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8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五十章 锦囊妙计
    第七百五十章 锦囊妙计

    这个人当然也给pass掉了,突然陆定文眼前一亮,从一堆照片中抽出一张。

    惊讶道:“这---这不是----”

    照片上这人,长的英俊儒雅,风度翩翩,还有一种成熟、成功男人特有的气质,正是陆家最近的力捧的新人,东宁省委组织部长姜丰民。

    “这个啊,也不错。”陆定文的老婆捂着嘴笑:“姜丰民我见过一次,很帅,很有气质,换成是我,我也会喜欢的,嘻嘻。”

    陆定文知道老婆开玩笑,仍然气不打一处来:“那我们离婚好了,你找姜丰民。”

    “死相。”他老婆狠狠的捏了陆定文一把。

    陆定文冷哼一声,不动声色。

    他这老婆年纪也不小了,和陆冰同年,而且是同学,性格和陆冰相反,有点活泼,像女孩子一样,偏偏陆定文走的是稳重路线,要说两人这性格,按道理是完全水火不容的,却相处的很好。

    “姜丰民这人我知道,父亲最近在力捧他,未来十年,有可能是我们陆家的主力大将,不过我好像记得他有老婆的?也离婚了?”陆定文奇怪的问。

    “离了。”陆定文老婆道:“不过我知道内情,好像是离婚了,但两人的感情还是很好,唐海蓉要去m国做什么事,怕连累姜丰民,故意申请离婚,不过奇怪的是,她去了m国之后,不知遇到什么事,从此杳无音讯。”

    “唐海蓉也是厅级干部,姜丰民和组织上都很关注,多方派人在m国打听和寻找,一直没有消息。”

    “还有这种事?”陆定文很意外:“她在m国有没有出入境记录?”

    “只有入境记录,也就是说,要么出了事,死在m国,要么还留在m国,只是隐居起来。”陆定文妻子摇头:“可惜她级别不够,如果她到了部级,我们可以要求m方为我们全面查到,现在我们提出来,m国方面根本不睬我们,认为她级别太低,不能浪费m国纳税人的钱。”

    “哼,m国人有心,科级也能帮我们找出来,他们不想,国级也没用。”陆定文冷笑。

    然后他顿了顿:“姜丰民老婆生死不知,怎么好把陆冰介绍给他?”陆定文对姜丰民还是很有印象,这人年轻,有魄力,陆家首长曾说十年之后,这个人是可以大用的。

    当时陆定文还是有点不满,为什么姜丰民能大用,你儿子我不能大用?十年之后,我也才五十出头,刚好入局么。

    而且,这姜丰民中途叛黄投陆,政治上是大忌啊,老爸你怎么会看中姜丰民?

    你懂什么,政治上那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姜丰民是个人才,人才一定要用。

    你没看过管仲与齐恒公的故事?管仲曾经要射杀齐恒公,后来齐恒公听了鲍叔牙的话,还是重用了管仲,最后成就了春秋五霸。

    姜维以前是魏国的,后来不是成为蜀国顶梁柱,所以只要是人才,一定要重用。

    陆定文从此以后,对姜丰民印象颇深。

    “所以这个姜丰民我觉的还可以,就把照片要来了,你想想,他虽然离婚,但对妻子还念念不忘,证明他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这样的故事说给陆冰听,我想她会有所心动的。”陆定文老婆最后笑笑:“而且,这么多人里,也就姜丰民长的最帅,最有气质,我不信陆冰不动心。”

    “那就他吧。”陆定文听完,拍板而定:“明天叫陆冰回来吃饭,把姜丰民也叫来。”

    “这么快?”他老婆惊讶:“姜丰民还在东宁省呢?”

    “叫他坐飞机赶过来,他不是一直要进京向我爸拜年么。”

    “那好吧。”

    当天晚上,姜丰民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非常犹豫。

    到陆家吃饭?

    这对于华国官场上的人来说,本来是一种无上的荣誉,姜丰民也早就想去陆家拜年。

    但是,陆文定说的很清楚,那啥,还要介绍自家的妹子,陆冰给你。

    陆冰这个人姜丰民当然知道,和自己一个省的,副省长,人长的很漂亮,几乎不在唐海蓉之下。

    是个男人看到陆冰都会心动,姜丰民要是没老婆,一点犹豫都不会,肯定答应。

    可是现在唐海蓉生死不知,音迅全无,自己却要和另的女人见面相亲,这不太好吧?

    从内心深处,姜丰民渴望陆家这个大靠山,一旦娶了陆冰,他在华国官场更加如鱼得水,前途无量。

    他有一种预感,不娶陆冰,自己终此一生,能做到局委就是极限,娶了陆冰,就算进入局常,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个陆冰,就能改变他姜丰民一生的命运。

    要不要答应?

    姜丰民答应了去吃饭,但是脑海中在纠结要不要与陆冰接触。

    是忘记唐海蓉,全力追陆冰,还是格守自己的底线。

    他很有信心,只要自己去追陆冰,凭自己的魅力,没有什么女人,能逃出自己的掌心。

    “去,大胆的追求陆冰,成为陆家的女婿。”

    “不要去,唐海蓉生死不知,你就移情别恋,简直是忘恩负义。”

    “怕什么,这个社会以成败论英雄,只要得到陆家的帮助,将来位极人臣,荣誉一生,到时谁敢说你?”

    “我叛黄投陆,已经是官场大忌,再抛妻弃子,迎娶权贵,世人将怎么看我?”

    两种不同的声音,在他脑海里盘旋不止,挣扎不停。

    “哎”我该怎么办?怎么选?姜丰民一个人坐在家里,痛苦万分。

    这个时候,要是有个人能帮我参谋一下就好了。

    姜丰民现在孤家寡人,没有老婆儿子在身边,老婆的几个弟弟们也不在,遇到什么大事,连个商量的人也没有。

    他这时正在家里大厅看电视,电视中放的是三国演义,他一边在思索,一边就听到电视里的话“我送你一个锦囊,将来你若是---”

    “我给你三个锦囊,将来你在官场上遇到危难之时就用,足以保你步步高升,位极人臣。”李布衣的话,同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李布衣?那个神棍?

    姜丰民突然想到李布衣的话,还有李布衣的锦囊。

    我现在,算不算遇到危难?

    姜丰民颤抖着从家里摸出三个锦囊。

    今天这个消息,绝对算是危难。

    他若应了,外人要怎么看他?

    他若不答应,陆家会怎么看他?

    所以,这个消息,对姜丰民来说,真的算是个危难。

    那么,这锦囊,就可以用了。

    但是,但是----姜丰民看着三个锦囊,简直就想骂娘。

    但是这三个锦囊,我用那一个啊?

    三个锦囊完全一模一样,没有什么提示,也没有什么标注。

    姜丰民顿时就愣住了,这他吗什么锦囊?我选那个好?

    吗的,神棍,骗子。

    当天姜丰民还认为李布衣很牛叉的,现在看看这三个锦囊,完全无语了。

    你好歹给我一个提示,知道该不该打开,该打开那一个啊。

    现在好了,他左看右看,三个锦囊完全一样。

    好吧,我就知道你是神棍骗子,姜丰民没办法,索性随便挑了一个。

    不过说实话,他的心中还是抱着一点希望,一边打开一边想,要是这锦囊写的狗屁,直接把另两个烧掉,要是写的有用,不妨再看看后面的。

    他随便拿了一个,当场打开,里面果然有张纸条,写了三个大字。

    “桃花劫”

    嘶,姜丰民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神了。

    真他吗神了。

    难道李布衣算到我今天被人征婚?

    桃花劫?桃花劫?桃花劫?

    姜丰民拿着纸条来回渡步,桃花成劫,这李布衣的意思,陆冰我是不能娶了?

    但是,世上怎么有这么神的人?

    姜丰民打死也不信,李布衣事先就算到这一天,这一步。

    可桃花劫三个字,剌眼无比的在他眼前闪烁不停。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拒绝陆家?还是答应陆家?

    姜丰民又想相信李布衣,又怕李布衣另有所指。

    也许,他是指我其他的桃花劫?不是说的姻缘呢?

    因为最近省委组织部有个风骚的女干部,经常往姜丰民那里跑,姜丰民也被骚扰的有点心猿意马,所以他就想,会不会李布衣指的是这个桃花劫?让我不要碰女下属?

    姜丰民在家里来回渡了几十步,犹豫不决,取舍难分,最后把目光看向其他两个锦囊,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强烈的想法。

    要不?我把这两个锦囊也打开?

    李布衣是人是神,只要看了他三个锦囊,绝对可以分的清楚。

    开不开?姜丰民站在家里,看着两个锦囊,心中潮起潮落,纠结无比。

    姜丰民在纠结,儿子姜绅也在纠结。

    因为金仲林叫姜绅明天吃饭。

    同去的,还有金芷青。

    尼吗,在陆冰床上,姜绅接到这电话时,非常郁闷啊。

    以前是叫金老哥的,后来他和金芷青有了一腿后,也老老实实叫金部长,金省长。

    但是,他还从来没有和金芷青一起去金家吃饭。

    他对金家老大有意见,打死也不想去金家的,不过这次金仲林在自己家里请,姜绅想推也不好推。

    只是,听说金家老大,老二都可能去,搞不好,就要见首长了。

    见首长还是小事,和金芷青一起见金仲林,这个有点尴尬的么。

    你说你平时和人家称兄道弟的,突然把人家女儿睡了,你好意思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