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5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九章 用手段
    第七百二十九章 用手段

    “我也要去溧山。”半夜一点多。

    吕琪的家里,吕琪像小猫依猥在姜绅怀里。

    姜绅十二点从向区长家里出来,向区长已经软如一滩烂泥,沉沉睡去。

    然后姜绅就到吕琪家里接着下半场。

    听到姜绅的话后,吕琪咬牙切齿:“原来你和向区长早有一腿?”

    “没有啊?”姜绅开始还装。

    “没有,她找你运作到溧州?”

    “我是说,我们不是早有,是刚有。”姜绅笑。

    “混蛋。”吕琪不依:“不行,向区长去溧州,我也要去溧山。”

    “你们都当我是组织部长啊?”姜绅郁闷:“我要是省委书记,倒是可以把你们随便调的。”

    “我不管,我在东宁也等够了。”吕琪也知道姜绅女人多,一星期有时都轮不到一次,只有近水楼台,去了溧山才好。

    吕琪副处,到溧山县,当个副县长什么也有资格。

    “哎”姜绅一个头两个大,两个女人要去溧州,怎么办?

    换成以前,金仲林在,组织部长一句话的事,现在,可就不容易了。

    吕琪还好点,只是个副处,组织部里有个副部长说话,只要姜丰民不关注,还是能动的。

    向岚这种副市长级别的,就要惊动省里的高层,肯定不容易。

    虽然不容易,但在姜绅眼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自己的女人开口,无论如何都要动起来。

    尤其到了溧州后,对自己也是一大助力。

    那里,省里找谁呢?

    晚上吕琪累的睡着之后,姜绅把自己能找的人一一想了个遍。

    原本陆冰算是一个,她虽然不是省委常委,但是陆家的嫡系,同为陆家的俞振强肯定要给她面子。

    不过姜绅动的都是女人,恐怕一提出来,陆冰把她们调到十八万千里都有可能,那女人,绝对是有点变态的。

    钟光荣勉强算一个,但是这斯要退休了啊,眼下在省里一副什么事也不管,等着退休的样子,找他估计也是白找。

    范立?范立是常委,不过答应了葛丹妮年终的优秀,对姜绅算是出了手的,不能再麻烦他。

    欧省和姜绅关系很好,但可惜不是常委,又不管这片,在这个人事上面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这么说,只能找黄家的人了?

    目前省里,也就黄家能和陆家的势力比一比。

    七日早上,姜绅早早起床,然后等到八点半,打了个电话给黄震国。

    京城的勋贵们,可不是个个都像姜绅起的这么早。

    “姜县长,有什么指示?陆省长还有空去看你不?”黄震国调笑姜绅。

    “啥时你也下来当个副省长呢?”姜绅反笑。

    “我不喜欢做副的,前半辈子都在做副的,我和老爸说过,在京城熬到正部再下去。”黄震国志向很远,到了正部才肯下来。

    “组织部长,也是正的。”姜绅笑。

    “咦,你又想动了?”黄震国也是老江湖,姜绅这么一说,马上就明白姜绅这电话的含义。

    “我不想动,但最近俞振强好像要调整我们市长,市长是你们黄家的人,我现在在市里,孤身一人了。”

    “嗯,你有什么想法?”黄金是死对头,但是金系的姜绅找到黄震国,黄震国也是没有犹豫。

    因为他知道,姜绅其实,并不是任何一系的,没有一个系,有资格拥有姜绅。

    金系真正对姜绅好的,也就金仲林,反倒是老炎首长,黄系的顶尖人物,曾指点帮助过姜绅,如果能把姜绅拉过来,对金系到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当然了,他也知道,姜绅是不可能拉到的,那么能帮忙的话,就帮一下吧。

    姜绅以前从来不找他,他也很郁闷的,现在姜绅找到他,黄震国还是比较得意。

    神仙也有求人的时候啊。

    “我有一个女人,想动一下,目前是城东区区长,副厅级,我想让她到溧州市当副市长,最好是常委。”姜绅倒也不客气。

    他帮黄家也做了不少事,去亚丁湾就是为了黄家的事,我容易吗?

    “你的女人真多。”黄震国苦笑,然后道:“你等我电话,常委我不敢打保票,必竟现在东宁是俞振强说了算。”

    下面就是等电话的时候了?

    姜绅想了想,从储物空间拿了点溧山特产,茶叶、小笋、笋干,然后大摇大摆去找省组织部副部长孔非寒。

    孔非寒是金仲林在时提起来的,姜丰民入主组织部后,被消弱了许多,但是绐终是副部长。

    姜绅在英国时和他有一面之缘,也聊的很好,逢年过节,姜绅也基本都来拜一下。

    轻车熟路找到孔非寒,孔部长一听姜绅的来意。

    要把招商局局长调到溧山县?顿时呆了下。

    大概五六秒后,孔部长苦笑:“你要调到东宁市其他县区,绝对没有问题,现在跨度这么大,从省会城市调到溧山,姜部长肯定会关注的。”

    “到时一看是你以前单位的人,马上知道是帮你调的,听说,你和姜部长关系不是很好啊?”孔非寒说的也有道理。

    一般下面县市都想往省里调,你现在把省里的往下调,姜丰民看到,肯定要关注,仔细一看是招商局的,还和姜绅是原单位,肯定要不同意。

    “那就不让他看到。”姜绅笑笑:“姜丰民身为大部长,这种副处级干部的调动,他也会关注吗?”

    孔非寒摇头:“他做事很仔细,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目,别说副处,部里正科级的调动,他也会看一下。”

    姜绅沉吟了一会:“你们部里,最近可能要调动一批干部,你就把她放进去,放心好了,我保证姜丰民不会看到,如果看到了,被他拒绝,那我就认命。”

    “呃--”孔非寒犹豫了一下,这是姜绅要用手段了?

    他不知道姜绅有什么手段,不过姜绅的能力,他还是听金仲林讲过。

    这个时候,就看金仲林对他的影响力了。

    孔非寒又足足考察了半分钟,最后一咬牙:“行,我帮你报上去,能不能过,看你的运气。”

    “谢谢孔部长。”姜绅大喜。

    国庆过后没多久,东宁省就开始新一轮的换牌。

    俞书记来东宁这么久,还没有大规模换过人,一来是为了熟悉环境,二来也不想搞的人心惶惶,但现在他位置坐稳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也是官场最常见的事情。

    十月二十日,省委组织部里人员流动,忙来忙去,而姜丰民坐在办公室里,脸色严峻,没有表情。

    上午九点,翁正亮部长拿着几份文件送到姜丰民的办公室。

    “这是上常委会的。”翁副部长先递上一份给姜丰民。

    “这是不上常委会的。”

    一般要上常委会的,最低也是副厅级以上的官员调动和升迁,不上常委会的,就是他们部里直接处理的,换句话说,姜丰民说了算。

    姜丰民接过文件,上常委会的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瞄了两眼,直接放到一边,然后拿起另一份文件。

    在这份文件上面,有很多官员的名字和职务,还有拟任职务。

    表面上看,这份文件没有特别之处。

    但是,文件是用表格制作,里面包含了好几个表格。

    第一个表格里的人,都是姜丰民自己提名的人,算是他提拔心腹。

    第二个表格是姜系包括翁部长和姜丰民上面,陆系其他领导提的名,姜丰民会酌情考虑,看看有没有位子,适不适合,当然了,基本都是事先打过招呼的,不是太难的话也能通过。

    第三个就是省里其他派系的领导或部里其他副部长们想提拔或使用的人,这个名字,姜丰民是会好好细看的。

    大概大家也知道姜丰民这人有点认真,第三份表格的名单不多,也就五六个人。

    大都是一些副处提正处这种中层干部的位置,也有处级平调的其他意图。

    姜丰民看了下,有其他副省长打过招呼的,有部里其他副部长提名的,刷刷刷,很快看了一遍。

    翁正亮站在边上没有出声,眼睛也盯着文件上的一个名字。

    孔非寒这老东西竟然也敢提名?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组织部是边缘人物?提的还是向岚,调到溧州?

    听说这向岚,以前是姜绅的领导,这会又到溧州当姜绅的领导,姜部长会同意才怪?

    翁正亮一会盯着文件,一会盯着姜丰民,等了几分钟,也没看到姜丰民有什么特别反应。

    他眼珠一转,连忙伸手点了下:“这位同志是孔部长提名的。”点在吕琪的名字上。

    “嗯。”姜丰民看了下,点点头,也没多说。

    向岚后面,可是写了工作单位和拟任职务的,姜部长,你看清错啊。

    翁正亮急。

    可姜丰民好像没什么反应,合上文件后,又点了下头:“孔部长也是部里的老同志,难得提个名,照顾一下吧,就这么办。”

    说罢,把手中的文件还给翁正亮。

    “--”翁正亮无语,姜部长都没意见,我有什么意见?接过文件,转身就走了出去。

    他走出去的时候,意外发现姜部长的目光有点迷芒,好像痴呆一样。

    不过他也没有想到什么,等翁正亮走了没多久,姜丰民突然轻轻一摇头,然后摸了摸头:“哎呀。”刚才怎么感觉有点头痛?

    姜丰民并不知道,就在刚才,姜绅用神念操控了他,让他没有关注到吕琪。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