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6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搞老毛子
    第七百三十六章 搞老毛子

    陆冰在溧山呆的不久。

    像她这级别,在基层不好太久,久了就有点打扰地方。

    两天之后陆冰就走了。

    她也就在第一天的时候和姜绅在车里搞了一下,之后就没召见过姜绅,气的姜绅暗暗咬牙,这老女人是不是过河拆桥,玩过我了,就甩手走人?

    这次姜绅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好像不是他玩了陆冰,而是被陆冰上了?

    不过等她回到东宁之后,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那姓李的不错,你要好好培养。”说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就挂了。

    姜绅已经不是当年的愣头青,闻言苦笑,陆冰是怕李丽娟嘴巴不严,提醒自己。

    你即然怕,当天又何必在车上迫不急待?

    想想看陆冰也估计是急了,回到宾馆,姜绅肯定不敢去,只有车上有机会。

    加上她当时有点发热,被姜绅用仙气一治疗,有点春情涌动,就没控制住自己。

    其实只要你脸皮厚一点,只要你开口,就算东宁我也会赶过去的?

    姜绅不好和她明说,随口应了一声。

    时间很快进入十二月。

    十二月份,省里来了一支施工队,拿着设计图纸,开始堪查溧山。

    这支施工队是史省长找来的。

    黄震国为姜绅的项目发力,钱拔到省里,史省长也要捞点好处,不过黄震国打了招呼,你不能卡太多,小姜县里要很多钱的。

    史省长当然要给黄震国面子,不过他还是说了,我一个中委委员,帮我侄子搞点工程的面子要有吧?

    于是,省里就有施工队接下前期一小段工程。

    姜绅听到的时候很郁闷,省里要的不多,据说都要最少卡五到十亿,要的多还得了?

    不过现在他站在官场的角度看问题,举国都是这样的潜规则,他也没办法,只能按规则做事。

    但是,炸山修路,说的简单,真的做起来还是很麻烦。

    周边的百姓一听,就有许多不愿意。

    为什么?

    除了山是他们的外,许多人的祖坟都在山上。

    动迁工程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

    现在负责这动迁的是叶子素。

    以前洪海华分管城市建设、质监安全,洪海华走后,接替她的叶子素就分管这块。

    她是个女县长,又是个美女,溧山附近的老百姓很不给她面子。

    征收办的工作人员上门,有人直接就说:“叫你们分管领导过来,我家老祖宗就在山上,想炸山也行,一个坟一百万。”

    这是摆明了要借机发一笔了。

    不过他们讲的还是有道理的,现在外面好点的墓地,都是几万十几万起,我要个一百万也不多啊?

    迁坟,买墓地,都要花钱,还有我这山都要卖给你,一百万真心不多。

    叶子素没办法,又不想求姜绅。

    她被姜绅泼过一杯酒,深以为耻,现在当姜绅不共戴天的仇人,虽然工作上并没反常的过激行为,但是从来不主动和姜绅说话,更别说向姜绅汇报工作,真有什么事,都是找小夏苏,让夏苏转告。

    叶子素也是个狠人,当初也不会说要到溧山县来帮堂妹报仇,立马就拍板。

    强拆,和这些刁民,有什么好说的,拆。

    于是城管、警察大出马,推土机也上了山上,见树挖树,见山铲山。

    其实她不是真想强挖别人祖坟,这太缺德。

    她是做出一点气势,吓吓那些老百姓。

    果然,有老百姓吓的半死,连夜自己迁坟,但也有不卖账的。

    有人拿手机拍下这场面,直接放到网上,还有人公然与强拆的人对抗。

    这叶子素不知是想在姜绅面前证明自己,还是想害姜绅,一两天功夫就把事情搞大,消息传到姜绅耳朵里的时候,已经有一堆百姓围住临时县政府。

    “荒唐。”姜绅听到消息,勃然大怒。

    “谁给你强拆的权利?你就这么做副县长的?你除了当当花瓶,呈呈能外,你还有什么本事?--”姜绅劈天大骂,骂的叶子素敢怒不敢言,眼泪只能往肚子里咽。

    不过骂归骂,这事还得姜绅来处理。

    姜绅走到窗口,眼光看了下,神念再一扫,吗的,怎么有外国人在?

    上次有人围县政府,来了两记者,事后姜绅单独找了他们聊聊天,这次竟然来了外国人。

    现在的人真会惹事啊。

    姜绅打了一个电话给曾锋。

    “那啥,怎么看到有外国人?”

    溧山这山区,穷的叮当响,平时外地人都少,别说外国人。

    这就要当心一点了,尤其是外国势力借这机会来惹事。

    “查过了,好像是俄罗斯人,什么俄罗斯周刊的记者,我们问过省里,在宣传部和相关部门都有正规手续,我正在向郭书记汇报,然后打算向你汇报。”曾锋也在忙这事。

    县里出现外国人,当然要密切注意一下,尤其是在有人围县政府的时候。

    姜绅打电话的时候,曾锋刚从郭江华那里汇报出来,然后就打算跑姜绅这边。

    “俄罗斯人?”姜绅一听,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俄罗斯那大使馆官员的儿子。

    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来?

    等到曾锋到了他办公室,飞快向他汇报了一下。

    “都有正规手续,国安那边也没问题,人家是来看我们炸山修路的项目,据说俄罗斯那边也有这样的项目要动工?”

    “你见过周刊的记者关心炸山修路的事?”姜绅瞪眼道。

    “。。”曾锋很无奈:“上面让不要管。”

    “谁说的?”姜绅暗暗皱下眉。

    国内对外国人来报道新闻是比较敏感的,现在说不要管?这是有人打算弄我?

    搞这么大?让外国人来搞我?

    “不知道,市局孟局长说,是市委市政府的意见。”

    曾锋说的含蓄,就是市委书记和市长的意见。

    草,新来的市长就想搞我了?

    姜绅脸色一沉,马上吩咐:“去,把那两俄罗斯人,先抓起来。”

    “---”不是吧。

    曾锋直接石化,姜县长你这做事风格真是太----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连人家问都没问,直接抓人,这是外国人啊?你还批评叶县长做事莽撞,不计后果,你这样抓外国人,比叶县长挖人家祖坟还严重。

    一国洋人二等官,我们官员才排第二等。

    “我草。”姜绅看曾锋愣在那里,顿时暴了一句粗口:“你对我话有意见?”

    “完全没有意见。”曾锋头上狂是汗。

    这都十二月份了,正是天气转冷的时候,大白天,曾锋头上吓出一身汗。

    为什么?

    他是郭江华提起来的,最近和姜绅走的有点近,刚刚向郭江华汇报工作,郭书记有意无意的好像对他有点不满。

    他也正在考虑,是不是以后要跟姜绅。

    要是姜绅再对他不满,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我马上安排。”曾锋简直连考虑也没有。

    我怕什么,姜县长什么都敢做,我这做局长却缩在后面?

    而且他是有想法的,姜绅这人他接触一下后就了解了,与一般领导不同,不会让下属背黑祸,所以曾锋才想过投靠姜绅。

    不是他不讲恩义,郭江华提了他,他却背弃郭江华。

    实在是他知道两人为人处事不同。

    郭江华虽然对他有提携之恩,但是关键时候,舍弃曾锋也有可能。

    到是姜绅的为人,从来都是为了百姓为下属,是他曾锋,值得跟从的领导。

    所以,一秒钟不到,曾锋就有了决定。

    姜绅不会让我背黑锅的,上吧。

    他马上打电话安排人手。

    附近早就派了警员在盯着这两个俄罗斯人,听到局长发话,也都是愣了下。

    的确,国人对外国人,普遍有点异样的心情。

    “局长?真抓啊?”

    “废话,要我亲自动手吗?马上抓起来。”

    “那,罪名是什么?”警员很郁闷,现在两个俄罗斯人,可是一点动静没有。

    “罪名?”曾锋回头看看姜绅。

    姜绅摸了摸鼻子,然后又崩出几个字来:“直接抓人,他们要反抗,就动手,然后算他们袭警,抢枪。”

    “---”又搞这么大?曾锋心跳加速,姜县长每次抓人,都用这个罪名。

    一搞,就是要把对方往死里搞。

    “直接抓人,他们要反抗,就动手,然后算他们袭警,抢枪。”曾锋恶狠狠的在电话里下令。

    我拷,搞这么大?几个警员被老大的气派震动。

    “老大现在跟了姜老板,胆子越来越大?”警员们还是很兴奋的。

    这个时候,正是为国为民增光的时候,当然不能在外国人面前丢人面子。

    正经过去客客气气请别人离开,他们反而觉的羞耻。

    “走,搞老毛子去。”众警员哈哈大笑。

    曾锋下完命令,又问姜绅。

    “那门口的百姓怎么办?”

    “我来解决。”姜绅下指示:“叫百姓选几个代表进来,和我谈。”

    征收工作,就是谈心工作,谈好了,就容易解决。

    叶子素在市里做贯了副局长,下到基层,还没接上地气,就用强拆的手段,自以为战无不胜,不知道当地的民风还是很彪悍的。

    据说已经有人开始蹲叶县长的家了。

    你要拆我的祖坟,老子拆你的家。

    溧山县敢打敢拼的风格不是吹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