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69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出事了
    第七百五十八章 出事了

    在她眼里,除了朱湘婷不能确定,其他女人都和姜绅有过一腿。

    姜绅自然被她划为色狼和禽兽一列。

    不过她不怕,越是这样,证明姜绅越有机会被她征服。

    她最近在家里在恶补日本爱情动作片,就是希望将来有一天能用到。

    她想征服姜绅,姜绅看到她来就没胃口了。

    “你们吃吧,我接到电话,有事要出去一下。”

    姜绅不动声色站了起来。

    “这么多菜,你不吃,我们怎么吃的完?”小夏苏也是众人中,为数不多敢问姜绅的。

    今天姜绅说人多,丁秀梅也是烧了很多菜,六菜一汤,其中还有四个是荤,女孩子们那里吃的完。

    “你们天天这么多菜啊?”叶子娇在边上弱弱的问。

    这一餐伙食费,普通的县长也受不了啊。

    “姜县长自己掏腰包的。”李秀梅在边上淡淡的提醒她。

    叶子娇不出声,眼看姜绅就要走出门外,外面人影一闪,又出现一个人。

    “子素县长---”姜绅眼皮跳了,又来一个,我的天,我这快变成妇联总部了。

    叶子素也来了。

    “子娇,我在家里正准备出门吃饭,好像看到你来了,真的是你。”

    “叶县长也没吃?那一起来吧。”葛丹妮大方的请她。

    叶子素是常委,场中也只有她的级别和叶子素相等。

    “就怕姜县长不乐意。”叶子素轻笑道。

    “难得吃下没事。”姜绅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转身而去,很快消失在众女眼前。

    “那我们吃吧,姜县去忙了。”小夏苏嘻嘻一笑,招呼大家吃饭。

    尼吗,外面姜绅在骂骂咧咧,家里这么多女人,害的我都呆不下。

    好吧,反正妇联主席这名称我也当定了,妇女之友,也很有荣耀。

    姜绅一个人走出家属院,突然发现,溧山再小,好像也没什么地方是自己能去的?

    除了女人,和他关系好的官员并不多。

    几个亲信的家离这也不远,不过他也不方便到人家家里打扰人家。

    现在姜绅尤其注重这个,外面叫他妇女之友,有妇友的地方,他最好别去,省得引起别人紧张。

    这时曾锋找姜绅。

    头,最近发现很多人往那神秘山洞跑,想利用我们溧山的资源,我们的人拦起警戒线,还有人翻山过去,就在刚才出事了。

    原来姜绅那神秘山洞,被香门记者写了一篇稿子后,国内相继有记者过来体验。

    他们很多人都身体有点不好,有的借用香门记者的经验,先脱衣服再进山洞,果然感受到山洞的不一样。

    于是,各种各样的报道出来了,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几个国内报纸都这么一登,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这边。

    两年接着,溧山附近有些身体不好的都赶往那里。

    姜绅一看大事不妙,这还在炸山修路,突然赶来这么多游客,万一出事怎么办。

    于是就叫警察局派出联防队员堵住进山的通道。

    不过进山,并不是只有山路,还有当地人知道,可以爬山过去。

    这不,今天外地来了一个老头子和他儿子。

    老头子七十多岁,据说身有癌症,听到消息赶过来,与儿子想进山洞,不想在路口被联防队拦住了。

    老头子当场就发火了,这山是你们的啊,山洞都不让进,你们还讲理不。

    不过任他大吵大闹,也通不过去,因为姜绅已经下了严令。

    他那套阵法,是用仙晶聚起来的灵气,用来改善体质,治病养生,灵气用一点少一点,现在还没营业呢,游客跑过去的话,那不是白白用掉。

    有人要说了,那姜绅多搞一点,搞的全国都是,全国人民都百病不生,长命百岁不是更好?

    姜绅到是这么想过,不过以他现在的神通和仙晶,根本不可能做到。

    仙晶,他自己修练还不够,又怎么可能全部用到这上面。

    而且以后山洞可以旅游,好人恶人都会过来,你又怎么知道,你治好看那个人,会不会对社会产生危害。

    所以,这个山洞,只是他为溧山县旅游发展而想出的一个亮点,不可能全国推广。

    姜绅堵住了路,别人进来来,就要另想办法。

    老头子带着儿子找到当地人。

    当地人说,我有办法爬山过去,不过我们姜县长很厉害的,我不敢啊。

    他儿子拿出一叠华币,足足有两万块。

    我们不差钱,你带我们过去。

    当地人眼睛顿时亮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无视两万块。

    于是一个当地人,带着两父子翻山越岭,抄小路进山。

    可好死不死的,老头子年纪大了,加上刚才和联防队吵过架,爬到一半,突然脑袋一歪,倒了下去。

    儿子摸了下,老头子死了。

    这下当地人也傻眼了。

    消息报到警察局,曾锋那个郁闷啊,真是不用说。

    开始,他也没当回事,不过后来发生的事,逼的他向姜绅汇报。

    “死了个人?”姜绅听到最后,眼睛眨吧眨吧,半响没说出话。

    这太冤了吧?

    外地人到这里来找山洞,然后死在半山腰?

    这算怎么回事?

    按姜绅的说法,关我们屁事,他死在半山腰的,不过这样说,太不近人情。

    最大的问题是,老头子的家人,拉住那带路的,还有联防队,一说联防队和他争吵,引起老头子心中激动,二是带路的带的路不好,都是难路。

    总之就把这双方的人都算上了。

    要说他们是普通人,政府象征性的出点钱也许能搞定,偏偏这老头子家里还有点钱,现在人家不要钱,要找联防队员和带路人的麻烦。

    理由也不算夸张,就是要他们磕头,特别是联防队,要所有当天参与封山的联防队向老头的棺材磕头。

    “老头的大儿子,是武宁县一个常委副县长,这次是小儿子带他过来的。”

    “武宁县同属溧州,就在溧山县北边,比溧山可富多了,全年经济总量是溧山县的五倍不止。”

    “这副县长平时到我们县来,比郭书记还大声,牛逼的不行,加上我们县一些农产品销售都要经过武宁县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所以---”

    曾局长的意思很明显,所以这老头死了,他家里人很牛逼,而且要逼着溧山联防队的人下跪。

    这事,真他吗操蛋。

    姜绅听了勃然大怒。

    死了人我同情你,但是你太过份了。

    他自己也是从联防队性质的临时工做起来,一步步做到今天,联防队拿的工资不高,做的事反而辛苦,凭什么要跪你一个领县副县长的老爸?

    “等着,等我过来,谁敢跪?溧山的民风那里去了?”姜绅挂了电话,果断的赶去。

    曾锋在那边苦笑,民风是指百姓,现在这些联防队,压力也不小,姜县长你快来吧。

    他身后就站着县政法委书记王建生。

    王建生脸色阴沉,在对一个警察局分管联防队的一个副局长训话。

    “让他们磕个头吧,死者为大,磕个头,把他们送走就算了。”

    副局长瞄了一眼曾锋,曾锋好像在和谁通电话,他低着头没出声,好像在等曾锋。

    王建生有点不高兴了:“看谁呢,下令啊?”

    “我下令也不管用,这得曾局来。”副局长当然不想做出头鸟。

    凭什么让我们兄弟下跪?他也不服。

    而且,联防队听不听也是一回事。

    果然,他这话音刚落,人群中有人怒喝:“老子不干了。”一个联防队指着一个警察大骂,骂着骂着,就想冲上去揍一个头上缠着白布的男子。

    那警察是从武宁县赶过来的,男子是老头的小儿子。

    他们逼着联防队跪,其中一条汉子,一怒之下,不打算干联防队,老子不干,领导的话总可以不听了吧。

    他这冲过去,就有点着急了。

    对面其实来了两车警察,都是武宁县的。

    小伙子一冲过去,几个警察一涌而上,两秒不到,把他放倒。

    “按住他,让他磕头。”老头的儿子怒骂,说着还上去一脚,狠狠的踢在小伙子的脸上。

    小伙子一头栽倒在地,还没来的及抬头,就被几个武宁县的警察连拖带拉,拖到一个棺材前面。

    太过份了,这边溧山的联防队员们,同时大怒,人群有点激动。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都不想干了是吧?”政法委书记王建生一看大势不妙,马上站出来厉喝。

    “不想干的,现在把衣服脱掉。”

    前面说过,溧山是个穷县,没什么工业,小伙子们要么出去打工,留在家里的,做个联防队,其实还算稳定,而且姜绅来了之后,曾锋投向姜绅,警察局的拨款也顺溜的很,现在联防队待遇还好。

    王建生这一发怒,激动的人群果然安静了不少。

    所以曾锋在挂了电话后就想过,溧山民风是彪悍,但是帮公家做事的人,未必敢彪悍,总要吃饭不是?

    王建生这边叫住了愤怒的人群,那边小伙子已经被武宁的警察们按在地上,连撞了几下地。

    “磕头,磕头。”戴孝的男子嘴里痛快的叫着,似乎要把老爸的死全发泻在联防队小伙子的身上。

    边上所有联防队,还有溧山的几个警察,敢怒不也言,个个脸色铁青。

    “尼吗的,找死啊。”就在这时,场外传来一声厉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