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4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五章 什么东西
    第七百二十五章 什么东西

    郭江华和姜绅对视一眼。

    季部长,这是摆明车马向两位领导表态,他是支持小叶同志的。

    吃饭因为在中午,又是上班时间,领导们当然不能喝酒。

    不过以茶代酒,敬来敬去,吃的很慢。

    席间,季部长和叶子素的话最多,郭书记偶而说上几句,姜绅一直埋头不语,只管吃菜。

    他们这一座,除了季部长和市组织部的另一个科长,全部都是溧山的常委。

    叶子素一个个敬过来,轮到姜绅时,已经是最后一个。

    一桌常委,县长最后一个敬,叶子素这第一天上班,就要给姜绅难堪。

    “姜县长,一直都听过你的大名,叶子素以茶代酒,敬敬你。”叶子素落落大方的站起来,不过那表情,实在是谈不上对姜绅有多尊敬。

    “行了,又喝的不是酒,坐下吧。”姜绅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举起手上的茶杯向叶子素挥了下。

    尼吗,叶子素好悬没气晕过去。

    姜绅这态度,一般也就是省长对上县长才有的。

    两人差了半级,叶子素站起来,姜绅肯定要站起来的。

    姜绅现在这态度那是拿捏的叶子素死死的。

    他挥挥手,示意叶子素坐下,你要不坐,自己总不能一直站着?

    你要坐下,气势上就落了下风,县长叫你坐,你就坐,很没面子的。

    这下叶子素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那我们就搞口酒,服务员,开瓶啤酒。”叶子素眉毛一扬,叫服务员开啤酒。

    “这不好吧。”姜绅看了下季部长:“中午吃饭,怎么能喝酒。”

    “这是小叶的心意,就喝一口也没事。”季部长平静的道。

    装什么,我就不信你平时中午也喝酒的。

    季部长是死劲挺叶子素,不过姜绅可不会给他面子。“季部长要是喝,我们大家就都喝。”

    哇,整桌哗然,姜绅强势是出名,但是对上领导也这么强势,这是大家第一次看到。

    季部长眼皮抽了下,你小子没大没小,敢让我喝?

    这个头,他可不敢带,不然传到上面,干部们中午喝酒,还是季部长带头,那就是麻烦大了。

    “行了,姜县长,我先干为敬。”叶子素真是有性格,两话不说,已经为姜绅倒好酒。

    大家一人一杯啤酒,然后她抬头一仰,先一口干了。

    “好。”厉志良带头鼓掌,然后抬头看到姜绅的脸色,立马吓的停住了。

    儿子还在拘留所没出来呢。

    “叶县长,其实姜县长不会喝酒,还是我来吧。”就在这时,边上有人俏生生的站了起来。

    众人转头一看,原来是姜系的大将,宣传部长葛丹妮。

    不用姜绅说话,她和姜绅一个眼神,就知道姜绅什么意思。

    你叶子素,副处对副处,有资格和姜绅喝酒吗?就是不给你资格。

    葛丹妮接过姜绅的酒杯,轻轻一笑,抬头就要喝。

    “咦--”叶子素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一把按住葛丹妮的手。

    “葛部长,我这是敬姜县长的,你要想喝,一会我单独敬你。”大家都是女人,姜绅荒淫无道,调戏我堂妹,你怎么可以助纣为虐?

    叶子素的眼神在向葛丹妮表达这种想法,不过葛丹妮和她第一次见面,那有可能眼神交流。

    一把推开叶子素的手,抬头喝下,然后放下杯子笑道:“够了,中午有规定不能喝酒,我们这都违反规定了,叶县长,点到为止吧。”葛丹妮想救叶子素。

    叶子素脾气也上来了,你不肯站起来,我今天偏要你站起来。

    叶子素再倒酒,然后提着酒走到姜绅面前。

    “姜县长,我初来乍到,以后请你多多指示。”端着酒杯就到了姜绅面前。

    到了这个地步,一般人都会想,姜绅肯定要站起来了。

    美女都送酒到面前,再不站起来,很不给叶子素面子,也是不给季部长面子。

    姜绅还是没有站起来,直勾勾看着叶子素。

    这女人拎不清啊?我才是县长,你是副县长。

    是不是季部长在边上,你就觉的你很牛了?

    “姜县长。”叶子素咄咄逼人,又来一句:“别像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我先干为敬。”

    叶子素又抬头喝了一杯。

    这下姜绅火了。

    谁是县长?今天姜绅不发标,以后叶子素还不横着走?

    他霍的一下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一杯啤酒,扬手一挥。

    哗,一杯啤酒全挥在叶子素的脸上。

    因为季部长就坐在边上,小部分啤酒还洒到季部长的头上。

    “什么东西?”姜绅重重的把杯子往桌上一放,一声冷笑后,转身扬长而去。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目瞪口呆。

    谁也没有想到,姜绅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竟然当着大庭广众之下,泼了叶子素一脸的啤酒。

    连郭江华都看的要吐血。

    这样的美女县长,你下的下手?郭江华反正下不了手的。

    太不给叶子素面子了。

    太不给叶老厅长面子了。

    太不给季部长面子了。

    甚至可以说太不给市委领导的面子。

    市委新下来的副县长,你直接一杯酒泼过去,眼中那里有半点市委领导的存在?

    别说叶子素自己,季部长都气的身体在颤抖。

    无法无天了,一辈子在体制,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无法无天的干部。

    这种干部,怎么可以留在我们溧州,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向韩书记汇报,这种干部,一定要滚蛋。

    姜绅今天,不但是泼了叶子素的脸,也等于狠狠打了季部长一个耳光。

    叶子素这时就这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此刻她的心里,肯定比死还难过。

    她一句话没说,眼中湿湿的,不知是啤酒还是泪水。

    事后没多久,所有人都纷纷离去,据说叶子素县长站在那里站了足足半小时还没动。

    第二天这消息传遍溧州官场。

    “疯子。”大家不约而同的骂道。

    姜疯子的名声,终于从东宁传到溧州,溧山。

    得罪美女,大家都会痛恨。尤其是离异的叶子素,无论溧州市还是溧山县,很多人都想亲近叶县长的。

    姜绅不知道自己这一泼,至少得罪了溧州官场一小半的男干部。

    同时也赢了不少女干部的心,同性相斥,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一转眼就是十月假日。

    十月长假,姜绅带着小夏苏、葛丹妮一起回到东宁。

    他的女人大部份在东宁,真正要陪,一个长假都不够分,只能每天跑片,个个安慰。

    一号当天最忙,先拜见省里几个领导,钟省长、范部长等人。

    同时也打听到,新来的陆冰,果然是分管旅游开发,顿时相当的无语。

    一号中午陪了姜丝丝和小美她们,尤其是姜丝丝,算是姜绅最早的女人之一,跟了姜绅之后,也是一心一意。

    当天晚上,自然要陪名义上的未婚妻乔菲雪。

    第二天白天,姜绅都是陪乔菲雪,到了晚上才去找丁艳和徐丽她们。

    接着就是金芷青等人,然后是叶茜、白洁。

    五号还去了趟京城,会了下杨小艺。

    六号回到东宁,本来约了晚饭和小夏苏、葛丹妮等人一起吃。

    没想到突然有人打电话过来。

    拿起电话一看,老处女。

    “谁啊?老处女?”这时和姜绅一起的是方校长,魏校长三姐妹。

    正对姜绅依依不舍,一看姜绅接电话,就知道姜绅又要走了。

    “吗的,新来的陆省长。”

    “陆省长?”魏蓉先愣了下,接着就笑了:“那女人我电视上见过,还到我们学校来过,大美女哦。”

    “姜绅,你现在口味重了?这么大的也收?”方甜捂着嘴巴笑。

    “拷,你们这思想,都这么邪恶?”姜绅一本正经的样子。

    “切--”三女齐齐鄙视。

    姜绅不理她们,走到边上接电话。

    别人的电话可以挂,这疯女人,搞不好追到魏蓉家里来。

    “喂,陆省长,我是小姜,有什么指示?”

    “我午饭还没吃,你到我家里来,帮我泡面。”陆冰直接道。

    “---”我日你的,你怎么就知道我在东宁?你怎么就找我去泡面?外面不能吃吗?

    原来陆冰长假了没打算回家,就在东宁住下了。

    省政府本来安排了她的住处,不过陆家是什么家族。

    东宁也有陆家的产业,陆冰自己就有套房子。

    她现在长假不回京城家里,又在东宁不想上街吃饭,于是就打电话找姜绅。

    “你不能上街吃吗?”姜绅强忍着问了一句。

    “不认识,不想上街。”陆冰倒是简单,最后来一句:“你来不来?”

    “来。”姜绅恶狠狠的。

    半小时后,姜绅提着一大包方便面和一块猪肉,一袋鸡蛋,赶到陆冰的家里。

    陆冰住的还是两层小别墅,是东宁一个高档小区。

    姜绅看到陆冰第一眼,就心跳了下。

    今天陆冰休息在家,穿了一件很大的衬衫,一直盖到臀部,换成裙子,就是著名的齐臀小短裙了。

    衬衫下面,雪白长腿一览无遗。

    她反正给姜绅摸了摸过了,这穿着真是一点不见外,估计只有自家老公才能看到她这样的穿着。

    她本来接近四十岁,长相气质像三十出头,但是这样一穿,有种春青的活力,马上像二十多岁一样。

    姜绅咽了口口水,也没敢多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