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8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四十五章 俄罗斯轮盘
    第七百四十五章 俄罗斯轮盘

    这是自制的手枪,土归土,杀个人还是没问题,这个叶子锋,真是胆大包天。

    “算你狠,有种把我弄死,不然等我出去,一定要弄死你。”叶子锋嘴很凶,躺在地上,还对着姜绅怒骂,同时一双眼珠转来转去,明显在看地形,想着有没有机会跑出去。

    “狗东西。”姜绅抬起脚来,直接踩在叶子锋的脸上:“现在别嘴凶,等你姐姐来了,你有种再凶?”

    “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有什么冲我来,你是不是男人---”叶子锋又惊又怒,身体在地上扭来扭去。

    “我让你姐姐跪下,你不服是不是?我今天让你姐姐,再来跪一次。”姜绅冷笑:“老子让她跪舔,我看你服不服。”

    “草,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叶子锋狂怒,发疯一样在地上扭动,如果不是绑着他,估计真要上来拼命的。

    就在他扭来扭去的时候,“砰”一声枪响,边上一个黑人脑袋开花。

    接着从姜绅身后探出一个头来。

    大冬天的,胸前衣服大开,露出一身的胸毛,一边掏着鼻屎,一边吹着枪口:“绅哥,这枪自制的啊,不知道一枪打不打的死?”说着胸毛用脚拨了拨那黑人的头。

    刚刚疯狂扭来扭去的叶子锋完全呆在那里。

    他在非洲也算是个狠人物,也见过更狠的人,但胸毛一枪爆头,仍然把他吓的半死。

    尼吗你是县长啊,杀人和杀狗一样?

    叶子锋觉的自己是个狠角色了,今天和姜绅一比,突然自己就成了好宝宝。

    “一枪打不死,那就两枪。”姜绅笑道。

    “砰,砰,砰。”他声音刚落,胸毛对着那黑人头上连开数枪。

    黑人就和叶子锋倒在一地,距离很近,鲜血溅的叶子锋满头满脸。

    震荡人心的枪声,加上满脸的血水,叶子锋这下是吓的魂飞天外。

    不过,他依然嘴硬。

    叶家没有怂货,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来啊,对我头上开枪啊,我要求饶,不是男人。”叶子锋疯狂的叫起来,不知是害怕还是激动,整个身体都在抖。

    “急什么?”姜绅笑道:“等你姐姐来了跪舔,老子再爆你的头。”

    嘶,叶子锋觉的周身一冷。

    不过更冷的还在后面,胸毛这斯,突然淫笑的看了看叶子锋:“绅哥,这货长的还有点俊俏,不要浪费了,菊花借我用一下?”

    “我草你。”叶子锋听身上汗毛都竖了起来,这尼吗满身胸毛,扣着鼻屎的家伙,竟然这么变态。

    “谁草谁还不一定呢。”嘻嘻,胸毛笑着。

    这下叶子锋的脸真是绿了。

    也就在这时,轰,铁闸一样的大门慢慢打开。

    一辆汽车开了进来,接着上面下来两个大汉,和一个女人。

    女人正是叶子锋的姐姐,叶子娇。

    “子锋---”叶子娇惊慌失措的扑到叶子锋面前。

    “姐,你怎么来了,快走,快走,报警啊----”叶子锋这会要报警了。

    边上两大汉默不出声的转身开车开去,从头至尾好像没看到这里的事和人。

    “姜县长,我弟弟小,不懂事,你原谅他吧,再给我们叶家一次机会。”叶子娇这会泪如雨下,后悔莫及。

    “行啊。”姜绅笑着,双腿一分,站到叶子锋头上:“来,就在这,给老子跪舔,我就饶他一条小命。”

    “狗日的姜绅,我杀了你---”叶子锋疯狂大叫,叫的嘶声裂肺,堂堂男子汉,这时也有眼泪流出来。

    “姜绅--”叶子娇万万没想到姜绅会提出这个要求。

    变态,流氓,混帐。

    叶子娇气的身体颤抖,站也几乎站不动。

    “卡卡”就在这时,胸乱很邪恶的在姜绅身后拉了拉枪栓。

    “绅哥,没想到,我胸毛还有机会见见你的龙头,真是三生有幸---”这斯很恶心的拍起姜绅马屁。

    这是把姜绅比作皇帝了,要看到姜绅的小龙头了。

    “学着点,绅哥我,除了打架,床上的功夫,也是你望尘莫及的。”姜绅得意的笑笑。

    “那是,那是---”胸毛嘿嘿笑着。

    你们太恶心了,叶子娇都听不下去,不过胸毛不停的挥着手中的枪,她知道自己没的选。

    “姐---不要,不要---”叶子锋看着叶子娇满脸屈辱的走到姜绅面前,然后慢慢跪下。

    姜绅就双腿分着,胯在叶子锋的脸上,叶子娇一跪下,就几乎跪在叶子锋的脑袋前面。

    “你说话算数,放了我弟弟---”叶子娇说着,闭起眼睛,伸手抓了上去。

    “不要----不要----”叶子锋痛苦的闭上眼睛,泪如雨下。

    这一刻,他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

    “你干什么?”就在这时,他听到叶子娇一声娇吟,睁开眼睛看了下,姜绅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远处。

    叶子娇还跪在那里,却满脸惊讶。

    “你还真骚,叫你跪舔,你就跪舔?”姜绅冷笑:“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草,叶子娇羞愤交加,差点想一头撞死算了。

    “你玩什么?你玩什么?你想干什么---”叶子锋怒骂。

    姜绅嘴巴一动,胸毛走过去,把叶子锋拎小鸡一样拎起来,身上的绳子也解开。

    一边解,胸毛一边意味深长的道:“绅哥是提醒你,没有三分三,不要上梁山,以你的本事,绅哥想弄你,易如反掌,年轻人,不要冲动,不为自己想想,也要想想你的家人。”

    “你以为你做了英雄,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爸爸,你的姐姐---?”胸毛这时,也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要不是叶子锋看他前面眼也不眨把人一枪暴头,还要以为他是个信耶酥的大好人。

    但是胸毛的话,如当头棒喝,震醒了叶子锋。

    人外有人,山外有人,再狠的人,也会遇到比他更狠的人。

    你叶子锋厉害,非洲来的,还带着黑人杀手,那又怎么样?绅哥一样弄你。

    再说,你狠有什么用?你爸,你姐姐不要过了?

    今天没有叶落根先打个电话向姜绅求饶,叶子锋也要倒霉。

    “你服了没?”姜绅看着已经松绑的叶子锋,淡淡的问他:“你要不服,我再替老叶,教训一下你,总到你服了为止。”

    叶子锋静静的看了下姐姐,姐姐虽然没有跪舔,但是刚才又朝姜绅跪了次。

    他的心中仍然不服。

    “不服?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姜绅手心一晃,多了一把手枪。

    这是一把左轮枪,当年江有图请来的枪手杀姜绅时留下的。

    “看清楚了?”姜绅打开枪,取出里面五颗子弹,留了一颗,然后合上左轮,飞快的转了起来。

    “俄罗斯轮盘听过了?”姜绅转着左轮:“别说我找人先埋伏你,现在给你一次公平的机会。”

    刷刷刷,左轮在转,叶子锋的心在跳。

    “我先来。”姜绅转完,拿起枪来对着自己头上:“卡。”一枪打了个空。

    “你来。”枪扔给叶子锋。

    “不要,阿锋,你向姜县长认错吧,我们服了,子锋别这样---”叶子娇还想冲上去抢他的枪,胸毛把她拉到一边,这斯又借机上下其手,在叶子娇身上摸了几把过过瘾。

    “怎么?不敢开枪?”姜绅冷笑:“溧山人民风彪悍,叶家没有怂货,你吹牛的?”

    “草”叶子锋被他一激,闭着眼睛,扣了板机。

    “卡。”这枪也是空的。

    “哈哈哈,该你了。”叶子锋大喜,把枪扔了回来。

    姜绅接过,没有犹豫和停留,扣动板机。

    卡,又是空的。

    枪重新回到叶子锋手上。

    叶子锋再次脸色苍白。

    他已经知道,自己输了一阵。

    姜绅拿到枪都没犹豫的,而他却在犹豫,在害怕。

    叶家人,没有怂货,叶子锋努力的提醒自己,闭眼,扣枪。

    卡,第四枪空的。

    “哈哈哈,姜绅,我命大,我命大---哈哈---”叶子锋把枪扔回来。

    一共六个孔,现在用了四个,还有两个,必定有颗子弹。

    百分之五十的机率,姜绅你死定了,向我求饶吧。

    “你要认输,现在还来的及。”叶子锋向姜绅挑衅。“跪下来,向我姐姐跪下,我们就一笔勾消,你也不用开枪---”

    “卡---”姜绅没等他说完,扣动了板机,然后面无表情的把枪往叶子锋这边一扔。

    我晕,叶子锋,心中巨震,心慌意乱之下,竟然没有接住枪。

    姜绅又打空了?也就是说,最后一枪,肯定有子弹。

    “吗的,胆小鬼,拣起来,拣起来开枪啊。”胸毛在边上大叫。

    “不要,子锋,你认错,你认输啊---你认错,你认输啊---”叶子娇又惊又慌。

    我没错,我为什么要认?我为了家人,我没有错。叶子锋脑海中有个意念在支持他的信仰,但是看到地上的手枪,他又害怕。

    “怂货。”姜绅嘴里又崩出两个字。

    像两个巴掌,打在叶子锋的脸上,火辣辣的痛。

    “不就是一条命吗?叶家的人,宁死不丢人。”叶子锋猛的弯腰,拿起枪。

    “爸妈怎么办啊?谁给他们养老啊---”叶子娇痛哭流涕。

    “你死了一了百了,爸妈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想过他们的感受没有,你这畜牲---”叶子娇这一刻也后悔把叶子锋叫回来了。

    原来人生,不是只有复仇,家人的安危更重要。

    这时,叶子娇对报仇什么,再也没有了兴趣,只想自己的弟弟活着就好。

    叶子锋拿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右手抖个不停,听着姐姐的话,他的内心也在挣扎。

    “怂货,开枪啊。”胸毛也在剌激他。

    “啊-----”叶子锋突然嘶声狂叫,足足叫了十秒钟后,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开枪了。

    “砰”他一枪打在头上的房顶,接着“扑通”一声,跪在姜绅面前。

    “我服了,绅哥,我们叶家,服了。”叶子锋垂头丧气,再无斗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