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71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各取所需
    第七百六十三章 各取所需

    次日清晨,八点。

    东宁高铁车站。

    姜丰民一身休闲装,穿着着运动鞋,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但是他长的原本就很帅,加上最近官场得意,情场又有点进步,满脸春风看起来和三十多岁没有两样。

    陆冰穿着她最喜欢的西装和小短裙,大腿上的肉色丝袜是姜绅最喜欢的颜色,两人站在一起,一个英俊潇洒,一个美艳动人,怎么看都是一对三十出头的青年情侣。

    走过路过的人,很多都会情不自禁转过头看看两人。

    姜丰民更得意了,你虽然漂亮,但我也是帅哥,整个华国官场,也只有我姜丰民配的上你陆冰了。

    那个李布衣果然是狗屁,什么桃花劫,桃花劫,我答应了陆家,马上步步高升,现在是全国最年轻的正部,虽然不是一把手,但是早晚会成为真正的一把手,哈哈哈。

    想到得意处,姜丰民也忍不住,不过看陆冰面无表情站在那里,他只好转过身去。

    “走吧,还有十分钟要检票了?”姜丰民柔声对陆冰道。

    “再等五分钟上。”陆冰看了看手上的手表,此时她心中已经有点失望,不过仍然有最后的幻想。

    还等谁呢?姜丰民郁闷的想着,不过没敢问,只好呆呆的站在边上。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五分钟后,里面大厅传出叫检票的声音。

    “差不多了。”姜丰民小心翼翼的再醒提她。

    “嗯。”陆冰满脸的无望,转身而去。

    “陆省长,去那呢?”就在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了爽朗的笑声。

    陆冰大喜,猛的回头。

    姜丰民也同时回头。

    “姜---绅---”姜丰民目瞪口呆的看着姜绅,满脸的不可思议。

    而姜绅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他一样,一路走向陆冰。

    “应该叫陆部长了,陆部长去那呢?”姜绅笑嘻嘻的问。

    “我去浙波东湖。”陆冰强忍着笑意,心中欢喜的和小女孩子一样。

    “浙波东湖有什么好玩的,不如陪我去福安大鼎山,那里的风景格外漂亮。”

    “好啊。”陆冰笑了。

    这是姜绅,也是姜丰民第一次看到陆冰笑。

    一向冰山美人的陆冰,露出像花儿一样的笑容。

    姜绅伸手,陆冰也伸手。

    两只手紧紧抓在一起,然后转身,一起向火车站走去。

    “把你那火车票扔掉。”姜绅那剌耳的声音,还传进姜丰民的耳朵里。

    姜丰民呆呆站在原地,一直站在原地。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姜丰民才回过神来。

    他的脸,简直比猪肝还要鲜艳,他全身的青筋都几乎要爆跳出来。

    “畜牲---”姜丰民狂吼出来:“扑哧”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接着眼前一黑,当场晕死过去。

    陆冰并不知道姜丰民晕死了,姜绅的到来,让她心花怒放,忘了一切。

    只要你敢娶,我就敢嫁,就算被开除公职,我也愿意。

    已经四十岁的陆冰,比年轻人更疯狂。

    “我们现在不能结婚。”姜绅此时,已经和陆冰到了火车上。

    这是商务座,整个一节车厢只有他们两个人。

    “为什么?你骗我?”陆冰闻言转喜为怒,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听我解释--”

    “我不要听,我只问你,敢不敢娶我---”陆冰有时很不讲理的。

    吗的,姜绅也火了,一把上去搂住她。

    嗖,隐身,消失,飞行。

    陆冰也觉的眼前一黑,耳边呼呼作响,再睁开眼时,已经从火车到了一座山上。

    “这是那里?”陆冰冷睁开眼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四周全是丛林,高山,连只小鸟都看不见。

    “福安省大鼎山深处。”姜绅怒道:“我的解释你不听是吧?”

    他这下爆怒,气势十足,陆冰虽然不讲理,仍然被他吓一跳,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你看到我的本事没有?翻天覆地,无所不能,我就是这个世上的神,别说你们陆家,就算所有的家族加起来,也不是我姜绅的对手,你想的没错,这个世上,只要我是你男人,陆家拿你和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并不一定要结婚。”

    “我现在混官场,一是为了好玩,二是为了修练,等我神通达到一定的地步,自然有一天,会光明正在的娶你,然后带你离开地球。”

    “为什么现在你要逼我?”

    “你只是想打击下陆家,打击你的父母和哥哥,可以,从现在开始,你就和我在一起,让他们知道又何妨?”

    姜绅说着说着,当着她的面,伸手一抓,轰隆,不远处一大片树林被姜绅抓烂在半空。

    天崩地裂的响声,深深震惊着陆冰。

    她早知道姜绅不简单,但是没想到姜绅这么厉害。

    瞬息之内,就从东宁来到福安。

    “你---你真的是神吗?”陆冰呆呆的站在那里。

    “我就是神。”姜绅傲然道。

    按姜绅的意思,现在我可以让你父母知道我们在一起,相信你父母拿我也没办法,但是你我要继续当官,我这县长才刚开始,你也是组织部长,对我大有帮助。

    将来等我神通练的差不多了,就是我们离开地球的时候。

    如果现在就结婚,就要面临各方面的压力,我在地球还有不少亲朋好友,我不怕事,总要担心他们吧?

    等我一切安排好了,所有人有了退路,娶你就是。

    姜绅好言好语安抚陆冰。

    他现在要是娶了陆冰,那其他女人怎么办?

    肯定要全部都娶,但世俗怎么看?

    到时只有离开地球了。

    他可以离开地球,那些女人和朋友怎么办?

    一定要把所有事和人都安排好,神通更进一步时,才能做这些事情。

    “好,那你陪我进京,见我哥哥。”最近陆冰咬着牙吐出几个字。

    “见了你哥哥,你家里人大怒,必然要把你调走,你不做组织部长,谁来照顾我?”姜绅苦笑。

    这,陆冰愣了下,然后道,姜丰民今天不是知道了?他会说啊。

    姜丰民啊,他肯定不会说,姜绅笑道。

    为什么不会说?

    因为---我是他儿子。

    “----”陆冰目瞪口呆。

    姜丰民丢不起这个脸。姜绅知道姜丰民的性格。

    陆冰,你回去之后就和他说,以后你和他假装在恋爱,陆家一定会继续提拔他,而他不能骚扰你,也不能把我们的事说出去。

    这是奇耻大辱啊,陆冰有点不相信,姜丰民会忍的下去?

    你放心,他现在心灰意冷,眼中除了前途,已经什么也没有。

    等姜绅把姜丰民和自己的恩恩怨怨说了一遍,陆冰就明白了。

    再次被儿子羞辱,姜丰民此刻,肯定死的心都有。

    第一次看见唐海蓉被姜绅压着,这次看到陆冰被姜绅牵走,两人之间,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种抛妻弃子的人,当然是活该。

    于是当天晚上,在东宁省医院的病房里,陆冰坐在姜丰民面前。

    姜丰民气色好了点,但是看到陆冰仍然有吐血的冲动。

    “你保守秘密,以后我们表面上继续来往,我们陆家,会大力的提拔重用你,姜丰民,你有了地位和权力,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老了,外面还有大把的年轻小姑娘。”

    “你---”姜丰民没想到陆冰会说出这种话,更想不到那小畜牲和她会走在一起。

    “是不是那小畜牲教你说的,你们就不怕吗?”姜丰民想不通,小畜牲和陆冰,怎么可能走到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我所有的女人,都要和你有点关系?这是上天在惩罚我吗?

    到了这个时候,姜丰民终于知道,李布衣说的桃花劫是什么意思。

    “那你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陆冰冰冰的道。

    姜丰民气的双眼发黑,又差点晕倒。

    耻辱,这是一生的耻辱。

    姜丰民真想破口大骂,然后向陆定文汇报这件事情,要陆家狠狠打压这两个狗男女。

    但是他同时知道,如果说了,他的政治生涯也到此为止。

    陆家只会重点培养自己人,一个连陆家丑闻都知道的人,又怎么可能得到培养。

    陆冰说的没错,有钱,有了权,我姜丰民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到时,你和那小畜牲玩,我在外面一样可以包养小情人。

    第一次,曾经正直无双的姜丰民,心中对权力和美女有了无尽的渴望。

    “那好,以后我在外面玩女人,你也不能干涉。”姜丰民咬牙道。

    “当然,大家互不干涉,我会让爸好好培养你。”陆冰又一次出现笑意。

    “以后,我们就是一伙的,大家一起演好这场戏,你要前途,我和姜绅,要开开心心的生活,大家各取所需,不是很好。”

    “一言为定。”姜丰民咬紧牙关,崩出这几个字。

    等到陆冰离开,姜丰民哇扑一声,狂吐一口鲜血:“姜绅-----小畜牲---”

    他趴在病床上,眼神非常的无助和绝望。

    而与此同时,就在医院边上的某宾馆里,陆冰已经娇柔无力的趴在床上。

    她屁股高高撅起,腿上还套着那双肉色丝袜,丝袜的根部已经被撕成破烂,破损的丝袜随意的搭在她的两只腿上。

    在两只腿的中间,姜绅正在奋力的冲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