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8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找个疯子
    第七百四十六章 找个疯子

    “大过年的,坏我的心情。”姜绅冷冷一笑,转身离去。

    而胸毛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叶子锋的菊花,带着一脸的不舍离开。

    “子锋---”

    “姐---”

    叶家姐弟痛哭流涕。

    初二开始姜绅也忙了起来。

    拜领导,拜长辈,有些领导要拜,京城几个出过力的部长也要拜,还有他的长辈。

    别看他现在一个人,女方有长辈啊。

    乔菲雪家的要拜,何柳叶家的也要拜,这是两家明里暗里和他订过婚的。

    何中将现在是大军区副司令,镇守一方,家里门庭若市。

    大年初五,姜绅来到京城,先和杨小艺鬼混了一下,到了晚上,提了一些东西去何长龙家里。

    他上次来的时候,何长龙还在军校,住的军校的房子,现在不在军校,房子也搬了。

    房子是何柳叶出钱买的,其实一大部分是姜绅的钱,在京城某处的高档小区。

    晚上五点,姜绅打了个的,赶到小区门口。

    小区门口的保安一看是出租车,不准进。

    我们是高档小区,出租车要停在外面,除非户主发话,你找那位户主,让他联系我们一下。

    哟,这小区牛逼,司机也是见多识广的,这种小区肯定有什么大人物在,要不然就是有许多达官贵人住这里。

    不过哥们你打的过来,是不是有份?

    姜绅也不多说,付了钱打发出租车走路,然后提着两个东西往里面去。

    他这是第二次来自家丈人家,第一次来的时候带了很多值钱的东西,这次带的很普通,一箱水果,一箱牛奶。

    现在他和老何也是知根知底的人,没必要和第一次那样装富了,走进小区不到一会,就看到老何家的两层别墅,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豪车。

    然后就见何柳叶这小像燕子一样跑了出来。

    “姜绅---”好女人一看到自己的男人,身下就要流水,何柳叶就几乎是这样的,狠不能立刻把姜绅拉到床间里才好。

    “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骚?”姜绅笑着捏她的小脸。

    “今晚住我家,我爸他们住楼下,我们住楼上,我帮你跪舔。”何柳叶扭着小屁股,依畏着姜绅。

    我拷,小姜绅被她一说,就几乎拔地而地。

    两人一边窃窃私语的走到门口,大门打开,出现一男一女。

    “柳叶,这是谁啊?”

    “你男朋友?”

    “姜绅,我男朋友,这是我哥的朋友,小宋。”何柳叶简单介绍了一下,也不理这个小宋,拉着姜绅走了进去。

    姜绅进去一看,哇,一屋子的人。

    楼下全是年青人,男男女女,差不多有十五六个,看起来个个气势不凡,非富则贵。

    今天何胜天请客,本来想去外面,老爸不准,要他在家里,因为现在上面越来越严,要注意影响。

    来的人,都是何长龙朋友、同事的子侄,和何胜友、何柳叶差不多年纪的年青人。

    这些人长辈和何长龙交好,自己和何胜天玩的多,也算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其实何胜天是不想请的,不过人在华国,保持交际圈也是很必要的,全国各地都会这样。

    当然了,据何柳叶说,除了两三个的长辈和何长龙是平级的,其他差不多都比何长龙低一点,这也是他们来拍马屁的一次机会。

    “那个姓宋的最讨厌,一位中将的儿子,老是想泡我,我爸病重准备退休的那几年,他从来不来,这次我哥没请他,他自己竟然来了。”

    “那还不打他脸?”姜绅笑道,一会,哥去打脸。

    “算了,两家也算世交,给他老爸一个面子吧。”何柳叶也怕姜绅惹麻烦,自家男人虽然厉害,但是,有没有搞的过中将,她还是没把握。

    姜绅笑而不语。

    何长龙这时还不在家,今天小辈们吃饭,他主动消失,大概会在九点钟之前回来。

    何妈妈和一个保姆亲自做饭,看到姜绅来了,何妈妈热情的不得了,拉着姜绅问长问短。

    顿时,整个大厅的目光看向姜绅。

    “那谁啊?柳叶的男朋友?”

    “听说是的,就是看起来有点年轻么?”

    “那位领导的儿子?”

    “好像听胜天说过,不是领导的儿子。”

    有在场的女生去问何柳叶。

    何柳叶骄傲的说了出来,男朋友姜绅,溧山县县长。

    尼吗,是个县长?我以为他是市长,人群中有人笑道,很明显看不起这个县长。

    然后有人查了下,我拷,溧山县,穷的一踏糊涂的县,偏的没什么人知道。

    偏偏这边在小瞧他,那边何妈妈抓着姜绅说个不停,周边一片的羡慕妒忌恨。

    以前何长龙不红的时候,这些人也没多少上心的,现在何长龙红的发紫,扶摇直上,这些人一个个紧张的不得了,可以说在场的男人,一半以上是想做何家的女婿。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姜绅不知死了多少次。

    两人一口气说了十分钟,何胜天回来了,他去接女朋友的,京城一个女教师,文质彬彬,看起来温柔大方。

    见到姜绅这小舅子,自然兴奋的要命,又拉着姜绅说了会话。

    到了六点钟,正式开饭,酒菜齐上。

    要说姜绅这县长,放在基层还是很牛逼的,加上他又年轻,青年人都会佩服的不得了。

    不过在京城,正处真不算什么。

    今天在座的人,大多数是军队的,家里有中将,少将,最差的也有大校,少数是当地的官员,级别也远远超过正处。

    谁会看的起姜绅这正处?尤其是听说姜绅家里没什么人时,他们都以为,是何家帮姜绅搞了一个正处。

    这不,才开始十分钟,姓宋的就开始敬酒发话了:“小姜,我敬敬你,你运气真好,找到柳叶,但是呆在外面总不是办法,让伯父给你想想办法,调到京城来,京城正处虽然多如毛,但总比两人隔这么远好?”

    他这话中有话,一边是指姜绅靠何家,同时说京城正处多如毛,你姜绅,也就相当于一根毛。

    “这位宋大哥是?”姜绅笑吟吟的举起杯。

    “发改办的宋主任。”何胜长嘿嘿笑道。

    “哟,发改办的,涨跌你们说了算啊?”姜绅这话,让宋主任脸上满是得意,你个小县长也懂?

    我虽然只是下面司处的一个主任,你们省长见到我,也要客客气气。

    他不是假牛逼,是真牛逼,下面省市跑项目,一般的副省长过来,见到他也要客客气气叫声宋主任,他有时心情不好,说不理就不理了。

    “不过今天喝酒,肯定我说了算。”姜绅笑着,把酒杯往桌上一放:“你信不信,不信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怎么赌?”宋主任当然不信了,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别装逼了,当心给雷劈。

    “我们就赌你拿手的,你说明天油价是涨是跌。”姜绅此言一出,全桌讶然。

    这下别说宋主任,一桌人当姜绅是疯子。

    “呵呵,姜县长,你知道油价涨跌的主导因素是什么吗?”边上有个戴眼镜的,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子,抚了下眼镜笑道:“油价涨跌,一般有五个因素,供求关系、政治因素、美元走势、黄金价格还有其他因素,供求关系是最直接和最易理解的因素,不多讲了。政治形势方面,各国出于政治利益会通过调控原油供求来影响政治走向,在这个时候油价就会被动的、间接的变动。美元作为世界货币,衡量着石油的价格,因此美元强弱的变化会强烈的影响油价的涨跌。黄金作为人类的最重要的价值储存工具,也在起到衡量其他商品价值的作用,因此金价的波动也直接影响油价的涨跌。还有其他因素,这些因素都是因为产生了以上四种后果导致影响到油价。”

    他好像很精通这些,一口气说了一大段,大家听的频频听点。

    你以为油价是你家开的超市,想升就升,想跌就跌?

    除了何家的人,众人都在鄙视的看着姜绅。

    “你错了。”姜绅对这人伸出食指摇了摇:“油价涨跌,只有一个因素。”

    然后往自己头上一指:“我要他涨他就涨,我要他跌,他就跌。”

    最后回过头看了下何柳叶:“柳叶你说,明天要涨要跌,我听你的。”

    全场目瞪口呆,大家想看白痴一样看着姜绅。

    尼吗,你是发改办大主任啊?大主任也说了不算啊。

    就算明天真的要涨要跌,也要报到国政院,请各位首长批示,前前后后差不多要一到七个工作日才能确定涨还是跌。

    你他吗以为是街上卖菜,说变就变的?

    “嘻嘻。”何柳叶这时嘻嘻一笑:“最近油价太贵,我开车的开销也大,姜绅,明天降了下,最好大降,嘻嘻。”

    “那降个五毛九怎么样?”姜绅笑道。

    “草”宋主任要骂娘了,开天劈地,还没一次降过这么多?你当你是国家领导人啊?国家领导人说了也未必算啊。

    “宋主任,我就赌明天油价降五毛九,你赌不赌?”姜绅最后看向宋主任。

    宋主任一直在冷笑:“你要赢了,我从这里爬出去。”

    这何柳叶什么都好,怎么找个疯子?

    没错,他已经当姜绅是疯子了,国内的首长,没有姓姜的,首长老婆们,甚至也没有姓姜的,就算有也没用,首长也决定不了明天的涨跌。

    姜绅就是个疯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