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7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报失踪
    第七百三十八章 报失踪

    最后贾小图算了下,留下有一小半,十八个人,十一户,每户少的要三四万,要最多的一户姓卞,他连山连地连房子,评估到现金一百零八万,这货狮子大开口,要价五百万,还要县里两套房。

    “姜县长,这么看下来,房子不算,你个人要贴一千三百多万。”征收办主任薛落刚才借个发言的机会,现在能和姜绅一起说话,也是有点小激动,进入县长眼睛,只要做的好,发达也是指日可待。

    他这番话说的很慢,主要是看姜绅神色,观察到姜绅好像没有生气,于是又大着胆子道:“主要这种口子一旦开了,以后的征收工作,群众们都想按这套来,个个来围县政府怎么办?”

    薛落讲的也有道理,你姜县长可以一个人贴钱,搞定了这事,但是以后呢?

    以后再征收别的地方,那些百姓也会闻迅而来的。

    就算你姜县长个个都贴,等你走了,换了县长怎么办?以后这征收工作没法做下去了。

    薛落这番话,有点对县长做法不赞同的意思,他说完之后也很惶恐,怕激怒姜绅。

    “你说的自然有道理,不过这炸山修路,迫在眉睫,我是一定要做下去的,你放心,以后,不会有人再向我乱要钱了。”姜绅阴阴一笑。

    我姜绅的钱,这么好拿的?

    薛落一看姜绅这阴阴的脸色,心中不由自主狂跳起来。

    这边在商量事情,那边曾锋又来报告。

    俄罗斯人和跪在办公室的人都抓回去了。

    跪的那几个人,身上果然收到录音机和摄像机,不过他们死不承认,说只想拍下来传到网上,给政府一点压力换点好处,没有人指示他们。

    俄罗斯人更狂,在大闹警局,要找外交部。

    大冷天的,曾锋一头汗啊,他现在压力很大,跟着姜绅做事,时不时的要挑战极限。

    “我马上到,给我顶住,真是怂货。”姜绅怒叱曾锋,曾锋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小了点,关键时候,怕前怕后的。

    姜绅安排贾小图和小夏苏把自己的钱贴出来给这些钉子户先,然后急急忙忙赶往警察局。

    两拔人,一拔俄罗斯人,一拔那跪地的四个百姓,分别关在两个房间。

    姜绅一到,下了个命令,关一起去。

    于是,数分钟后,姜绅、曾锋,还有四个警员,与两个俄罗斯人,四个百姓到了一个大房间。

    四个当地百姓看看俄罗斯人,俄罗俄人看看他们,双方面面相觑,眼神古怪。

    “说,你们来溧山干什么的?”姜绅直接问那俄罗斯人。

    他用的华文,大家都听的清清楚楚。

    俄罗斯人摇摇头,用俄语道,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姜县长,这是我们局办公室小王,他会俄语。”曾锋听说这两俄罗斯人是不会华语的。

    “不用,这两人装,他们听的懂。”姜绅笑道:“我再问一遍,你们来溧山干什么?”

    “你说什么?”俄罗斯人这次用英文。

    “我草你。”姜绅勃然大怒,抬起腿来一脚踢在那俄罗斯人的胸口,直接把他踹出去数米,最后重重的撞在墙壁上。

    “你敢打人?”另一个俄罗斯用英语怒叱,不过他明显低估了姜绅,这四个字刚完,砰,姜绅又是一脚踹在他身上。

    两个俄罗斯人滚成一团,摔倒在地。

    “给我打,先把两人腿打断了,我不信他们说不出华文。”姜绅一挥手,示意边上警员开打。

    “---”不是吧,又是打?曾锋一脸黑线。

    姜县长的做风,真是豪爽直接。

    “曾局?”四个警员面面相觑的看着姜绅。

    “看什么,没听到姜县长的命令。”曾锋也是大怒。

    “打。”警员们也来劲了,有领导发话,打了再说。

    不是每个人警员都有机会打外国人的。

    砰,砰,砰,众人一涌而上,当着那四个百姓的面,把俄罗斯人打的头破血流,滚来滚去,惨叫不止。

    嘶,那四个百姓脸都绿了,向来只听过一等洋人二等官,没想到今天官把洋人给打了。

    听说还是超级强国俄罗斯的人啊。

    “啊---别打了,别打了--”俄罗斯人用英语不停的求饶,就是不说华文。

    “吗的,够贱。”姜绅挥挥手,警员们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退到一边,个个脸上十分振奋。

    今天打了俄罗斯人,明天和兄弟们吹吹牛,那牛逼了。

    “不说是吧。”姜绅把其中一个俄罗斯人一把拖了过来,然后猛的一脚踩下去。

    卡察,所有有清醒的听到卡察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

    “啊---”俄罗斯再次惨叫。

    曾锋完全石化。

    这两俄罗斯人,就是站在县政府外站了下,然后被警员带回来,接着就打成这样。

    姜县长你是这么审案的?我晕死。

    万一这两人真是有公事过来,与我们县政府无关,这不是打错人了?

    不过这还没完,姜绅一脚踩在其中一个体手掌,另一只脚当着所有人的面,对着他的其中一个手指跺了下去。

    扑哧,这一脚跺下去,现场惨不忍睹,边上四个百姓差点看的就吐了。

    因为姜绅直接把他一根手指给跺烂掉。

    十指连心痛,俄罗斯再次惨叫一声,当场晕死。

    “换个人。”姜绅示意警员们把另一个俄罗斯人拉过来。

    警员们也全吓傻了。

    黑社会也没你黑啊,这是我们县长吗?

    “别打了,我说,我说。”这个俄罗斯人终于用华文开口。

    他给活活吓的,来之前他以为外国人的身份,华国人一定不敢把他怎么样,谁知道姜绅这斯在溧山简直无法无天,比黑社会还黑。

    “我们是想来报到你们县政府强拆的事,但是我们看到网上别的人发文才来的,我们错了,我们保证不再到溧山县来,放了我们吧。”

    俄罗斯嘴上求饶,心中恨姜绅一个洞,一旦我们回去,马上要叫外交部给你们压力,不把你开除公职,判刑入狱,枉为大哥。

    “你们呢?”姜绅这时却转过头看向那四个百姓:“你们有什么话说?又带录音机,又带摄像头?”

    “是这两个外国人给我们提的主意,如果拍下来,说要给我们五万块,姜县长,我们错了。”四个百姓几乎要哭了。

    尤其那美艳的女少妇,更是吓的快尿在身上。

    没见过警察这么凶残的,更没见过县长这么凶残的。

    “把他们征收合同拿过来,今天就签了。”姜绅恶狠狠的咐吩下去:“就按前面的合同签,你们四个,有没有意见?”

    “没有,没有。”四人的头摇和的波浪鼓一样。

    外国人都被你打成这样,我们当然没意见了。

    四人现在欲哭无泪,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听说姜县长给大家自己报价的机会,多的部分他自己会拿出来,现在好了,只能按前面的合同来,亏大了。

    “真他吗丢人,为了一点利益和外国人勾结。”姜绅骂的他们头都抬不起来,一个个羞愧难当。

    等他们四人签完合同,姜绅厌恶的一挥手:“滚”,把这四人给放走了。

    “就这样?”曾锋有点担心,这四人出去胡乱说话呢?

    “不怕,就怕他们什么也不说。”姜绅冷笑,他们不说,外国人怎么知道我姜绅的凶残。

    “这两俄罗斯人怎么办?”曾锋担心的问。

    “报上去,失踪了。”姜绅淡淡的道。

    “嘶--”曾锋这下,脸是绿中加白,白的可怕。

    不带这么搞的啊,会坐牢的啊。

    曾锋有点害怕。

    姜绅越玩越大,快超过他的底线了。

    边上的小警员一个个低着头当没听见,心中个个惊涛骇浪一样。

    县长太猛了。

    报失踪?

    这是要那啥灭口的预兆。

    “你们不能这样做。”俄罗斯人听到他们说要报失踪,也是吓的半死,疯狂叫道:“我们是俄罗斯外交部的工作人员,你们不能这样做,这是会成为两国外交的大事---”

    “叫你吗的。”姜绅回身一脚,砰,这个俄罗斯也当然晕倒。

    四周一下子就清静了。

    “你就往上报失踪,怕什么,出了天大的事,有我姜绅顶着,叫你报就报。”姜绅有点对曾锋不满。

    “报失踪。”曾锋咬牙。

    没有退路了,要么现在违抗姜绅命令,然后向上举报姜绅,要么听姜绅的。

    他不可能违抗命令,然后举报姜绅的。

    姜绅敢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曾锋不觉的姜绅是个疯子。

    尤其是从他违抗大多数人的意愿,向百姓预报了地震的事情开始,曾锋就觉的姜绅不容易被击倒。

    换成其他县长,违抗组织意图,擅自向百姓通报地震,绝对是要免职,并被追究责任。

    于是,可怜的两个俄罗斯人被报了失踪。

    不过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曾锋问姜绅这两个俄罗斯人怎么处理时,姜绅漫不经心的道:“把他们放到我车上去。”

    嘶,曾锋和边上几个警员一个人双眼发晕,呼吸急促。

    以后打死也不和姜县长一起做事了,有警员暗暗想到,太剌激了,承受不住,什么时候倒霉也不知道。

    不过没多久后,这些警员就改变了想法。

    一天之后。

    消息传到京城俄罗斯驻京大使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