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3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有美女等你
    第七百二十三章 有美女等你

    换成以前,这事和姜绅无关。

    不过最近,不是有俄罗斯人惹了姜绅吗。

    偏偏那人,还联系了战斧要找姜绅的事。

    “冤家路窄啊。”姜绅嘿嘿一笑:“战斧和我有仇,去,劫了他们。”

    “啊--”康纳维亚愣了下,然后一看姜绅的脸色,吓的连忙点头:“是,是主人,听你的。”

    “吗的,m国政府你都不怕,你怕黑社会?”姜绅怒道:“你怕什么,我保证你和你的主要头目都死不了,还有,派人去俄罗斯,替我查查战斧总部。”

    “他们要来大的,我帮你夷平战斧。”姜绅恶狠狠的。

    “嘶”康纳维亚微吸一口冷气,主人发标,这战斧也要倒霉了。

    九月三日,姜绅回到溧山县。

    周一刚上班,分管科教文卫的谭自秋就找上门。

    “县长,马上教师节了,溧山的老师们,几十年没享受过节日的滋味。”谭自秋笑嘻嘻的。

    “--”姜绅抬起头,第一反应是,好像教师节不放假的啊,全国都一样。

    然后看谭自秋那笑嘻嘻的模样就知道他想的是什么。

    “儿童节怎么办?”姜绅冷着脸:“是不是要让全县的儿童享受一下节日的滋味。”

    老谭这是想给教师争取点好处啊。

    想法是好的,不过老师你教书学习,是你的本职工作,教师节时,学生们也有会表达心意的,你还想政府发点什么?

    教师节发了,青年节怎么办?还有儿童节,妇女节、老人节,护士节,是不是都要发一下?

    “姜县长,八一节的时候,下面可是有点微词的。”谭自秋强笑。

    这意思是,你八一节给军队发这么多钱,现在教师节一毛不拨,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八一节的钱,都是地方企业出的。”姜绅不动声色。

    “那也是你的面子嘛。”谭自秋死皮懒脸的。

    他现在和姜绅工作了近半年,知道姜绅的性格,吃软不吃硬,慢慢磨就好,不要给他压力。

    “上次发大水,部队都出来抗洪抢险了,下次,把老师都拉出来好不好?”姜绅冷笑。

    现在的老师,上个课没精打彩,补起课来一头的劲,国家三令五申都禁止不了。

    山区的老师的还好一点,越是中小型发达城市,遇到教师节时,学生家长送的卡,都够他们好过的,还要政府发什么东西?

    当然了,不是所有老师都会实补课,都会收学生家长的东西,但是这种风气目前还是严重存在。

    谭自秋眼皮抽了两下,你妹的,姜县长你上学时,是不是经常被老师骂?

    他听说过,姜绅才高中毕业,后来上的警校搞到大专,估计姜绅年轻时成绩也不好,不得老师喜欢,所以现在,不喜欢老师。

    “你知道现在县里财政情况吗?”姜绅突然反问他。

    “---”谭自秋呆了呆。

    “前不久刚刚洪水加地震,县里可用的资金都已经用掉了,还向市华国银行贷了一千多万。”

    “是的,大家都看到我们项目下来了,永泰水泥厂也要开始生产了,都以为我们县里要有钱了,但是,这应该是半年甚至一年后再考虑的事,政府只要有钱,我姜绅也不是小气的人,自秋县长,如果现在下面的老师有怨言,那就是你的责任。”

    谭自秋眼皮一跳,默不出声。

    没错,有学校的老师听说新来的县长,还是很会为下面的人考虑,打算找几个代表到县里找姜绅诉苦,希望能得到解决。

    姜绅就怕这个,上次洪海华让工程队的人来找事,这次谭自秋要敢让老师来找事,姜绅不介意再处理一下谭自秋的。

    他不知道谭自秋有没有这个打算,所以先提个醒。

    你不要找事啊,老师们来找事,我就找你的麻烦。

    谭自秋听明白了,那里还敢让老师们过来找事。

    “其实老师们,关心的是他们的工资,特别是年终的绩效工次。”谭自秋只好转向其他。

    “该给他们的,该他们应得的,一分钱也不会少,我在县长工作会上说过多少次了,教育为先,政府肯定优先保障老师的工资,但是不该给的福利,我也不会乱发。”

    “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谭自秋看了看姜绅,才来半年不到,姜绅已经以前更像一个县长。

    谭自秋第一次见姜绅的时候,很不高兴的走了,当时也很不服姜绅,觉的姜绅就是靠县长这官大半级来压死他。

    如今姜绅已经有点融入这个状态,无论说话做事,真正像一个县长,谭自秋也被姜绅说的心服口服,找不到反驳的话。

    不过谭自秋保证了,可不一定有用。

    第二天中午,姜绅从外面巡视回来,走到办公室门口,小夏苏就在对他挤眉弄眼的。

    “你干嘛?眼晴里有沙子?”姜绅莫明其妙。

    “有美女等你,嘻嘻。”小夏苏笑着走开了。

    “---”姜绅推开门进去,立马愣了下。

    “你是姜县长?”对方也似乎不认识姜绅,看到这么年轻的县长,微微有点意外。

    真是一个美女,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身材高挑,面容娇艳。

    特别她的穿着,上面是白色的衬衫,下面是灰色的短裙,加上一双黑色的丝袜,完全是日本爱情动作片中的教师打扮。

    “你是谁?”姜绅不满的看了下身后,心中对小夏苏也有点微词。

    小丫头越来越不把我当县长,什么人都往我办公室放。

    现在又不是县政府,借用的临时办公室,老让人看到有美女进来,我姜绅正人君子的名声又要被败坏了。

    这小夏苏,不管来人是谁,只要找姜绅的,统统放进他办公室,让姜绅很郁闷的说。

    别的县区,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小夏苏对我,也太相信了。

    姜绅知道,这是夏苏对姜绅的信任,相信姜绅这姐夫,什么事都能应付。

    “我叫叶子娇,县一中团委书记,姜县长叫我小叶好了。”叶子娇一点没有普通女孩的胆却,很自然的向姜绅介绍自己,最后伸出她的右手。

    刚才姜绅不满的眼神落入她的眼中,她没有一丝害怕,依然很有自信。

    “叶书记的女儿?”姜绅终于知道她是谁了。

    人大副主任,叶落根的女儿。

    叶落根是本地人,曾经是县委常委、副书记,后来好像生活作风有点问题被查了,不过因为年纪到点,上面也没使劲弄他,就让他到人大养老。

    这个人在当地也很有势利,厉志良以前都跟着他。

    上次县长工作会,姜绅按习惯派人请了他,不过他不给姜绅面子,没有来,后来另一位人大副主任卫远河来了。

    姜绅因此,也记恨上叶落根。

    我到县里快半年了,连叶落根人都没见过。

    一个代县长到县里半年,人大副主任还没见过?这是什么概念?

    姜绅还主动去人大慰问过一批老干部,结果叶落根还是借口外出,没有与姜绅碰面。

    为了这事,姜绅问过陶家松,叶落根这是什么意思?

    陶家松就笑了,头,你这都不知道?

    老规矩啊,老叶是让你去他家拜拜呢。

    这你代县长,代字还没去掉,到了溧山,连人大副主任家里都不去拜拜,你还想想把代字拿掉?

    我草,姜绅听了就火大,我是在职县长,还要去拜这过气的副书记?

    陶家松笑,华国官场就是这样。

    你不尊老,人家怎么会体现爱幼?

    全国都这样,很多新县长,新市长,到了当地,还是要拜拜地头蛇的。

    吗的,厉志良刚服了,叶落根又跳出来?我这代字想拿掉,就这么麻烦?

    姜绅现在明白,基层为什么会被称为官场最乱的地方,就是本地势力太嚣张。

    知道了这美女是叶落根的女儿,姜绅也没打算给她好脸色。

    没有你爸,你能做到县一中的团委书记?

    “叶书记有什么事找我?你应该找你校长才对。”这话就很不给面子,直接鄙视小叶美女,你是没资格找我的。

    “校长叫我来的。”小叶子也是胆大的很,看的出,她有老爸撑腰,平时说话有点目中无人。

    尤其看到姜绅这县长好像比她还年轻,更加不怕姜绅了。

    “马上教师节,我们学校想办一个晚会,姜县长,我们想请你参加?”叶子娇盯着姜绅道。

    “呃--”这又是要钱的啊,姜绅明白。

    学校教师节办晚会,然后请县长参加,你县长下去,又碰教师节,能不带点东西下去吗?就算小礼品也要买一点啊,然后慰问一下老师们嘛。

    我刚和谭自秋说了不要让老师们搞事,这县一中就跳出来搞事?

    其实他错怪谭自秋和县一中的领导了。

    其实这是叶子娇自告奋勇站出来的。

    校长,教师节我们搞晚会,为什么不请县长?请了县长,他不可能双手空空的下来啊,总要带点东西来慰问一下,这样我们不就达到目的了。

    校长那里敢想这事,不过小叶你有你老爸在前面撑着,你要愿意去,我是支持的。校长精神上表示支持,于是小叶就自信满满的来了。

    要说教师节能发多少东西?那也是极其有限的,但是小叶美女挣的就是这个面子。

    你们找谭自秋县长办不了的事,我小叶同志一出马,县长老老实实带着东西过来慰问,羡慕吧?你们服吧。

    什么?县长不来?怎么可能?我叶子娇,号称全县教育界第一美女,听说那县长是个妇女之友,我叶子娇出马,还有搞不定的?

    而且别说叶子娇是美女,就算不是美女,一般下面请县长参加什么晚会,大都数是不会拒绝的。

    拒绝了,证明你不喜欢与民同乐,与基层脱节。

    可惜叶子娇自信满满的把她的意图说出来,姜绅想了大概十秒钟,摇摇头:“十号没空,我要去京城,真是不好意思了,叶书记,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