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8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喜欢受虐
    第七百四十九章 喜欢受虐

    “---”你还讲不讲道理?姜绅好郁闷,感觉是自己被一个女领导潜规则的男下属,然后领导还不准自己回家和家人团聚。

    “进来。”陆冰转身往边上的厨房走去。

    厨房就大厅边上,还有一个长形的饭桌,这个包房除了卧室只有一间,其余的设施和老百姓家里的房子一模一样。

    姜绅走过去一看,桌上放了一个双层蛋糕,上面插了二十二根蜡柱,边上还有红酒和鲜花。

    “这是---”姜绅突然感觉到心中一震。

    陆冰默默的点起蜡柱,然后从桌上拿起一个礼盒,递给姜绅:“生日快乐。”

    “---”原来今天是我生日?

    姜绅突然就感动了一下。

    自从到了东宁省,姜绅从来没有过过生日,倒不是他的女人不关心,曾经丁艳、徐丽包括方柔她们都提过要帮姜绅过生日。

    但是姜绅一直推掉,为什么?因为他女人多,过生日,不可能所有女人叫到一起,陪了任何一个,不陪其她人都不好。

    一年二年,他的女人也知道这个原因,也就慢慢忘了这事,没有人再帮姜绅过生日,只有姜绅帮她们过生日。

    可是没想到,来了东宁这么多年,第一个主动帮他过生日的,竟然是陆冰。

    成熟的女人,就是会关心人,姜绅这一刻,明白为什么大多数男人,比较喜欢少妇。

    “许个愿望吧。”陆冰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就算是在给姜绅过生日,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高兴。

    她习惯了这个表情,所以常年看起来冷冰冰的,说完这句就自己走到边上坐下,看起来陌不关心姜绅,但姜绅知道,她的眼神里面,全是温柔。

    哎,哥们今天,失败啊。

    姜绅装聋作哑许个愿,然后吹灭蜡烛,心中除了得意,还有郁闷。

    今天这场面,好像他是被大款包养的小情人,被领导潜规则的小下属,然后大款和领导来为他过生日,并送上甜密的生日礼物,下面,因该轮到姜绅尽力迎合大款和领导,让她在床上纵情享乐了?

    “许的什么愿望?”难得陆冰还八婆的问下。

    “陆省你步步高升,青春永驻--”姜绅嘻嘻一笑,反正今天是做定了被潜规则的人,老老实实扮演一次副省长的小情人吧。

    “哼”陆冰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一脸的不信,不过心中甜不甜密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陆省,和我一起切蛋糕吧?”姜绅今天反正恶心倒底了,扮嫩,扮萌,扮小三。

    “自己切。”陆冰瞪了姜绅一眼。

    姜绅只好自己切,一边切,一边喃喃:“还是双层蛋糕,我们两吃不完啊?”

    抬头看下陆冰,陆冰坐那没反应,眼光有点迷离的看着蛋糕,没看姜绅。

    我拷,是不是又想起前男友了?姜绅感觉这陆冰好像在找替代品,每次有这种眼神和表情时,就好像在回忆过去。

    入情很深啊?我喜欢,姜绅心中征服她的心更甚了。

    “即然吃不完,不如我们玩点别的?”姜绅嘿嘿一笑。

    陆冰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嗖,姜绅切下的第一块蛋糕像炮弹一样砸了过去。

    扑,蛋糕在陆冰脸上开花。

    陆冰完全呆住了。

    她不是女孩子了,过了年就四十岁,已经算是中年美妇。

    那里还有心情玩这种游戏,她先是呆在那里,接着勃然大怒:“你神经病---”

    “扑”整个蛋糕被姜绅扣在陆冰的脸上。

    “哈哈哈哈”姜绅哈哈大笑。

    但见陆冰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虽然全是蛋糕,却好像炸弹一样,冒出冲天怒火。

    陆冰气疯了。

    她根本不喜欢这种年青人的游戏,愤怒冲满了她的脑海。

    看见姜绅在笑,她更是大怒。

    “姜绅---”陆冰冲上来甩手就是一个耳光。

    这是她第二次想打姜绅。

    第一次没打到,这次也一样。

    她一甩手,姜绅伸手一抓,就把陆冰的小手抓住。

    “你又想打我?”姜绅笑道。

    “神经病,神经病---”陆冰一边怒骂,一边用另一只手抹自己脸上的奶油。

    尤其许多奶油都溅到她衣服上,她觉的混身难受,那里有心情和姜绅玩乐。

    姜绅被她连骂几句,心中也来了火气。

    “够了啊,省长就能乱骂人?”你不喜欢这样?我偏要这样。

    姜绅突然道:“擦什么擦,全身抹上奶油才好玩。”

    说吧他用力一撕‘哧’,非常粗鲁的就把陆冰身上的睡衣给撕碎了。

    “混蛋,流氓---”陆冰又羞又怒。

    但见姜绅把她死劲往桌上一按,一手抹着她身上的奶油,往她全身各处涂去。

    “放心,你个疯子,变态---”陆冰扭来扭去,羞愤交加。

    但她力气实在不如姜绅,被姜绅按在餐桌上,那里反抗的了。

    而她的扭动,只会让姜绅更加兴奋。

    “哧、哧”她身后又传来衣服破碎的声音,陆冰挣扎着回头余光一看,姜绅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在刹那间脱的精光。

    然后竟然看见姜绅把奶油涂到自己的小姜绅上。

    “你不喜欢,我偏要你喜欢,奶油加小姜绅喜欢吗?”姜绅一把扳回陆冰的身体,压着她的头往小姜绅上去。

    “唔---”陆冰闭着嘴,扭着头,心中涛天的愤怒。

    你敢让我用口?我是副省长,你个王八蛋,敢让我口?

    不过凭她挣扎,姜绅还是把她的脸拉的死死贴着姜绅的胯下。

    她受不了了死劲向后退了下,怒骂:“姜绅----我是副省----唔----”

    她刚张嘴,一句话没说完,小姜绅就塞进了她的嘴里。

    这下塞入,几乎直到咽喉,姜绅给她来了一次副省长人生第一次深喉。

    “呕---唔---”陆冰眼泪都被姜绅塞了出来,她弓着腰,翘着屁股,痛苦的想推开姜绅,但是姜绅根本不给她离开的机会。

    “吃啊,吃啊,我的生日蛋糕---不好吃吗?贱人---”姜绅情急之下,直接骂了出来,同时用手死劲的按着陆冰的头。

    因为吕琪和何柳叶就喜欢这样,姜绅昨天晚上陪何柳叶,骂了一晚上的贱人。

    他不骂还好,一骂出来,自己吓一跳,拷,太粗鲁了,这下陆冰要生气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就在姜绅使劲按着陆冰,并骂她贱人的时候,原本剧烈挣扎的陆冰突然就停了下来。

    并且双膝一软,扑通,跪在姜绅的身前。

    咦?她不反抗了?姜绅正觉的奇怪,陆冰又挣扎起来,想脱离小姜绅。

    “吗的,不许走,给老子吃,把奶油全吃了。”姜绅心中一动,这老女人,不会和奶油一妹,喜欢被虐的吧?

    心中有这念头,姜绅就使劲的按着她,不让她动。

    他动作越粗爆,发现陆冰越顺从。

    “唔---”她的头开始有规律的前后动了起来,但是很显然,她对这个不熟练,完全可以说是口技生疏,好几次牙齿都碰到小姜绅。

    还好姜绅是神仙,换成一班人,早受不了了。

    原来你真是贱人?姜绅更来劲了。

    “贱人---不听话,给我黑脸----副省长了不起?”姜绅开始大骂:“副省长也要给老子跪舔。”

    “唔----嗯---”陆冰没有说话,跪在姜绅的脚下,一边动着,一边发出娇吟。

    而她的表情,非常迷恋,好像很享受这种时刻。

    “吃---给我吃干净,等会帮我身上也吃干净---”姜绅按着她,然后开始把她身上的奶油全涂到自己身上。

    陆冰依然没说话,不过她在‘唔---嗯----唔---’好像在用咽喉和动作,回应着姜绅。

    就在姜绅在宾馆蹂躏陆冰的同时,京城的某四合院里。

    陆定文和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成熟少妇坐在客厅。

    这女的是陆定文的妻子,在京城铁道部工作,副厅级干部。

    她手上拿了一堆照片和资料,一份份放在陆定文的面前。

    “这个怎么样?任老将军的小儿子,三年前离异,有个女孩给女方带,小任现在在大学当教授,很有气质的一个青年,好像过完年四十岁,和陆冰同年。”

    “离异的?”陆定文摇头:“陆冰肯定不喜欢。”

    “她这年纪还想找未婚的?”陆定文老婆不满了:“四十岁以上还没结婚的,要么是找不到女人,要么是---”是变态,她老婆这几个字没说出来。

    “这个呢,看起来很有男人气概?”陆定文指着另一个男子。

    “三十九,比陆冰小一岁,财政部的,级别低了点,才正处,不过他叔叔是前任局委方叔叔。”

    “叔叔有什么用?配不上我家陆冰。”陆定文又摇头,还是前任局委,肯定不行,老爸是局委还差不多。

    “这个,军队的,正团职,是丧偶的--他爸是---”

    “不行不行,你找人里,就没有未结婚的?”陆定文一听丧偶几乎晕死。

    “有是有,徐叔叔介绍的,反正我不喜欢,你看看这人---”他老婆又指向另一个人。

    这人照片上看四十岁左右,脸有点圆,双眼很小,一看长像有点阴沉,用小姑娘的话说,就是像坏叔叔。

    “我怎么看,像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的主角。”陆定文老婆,突然就笑。

    “你--”陆定文不满的看了看自己老婆,你什么身份?说这种话?

    不过他看了一眼,这人的气质还真是像,至少照片上看,太猥琐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