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4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董厅长
    第七百二十六章 董厅长

    “你不请个保姆?你秘书呢?”姜绅皱着眉头:“除了假日,我一般都在溧山的。”

    “废话这么多,叫你泡个面,推三阻四的。”陆冰眉毛也竖起来:“我秘书不要放假?”

    得,当我没说。姜绅发现陆冰脾气也越来越渐长了。

    “叫你来也是有事和你说。”陆冰拿了一双拖鞋给姜绅,弯腰放下拖鞋的刹那,姜绅习惯性看到了里面的36c。

    拷,里面又是真空的啊?雪白双峰,两点粉红,晃的姜绅眼花缭乱。

    有时候,女人脱光了,反而没有这样半隐半现的看上去剌激,姜绅其实就最喜欢这样看。

    “你们县正在搞旅游开发,东涧镇的竹海项目我看过了,省里是支持的。”陆冰这是第一次和姜绅谈工作上的事。

    姜绅站在那里,提着手里的东西静听着。

    “国庆过后,我会实地考察,大概是十月中旬,提前和你说下,具体时间再定。”

    “--”这就是要到溧山来了?姜绅一个头两个大。

    “知道了,我去泡面。”姜绅郁闷的去厨房做她的泡面。

    别人泡面很简单,烧点水就行了,这老处女,又要肉,又要鸡蛋的,真是难伺候。

    要说就这点事,你电话里说下就行了,还不是要叫我过来。

    叫我过来又不让我上?真不懂你。

    姜绅花了近半小时,才搞好一碗泡面,又是肉丝,又是鸡蛋,简直比打掉m国的航母还难。

    陆冰也吃的津津有味。

    姜绅在边上看着,本来想问自己能走了吗?

    想想问出来,也只会被她骂。

    于是就道:“常吃泡面对身体不好,最好还是找个会烧饭的。”

    “那你帮我烧,调你过来当我秘书。”陆冰抬头看了下姜绅。

    “我不会烧饶啊。”姜绅一听急了,神经病,让我县长不干干秘书?当然没门了。

    “哼。”陆冰冷哼,多少人想当我秘书没有机会。

    “你秘书男的女的?”姜绅突然想起来了。

    “男的,省政府配的。”陆冰古怪的再次看看姜绅。

    “换成女的,你一个女省长,配什么男秘书?”姜绅没好气的。

    陆冰眼中难得露出一丝笑意,不过她脸上可没什么表情。

    第三次看了看姜绅,没有回应。

    这时,大厅里突然电话响起。

    “别接,我来。”陆冰放下筷子,走到电话机旁。

    “喂,董厅长?我吃过了,谢谢,谢谢你的好意,真的吃过了,就这样吧?”陆冰挂了电话,脸上第一次,有点得意的表情。

    “谁啊?”姜绅紧张了一下。

    “科技厅的副厅长董耀光,哼,他想追我,想靠我们陆家这棵大树。”陆冰眼波流转,面露得意。

    我年纪大归大,还是有人追的。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姜绅咬牙切齿的骂:“一个副厅,也敢追副省?”

    陆冰白了姜绅一眼:“他今年四十二岁,妻子病故,来头也不小,父亲以前做过东宁省长,勉强配的上我。”

    “那你和他谈谈好了。”姜绅听了就生气。

    “正在考虑中,这人还算老实。”陆冰觉的这时心里有点爽,尤其看到姜绅的表情。

    “我弄死他。”姜绅突然冒出一句。

    “神经病。”陆冰再次白了姜绅一眼。

    “换秘书,叫姓董的滚蛋。”姜绅冷笑。

    “你谁啊?”陆冰闻言,扔下筷子,站了起来,瞪着姜绅。

    “我再说一次,换秘书,叫姓董的滚蛋。”姜绅也站起来。

    “神经。”陆冰转身就走。

    “听到没有。”姜绅一看她转身走,勃然大怒,猛的扑了过来,一把就搂住房陆冰。

    “混蛋,流氓---你放手。”陆冰又惊又怒,还要抵抗,却已经被姜绅往沙发上一按。

    扑通,两人重重倒在沙发上。

    姜绅毫不客气,右手从下一抄,直接从衬衫里伸了进去。

    入手一片茂密。

    拷,下面也没穿。

    姜绅不由分说,先摸了几把,然后再把衬衫往上一掀,陆冰整个身体展现在他的面前。

    左手同时覆盖到她36c的巨大上面,一阵掐捏。

    “咛--”陆冰整个身体扭动起来,喉咙里发出动人的低吟。

    十月初的东宁,可不需要穿多少衣服。

    姜绅一点不给她准备的机会,右腿一顶一分,就把陆冰双腿远远的分开,接着裤子也不脱,直接就要掏出小姜绅来。

    陆冰一看,就知道姜绅要来真的,她似乎有点慌张,似乎还没有准备,身体扭的更快了。

    但她的扭动,在姜绅看来,简直就是另一种诱惑,剌激着姜绅的。

    千钧一发之刻。

    门铃响了。

    嘀嘟,嘀嘟。

    陆冰家的门铃响了。

    我拷,姜绅箭在弦上,听到这铃声,也是呆了一呆。

    “有人来了。”陆冰连滚带爬从姜绅身上爬起来,然后指了指上面:“你先上楼,避一下。”

    “不去,为什么要避。”姜绅不理她,心中正火呢,好不容易要得手了,突然被人打断。

    “你去不去?”陆冰跺脚:“不去,以后别到我家来。”

    你以为我想来啊,是你叫我来的,姜绅倒想这么说呢,不过愣是不敢说。

    “哼。”姜绅回头瞪了门外一眼,失望的上楼了。

    陆冰整了整仪容和衣服,走到门口用猫眼一看,又走了回去。

    “你干嘛?”姜绅走到楼梯上了,回头问她。

    “我穿衣服。”陆冰冷冷的回应。

    门外那人还在按门铃。

    两分钟不到,陆冰穿上裤子,披上外衣,走了出来。

    切,姜绅在楼上用神念看到,暗暗心喜。

    装什么装,叫我来了,还不让我上?当领导的,就是会装。

    “陆省长,不好意思,冒味,冒味。”进来一个男人,看起来四十岁不到,提着一个饭盒,长的也算一表人材。

    “董厅长,我吃过了。”陆冰堵在门口,没有让他进来。

    原来这人,就是在追陆冰的副厅长。

    “家里今天刚烧的,都热呼着呢,咦---一股方便面味,陆省长,方便面不能多吃啊。”姓董的脸面很厚,说着说着,自己就往陆冰家里走进去,同时道:“还有工作上一点小事,要向你汇报。”

    “我喜欢吃泡面--”陆冰一看,这姓董的,自己要换鞋子,有点急了:“行,行,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习惯这个时候午睡,董厅长,工作的事,过了国庆,你到我办公室说。”

    “我就坐一会。”姓董的脸皮真厚。

    不过这时陆冰发火了。

    黄震国她也骂过的,别说这姓董的。

    “行了,董耀光,你可以走了,别逼我发火。”陆冰说翻脸就翻脸,副省长的气势拿出来,也是很有威严,换成别人早脸红耳赤的逃走。

    但这董的,真是能屈能伸,依然在笑,不过,他脸上在笑,眼中那怒意,藏也藏不住。

    大男人被女人这么喝叱,董耀光也觉的很没面子。

    “行,行,行,别生气,我走,我走,菜放这里,你可以放冰箱,晚上热着吃。”

    董耀光笑嘻嘻的退了出去,走的时候,还打量了一下大厅。

    最后到了门外,柔声道:“听说国庆后,沿海有台风来,可能要降温几天,多穿点衣服,拜拜,国庆后再见。”

    砰,陆冰直接把门关上。

    “这货真贱啊,脸皮比我还厚?”姜绅笑嘻嘻的从楼上走下来。

    “哼。”陆冰瞪了姜绅一眼:“比你贱?我看未必。”

    “你敢说我?”姜绅作势要发火。

    “去把碗洗了。”陆冰没理姜绅,指了指桌上的方便面碗,然后就往楼下一个房间走去。

    “我中午有午睡的习惯,你洗好后,可以走了。”陆冰似乎不打算今天再给姜绅机会。

    “--行,那国庆后,我在溧山等你吧。”姜绅也无所谓。

    刚才是很想上了这老处女,不过被姓董的一打搅,姜绅也兴致大减,而且,重要的是,他现在想去找姓董的。

    陆冰一听姜绅真的要走,愣了下,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转身不理姜绅回自己的房里。

    要我就说啊?还装腔作势?姜绅看出陆冰有点言不由衷。

    不过现在没功夫理她。

    晚上还有应付自己其他女人。

    姜绅飞快洗好碗,嗖,消失在陆冰家里。

    话说那姓董的离开陆冰家里后,就打了个电话给自家老爸。

    “爸,陆冰不好追啊。”董耀光怒道:“脾气又臭,动不动骂人。”

    “不好追也要追?爸老了,影响力也有限,你四十五岁前不上正厅,这辈子就完了。”

    “这个陆冰你追到,起码可以省十年的奋斗,女人嘛,脾气差点有什么关系,你妈也是这样啊。”

    “我也知道啊,哎,我尽力吧。”董耀光挂了电话,脑海里闪过刚才陆冰的身影。

    凭良心说,陆冰无论身材外貌,都是极品,唯一的毛病就是脾气太臭,不过陆冰有家世在,这个缺点,硬是让董耀光无视了。

    女人么,脾气差点就差点,大家族的人就是这样,只要忍辱负重,娶到陆冰,我董家扬眉吐气的机会也就到了。

    再说,等到老子把陆冰往床上一按,二十公分的大家伙狠狠的鞭挞着她,还不把她干的死去活来,老老实实?

    不能在事业上征服她,就在床上征服她。

    董耀光一生最自信的,就是他二十多公分的大家伙,想到这里,他的脑海出现陆冰在他胯下婉转娇呻的画面,顿时小董开始蠢蠢欲动。

    这时他正好开车经过某大酒店。

    “桑拿、足浴---”数个大家印入他的眼晴。

    好久没去浴室洗澡了?

    现在刚刚十月份,九月是最热的时候,也是浴室生意最差的时候,进入十月,天气微微下降,已经可以去浴室洗澡了。

    董耀光刚刚从陆冰那里吃了憋来,一看到桑拿两个字,脑海里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女人的身体。

    那里跌倒,从那里爬起。

    陆冰敢训叱我,我要狠狠的干一个女人。

    董耀光转头,把车停到了浴城里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