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70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为领导擦背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为领导擦背

    你给我装糊涂?这么一大笔钱,你县里吞的下吗?不怕呛着了?

    田力也是过来人,不想和姜绅多费口舌:“市里的交通也要改善,武宁县的乡镇公路现在还不如你们了,两个亿吧。”

    一句话就要了姜绅两个亿。

    尼吗,姜绅差点就站起来把手边的茶杯砸在他头上。

    不过好在他强忍住了,他也没回答田力,淡淡笑了笑:“这事还早呢。”

    现在才三月初,项目费四月底下来,差不多还有两个月,田市长你急什么?

    我知道你是操蛋的人,先和你打声招呼,田力也不多说,然后就谈其他工作。

    不过大家都看出来了,市长县长这两人,初次见面很不开心啊。

    一上午基本都是汇报工作,按行程,中午吃过饭后就要去下面视察。

    中午本来安排在溧山县政府招待所,菜也比较有特色。

    不过开饭前半小时,小夏苏去了趟饭堂,等到吃饭的时候,田力一上桌,脸色又变了。

    尼吗,六菜一汤,还几乎全素。

    这是你们对市长的招待?

    郭江华只能在边上眼皮跳来跳去的,一看市长脸色不好,马上解释:“上次地震,县政府倒了,现在这食堂也是临时的,等新县政府做好了,我和姜县长再请田市长吃饭。”

    他这话听起来是帮姜绅在说好话,不过仔细一逐摸,就明白他在开脱,田市长,这是县政府的事,不归我们党委管,你可别记恨上我。

    田力当然知道谁在搞鬼,心中也是冷笑不止,这小姜县长,也就这点气量,要了他两亿,就给我吃青菜萝卜,这情商,怎么能做到县长的?

    田力老江湖,当然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大动肝火,震怒过后,马上就笑了:“不错,都是素菜,健康安全,要多吃素啊。”

    说吧,招呼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饭。

    不过,为什么人坐下来了,没看见姜绅?

    “姜县长呢?”市政府办副主任葛青云发现一桌里人,竟然没有姜绅。

    而且几个原本陪坐的常委也不在。

    陶家松、葛丹妮都不在。

    前面坐谈会还看到他们几个的,吃饭的时候怎么走了?

    “我去看看。”溧山县政法委王书记转身出去。

    其实他早就看到姜绅去那了,换成平时,这事他肯定不管,不过最近他对姜绅很有意见。

    联防队打警员的事,姜绅差点要动手打他,而且事后让他去武宁道歉,太欺负人。

    他到外面转了一圈,表情好像有点尴尬的看看郭江华和田力。

    “姜县长呢,叫他过来一起吃。”田力不动声色的问。

    “姜县长在隔壁吃了,我们吃吧。”王建生好像有点难为情。

    拷,这下市里来的人都火了,这也太不给市长面子,市长下来,县长你不陪市长也算了,还另开一桌?

    这算不算打田力的脸?

    田力就算是泥普萨,这时也来了火气。

    “他不会在隔壁吃好的吧?”这时市里不知是那个干部突然冒出一句,说出来之后,那人也捂了下自己的嘴。

    不好,说错话了。

    果然,田力听到,心中更怒。

    你给我六菜一汤还全是素,别告诉你在隔壁吃大鱼大肉?

    田力缓缓站了起来:“姜县长也太见外了,我亲自叫他去,一起吃个饭嘛。”

    他冷着脸走到隔壁,推开门一看。

    姜绅、陶家松、葛丹妮、吕琪、小夏苏等姜系的人马都在。

    朱湘婷最近也跟姜绅走的近,坐在这边吃饭。

    尼吗,桌上全是大鱼大肉,甚至还有野味。

    溧山山多,野味也是很有名,野猪、野兔更是闻名全省,连其他市的老板,有时也会到溧山县来吃野味。

    太欺负人了,我好说也是堂堂的市长,你小姜简直太无视我。

    田力看到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脸都绿了。

    “田市长?吃了没?要不要一声?”偏偏姜绅看见他进来,好像没事一样,还招呼他坐下来吃饭。

    “没胃口。”田市长冷哼一声,转身出去。

    这是一个耻辱,田市长那里还能呆在这里。

    回到自己的包厢,他大手一挥:“我们走。”

    就要带着市政府的人回溧州市。

    田市长是个成熟的人,轻易不会发火,但是今天被姜绅气的不轻。

    你说你用几个素菜招呼领导,自己在大鱼大肉,这是一个正常干部做出来的事吗?

    市政府来了好多人,大部分是服务市长的,也有两个是跟着向岚的。

    田市长大手一挥,众人只好苦笑起身,但是向岚却坐在那里不动。

    向岚不动,跟她来的两个干部也不能动。

    这两个干部,一个是向岚的女秘书,另一个是市财政局副局长。

    那副局长很郁闷的,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说话当然是市长大了,不过向岚常务副,主管他们财政局,他也不好随便表态,一直就呆在那里不知怎么好。

    “向市长,你不走?”田市长一看向岚不动,心中更怒。

    县长欺负我,副市长也不给我面子?

    “田市长有事就先走吧,我下午还有工作,我是代表市委市政府慰问溧山县一些女干部中的老同志。”

    “哼”田力听完,拂袖而去。

    留下郭江华等人面面相觑的站在那里。

    田力前脚走,后脚姜绅露出头来。

    “向市长,郭书记和我们一起吃吧。”

    “好啊。”向岚展颜一笑,带着秘书和副局长一起过去吃饭。

    “---”

    下午向岚慰问了溧山县一些退休的女领导女干部,然后视察了溧山县一些基础设施,当天晚上还是住在溧山。

    吃过晚饭没多久,姜绅就拉着吕琪、陶家松、谭自秋,我们一起向向市长汇报一下工作。

    吕琪心中一跳,点了点头。

    旁人自然看不出什么。

    县长副县长四个人向副市长汇报工作,能有什么?

    谭自秋第一个汇报,然后陶家松,汇报一个走一个。

    等到轮到吕琪的时候,她小嘴一张,向岚却说话了:“别装了,我要去洗澡,小吕,你和我一起不?”

    “---”吕县长第一次看到领导这么豪放,目瞪口呆。

    “三人一起。”姜绅嘻嘻笑着:“我为领导们擦背。”

    晚上的风流自不用说,第二天一早,向市长神气清爽的离开溧山,不过走的时候提醒了姜绅,你得罪了田力,这人阴险的很,表面不会说什么,背后最会下刀子。

    有的人对你不满,当面就敢顶你,比如孟安福,以前不服姜绅,就明和姜绅说,有种你找领导压我,搞些别的手段,算不得本事,这种人还算刚正。

    田力这人出名的阴险,昨天对姜绅很不满,也没多说一句,转身带着人走了,换成别的领导就要当场破口大骂。

    但是他走归走,肯定会记在心里。

    到了四月底的时候,田力果然来阴的了。

    四月底交通部再次拨款,第二期五亿元项目资金,从省级财政,到市级财政,一路下来,最后到县里的时候变成了一亿。

    我草,姜绅听财政局长魏冬青说到一亿,差点就从办公室跳起来。

    我的钱呢?我早说过,谁敢砍我钱,我砍他人的。

    这资金先要通过省里,姜绅当然去问省财政厅长,财政厅长语气也很客气,那啥,是你们市里说的,溧山县公路修的也差不多了,原意支持省其他县区的乡镇公路,所以我们又截留了两亿。

    我他吗没说过,姜绅怒道,需要我去找交通部吗?

    你找交通部干嘛?财政厅长莫明其妙,一般下来的钱,上面也不会过份插手,尤其是在省这级里,省长书记必竟和部长同级。

    把钱给我,不然我和交通部中止项目,后面的钱都不要了。

    草,财政厅长一听,这斯疯了,一拍两散的事也做的出?你还有点政治觉悟吗?

    一般下面的项目经费,受到上面截留时,都会这样想,但是没有人真的敢这么做。

    一拍两散,那得多大的勇气?

    但姜绅就敢,你们再敢截我的钱,老子不干了,这项目就这样停工,后面的钱也不要了。

    这样的话,交通部也会很被动,连交通部的领导都要忌恨省里和姜绅。

    白痴都不会做这种事,可姜绅就敢做。

    算你狠,我向领导汇报下。

    厅长向俞振强一汇报,尼吗,俞振强嘴角又抽了好几下。

    这个小姜,真是无法无天,一拍两散的事都敢做,他当然知道,这是姜绅在威胁省里。

    不过省里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之前通过交通厅长等人,已经和姜绅谈好截多少钱了,现在又多出来两亿,是有点不地道。

    “给他吧,这个疯子。”俞振强当然知道姜绅有多操蛋,自己的侄子都被打过。

    他必竟是省级领导,还是要站在做事的立场。

    姜绅这人他了解,私人很大方,但在公家的事上很小气,霸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而且姜绅要钱是为当地做事,为百姓做事,所以俞振强也不好和姜绅较真。

    换成其他官员这么和他说,俞振强马上把他给撤了。

    姜绅这一个电话打过去,俞振强马上把钱还给他,姜绅心中顿时也愣了下,俞书记,也是一个想为百姓做事的人。

    讲个人恩怨,俞振强和姜绅是水火不容,但是站在工作的立场,俞振强做事也很有魄力。

    省里的钱要到了,市里的钱怎么办?

    姜绅直接去市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