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4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棒打鸳鸯
    第七百二十七章 棒打鸳鸯

    他也不是第一次了,离婚之前就经常偷偷到浴室做大保健,有一年还和一个同学去了著名的男人天堂‘西菀市’,好好的享受了一个西菀服务。

    轻车熟路的走进这个浴城,刚洗完澡上来,一个保安就带着几个技师来到他的包间。

    “老板,需要那个,随便挑。”

    其实刚进来的时候董耀光有点冲动,洗过澡后,心里又慢慢平静下来,这个时候正在追陆冰,最好不要乱搞,以防出事。

    他想直接拒绝。

    但是眼光一扫,嘶,猛的倒吸一口冷气,挂着两号的小姑娘,长的几乎与陆冰一模一样。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

    “你,你叫什么名字?”董耀光毫不犹豫的点了这个二号。

    “我叫冰儿。”二号羞答答的。

    “我草。”董耀光兴奋不已,迫不及急待的把冰儿往床上一按。

    敢骂我?陆冰你敢骂我?女人不就是被男人上的,你还敢骂我?

    董耀光陷入疯狂中,完全把这个技师当成陆冰,按在身下狠狠的冲剌。

    “你叫什么名字?”董耀光一边猛干,一边问。

    “我叫冰儿,咛”

    “说,你叫陆冰,陆冰。”董耀光脸色狰狞:“说,我是陆冰,我要耀光你上我,使劲的上我。”

    变态啊,技师心中暗暗郁闷,只好装腔作势:“我是陆冰,我是陆冰,耀光,你上我啊,我要你上我---使劲的上我---”

    “、贱人---”董耀光更来劲了:“陆冰,我上的你爽不爽---”

    正在他疯狂的时候,砰,一声巨响,包厢大门被直接冲开,叭叭叭,几个男人冲了进来,举着像机拍个不停,其中一个还拿着摄像机。

    “你们是谁?”董耀光吓的魂飞天外,推开身下的女人就想躲过去。

    “吗的,给老子跪着。”领头的一个大汉操着辽西口音,过去把董耀光像拎小鸡一样拎到面前,叭叭,左右先打了四个耳光,打的董耀光晕头转向,满嘴都是鲜血。

    “这哥们牛逼啊,口味这么重?这种女人也上?”众大汉哈哈大笑。

    “什么?”董耀光惊魂未定的转头一看,刚刚身下像陆冰的女人,怎么看起来有点像电影里的如花?

    我草,董耀光差点就吐了,我刚才看到幻觉了吗?为什么现在这女人像如花?

    我刚才,和如花上了床?

    “诸位大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董耀光知道中了仙人跳了。

    以前这地方也来过啊,没什么事,怎么突然就有仙人跳了?

    “你们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董耀光知道,一般仙人跳,都是为了钱。

    “钱,我要屁的钱。”领头的大汉用手指着董耀光:“给老子听清楚了,以后,别去找陆冰。陆冰是我家老板的女人,你是什么东西?小小副厅长也敢泡陆冰,再敢胡思乱想,这录像带送到纪委,放到网上,你知道有什么下场了?”

    “嘶--”董耀光这才明白,合着有人是为陆冰来算计我的?

    尼吗,陆冰的手我都没摸过,就这样得罪了别人。

    “你们老板是?”董耀光知道问了也白问。

    “滚--”汉子回答他一个字。

    董耀光羞愤加交,一辈子没有这么耻辱过。

    他在后悔莫及,姜绅却在哈哈大笑。

    本来想直接搞掉这姓董的,通知警察过来抓嫖。

    不过这姓董是科技厅副厅长,也许将来有用到的时候,暂时拿个证据再说,而且这货的老爸是退休省长,虽然老了,底子还有,暂时没空和他硬搞。

    这下把柄在手,董耀光以后肯定要老老实实。

    心情大好的姜绅,晃晃荡荡去找‘莱因咖啡’。

    晚饭约了小夏苏和葛丹妮。

    不过晚饭之前,小夏苏叫姜绅去喝咖啡,说是有事和他谈。

    小姑娘又想泡姐夫了吧?姜绅一路yy,洋洋得意赶到咖啡馆。

    到了咖啡馆,已经是下午一点左右,小夏苏早就到了。

    小包厢里,夏苏穿着一袭运动衫,扎着冲天小辩子,看起来青春活力,非常动感。

    平时都是短裙的,今天没露大白腿么,姜绅打量一番,笑眯眯的坐下:“小夏苏,你通知你姐姐没有?你单独约姐夫,这可不好。”

    “那你还来。”夏苏嘻嘻一笑:“我最近发现,我们单独的时间,可比你和姐姐长?”

    “--”姜绅调戏不成,反被调戏,苦笑:“说吧,找我什么事?”

    夏苏嘴巴往左边墙上撇撇。

    “干嘛?”姜绅奇怪道。

    夏苏又撇撇:“看啊,你不是能透视吗?看看隔壁是谁?”

    姜绅有点莫明其妙,神念一扫,草,隔壁包厢,赫然是葛丹妮。

    除了葛丹妮,还有一个男子,大概三十岁不到,长的蛮英俊的,正坐在葛丹妮的边上。

    “这是?”姜绅一看就明白了,相亲?

    小葛也来这套了?

    “陆厅有压力。”小夏苏道出原委。

    原来那男的是新扎省委书记俞振强的侄子俞大同,俞诗君的堂哥。

    俞书记入东宁半年还不到,正是在收编人马,提拔亲信的时候。

    陆厅长就入了他的眼睛。

    陆厅是在俞书记来后升的厅长,虽然是姜绅发力的,但是俞振强不同意,也过来了是不。

    所以两人算是有点缘原。

    交通厅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厅,俞书记稳定之后,就把目光瞄向这里。

    于是有天,就把陆厅找过去,我有个侄子,想到你交通厅的‘交通工程建设局’去学习一下。

    陆明杰马上就懂了,这是俞书记要安排家属。

    这在官场上是很常见的事,而且这交通工程建设局是交通厅下属的副厅级事业单位,承担国家、省重点和大中型交通项目的建设管理,换句话说,是一个很有肥水的部门。

    包括姜绅溧山县在内的项目,最后都要经过这个单位的规划和指导。

    俞书记这不是要官,这是要财。

    为亲属找点财路。

    陆明杰一口就答应了。

    官场上,最怕上级向你要官,比如要安排一个人到某单位,还要编制,这就为难陆明杰了。

    现在逢编必考,你不考试就进编制,查出来的话,会连累我陆明杰。

    俞书记做事就有分寸,我不要编,只要财,让我侄子赚点钱。

    陆明杰很快把俞大同安排好。

    但就这样,也出事了。

    十月一日本来放假,陆明杰有接待任务,到交通工程建设局去了下,正好女儿葛丹妮回来,也去建设局找老爸。

    俞大同一眼看到葛丹妮,惊为天人。

    问了一下别人,陆明杰的女儿,在下面当宣传部长,副处级官员。

    俞大同的心,立刻就骚动起来。

    他虽然没编制,但是背靠俞振强这个中委委员,不比一般的副厅正厅差啊。

    于是俞大同就向俞书记提出,想和葛丹妮谈谈,交个朋友。

    俞书记有四个兄弟,一共生了五个女儿一个儿子,俞诗君堂姐妹许多,只有一个堂哥,所以俞家都当成宝。

    俞书记也很喜欢这个侄子。

    好吧,俞书记只好再招陆明杰,提出这事。

    陆明杰一听,尼吗的,我女儿喜欢的是姜绅。

    陆明杰是想跟个中委或局委,不过他是姜绅发力上去的,也知道姜绅上面有人,更知道姜绅的破坏力,这种事情,他那里敢做主。

    于是就问葛丹妮。

    葛丹妮当然十二个不愿意了。

    你一个连编制都没有的,还想我这副处?你什么玩意?葛丹妮到不是小看俞大同,实在是她也暗暗喜欢着姜绅。

    但这事,她又不好意思和姜绅说,于是陆明杰提示她,你和夏苏说啊,让夏苏帮帮你转达。

    “俞振强的侄子?”姜绅一听,火冒三丈。

    你吗的棒打鸳鸯,要拆散我和俞诗君,现在又叫侄子泡我的女人?

    没错,姜绅虽然还没收了葛丹妮,但在他心中,葛丹妮已经是他的女人,这是任体人都不能染指的。

    他为什么一直对陆冰这么忍让?

    就是因为他自己也被俞振强棒打鸳鸯了,所以和陆冰有同病相怜的感觉。

    现在俞振强又叫侄子来惹事,我不弄你,我姜绅还有威信?

    俞振强是俞诗君的老爸,姜绅不好随便弄,但是弄这俞大同,那真是没一点压力。

    “不过陆厅的意思,你最好低调点,必竟俞大同在他单位里,太明显的话,俞老板怀疑到陆厅,陆厅也不好过。”小夏苏转达陆明杰的话。

    陆明杰这番话,听起来好像有点怕死,其实是向姜绅表明,我是支持你的,咱们可以一起弄俞大同。

    “让我想想?”姜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冲动,最近几件打脸的事,他都很少出面,能用到人,就要用其他人。

    上次在京城找别人弄那部长儿子,这次也要找人弄这俞大同。

    不行,这次不一样,俞振强欺人太堪,不给点颜色他看看,当我姜绅是纸糊的?

    姜绅想了想,这次要么,就打俞振强一个脸。

    你不让我和你女儿一起,老子就打你脸。

    “行了,我知道了,交给我吧,你先回家。”

    “不是说晚上一起吃饭的吗?”小夏苏眨着明亮的在眼睛。

    “我怕你一会看了没胃口啊。”姜绅笑嘻嘻的站起来。

    “你别乱来啊,这可是省城。”小夏苏有点担心,看着姜绅慢慢走出包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