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70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打人是不对滴
    第七百五十九章 打人是不对滴

    姜绅来了。

    溧山县长姜绅来了。

    姜绅目前在溧山也很有名,人群都是眼尖的,马上叫起来:“姜县长。”

    “姜县长来了。”

    “姜县长。”

    曾锋也大喜,没想到姜绅来的这么快。

    其实这时已经算是晚上,因为姜绅是没吃晚饭出来的,这么晚这么快赶到山上,真是很让他意外。

    “老板。”曾锋几个箭步冲到姜绅面前,心中那个激动啊。

    他这局长,还要受政法委的指导,王建生在这里,硬是压他一头,他也不敢多说什么,而且这事,是郭书记交待下来的,要给邻县徐县长一个答复。

    他已经得罪了郭江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再得罪王建生。

    姜绅没理他,大步向前,前面的联防队全围了过来,围到姜绅面前,七嘴八舌,要县长为他们做主。

    “都闭嘴。”姜绅年轻估计是现场最年轻的,一声大喝,全场鸦雀无声。

    边上武宁县来的警察局负责人,也是刮目相看。

    他连忙走上几步:“姜县长是吧,我是武宁县警察局副局长---”

    他话还没说完,姜绅起手一甩。

    “叭”一个巴掌把这副局长打的飞出去。

    全场目瞪口呆。

    然后就见姜绅瞪了一眼联防队员:“还他吗是不是男人?这么多人,看着同事被外人欺负?我草你们。”

    姜绅这县长说话,完全要惊死一堆人,然后姜绅往磕头那小伙子里狠瞪了一眼。

    “吗的,打他们。”

    “打他们。”

    联防队员人得到领导的指示了,有人带头,一涌而上。

    所有的愤怒都发泻出来。

    对方顿时就慌了。

    “你们干什么?”有人一声大叫,很快被淹没在人群中。

    打啊,溧山县的人多,围住武宁县过来的两车警察就是拳打脚踢。

    更有人拿出警棍,死劲的殴打。

    “姜县长,你不能这样乱来啊。”王建生急了,跑过来道:“郭书记来时交待过的,要给武宁县徐县长一个答复,你这么冲动,影响兄弟县之间的关系,我们县的许多农产品都要经过武宁的农贸市场才能销售出去的?”

    “滚开啊。”姜绅很直接就冒出三个字,然后又道:“帮外不帮里,我最恨你这种人,小心我连你一起打。”

    草,王建生吓的连退三步,脸色雪白。

    还是要恶人制他啊,曾锋在后面看的爽极了,和我威风有屁用,姜县长一来,吓的和狗一样。

    然后姜绅又往前几步:“咳咳---”轻咳几下,润润喉咙:“乡亲们,镇定,镇定,打人是不对滴---”

    我去你爷爷的,躲在一边的武宁县警察局长几乎气的吐血。

    还乡亲们,这是你们县的联防队啊。

    “你们这样做是不好滴,万一打残了他们,是要违法滴---”姜绅在继续说。

    我们懂了,不打残就没事,联防队员继续打,不要打残啊,专门打脸。

    叭,叭,叭,场上有好多武宁县的人,一个人被几个联防队按住,然后他们就打起脸来。

    县长你真是?曾锋服了。

    没见过有县长这么劝架的,你这是劝架还是火上浇油?

    这边足足打了五分钟,直到那棺材不知被谁掀翻到地后,姜绅一看,差不多了,马上叫了起来。

    “曾锋。”

    “到”

    “还在看,快把他们赶走,殴打百姓,成何体统。”

    “是。”

    曾锋一使眼色,溧山的警察出面了。

    “哦---”场上联防队员一哄而散,转眼之前,连前面被武宁县按着磕头的小伙子也不见了。

    这,这是殴打百姓吗?这是攻击警务人员啊,武宁县警察局副局长气的再次要吐血。

    溧山这县长,完全不讲道理,完全是地痞做风。

    这种人也能当县长?

    “你们没事吧?”姜绅这时假巴意思上去慰问。

    “有种,姜县长,算你狠。”武宁县副局长恶狠狠的。

    “哟,你还不服?”姜绅笑着,慢慢走过去。

    拷,副局长连退数步:“我们走。”好汉不吃眼前亏,今天在溧山境内,他大手一挥带着那些残兵败将,灰溜溜的跑回武宁。

    戴孝的男子这时从地上爬起来,他脸上嘴角边也全是血,不知刚才在混乱中被打了几个耳光。

    “爸--”他和家人哭着把边上倒掉的棺材扶起来。

    不过这时姜绅手指动了动。边上几个没跑远的联防队员一路小跑过来。

    其中赫然还有那刚才被按着磕头的小伙子。

    “把他拎过来。”姜绅指着那戴孝的。

    “姜县长,死者为大啊。”王建生嘴角在抽风,你这搞大了吧?人家死了老爸。

    死了老爸,就能这样胡作非为?要是普通联防队,今天不就是一辈子的耻辱?

    什么死者为大,屁,有的人死了,还在祸害这个社会。

    再说,生出这种儿子,就是祸害了社会。

    姜绅右手一挥,做了一个要打耳光的动作,王建生吓的再退几步,终于不敢乱说话了。

    “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戴孝的男子和家人都害怕了。

    武宁县带过来的警察全跑了,只留下他们家里几个人,而且妇女居多。

    “死者为大,给你老头子面子,你向我们溧山的联防队,磕几个头就回去吧。”姜绅淡淡的道。

    “什么?”男子听的怒目而视。

    没等他说话,姜绅又道:“你要不磕,我们就和刚才你对他那样,先打了再按,你磕不磕?”

    “天杀的啊,你们不是人啊。”男子身后几个女的鬼哭狼嚎起来。

    “吗的,给脸不要脸,拉过来打。”姜绅不管了,嘴巴一动,自有联防队的冲过去抓人。

    “别打,别打了,我磕,我磕---”男子痛哭,绝望的臣服。

    “刚才他们逼你磕了几个头?”姜绅问溧山小伙子。

    “十五个,姜县长。”小伙子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回答很大声,很兴奋。

    姜县长才是我们的好县长,为我们出头,牛逼。

    “那就让他磕三十个,我们溧山人,一定要双倍奉还。”

    “好。”边上联防队和溧山的警察们听到,齐声叫好。

    这一刻,姜绅不是溧山人,在他们心中也和溧山人一样。

    这事就这么解决了,对方磕了三十个头,姜绅安排车子送他们回武宁,不过提醒了,不要进武宁县,送到边上就回来,省的被人抓过去打一顿,现在两个县,有点敌对的架势。

    不过武宁县解决了,自己县里有问题了。

    曾锋苦着脸,郭书记又打电话对我发怒了,这下得罪武宁县,那边传出话来,以后我们的农产品不准到武宁县去,谁敢过去,先没收东西,再抓人。

    哟,姜绅一听,老子只在溧山威风,现在边上邻县,还是不服我姜绅么?

    这是要我做点什么吗?

    然后,他又了解了一下武宁的农贸市场。

    武宁县有工业基础,农业也很发达,尤其是他们大棚蔬菜,还有苗木是溧州市,甚至附近几个地级市做的最好的。

    所以在武宁县,有个较大的农贸市场,附近县市的农产品批发都集在那块,可以说,溧山小贩子们卖的农产品大部分是从那里批发来的。

    但是溧山也有农业大户是不,这些人的农产品就到农贸市场集中贩卖,可以卖到全省,甚至全国各地去。

    武宁县有这个市场,一是长期历史条件形成的,第二是他的地理位置有优势,所以溧山县一直很仰仗武宁县。

    加上武宁县财大气粗,有时溧山没钱,还会向武宁去借。

    总体来说,姜绅没来之前,武宁对溧山很牛逼的,很有优越感。

    姜绅听完之后,也没多说,打了个电话给郭江华。

    郭江华今天很生气啊。

    磕个头就可以结束的事,你搞这么大,姜绅县长,他们现在告到市里,说你指挥联防队,殴打正式警员啊。

    有吗?他们胡说吧,明明是他们激怒了当地百姓,百姓群起而攻,我在现场都叫他们不要冲动,不要打人,我还专门叫我们县警察局的人录了像。

    “---”尼妹的,你前面叫他们打的时候不录,后面出来说几句话录下,谁不知道这一套。

    郭江华知道姜绅这人,讲理的时候很讲理,不讲理的时候,很不讲理。

    “市里说性质有点严重,要主要负责人向武宁县警察局道歉。”郭江华说出市里的决策。

    “我同意,让王建生去道歉吧。”姜绅嘴巴一动,推到王建生身上。

    郭江华眼角抽了下,市里的意思是叫你去啊,好吧,你装不知道是吧。

    “王建生没问题,对方肯不肯接受我就不知道了?”

    “肯定会接受的。”姜绅笑道:“对方警察局长叫什么来着?我去找他。”

    尼吗,你还能再无法无天一点吗?郭江华气的不想和姜绅说话了,直接挂了电话。

    姜绅撇撇嘴,又打了一个人的电话。

    这会打的是谁?

    市警察局孟安福。

    理论上,他也是武宁县警察局的领导之一。

    姜绅电话一过去,孟安福眼睛就跳了起来。

    这件事他已有耳闻,姜绅在溧山,鼓动联防队,打了武宁十几名警员,武宁县政府怒了。

    看到电话,他到想不接呢,不过一想到姜绅的恐怖,还是接了。

    “姜县长,你有什么指示?”孟安福客气的问。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