题,可能要四五小时才能修好,建设乘客们换车。

    去东宁市的,换78671号列车,大概还要等两小时,去锦阳市的换78662号列车,大概要等一个半小时,去----换----号。

    列车长一口气报了好几趟列车。

    “陆省,要换车了。”姜绅叫醒陆冰。

    陆冰吃完晚饭就睡觉,一着睡到九点多。

    被姜绅推醒之后,听到要换车,顿时头大如牛。

    “等两个多小时?再到东宁,这就是晚上近两点了。”陆冰算了下时间,这边再等两小时,然后再到东宁,实在太晚了。

    而且,等车还要在火车站,这怎么受的了?

    她是天之骄女,要在火车站等两小时,那里吃过这种苦。

    “下车,我们找地方先住一晚。”陆冰很果断的一挥手。

    “明早再回东宁?”

    “嗯。”陆冰示意姜绅提自己的行李箱,然后大摇大摆的下车了。

    “好的。”嘿嘿,姜绅暗暗好笑。

    两人离开火车站,在边上找了下。

    陆冰到想找个五星级酒店呢,奈何火车站有点小偏,五星的没有,三星的到有不少。

    因为明天可以赶早,她也不想再跑太远找五星的,就在边上找了一间三星的凑合一下。

    不过,两人开房的时候,郁闷了。

    他们想开两间房,但是。

    “只有大床房一间,一千六。”服务员面无表情的道。

    “你抢钱啊,一千六?”姜绅大怒,不过这怒,是不是真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今天动车有意外,好多客人都住下了,你再晚点,这一间也没有了。”服务员信心十足:“而且我们平时生意就暴满,火车站边上的宾馆,个个都是这样。”

    “你称火打劫,我看你标价三百八的。”姜绅不服。

    “你们要不要?不要就算了。”服务员也急。

    因为这时,外面又有客人提着大包小包的进来了。

    “就这间吧。”陆冰当机立断,定下这间。

    以她副省长的身份,那里好意思和服务员讨价还价。

    “要不要通知东平市政府,让他们接待一下?”去房间的路上,姜绅装腔作势的问。

    “不用了,这么晚你还麻烦他们干嘛?又不是常住,将就一晚,明天就走。”陆冰摇头。

    她这副省长新上任,本来是要中央组织部至少副部长级别的人送下来的,她现在没让人送,只让姜绅陪,实在不适合麻烦当地,尤其她还没正式报道,不方便这样做。

    “哦。”姜绅当然也是故意这样问的,表达了自己对旅馆的不满,其实他很满意。

    为什么?宾馆只有一间房了,而且是大床房。

    什么叫大床房,就是只有一张床,而且是大床。

    两人走进房里,环境很一般啊,地上也不干净,不过这张大床真是大,三个人都能睡了。

    而且床的位置有点好,在西北角,一边靠墙,灯光暗淡下,睡两个人在床上,也许只看到外面的一个。

    “老规矩,你地上,我床上。”陆冰伸了个懒腰:“我去洗澡。”

    “不行。”姜绅立刻叫了起来。

    “为什么?”陆冰奇怪道。

    “你那长包房地上很干净,你看看这里,地上能睡?”姜绅怒道:“你睡地上给我看看。”

    “你---”陆冰看看地上,真是脏,偏偏还有毛毯在地上,这么热的天,开了空调了不好睡啊。

    陆冰左看右看,没地方好睡,顿时脸上有点红了。

    “我不管,这么大的床,我要睡床上,要么,一人一半,要么你睡地上。”姜绅这次要发力了。

    “哼”陆冰冷哼一声,没有发表反对的意见,然后就去行李箱里拿自己的换洗衣服。

    默认了?哈哈哈,姜绅大喜。

    陆冰这三八没发飙,姜绅就知道有戏。

    当然了,这也不等于,一会就可以上陆冰,先上床再说,姜绅心中大喜,表明不动声色,脸上好像还有点不情愿和陆冰睡一个床的表情。

    他这边不动声色,陆冰那边说话了。

    她在行李箱中拿内衣内裤,一叠各种颜色的内裤被放在床上,她挑来挑去,当着姜绅的面,看的姜绅眼花缭乱。

    最后选了一条蕾丝粉红色的内裤,拿着自己的睡衣,然后扭过头:“你想睡床上也行,去洗澡。”说完,就走进浴室。

    我草,这算不算,暗示我也进去?姜绅的心又激动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