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7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姜绅算你狠
    第七百四十二章 姜绅算你狠

    一月二十一日,溧山选举。

    全票通过姜绅为县长。

    同时,各行局乡镇主要负责人也有小许变动。

    肖荣建升任东涧镇镇长,一直跟着姜绅的贾小图下到住建委任副主任,提为副科。

    原东涧镇长雷金贵转任旅游局长。

    小夏苏去副转正,为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正科级。

    其他姜系的夏国明和魏冬青都没有变化。

    后面的消息并不震惊,叶落根在现场亲眼目睹姜绅全票当票,几乎晕倒。

    当天信誓旦旦的众人们,一个个变卦了,而且投票的时候都好像没有犹豫,直接选了姜绅。

    叶落根发誓,他看的清清楚楚,所有人出卖了他。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别说他奇怪,投票的人也在奇怪。

    好多人会后交流,老子明明投了反对票,怎么变成赞成票了?

    为什么今年第一格反对票,以前都是第二格的?

    你看花眼了吧,第一格是赞成票。

    什么?难道我真的看花眼了?我就是投的第一格。

    这些人的郁闷不说,叶落根更愤怒的事发生了。

    政府办公室的美女,传言中帮姜绅家里烧饭的丁秀梅在一月过后也下到行局,任教育局副局长。

    丁秀梅以前就是教育局的,后来被县某位领导调到县政府室,不过一直没有出头,好像她不给那领导面子,之后那领导调走,然后姜绅来了。

    姜绅来后,丁秀梅相当于姜绅的生活秘书,下班后第一件事就帮姜绅烧饭,姜绅不在家吃,葛丹妮和小夏苏也会去吃。

    外面都传,两人之间早有一腿。

    不过姜绅没婚,丁秀梅也没老公,这种事也没什么好说的。

    现在丁秀梅出头了,下到教育局任副局长,如果没料错的,用不了几年,转正也是正常的事。

    而且丁秀梅当了局长,依然每天到姜绅家烧饭。

    不过欺人太堪的是,丁秀梅刚到教育局没几天,叶子娇一中团委书记的职务就被取消了。

    取消的理由其实也正常,都几岁了?还团委书记?快三十了人了,在县里任团委书记正常,在学校还做什么团委书记?别人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小女生们不要过了?

    叶落根那个怒啊,堂堂本地大土豪势力,连个女儿也保不住。

    分管教育局的是谭自秋县长,叶落根直接找到谭自秋。

    但是谭自秋也有苦处,随着炸山修路的项目下来,姜绅现在如日中天,又去掉代字,教育局局长都在拍姜绅马屁,我也没办法。

    他当然不敢和姜绅对着干了。

    叶子素算骄傲的了,也分管很重要的城市建设和管理,这不,姜系的贾小图到住建委当副主任了,用不了多久,叶子素估计都要被驾空。

    姜绅现在不和以前一样,明目涨胆的把副县长分管的收掉,他可以派人下去,把你驾空。

    贾小图遇到事,都是直接和姜绅汇报的,根本不吊叶子素。

    这其中的难受,谭自秋最明白。

    “要不,我帮你摆桌酒,你向姜县长道个歉?”谭自秋倒想说和两人。

    “有他没我。”叶落根大怒而去:“我溧山人,不会屈服的。”

    但是,他马上就快屈服了。

    二月份春节前,县委组织部下文,根据省里的相关文件要求,要组织一批干部,去西疆省交流,回来之后有机会提拔重用,时间为两年。

    西疆贫寒之地,又在边疆,县里的干部们闻言,一个个脸色大变,避之不急。

    这时,就是对付政敌们最好的时机。

    机关里经常有借用,下乡,挂职,等各种情况,除了少部份人真是渡金的,很多都是被领导们用来清除异已的借口。

    叶子娇的名字,很快进入组织部。

    叶子娇得到消息,惊恐万分。

    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人到西疆挂职?你别害我了。

    叶落根也是吓的半死,连夜跑到组织部长兼县委副书记朱勇家里。

    朱书记很为难:“没办法啊,姜县长亲点的,说小叶同志,表现不错,可以重用,先出去磨练一下,将来回来可以重用?”

    “朱书记这话你也信?”叶落根要骂娘了,出去磨练是真,回来重用狗屁。

    姜绅真是杀人不用刀,阴险无比啊。

    要不,你和姜县长沟通一下,或者去找郭书记?我很难做的?

    朱勇虽然是郭江华的人,也知道郭江华最近和姜绅有点不合拍,但是两系现在还没翻脸,他也不想硬顶姜绅。

    叶落根只好另想办法。

    而郭江华为什么最近和姜绅不合拍呢?

    原因就是在曾锋身上。

    当初是他提的曾锋,结果曾锋这小子,当了局长望风而降,竟然在最近倒向姜绅一边。

    这对郭书记来说,简直是裸的打脸。

    其实这事不怪姜绅,是曾锋拼命的要投姜绅。

    但是郭书记这面子过不去啊。

    而且姜绅目前把吕琪也调来当副县长,隐隐有传言,姜绅要运作吕琪当常委,这样的话,姜系在溧山就占了大头,以后连人事也要被姜绅一把抓了。

    朱勇话提醒了叶落根。

    叶落根又找向郭江华。

    说起来,以前他和郭江华也不是一路的,但是这时,他也鼓不得脸皮,只好去求郭江华。

    郭书记听完来意,沉吟了一会。

    这事要是自己出马,就是摆明了和姜绅做对,双方刚刚拉起来一点好关系就要破裂了。

    不过姜绅也是,把我的曾锋给抢去,当然,好像是曾锋拼命的想投靠他,但是,你不会拒绝一下?你表达一点拒绝的意思,曾锋还不死心踏地的跟着我?

    郭书记这一犹豫,叶落根就看出来。

    郭江华即想打压一下姜绅,正常正党委一把手的气势,又不想和姜绅闹的太僵。

    “郭书记你就帮个忙吧,就说是市里领导的意思,姜绅也没什么话吧。”

    你到会帮我想借口,我要说,当然是这么说,不过,你觉的姜绅会信吗?

    郭江华犹豫一番后,终于决定要把叶落根说下。

    不为别的,就是为他一把手的身份,也要提醒一下姜绅,我才是班长,你要尊重我一下。

    但是,他也不想和姜绅搞的太僵,于是亲自跑到姜绅办公室。

    “姜绅县长,听说去西疆的名单都出来了,怎么样,有没有把爱将们送去磨练一番?”

    “班长取笑我了,我那有什么爱将,那些年轻人,办事不牢靠,我还是放在身边好看紧一点。”

    尼吗,郭江华眼皮跳了下,你几岁啊,叫人家年轻人?

    “我倒有个爱将,县委办公正的小赵,想派出西疆磨练一下,回来之后,可以重用。”

    “哦,这是好事啊。”你和说干嘛,你和组织部长朱通去说啊?姜绅隐隐猜到什么。

    “可惜名单满了,你要同意的话,我就从里面换一个出来。”郭江华这说话态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多么尊重姜绅这县长,换个人都要问姜绅。

    姜绅要是说个好,后面郭江华可以不动声色的把叶子娇换出来了,到时就说,我和你说过了,要换个人,是你同意的。

    不过姜绅马上就道:“除了叶子娇,班长你随便换,嘻嘻。”

    “---”郭江华很无语。

    不过,他现在也有点明白姜绅的性格,沉默了一会道:“小叶是不是得罪你了?她年轻气盛,又是女孩子,娇气一点,也是正常的,你大人大量,原谅她吧。”郭江华很直接的和姜绅谈。

    他和姜合作十个月,快一年了,知道姜绅喜欢直来直去。

    “是叶落根得罪我了,班长,你应该听说过,叶落根找人投反对票,这可是血海深仇?”姜绅冷冷的笑,我没弄他,已算是很大人大量了。

    “嘶”郭江华当然有耳闻,不过后面姜绅全票当选,他以为传言是假,现在姜绅这一说,他还是有点郁闷的。

    “那你想怎么样?老叶就这么一个女儿,以你的身份,犯不着和她过不去的?”郭江华意思是你这样做,有损你的身份。

    “人人平等,县长也是人,普通百姓,我也照样搞。”姜绅笑道,这有什么讲身份的,普通老百姓,我一样搞。

    听姜绅的意思,有点不想饶过叶子娇的想法,不过郭江华了解姜绅。

    姜绅肯和他谈到现在,就是证明还有余地,不然的话,早不耐烦的示意自己走人了。

    “我让老叶向你敬酒陪罪怎么样?”问完之后,他有点担心,姜绅要是不答应,那就太不给他这班长面子了。

    “行,不过要磕头陪罪。”姜绅再次冷笑。

    我拷,轮到郭江华想骂娘了。

    你不给我面子也算了,还要这样羞辱叶落根。

    “班长先别生气,回头你问问叶落根,也许他会同意。”姜绅笑着,很有信心在样子。

    叶落根当然同意了。

    奇耻大辱也要同意。

    为什么。

    因为最近自从选举过后,隔三叉五,家里就被人石头砸。

    有时他出去,坐的车子都会发现突然轮胎就破了。

    他们报警没人处理,自己组织人马想抓,又守不到。

    等他们人疲惫了,到了深夜三四点钟的时候,对方又来砸窗砸车。

    一周下来,全家人筋疲力尽,隔壁邻居也有怨言,建议他们摆家吧,你们得罪了人,害的我们也被天天骚扰。

    这石头砸的,太吓人了,我们都睡不着。

    姜绅算你狠,没见过么流氓的县长,叶落根一家人终于服了姜绅。

    听到郭江华说要磕头陪罪的时候,叶子娇气的眼泪都出来了,但是叶落根牙齿一咬:“谢谢郭书记,我认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