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3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章 回到亚丁湾
    第七百二十章 回到亚丁湾

    而姜绅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过了今晚,能不能再摸到都有问题。

    抓住机会,揩点油再说。

    姜绅大手在陆冰的36c高耸的胸上,死劲的揉了几把,揉的陆冰差点当场跳起来给姜绅一个巴掌。

    我忍,陆冰也在忍,这个时候,千万要镇住手脚。

    因为警察看了看陆冰的身份证,再用手机照照床里,确定没有第二个人后,转身出去了。

    “不好意思啊,打扰了,最近卖银嫖娼的比较多,陆女士你继续睡。”警察道了个歉后纷纷出去。

    随着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陆冰像被蛇咬了一样从床上跳起来,嗖,回头就是一个巴掌。

    叭,姜绅伸手在半空抓住陆冰的巴掌,然后把陆冰往床上一按,一个翻身,骑到陆冰身上。

    “你又想打我?”姜绅怒道。

    “你找死,你敢摸我?”陆冰更怒。

    “你说没穿内衣,我试试看。”姜绅笑道。

    “混帐,流氓,快下来。”陆冰扭腰,想把姜绅翻下。

    但是姜绅那里能让她如愿,头猛的往下一低,就要去亲吻陆冰。

    陆冰又惊又怒,扭过头去,不让姜绅亲。

    同时惊恐道:“你别乱来,我是副省长,姜绅,你还想不想在体制干了,这要双开的。”

    向区长以前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姜绅冷笑,不理她,即然不让我亲嘴,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粗爆的把陆冰的睡衣往下一拉,36c的饱满像小白兔一样跳了出来。

    “唔--”随着姜绅一口含下那点粉红,陆冰发出欢快的低吟。

    “,你不让我睡,还让我和你一个床。”姜绅裸的骂她。

    这么裸的话,剌激的陆冰要爆走。

    “你才骚男,流氓----你全家---”陆冰爆怒啊,不停的翻身,想把姜绅扭翻下来。

    但她的动作,只会激起姜绅更强的。

    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机会把一个美女副省长骑在胯下。

    虽然这个美女有点老了。

    姜绅往下移了下,左手掀起陆冰的睡衣,一把抓住她的左胸,右边的则落入他的口中。

    他手口并且,开始。

    “嗯---别这样---”陆冰害怕了。

    她奋力挣扎,越发现自己全身越来越无力。

    甚至,姜绅这么粗鲁,让她感觉到异样的兴奋。

    但是,我今天不能。

    陆冰只好哀求:“够了,够了,我今天身上不方便---”陆冰眼中,似乎有点湿润。

    “什么?”姜绅一听这话,神念一扫。

    我拷,真的。

    姜绅差点就吐了。

    神念扫到那里,真他吗太恶心了。

    顿时小姜绅都变的无精打彩。

    “你不早说。”姜绅气呼呼的从陆冰身上下来,心中就有一脚把陆冰踹下去的冲动。

    “混蛋。”陆冰空出手来,马上又是习惯性一挥手,对着姜绅扇他耳光。

    “叭”姜绅再次把她手抓住:“够了啊,你再打我,我要上去了。”姜绅怒道。

    你公主病不轻啊,动不动喜欢打人?

    “哼。”陆冰知道打不中姜绅,狠狠的抽回手:“谁叫你乱来的,真是下流。”

    接着她霍的一下站了起来,直接从床上跳到床下。

    “你,下来。”陆冰这时衣衫不整,大半胸脯还露在外面。

    但她顾不得了,捂着衣服,指着姜绅,脸上那表情,明显气的不轻。

    装什么装,刚才我亲你的时候,你还蛮享受的。

    姜绅也知道,陆冰这级别的人,还是要面子的,不能操之过急。

    “干嘛,行了行了,我保证,这次不过三八线,行了吧。”姜绅耸耸肩。

    “你---你---言而无信。”陆冰气的胸部起伏不止,脸上通红。

    但是站在地上,她又觉的吃亏,自己堂堂副省长站地上,姜绅这小王八蛋却躺床上。

    “我刚才没答应你好吧,这次保证,保证,你不信算了,我反正睡了。”姜绅就这样往里面一倒,开始继续睡觉。

    “你---”陆冰一个人站地上,看着姜绅屁股对自己,还睡在里面,又羞又气。

    足足站了好几分钟,不知是不是信了姜绅,最后一咬牙,继续躺到床上。

    这次陆冰在外面,姜绅在里面,她睡的位置很小,身体靠在最外围,又要提心吊胆,又很想睡觉。

    好在姜绅后面也没什么过火的行动,迷迷糊糊,陆冰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陆冰醒过来,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半。

    桌上有条子,还有牛奶和苹果。

    “你吃早饭,我去买票,我们坐八点十分的高铁。”

    陆冰呆呆的看着纸条,摸摸自己的脸,昨晚的经历,像是一场梦一样。

    后面的姜绅表现有就点古怪了,好像生陆冰的气一样,一路上也不和陆冰多说话。

    陆冰有吩咐,姜绅照做,但是不再主动逗陆冰说话。

    上午十一点,姜绅把陆冰送到东宁。

    因为事先打了电话,省政府自有人过来接陆冰。

    站在火车站里,陆冰欲言又止,本来想和姜绅说几句话的,不过想想,你昨天对我耍流氓,我不生你气就好了,你还敢生我气?

    哼,陆冰冷冷的看姜绅一眼:“谢谢你送我到东宁,再见。”

    “再见,陆省长。”姜绅故意把省长两个字叫的很重。

    两人分道扬镳,在火车站分手。

    回到溧山,姜绅又马上忘了这事。

    因为他太忙了。

    交通部的大项目要下来,县新大楼的项目市里也批了,准备开始动工,东涧镇‘竹海开发’旅游项目也同时起动。

    整个溧山县像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飞快的运转起来。

    九月初,亚丁湾那边,也有人找姜绅。

    溧山这时正好晚上,姜绅留在驱逐舰上的神念感应到谢尔在找自己,隐身之后,嗖嗖几下,片刻之间,就回到驱逐舰上。

    谢尔船长带着几个大汉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姜绅。

    上船之后,姜绅一个月没有出来,一直就在卧室里,再出来的时候,竟然还是神采飞扬。

    换成普通人,一星期不到,就活活饿死了。

    这个华国人,真是神奇。

    这一刻,谢尔他们除了崇拜,还有害怕。

    姜绅在他们眼中,已经是和神一样的人物。

    “姜生先,我们到了亚丁湾,还有十五海里,就会见到索马里最大的军阀和海盗康纳维亚将军。”

    “对方有什么迅息传来吗?”

    “他们说钱准备好了,照老规矩,海上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船。”

    “留下几个人拿钱,其他人都准备下船离开。”姜绅淡淡的吩咐。

    “姜先生,要不要多留几个人保护你。”和姜绅交过手的费杰道。

    “姜先生,这群海盗,不但有机枪,还有肩扛式导弹,多留几个人吧。”谢尔提醒姜绅,海盗们翻脸,可不是和我们一样只是和你空手切磋,会动武器的。

    “人多了,我照顾不到你们。”姜绅笑道:“这世上,没有武器和人,能伤害到我。”

    这话说的,明明听起来像吹牛,但是谢尔船长却感觉不到姜绅吹牛的意思。

    姜绅的话,其实也是大部分船员的心声。

    他们只是混口饭吃,没有必要拼命。

    在亚丁湾,最好不要拼命。

    这些海盗什么事都做的出,他们每次运武器到这里,都是要加倍小心,至少有一大部分人会提前下船。

    “走,走。”谢尔船长分配了一下人手,一大半船员提前到了快艇上,然后往附近接应他们的船上转移。

    最后留在船上的,加上姜绅一共八个,这是他们留的最少的一次。

    没过一会,他们就遇到了康纳维亚的船队。

    海盗们有十几艘船,成三角形排在海面。

    他们的驱逐舰在海盗的指引下,进入三角阵营中。

    “要是他们反悔,我们的船不是出不去了?”姜绅低声问谢尔。

    三面都是海盗的船,等会海盗不付钱,他们就三面受敌。

    若是驱逐舰上全员武装,自然不怕海盗的船,但是现在可没有军队在上面。

    “我们在船上装了炸弹,他们反悔,我们可以炸船。”谢尔船长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原来这手机装了炸弹摇控器。

    海盗要不肯付钱,也拿不到船。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交易,之前科什.亚罗斯卖了很多武器给康纳维亚,还有其他小型船只。

    大家都是这么交易的。

    等到他们的驱逐舰停下,三艘海盗的快艇靠近了驱逐舰,二十多个海盗手持各种武器,上了他们的船。

    “谢尔船长,欢迎光临,咦,这位亚洲人是你们新的成员?”康纳维亚满脸胡子,长的有点暴力,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辈。

    “康纳维亚将军,驱逐舰已经送到,你是不是要派人查看一样?”谢尔船长笑道,同时指了指姜绅:“这是我们老板新请的高人,负责保卫我们驱逐舰的安危。”

    “哦--”康纳维亚眼睛一亮,上下打量了姜绅一下。

    “康纳维亚将军,我是华国的姜绅,很高兴认识你。”姜绅客气的伸出手来。

    康纳维亚也微微一笑,大力的和姜绅握了下手。

    然后笑道:“行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什么?除了姜绅,谢尔他们全部呆在当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