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6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三十四章 车震陆冰
    第七百三十四章 车震陆冰

    大概又等了一个多小时,这天上的雨仍然没有变小,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这时有当地人就说,如果雨再大,天黑后,山路就不好走,而且最近在修山路,怕会崩塌,最好早点走。

    于是有人把摩托车扔在山上的房子里,跟着车队一起下去。

    这下,人就多了。

    秦秘书因为脚痛,被先安排第一批下去,许多镇干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纷纷挤进陆冰的车里。

    最后排完人,只有陆冰、李丽娟两人还在房间里。

    车子,只有姜绅一辆,其他车子都满。

    “小李你开车,我上姜县长的车。”陆冰大手一挥,就这么定下。

    那走吧,所有人也没觉的有问题,一行车队,开始下山。

    不过姜绅上车的时候有点郁闷。

    按华国的习惯,一般基层领导都喜欢坐副驾驶。

    姜绅把副驾驶让给陆冰,自己往后面一坐,没想到,陆冰根本没坐前面,砰的一下打开车门,往后面一坐,坐在姜绅边上。

    “--”姜绅和前面的李丽娟都愣了下。

    “开车。”陆冰不容置疑的发话。

    李丽娟也不敢多说,连忙发动车子,跟在车队的后面。

    他们的车子走在最后,一行数辆车,慢慢离开竹海。

    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要说今天的天气也是非常奇妙。

    雨一会大一会小,他们上到山上突然变大,然后又小,下山的时候又慢慢变大,到了离开竹海,开到半路的时候,雨越来越大。

    前面的车着急离开,越开越快,而李丽娟开车却有点慢,不知不觉就和前面脱了节。

    三点半的时候,前面车中秦秘书打了个电话过来。

    陆冰接的电话:“没事,你们先下山,回宾馆,我们在后面慢慢开,雨大,安全第一,你们也要小心点。”

    陆省这样发话,其他人也没什么意思。

    只是小李同志越开越害怕。

    她平时开车就少,今天带着副省长和县长,开到半路,爆雨狂袭,只能放慢速度,像蚂蚁一样,慢下山。

    下了山后,从东涧镇往县里的宾馆又要开半天。

    一路到晚上四点多,才终于离开东涧镇的界面。

    这时快接近五点,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因为有大雨,车子打着远光灯,仍然看的不清楚,只能慢慢行驶在路上。

    “啊欠”“阿欠”后排的陆冰不停的打喷涕,鼻子哧哧哧的。

    很明显,她着凉了。

    而且身体在发抖。

    “陆省,你好像发热了。”姜绅看看这时外面一片漆黑,果断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陆冰好像在发烧。

    “我没事,回去吃点药就好了。”陆冰还在呈强,不过姜绅伸手摸她额头的时候,她突然就感觉到身子一软,条件反射的往姜绅怀中倒去。

    我也个去,姜绅吓的半死,前面还有李丽娟在开车呢?

    他倒是想推开陆冰,不过看到陆冰人色绯红,身体发颤,那里忍的下心。

    扑,陆冰轻轻倒进姜绅的怀中,姜绅感觉到她身上又热又冷,还在发抖,心中更心了。

    这个天气最容易感冒,又是在山里,要是着凉了肯定要大病一场。

    陆冰难得下回基层,要是生病,太搞笑了。

    两人在后排动作不大,动静也不大,但是李丽娟身体一颤,余光从后视镜里看到。

    晕死,姜县和陆省长真有一腿?

    难怪姜县长这么年轻就当上县长,难怪我们县从来没有省级领导下来,陆冰这副省长上任没多久就下来了,这两人又一腿啊?

    不过,我在车上,你们就这样,李丽娟那是吓的魂飞天外。

    她胆子再大,连个副科也没有,现在就要看到一个副省最秘密的事情,能不害怕吗?

    偏偏这时外面的雨又超大,她的车子开不快。

    她倒想早点开会去,让你们两人回宾馆好好亲近,不过,雨实在太大,她都几乎要停下车来等雨小了再走。

    就在这时,后面又有动静了。

    “好冷。”陆冰终于感觉到冷了,身体使劲往姜绅怀里钻。

    明知前面有人,陆冰竟然也敢往姜绅怀里钻。

    陆省长,你真是胆大包天,姜绅这下发现,陆冰胆子大起来,也不是没边的。

    不知是发热烧晕了她的头,还是真的想姜绅。

    两人身体越贴越近。

    姜绅再摸摸她额头,发热起码三十九度左右,如果不用仙气帮她治疗,明天肯定要住院。

    亏本了,又要用仙气。

    姜绅伸手一按,按在她的额头,缓缓的把仙气注入进去。

    “嗯--”陆冰瞬息就感觉到一股温暖,这股温暖,深入人心,从到身心,让陆冰感觉到无穷的舒爽。

    她一舒服,整个人就扭了起来,并且越扭越往姜绅怀里去。

    两人已经紧紧的抱在一起。

    车震。

    副省长?

    前面还有人?

    本来姜绅是有点害怕的,但是突然想到这几个要素,心中的征服感,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看的出,今天陆冰千里送上门,本来就有点那么个意思。

    加上现在这种环境,在别人的面前,上了副省长,多么牛逼的事情。

    我草,姜绅二话不说,伸手就开始脱去陆冰的衣服。

    她的衣服有一半湿的,穿在身上本来就不舒,所以会扭来扭去的,姜绅这下是毫不客气,把她按在后面的车上就开始行动。

    他的动作,也彻底点燃了陆冰心中的那股火。

    她眼睛怒瞪,同时反击,不顾前面还有李丽娟在,陆冰同样去脱姜绅的衣服。

    两人瞬息纠缠到了一起。

    夜色中,汽车在行驶,姜绅和陆冰好像有了默契,都不说话,两人在纠缠,脱彼此的衣服,车厢里,充满着浓浓的淫秽味道。

    扑通,扑通,李丽娟在前面心跳加速。

    此时外面大雨,身后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脱衣服的索索声,仍然断断继继的传进她耳朵。

    但是她知道,不该听的时候就不能听。

    李丽娟牙齿一咬,突然就把车里的音乐开了。

    音乐一起,车厢后面的两人同时吓了一跳。

    不过几秒钟后,两人更疯狂了。

    李丽娟长舒一口气,定了定神,然后把音乐调到有点大的地步,再次放慢车速,以平均三十码的速度,慢慢行驶。

    “咛--”车后的陆冰突然发出一声低吟一样的惨叫。

    进去了。

    守护了不知多少年的身体终于让男人进去了。

    扑哧,姜绅感觉到对方身体的剧震。

    真的是老处女?我拷。

    “咛--”陆冰痛的咬牙切齿,并死劲的要把姜绅推出去,好悬没一口气接上来,要晕倒。

    太大了,对于一个从来没有过经历的老处女来说,姜绅真是太大。

    姜绅的女人和姜绅这么久,每次都要适应一下才行。

    她陆冰直接被杀进去,那里受的了。

    听到陆冰的声音,李丽娟目不转睛,一边继续开车,一边再次调整音乐。

    音乐声更大了。

    陆冰听着这音乐,叫声也越来越大。

    “咛---啊--”她一边叫,一边躲闪,慌忙从后排坐起。

    但姜绅根本不给她逃的机会。

    猛的把她双腿一分,一拉,再次拉到身上。

    然后又一次杀入。

    这次比刚才还要快速,有力。

    “啊--”尽管有仙气为她弥补创伤,陆冰仍然痛的眼泪都掉出来。

    姜绅好像一点没有怜香惜玉之情。

    但是,姜绅没有感觉到陆冰的愤怒,她虽然在流泪,但是眼中的神色全是欢愉。

    她喜欢这种痛苦并快乐着的感觉。

    真是个变态?姜绅也不说话,猛吸一口气后,开始了鞭挞和冲击。

    叭,叭,叭。车厢里,很快就响起连绵不断的叭叭声。

    他的动作粗暴而有力,甚至没有体会过陆冰的初次痛苦。

    但是陆冰好像很享受。

    她喜欢这种痛苦并快乐着。

    “嗯--啊--咛--”随着姜绅每一次的冲击,她愉悦的发出阵阵低吟。

    李丽娟面红耳赤,觉的双腿发软,双手无力。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快开到县宾馆。

    她要慢,越慢越好。

    不过时已经有五点多,车子终于进入县城主道。

    李丽娟目不斜视,一副专注开车的样子,沿着县国道外围就开始转了起来。

    县国道外面没什么路灯,也是比较阴暗的地方,这是李丽娟选的最好的位置。

    汽车一圈一圈的在转,车后的两人不停的在疯狂。

    这一刻李丽娟似乎有点同情姜绅。

    这么年轻的县长,却被省长老太婆潜规则。

    虽然这老太婆其实并不老,但是,姜县长现在想必也很痛苦。

    陆省还真是重口味,当着我的面都敢这样?

    李丽娟心中有点暗暗发毛,以后,我说话做事就要小心一点,知道领导的秘密,总是不好。

    她心里七上八下,又觉的剌激,又觉的害怕。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只是感觉到身后一阵阵叭叭,连绵不绝,心中震惊着姜绅的坚持。

    差不多有一小时了吧?我的天,录像里面也没他这么长?

    一想到这个,李丽娟自己的脸也通红通红,甚至觉的全身有点发热。

    专心开车,专心开车,李丽娟一遍一遍的警告自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