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3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吃软怕硬
    第七百二十二章 吃软怕硬

    “我这么远跑来,那有功夫和你慢慢谈?”姜绅冷笑:“要么全部死,要么向我投诚。”

    “哦,伟大的m利坚,我康纳维亚愿向你们投降,成为你们忠诚的仆人。”康纳维亚倒头就拜,一点气节都没有。

    四周所有康纳维亚的属下也跟着跪下,一个个颤抖的趴伏在地。

    他的手下有来自各大州的人,其中阿拉伯人比较多,索马里的官方语言也是阿拉伯语,阿拉伯人习惯性跪下趴伏,用来表达对主人的尊敬。

    “你拜错了,我不代表m利坚。”姜绅挥挥手,示意他们起来,姜绅不习惯别人朝自己跪下,也最讨厌别人让自己跪下。

    康纳维亚有点摸不着头,慢慢带着手下站起来:“主人,你不是亚罗斯的人?”

    “亚罗斯是什么东西?也配命令我?”

    “那是那是。”康纳维亚连连点头,主人是神一般的存在,电影中的神话人物不外如此。

    “我和他做了一笔交易,要保证他这次军火交易的成功,你付钱吧,买下他的军舰,不要黑吃黑了。”

    “十二亿美金啊。”康纳维亚眼皮跳了两下。

    十二亿美金对他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要不然也不用黑吃黑了。

    他最近三年也就一共拿到两亿金美金的赎金,其中有次劫了乌克兰运坦克的运输船,拿了一大笔,还有一次劫了三万吨石油的船,捞了一票,平时经常劫点小商船,撑死也就要个几百万。

    十二亿美金,康纳维亚可能要赚十年才能赚的回。

    他现在全部家当也不过十亿左右,而且康纳维亚也没带钱过来。

    “十二亿我帮你出了,等交易完成,你再去劫一次,把钱劫回来。”姜绅笑嘻嘻的给他出主意。

    “--”康纳维亚莫明其妙,为什么你要办他完成交易,又要劫他的钱?

    直接帮我劫了他的船不就好了吗?

    姜绅道,我要完成我的任务,让亚罗斯没话说。

    没错,姜绅想教训亚罗斯。

    那个亚罗斯很不上路子,尤其他是m国最大的军火商,当年卖出的武器曾经在华国的大地上杀伤无数。

    亚罗斯热爱战争,甚至希望m国与华国之间能爆发全面的战争,所以这种人,一定要好好教训。

    要不是陆冰和黄震国一直要求姜绅用正常手段拿回兽首,姜绅早就直接把兽首抢回来了。

    现在姜绅按正常手段帮他完成交易,然后再叫康纳维亚去把十二亿美金抢回来。

    “可是主人,亚罗斯很阴险,会布置人手接应他的人,每次交易完成,他们的人坐快艇跑的飞快,附近肯定有他其他的船的接应,我们不知道方位,很难拦住?”

    康纳维亚想黑吃黑很久了,不过以前交易数目不大,交易方式和今天不同,亚罗斯的人可以很从容的跑走。

    “他们有一艘船,现在位置,坐标a:e632°34′b:e646°89′,你马上派船过去,先堵住他们的退路,这边交易完成,就可以再劫他们一次。”姜绅神念一扫,亚罗斯接应船只的位置就被他扫到了。

    他的神念可扫近二百里,亚罗斯的船离这里的距离,用陆地的距离算,在二十里不到位置,姜绅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两人商量一番然后用旗语联系谢尔。

    康纳维亚被姜绅打服了,原意老实交易,不过要谢尔等一下,十二亿美金正派人往这边拿过来。

    驱逐舰上的谢尔等人大喜,姜绅一出马,什么都搞定,老板找的这个人真是厉害。

    这下可以顺利完成交易,每个人回去都能大赚一笔。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康纳维亚亲自陪着姜绅,带着十二亿美金上了驱逐舰。

    一手交钱,一手交舰。

    双方皆大欢喜。

    谢尔等人拿到钱,连连向姜绅称谢。

    然后也不敢久留,有人坐快艇,谢尔带着钱,坐直升机,飞快的离开这里。

    “姜先生,你和我坐直升机走吧?”谢尔问姜绅。

    “不用,我坐快艇,我有事情还要去埃及一趟。”

    “哦”谢尔目送姜绅一个人坐着快艇离开。

    别人要是在亚丁湾单独坐个快艇,谢尔保证他活不到三天,不过这人是姜绅,他完全相信姜绅的能力。

    双方交易完成,谢尔的人也在一小时内陆续回到接应的船上,大家欢快的开始庆祝。

    就在他们的船开出去不到二十海里的时候,五艘康纳维亚的战船,从前方和两侧向他们的船逼过来。

    “不好,发现敌舰。”

    “康纳维亚的?他又来了?”

    “天啊,他怎么知道我们船在这里?”

    “该死的,我们有最新型的隐形技术,康纳维亚这土包子海盗怎么找到我们的?”

    论船上的火力,他们的船完胜康纳维亚的任何一只船,但是对方有五艘船,蚁多咬死象,一旦开火,亚罗斯的船肯定要被击沉。

    “对方要我们投降?”

    “船长,我们和他们拼了。”

    “投降吧,问问亚罗斯先生,我们只能投降。”

    船上的人都惊慌了,他们不想和海盗死拼,不想死在海里。

    最后用卫星电话联系了亚罗斯。

    亚罗斯又惊又怒,沉思之后,最后下令,投降交钱,带着船和人回来。

    是的,海盗只要钱,亚罗斯要保证自己的人和船。

    “康纳维亚,你这混蛋,我好不容易说服m国政府,让我卖这艘驱逐舰给你,你也答应以后不再劫持m国政府的任何船只,你竟然言而无信,劫船又劫钱,你等着m国特种部队的斩首行动吧。”亚罗斯事后电话怒骂康纳维亚。

    “亚罗斯先生,你们m国政府早就想对我斩首行动了,我很期待你们的到来,欢迎你们来到索马里。”康纳维亚现在投靠了姜绅,有姜绅撑腰,自然胆大包天,一点也不怕亚罗斯的威胁。

    “对了亚罗斯先生,以后你运输军火的船只,最好不要经过亚丁湾,哈哈哈,你知道的,我的驱逐舰,马上就要开始扬威亚丁湾了。”

    “混蛋。”亚罗斯又气又怒,挂了电话。

    姜绅,一定是姜绅这王八蛋给康纳维亚撑腰,但是,但是亚罗斯没有一点证据证明姜绅干的。

    而且,他也只是怀疑,人家姜绅帮他顺利完成交易,后来是他的人被海盗围住,不得不交钱走人。

    也不能说是姜绅干的啊。

    亚罗斯有苦说不出,有冤无处伸。

    亚丁湾上,驱逐舰上。

    康纳维亚笑眯眯的对着姜绅:“主人,我这样回答可好?”

    “哈哈,不错。”姜绅拍拍康纳维亚的肩膀。

    康纳维亚连忙弯腰,脸上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以后,你的驱逐舰可以纵横亚丁湾,再也没有什么能挡住你赚钱的脚步。”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康纳维亚点头哈腰的大笑。

    这年头海盗这口饭也不好吃,很多国家动不动派护卫舰护送,现在他们有驱逐舰在手,地球上绝大部份国家的海军都要退避三舍。

    “主人你放心,以后华国的所有船只,我们都会放他们通过。”康纳维亚信誓旦旦的向姜绅保证。

    “干嘛放他们通过?”姜绅听的莫明其妙。

    “---”主人你不是华国人?晕,我拍马屁拍错了。康纳维亚大悔。

    “你平时怎么干,就怎么干,船员讲华文,并不一定是华国人,很多都是华裔。”

    “船只挂华国国旗,船主并不一定是华国人,很多外国人或华裔,都喜欢挂华国国旗。”

    “总之你们船照劫,钱照要,但是人不要杀,真的有需要你们放行,我会通知你。”

    “如果你遇到华国人就放行,其他国家的人怎么看我们?肯定要说华国与你们海盗有秘密交易。”

    “我懂了,主人英明,我知道怎么做了。”

    康纳维亚似乎真懂了,要留个机会让主人为华国立功啊?

    自己什么事都做了,主人还有屁的事做?

    就在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康纳维亚的副手,向他汇报工作。

    “主人,将军。”康纳维亚的人,现在都叫姜绅主人。

    “得到线报,俄罗斯一艘满载军火的船,过几天要经过我们亚丁湾。”

    “那个家族的?”康纳维亚先要问清楚,俄罗斯有很多势力在贩卖军火,当初解体的时候,据说连原子弹都能卖出来。

    这几年俄罗斯打击走私军火越来越严,但是仍然号称可以从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国家买到包括导弹在内的所有武器。

    “好像是俄罗斯最大的黑帮,战斧在出货。”

    “战斧啊---”康纳维亚犹豫了一下。

    战斧是俄罗斯最大的黑帮,对他们而言,宁愿抢劫政府的,不愿意动黑帮的。

    战斧这黑帮,在全世界都是数的上号,动了他们的东西,肯定会阴魂不散的缠在康纳维亚,他也会很头痛。

    索马里最大的海盗组织有四个,曾经有个就抢过战斧的东西,据说不到一个月,被战斧派出的杀手,连杀团伙六名高级头目。

    而且索马里本身就乱,战斧的人,在索马里可以为所欲为,炸弹、火箭,什么威力大就用什么。

    他们是俄罗斯最大的军火走私黑帮,要什么有什么,海盗见到他们也头痛。

    海盗想去俄罗斯搞点事比较困难,但战斧人要想在索马里来几起爆炸案太简单了。

    久而久之,大家就不想和黑帮有什么大冲突,抢各国政府和商人的最好。

    “吗的,海盗也吃软怕硬啊。”姜绅听完,非常郁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