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7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权限不够
    第七百三十九章 权限不够

    “失踪了?我们两名克洛伯的人在溧山失踪了?”

    “岂有此理,霍尔夫斯基,一定是姜绅搞的鬼,这家伙在东宁就有地下皇帝之称,我们要向华国政府抗议。”

    大使馆里,特使的儿子尼古拉愤怒的狂叫。

    “我说上次在京城就要给他们外交部施加压力,现在到了溧山,那家伙更无法无天,尼古拉先生,我看要找你的父亲向总统先生汇报再好。”奥斯罗向尼古拉建议。

    “只有这样了,让总统先生,向华国的首长质问,这样姜绅肯定要倒霉。”霍尔夫斯基胸有成竹。

    “到霉你吗?”就在这时,三人的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三人猛的回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姜绅--”尼古拉又惊又怒。

    “你他吗做死,敢到溧山来找我麻烦?”姜绅狞笑。

    砰,砰,砰,房间里传来数声枪响。

    一分钟不到,大使馆警卫和其他人赶到尼古拉的房间。

    看到尼古拉拿着手枪,脸色狰狞,而霍尔夫斯基和奥斯罗却倒在血泊之中。

    “尼古拉先生,你放下枪,你干什么?”警卫吓的半死。

    “我---我--”尼古拉想说什么,但是脸上非常惊恐,然后他发现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枪口慢慢转移,对向自己的脑袋。

    而他的耳边,还听到姜绅的话。

    “明天头条,大使儿子枪杀同乡后,开枪自杀。”

    “不---姜先生,我错了,请给我一次机会---”尼古拉在心中惨叫,但是嘴上却说不出话来。

    “我讨厌老毛子。”姜绅冷笑。

    砰,枪声响了,尼古拉重重的倒在血泊中。

    在众多俄罗斯人的面前,尼古拉自杀了。

    “什么?我儿子自杀了?”尼古拉父亲,老尼古拉在数分钟后匆匆赶到大使馆,顿时老泪纵横。

    儿子杀了两个同伙后自杀,太诡异了,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不过现场有很多大使馆里人看到,老尼古拉再有怀疑也没证据。

    就在他悲痛万分的时候,京城有人通过使馆工作人员传话给他。

    那啥,你儿子不久前,与华国一个叫姜绅的有冲突,他还派了两俄罗斯人去溧山县,最近被报失踪,你知道吗,姜绅在华国很厉害的。

    是谁通风报信的老尼古拉不知道,但是马上派人调查了一下。

    果然是这样的。

    姜绅不久前与尼古拉有过冲突,最近尼古拉派了克洛伯的同事到溧山县去,现在被溧山报了失踪,据说理由是溧山山区,山多林多,可能两人走到山区失踪了。

    老尼古拉震怒无比。

    华国这是要造反的节奏吗?你知道谁是老大吗?

    我们的人敢在华国报失踪?

    这个姜绅一定有问题。

    有多厉害?厉害到能逼死我儿子?

    老尼古拉也是克洛伯出身的,马上连夜回到莫斯科,面见最高领袖。

    一见到领袖,老尼古拉痛哭流涕:“老同学,我的儿子在华国死了,你要为我做主啊。”总之就是一大堆求救的话。

    总统先生很淡定,不急,你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

    俄罗斯的总统是一个很强势的人物,在俄罗斯也很有声望。

    “什么?我们的人在华国失踪?岂有此理。”总统一听勃然大怒。

    “马上给我接华国首长。”

    恩,我们的轰炸机,看来要在华国的东北转几圈了。

    “等下,你说什么,你儿子和一个叫姜绅的人有仇?怀疑是他干的?”

    就在老尼古拉向总统汇报的同时,华国溧州这边也出事了。

    姜绅还在上班的时候,大门被人推开,两个脸色幽黑的男子冲进他的办公室。

    小夏苏很无奈的跟在后面,头,我拦不住。

    “姜县长你好,我是省安全厅的阮为民,这是你们省纪委的冯震林主任。”

    国安和纪委同时找到姜绅。

    “嗯,两位领导,有什么指示?”姜绅笑着请两人坐下。

    “我们不坐了,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阮为民脸色很黑,好像包公一样。

    “最后你们上报有两个俄罗斯人失踪,俄罗斯大使馆正向外交部施压,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

    “这是很严重的外交事件,我们希望姜县长能配合我们。”

    “当然配合了,那走吧。”姜绅笑笑,一点也不见外。

    外面早就有挂着特殊牌照的汽车在等着他们,三人上车之后,司机一脚油门,往溧山县以外的地方开去。

    与此同时,在溧州市某宾馆里,几名溧山县的警员被分别关在各个房间。

    “你再看一遍,没有问题就签个字。”一名国安的人把文件交给其中一个警员。

    上面写了这警员看到姜绅如何殴打俄罗斯人,如何踩烂俄罗斯人的手指,最后把人送到姜绅车上,至今下落不明。

    “没问题,就是这样。”警员点点头,满脸都绝望。

    隔壁房间,另一个警员在述说:“然后姜县长就用左脚踩在那俄罗斯人,右脚一脚踩了下去,把他手指给踩烂了。”

    我拷,边上审问的人,脸色大变,这姜绅真是猛。

    再隔壁,再隔壁,一个个当天在场的警员都被审问。

    最边上的房间里,曾锋脸色雪白的坐着,一语不发。

    “曾锋,其他人都交待了,你还不说?”对面坐着两个男子,一个纪委的,一个国安的。

    “我肚子痛,再抽根烟好不好。”曾锋在拖时间,进来半小时了,不知姜县长那里怎么样?

    以姜县长的本事,应该搞定了。

    “你想胡思乱想了,这次姜绅跑也跑不掉,你有什么说什么,你要隐瞒,你也要倒霉。”

    “我上个厕所,好好想想。”曾锋和稀泥。

    “嗯,”对面两人冷笑,也不怕他拖时间,拖有什么用,这次省里有人要搞姜绅,姜绅死定了。

    宾馆的最高层有一个大套房,此时房里有四五个人在里面。

    “肖书记,差不多了,小警察们都供了,只有曾锋还在死撑,不过等我们把警员们的口供拿出去,曾锋立马就会崩溃。”有人向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汇报。

    这人叫肖钢,省纪委副书记,这事事件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肖钢边上,还有一个男子,叫蔡挺,省安全厅的副厅长,闻方后笑道:“不急,这个曾锋好像是姜绅的人,他要不认也行,正好顺势把他拿下来。”

    “殴打外国友人,还杀人灭口,这下足够让姜绅坐一辈子牢了。”肖钢哈哈大笑,然后还有点不服:“这斯听说很年轻啊,这么年轻做到正处,也真是不容易。”

    “听说是金家的人,有金家的人罩着,不过,犯下这种大错,金家也没有用。”蔡挺也是大笑。

    “姜绅几岁啊?做事有点无法无天的么。”边上有纪委的人问。

    “蔡厅你们不是可以查一下嘛,看看他资料呢。”肖钢问蔡挺。

    “一个正处有什么好看的。”蔡挺不以为然,不过肖钢问了,他就转身和一个安全厅的工作人员道:“把姜绅资料调出来给大家看看。”

    姜绅的普通资料,警察局有,组织部有,纪委手上现在也有,不过肖钢要看的是秘密资料,秘密资料只有安全厅有,尤其像姜绅这样的正处级干部,如果有后台有背景,从秘密资料里都能看出一二,普通的资料是看不出来的。

    比如一些官二代,红二代,普通档案里是不会有详细标明,但是安全厅的档案里就会有明确标明。

    “蔡厅,他是正处级干部,要你输入秘密才可以。”有人把笔记本电脑拿到蔡挺面前。

    屏幕上有姜绅的照片,然后一个会话框,提示,请输入查询秘密。

    “嗯。”蔡厅长大大咧咧输入自己的查询秘码,四周的人都盯着屏幕。

    “当”密码输入之后,又弹出一个窗口。

    “您的权限不够。”

    “---”房间里顿时都傻眼了。

    “怎么可能?”蔡挺是副厅长,但是已经是正厅级了,就算副厅,都能看正处的资料。

    “是不是搞错了。”蔡挺回到前面,又来一次。

    “当”“您的权限不够。”

    “---”狂汗,全场人头上一片大汗。

    “是不是正处要正厅的秘密?”肖钢悄悄的问。

    不可能,蔡挺看了下肖钢,我们以前都这样的。

    “等下,我打个电话问问贺厅长。”蔡挺问的是省安全厅大厅长贺伯辉。

    贺伯辉是陆系的人,这次就是受到同为陆系的姜丰民请求,抓住机会弄姜绅的。

    “不可能啊,怎么会权限不够?”贺伯辉在东宁接到电话有点莫明其妙:“我现在不在办公室,你用我秘码再试试,我的秘码是。”

    贺伯辉报了一组密码。

    蔡挺再输入。

    “当。”“您的权限不够,您已试了三次,请联系您的上级部门。”

    “-------”现场一片黑线。

    “那啥,蔡厅,会不会,你这系统或电脑坏了?”肖钢小心翼翼的问。

    “不可能啊。”蔡挺大怒,索性就把肖钢的名字调了出来。

    然后输入贺伯辉的秘码。

    “刷---”一大排文字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肖钢,父亲肖某某,母亲杜某某,爷爷肖某某曾是东宁省反贪局局长---详细的家庭背影,全部资料统统出现。

    拷,肖钢连忙叫他关了。

    有些资料,连肖钢自己都不清楚,连他爸爸在外养过情人都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