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9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五十四章 又来记者
    第七百五十四章 又来记者

    陆家在外面有幢四合院。

    这是老式的京城古院,但现在在京城能拥有的人也不多。

    姜绅找到这里神念一扫,果然在这里。

    都晚上快十点了,姜丰民竟然还没走。考虑到四合院里房间较多,估计姜丰民今天晚上就住这里。

    看来陆家对他很满意,陆定文留了姜丰民住这里不走,而且现在两人还在书房聊天。

    陆冰呢?姜绅神念再扫,终于发现陆冰。

    陆冰和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美妇坐在一个床上看电视。

    两女都穿着棉睡衣,坐在一个被子里,看着电视,聊着天。

    姜绅隐身,嗖,悄悄走了过去。

    她们的房门是关的,但位置不对着床,两女坐在床上是看不到房门的变化,所以他悄悄用神通打开房门,然后再关上。

    进到房里,房里很暖和,这四合院里的各房间中,竟然装了中央空调。

    姜绅不动声色,走到一边,然后往边上的板凳上一坐,等着她们。

    “怎么样陆冰,打算下周,和他去那玩?”陆定文老婆在问陆冰。

    两人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现在更成了亲戚,关系很好。

    “还没想到。”陆冰淡淡的道。

    “喜欢的话,就要加快进步,嘻嘻。”陆定文老婆用肩膀撞了撞陆冰:“这个姜丰民真的不错,我查过他资料,是东宁的官场新星,一路走过来,从基层做到东宁市组织部长,从来没有什么绯闻,现在当官的,真的不多见,你要好好珍惜啊。”陆定文老婆说到这时,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

    陆冰似有所悟,看了看嫂子:“哥在外面的那女人怎么样了?打发掉没有?”

    “打发了,给了她一千万和一幢房子。”陆定文老婆苦笑:“不过这是第几次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一个。”

    “不过我想的开,我们老了,他喜欢年轻的也正常,只要是玩玩的,我也没意见,男人不就这个德性。”

    “但你不同,姜丰民这人很不错,说真的,要是没你哥,我也会动心。”陆定文老婆很看的开啊。

    听着她的口气,原来这老女人过的也不爽,不过没办法,陆家家大势大,她也得忍。

    尼吗,陆定文占这么漂亮的老婆,还到外面鬼混,禽兽,姜绅在边上暗暗怒骂。

    “那你和我哥离婚啊,姜丰民让给你。”陆冰不为所动。

    “胡说八道。”陆定文老婆笑骂,看起来心情并没有什么不好。

    两人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姜绅就一直坐在边上听。

    大概聊了半小时左右,陆定文老婆终于起身离开。

    姜绅神念扫一下,书记陆定文和姜丰民聊天也结束了,姜丰民被安排到客房居住。

    客房就在陆冰房间的边上,中间隔了两间。

    陆冰等嫂子离开,锁上房门,回到床上。

    她呆呆的看着电视上的画面,手中拿着手机,一边把玩,一边不知在想什么。

    想了一会,突然就起身,接着脱掉睡衣,露出里面一丝不挂的娇躯。

    她走到浴室,对着巨大的镜子。

    四十岁的中年女人,身材保持的和三十岁一样,肌肤雪白、光滑,脸上甚至没什么皱纹。

    “咦--”陆冰自己摸摸眼角。

    她记得以前这里有点皱纹的,怎么最近好像皱纹也没有了?

    她不知道,和姜绅做过之后,姜绅的仙气在潜移默化的改善她的体质,她现在越来越年轻,身体也越来越好。

    “皱纹没了?”陆冰自己喃喃自语。

    同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酥胸,隐隐好像感觉比以前挺了一点。

    “是不是胸比以前大了挺了?”就在这时,身边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陆冰脸色大变,猛的回头。

    “姜绅---”嘴巴张的老大,几乎不敢相信。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然后她转而大怒:“出去,马上出去,不然我报警----唔---”

    陆冰说到一半,姜绅猛的冲了上去,很粗鲁的把她头往下面一按。

    下一刻,小姜绅塞进了陆冰的嘴里。

    “吗的,贱人,你要陪姜丰民去旅游是吧---贱人,贱人---”

    “唔---”陆冰先是挣扎,弯着腰用手打姜绅,但是在小姜绅塞进她嘴里的时候,双膝一软,扑通,跪在姜绅面前。

    她的脸变形了,被小姜绅塞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几乎出现干呕。

    慢慢的,她从双手锤打姜绅,变成了抱住姜绅的屁股。

    “唔---扑哧扑哧---”陆冰从挣扎变成了顺从。

    姜绅越粗鲁,她越顺从。

    就在这时,外面陆冰的手机响了起来。

    “唔---唔---”陆冰被姜绅按着头,用手指了指外面,意思是,有人打我手机。

    “是姜丰民打的,别接。”姜绅神念一扫,是姜丰民的号码,气的按她的头更凶了。

    陆冰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看你得意的,你个贱人,姜绅更怒了。

    他发誓,今天晚上,要在姜丰民的隔壁,好好的教训陆冰。

    第二天陆冰幽幽的从床上醒过来,伸手一摸,姜绅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混蛋。”陆冰气的把床上的一个枕头扔到地上。

    姜绅这时可没空理陆冰。

    因为开过年了,县里的工作正慢慢开始,而先回去的小夏苏打电话给姜绅,县里有点事情。

    什么事?

    姜绅之前在交通部保证过,要建一个疗养院,说他们那里有个山洞能治病。

    这事姜绅说过之后,自己忘了。

    没想到现在有人来调查这个事。

    来的人还不是国内的,是香门岛的。

    香门岛一个叫‘日月报’的记者来到溧山县。

    听说你们这里有个神秘的山洞,可以治疗疑难杂症,我们想来体验一下。

    小夏苏说,我们现在还没对外宣传呢,你们怎么知道的?

    这个你别管,我们就想看看真假,如果是真的,将来我们香门会有很多人过来旅游和疗养。

    小夏苏和对方交流了一下,有点不妙的感觉,对方不像是来采访的,到像是来找问题的。

    所以马上联系姜绅。

    姜绅接到短信,凌晨七点不到,就飞回溧山县,走的时候,还有点不放心,在姜丰民和陆冰身上,各放了一丝神念。

    回到溧山,小夏苏也刚刚起床。

    她本来住在姜绅隔壁,吕琪来了之后,房间让给了吕琪,夏苏搬到楼上,和葛丹妮住在隔壁。

    小夏苏还有点不高兴,不过没办法,她私下问过葛丹妮,好像吕琪和姜绅有一腿,夏苏不高兴都没办法。

    当然了,早饭大家都是在姜绅家吃的。

    一直都是丁秀梅在姜县长家里做饭,除了中饭在食堂,早饭、晚饭大家都在姜绅家吃。

    姜绅回去时,小夏苏、葛丹妮、吕琪、丁秀梅,加上一个蹭饭的朱湘婷,五位美女都在一起吃饭。

    “头,你回来了?”众人看到姜绅突然回来,也见怪不怪。

    以前丁秀梅有惊讶过几次,姜县长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出。

    不过慢慢她也习惯了。

    “嗯,给我盛碗粥。”姜绅一边吃点东西,一边和众女聊了聊。

    “日月报两记者,一男一女,都三十岁左右,说得到省宣传部的同意,要采访我们的神秘山洞,按葛部长的意思,我们先安排他们住下了,等你回来。”小夏苏向姜绅汇报。

    “省宣传部也是接到京城的指示。”葛丹妮向姜绅解释,这等于是范立向姜绅解释一下,不是我的派他们来的,这两人通过京城中央的关系,然后下来的。

    “没事,上午我没空,下午二点,叫他们到县政府,我带他们去。”姜绅不动声色的道。

    “嗯。”众女见到姜绅,也是信心大增,定心不少。

    现在葛丹妮、吕琪、小夏苏,都把姜绅当领头羊,定心丸,只要看到姜绅在,都很定心。

    朱湘婷在想别的,看着一桌美女,朱湘婷在想,我挂职还有一年,我到要看看,这位姜县长身边还会有多少美女过来。

    姜绅到了溧山,带来了葛丹妮、小夏苏,然后又在生活上加了一个丁秀梅,接着吕琪也来了,算上刚来不久,其实也是被姜绅引来的叶子素,溧山县政府美女如云,已经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

    要是别的县长,这种事唯恐不急,谁都要低调三分,这个姜绅到好,好像就怕身边美女不够多一样,搞的现在下面各单位都开始大力提拔女性干部。

    许多美女被提上重要岗位,然后各乡镇和行局,经常有一把手带着美女过来向姜绅汇报工作。

    长此下去,这溧山的风气,要变天了啊。

    可是,我为什么要担心他呢?他还用东西砸过我,他倒霉是活该啊?朱湘婷在胡思乱想。

    突然就听姜绅道:“下午,湘婷县长和我一起去现场。”

    “啊---”朱湘婷回过神来,大为意外。

    做为挂职干部,她的任务是打酱酒,没想到姜绅会叫上她。

    “现在县里越来越忙,人手不够了,你也要动起来,你没有意见吧?”姜绅皱眉道,没错,随着溧山发展越来越快,姜绅现在已经感觉到人手不够用。

    陶家松一个人,就一个炸山修路,就够他忙死忙活,现在姜绅几天见不到他一面。

    他工作很认真,为了抓工程,几乎就扑在工地上,保证工程质量。

    他分工有很多,一个交通就让他这么忙,你说人手怎么够。

    所以看姜朱湘婷老来蹭饭,姜绅不爽了,分点事你做做。

    “好的,听头的。”朱湘婷也学着小夏苏她们叫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