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4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八章 给溧州换点人
    第七百二十八章 给溧州换点人

    隔壁包厢里,葛丹妮心不在焉,眼光飘来飘去,但在俞大同看来,葛丹妮眼波流转,另有一番风情。

    真是越看越喜欢这个女人。

    要是能把一个副处级干部按在身上,啧啧,那成就感,真是不用说了。

    俞大同左右看看,包厢静悄悄的,突然胆子一大伸手在桌上寻找葛丹妮的手。

    “溧山这么苦的地方,你看你的手,都好像有点不对劲,要不和我叔叔说下,把你调回省城?”

    葛丹妮这时正想着姜绅什么时候来呢,措手不及被他一把抓住。

    “你干嘛--”葛丹妮又羞又怒,用劲一拉,夺回自己的手。

    “丹妮,有我叔叔在,你将来迟早要超过你爸爸,做上副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俞大同继续用官场诱惑着葛丹妮。

    换在一年前,这招对葛丹妮或许还有点用,不过如今葛丹妮一门心思在姜绅身上,那里会理他。

    “我一个女孩,能有今天已经满足了。”葛丹妮冷冷的道。

    “副处怎么够?”俞大同笑道。

    “你什么东西?有副科了吗?”砰,包厢大门被推开,姜绅大步而来。

    “姜县长。”葛丹妮又是兴奋又是激动的站起来。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姜绅来了。

    姜县长?俞大同慢慢站起,疑惑的看着姜绅,你谁啊?这口气,够狂的,老子没副科,也比一个副厅强啊。

    “丹妮,这位是?”

    “这是我们溧山县姜县长。”

    “姜绅?”俞大同顿时想起来了,叔叔比较讨厌的一个人,听说还想追诗君堂妹,被叔叔阻止了。

    原来是你这小白脸,你也想鱼跃龙门,搭上我们俞家的船?

    你不拍我马屁,还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姜绅,你说话注意点。”真是没素质,难怪叔叔和婶婶都不喜欢你。

    “我说话还要你教?马上滚。”姜绅指着俞大同:“给你叔叔面子,你马上滚。”

    晕,葛丹妮也听的眼前一晕,还有这样说话的,俞振强知道,岂不是要气爆。

    “嘶,你怎么说话的?”俞大同大怒:“姜绅,你别鸡蛋碰石头,你什么玩意,敢和我这么说话?再说,我和丹妮约会,关你屁事。”

    “欠揍啊,连我的女人都敢泡。”姜绅狞笑,一句‘我的女人’,说的葛丹妮心如小鹿嘭嘭乱跳。

    话音刚落,姜绅已经走到俞大同面前,像拎小鸡一样,一把拎起俞大同,甩手扔了出去。

    扑通,俞大同像滚地葫芦在地上很难看的翻了个跟斗才站起来。

    一时间,俞大同脸上像猪肝一样,在美女面前被人扔出去,颜面无存啊。

    我草你,俞大同也是有血性的男人,羞怒之下,站起来后就往姜绅身上冲去。

    这是要和姜绅拼命的节奏。

    “滚。”姜绅抬脚就踢。

    扑通,俞大同再次飞出,又在地上滚了两圈。

    耻辱,羞愤,俞大同这刻狠不能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

    但没等他站起来,人影一闪,姜绅已经迫到他的面前。

    “叭”姜绅一巴掌打的俞大同重重的趴在地上。

    “别以为俞振强的侄子我不敢打。”姜绅一脚踩在俞大同身上,把俞大同死死的踩在脚下。

    “回去告诉俞振强,别欺人太堪,不让我和诗君来往,还要让侄子泡我女人?当我姜绅是死人吗?”

    “滚”姜绅最后一脚踢的俞大同连滚好几圈直接滚到门外。

    这一刻俞大同死的心都有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姜绅对手,无比羞辱的爬起来,头也没回,转身就逃。

    “叔叔---”半小时后,俞大同在俞振强的家里,痛不欲生。

    好在他知道自己是个男人,没有痛哭流涕:“姜绅欺人太堪啊---”

    “什么事?”俞振强一听就紧张了。

    事情一听完,俞振强真是勃然大怒。

    小小的正处,公然挑战中委委员,正省部级。

    这是裸的打脸。

    “这斯的未婚妻不是乔小山的女儿乔菲雪吗?又和葛丹妮搞一起?”俞振强虽然震怒,但是中委委员这个级别的人,轻易不会表露出来。

    他转过头,女儿俞诗君坐在沙发上不动声色的看电视呢。“你看看你,这种花心的男人,你也喜欢?岂有此理。”

    “诗君啊,这姜绅的生活作风非常之差,外面都传他是妇女之友,你自爱一点行不行?”俞诗君有妈妈苦口婆心。

    俞妈妈比俞爸爸还疼爱俞大同,这个侄子,当儿子一样看。

    “诗君,姜绅到底有什么好?又野蛮,又粗暴,到处泡妞,你睁开眼睛看清楚啊。”俞大同也劝堂妹。

    俞诗君不说话,继续看她的电视。

    “算了。”俞振强也没办法,知道女儿性格很要强,多劝了,反而不好。

    “大同你继续上你的班,别去找葛丹妮了。”

    “什么?”俞大同和俞妈妈同时尖叫。

    俞妈妈大怒:“他把大同打这样?就算了?你这省委书记还要面子不?”

    “那能怎么样?把抓起来还是找人打他一顿?姜绅是疯子,我省委书也跟着他疯?”俞振强沉着脸,并不停的对俞妈妈和俞大同使眼色。

    两人马上就懂了,俞诗君在这里,不好说什么要怎么怎么对付姜绅的事。

    “偏宜这王八蛋了。”俞大同恶狠狠的。

    “你才王八蛋国。”俞诗君终于话了,一声怒骂,瞪了三人一眼,站起身来,转身回房。

    “这孩子,被姜绅下了什么迷药?”俞妈妈伤心无比。

    等到俞诗君进了房,俞振强冷笑:“你让我怎么办?我一个省委书记还能和一个正处过不去?”

    传说出,那才更丢面子。

    “不急,省里有的人要对付他,让他先得意一下。”至少俞振强知道,洪超就对姜绅很不满。

    他这级别,不好亲自对付正处,太丢身份,但是洪超可以啊。

    “可我们大同不能给白打啊。”俞妈妈真是不甘心。

    “是该给溧州换点人了?”俞振强在那喃喃自语。

    当天晚上十点钟。

    “我得到风声,我要走了。”溧山市长崔伟在电话和姜绅说。

    姜绅这时躺在向岚家的大床上。

    他双腿分的很开,背靠着床头。

    向区长上半身,下面穿着一双肉丝,跪在姜绅的两脚中间,埋头起伏。

    “怎么回事?”姜绅听的莫明其妙,一只手伸下去摸着向区长胸前的高耸,一只手死死的抓着手机。

    向区长口活有进步,姜绅舒服的都快抓不住手机了。

    “我得到消息,有领导问省组织部,有意调整我的位子,问组织部有什么人选?”

    崔市长语气有点轻松:“看来我要走了,小姜,我走之后,淑芬,你要帮我好好照顾。”

    尼吗,姜绅听的好郁闷。

    崔市长算是溧州市里唯一和他关系较好的市领导,崔市长一走,姜绅就孤立无援了。

    崔伟是黄系的人,他得到的消息,肯定是黄系给他的。

    听他语气轻松,估计也是得到好处。

    溧州在东宁的地级市里,算是排名靠后的市,这下调整,肯到得到更好的位置。

    “崔市长你要高升了?”姜绅问。

    “那有高升,最多平调。”崔伟现在只是得到传说,也不敢和姜绅说满。

    再说,这还是国庆假日呢,中午俞振强才想到换人,晚上消息传到姜绅这里,已经算是不容易。

    “总之,要恭喜崔市长了。”姜绅无奈的道。

    “客气了,我就麻烦你帮我照顾淑芬。”崔伟对这小姨子也没话说,要不是姜绅经常在他家里吃饭,都要怀疑他们有一腿了。

    “你放心,有我在溧山一天,张总的工程做不完的。”

    “嗯,你怎么也保重。”崔伟想了想,最后道:“常委副市长安邦国和我关系不错,你以后有事,可以找他。”

    这是崔伟交代后事为退路准备了。

    “谢谢崔市长。”姜绅挂了电话,脑海里有点空空的。

    “唔--”向区长一边吞吐,一边媚眼看着姜绅。

    “干什么?想什么心事?我怎么越吃越软了?”她吐出小姜绅,像小猫一样爬到姜绅的面前。

    以前的向区长,是绝对不会为姜绅口的。

    不过如今姜绅官越做越大,向区长就是个官迷,对姜绅也是越来越温柔、听话。

    “崔伟要走了,我在溧州孤立无援啊。”姜绅长叹。

    “调我过去。”向区长在姜绅身上扭来扭去,那里还有区长平时的尊严:“我也是副厅,当个副市长绰绰有余,能把我搞进常委,你就不是一个人战斗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姜绅想起,女人当中,向岚级别最高,副厅级区长。

    下去当个副市长真是没什么难度。

    不过,省里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要把向岚搞下去,真不容易。

    “让我下去嘛,你在溧山,几星期才见到你一次---不行不行,让我下去。”向区长这老女人也开始撒娇,一边在姜绅身上扭,一边小手套弄着小姜绅。

    “老,急什么,让我想想办法。”姜绅被她撩拨起来了,一个翻身,就把向区长按倒在床上。

    “嗯---”向区长身体紧绷,脸上马上出现满足的笑容,随着姜绅的前后运动,她喘着粗气,眉开眼笑:“我就喜欢你这么大,这么猛。”

    “--”姜绅更来劲了。

    叭,叭,叭,房间里传来连绵不断的叭叭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