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71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六十四章 陆明杰再动
    第七百六十四章 陆明杰再动

    陆冰当了省委组织部长,对姜绅来说是好事。

    不过最近陆明杰有点郁闷的。

    他靠姜绅上来的,但和姜绅走的太近,最近被调整了。

    这是俞振强入主东宁之后,第二次调整省厅主官。

    交通厅对溧山的支持是最大的,陆明杰一动,姜绅就少了一个靠山。

    当然了,他前面呆了一年,该争取的项目也都到手了,溧山没什么损失,不过姜绅有点不好意思。

    这不,马上葛丹妮就来找姜绅了。

    姜县长,周未回东宁不?有空到我家吃个饭吗?

    葛部长含情脉脉的看着姜绅。

    从招商局开始,葛丹妮一路跟到英国,然后溧山,也是越跟越贴心,其实在溧山的时候,两人就住一个楼上一个楼下。

    可惜小夏苏看的紧,尤其是对葛丹妮,小夏苏为表姐乔菲雪死死的盯着,硬是没有给葛丹妮机会。

    这一年多下来,我们葛部长其实有点着急。

    溧山县政府美女如云,再不下手,恐怕没机会了。

    “周未啊?”姜绅被她一提,想到陆明杰最近好像动了,不过老陆没打电话我,我因为在忙陆冰和姜丰民的事,也忘了打电话他。

    “行,去你家吃。”姜绅一口应下。

    陆副部长找姜绅,当然是有事的。

    他年纪是大了,但是还能干几年不是,组织部副部长,听起很牛逼,不过有部长在前面,他也发挥不了什么,那有以前交通厅长痛快。

    当天晚上,在陆部长家里,葛丹妮也陪了点酒,父女两人,加上姜绅,一桌就三人,吃饭带喝酒,谈着事情。

    “我以后是帮不到小姜你了,但是我们丹妮,还是你的帮手,你要帮我好好照顾。”老陆话外有话。

    “陆副部长别气馁,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帮你运作。”姜绅当然不能寒了他的心。

    “什么?”陆明杰顿时眼睛大亮,满脸期盼。

    “有几个位置你可以选下。”姜绅为了陆明杰,正是花了心思的。

    从陆冰到金仲林,还有黄震国,能帮到的高官都找了个遍。

    “一是到浙波去,浙波现在是许震当家,许书记是我们东宁出去的,我找金家出面,给你搞个位置,许书记说了,人社厅党委书记,也是二把手,干一年后,再转正做厅长。”

    许震在浙波的时间,和俞振强到东宁时间一样,他现在也是刚站稳脚跟,开始大量换人的时候,陆明杰也算东宁的老部下,有金仲林开口,要个厅里二把手,也算不错。

    “人社厅啊。”陆明杰皱眉了,和交通厅没法比的啊,而且以前他和许震也没什么交集,因为那时他级别不够,不算许震的亲信,去了浙波,估计也是厅长到头了。

    “还有到福安省,金仲林是常务副省长,估计过一两年能转正,过去先到政府办公厅呆一下,等有好位置再下去。”

    这也是要熬了?陆明杰这种做过交通厅一把手的人,再让他在机关里熬一二年下去,真的很不适应。

    “最后一个是‘恒通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不过你没有地级市行政的经历,不比机关,有点难度。”

    机关厅长是一把手,陆明杰能说了算,他也是在机关一路长大的,到了下面地级市,就算是党委书记,也未必能控制常委会,经常有书记不如市长的事发生。

    所以说,有人宁愿在厅里,也不算下地市。

    “恒通市?”陆明杰当然知道这个市,就在溧州以北,在东宁省的排名和溧州半斤八两。

    但是恒通再差,也比溧州好一点,而且在东宁是不,陆明杰其实不想离开东宁。

    虽然许震都许了厅长,但是如果有市长,他还是宁愿在东宁当市长。

    “小姜你可以啊,这位置都能活动到?”陆明杰五体投地。

    他是知道姜绅在东宁已经没以前那么牛逼,但没想到姜绅还能活动。

    当然,姜绅面露得意,你知道我上周在陆冰身上多用劲才换来的?我容易吗我?

    陆冰听说是葛丹妮的老爸,逼着我运动了一个通宵,我要不是神仙,一头牛也累死了。

    “那就恒通市吧。”陆明杰狠狠的点头。

    宁头,不做凤尾,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有五六个,市长可只有一个。

    陆明杰这下心情情大好,不停的叫葛丹妮敬姜绅的酒。

    “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姜绅笑道:“而且时间不早,我要回家了。”

    “醉了就睡这吧。”陆明杰含含糊糊的,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也老脸一红。

    我这算不算出卖女儿啊。

    葛丹妮脸红的和苹果似的,白了老爸一眼。

    “咳咳---我还是走了。明天还要回溧山,最近,真的很忙。”

    “那,丹妮,你送送小姜。”陆明杰用脚踢踢葛丹妮。

    葛丹妮今天其实也喝了好多酒,姜绅没醉,她倒有点醉了。

    “姜县长,我送你。”葛丹妮娇弱的站起来,看上去随时都会晕倒。

    “你坐,你坐,我自己走。”姜绅苦笑,连忙起身,逃出陆家。

    不过他前脚出门,葛丹妮后面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砰,重重的关上大门。

    “小葛,你搞什么,快回去?”姜绅一看她酒真的多了,只好走过去,伸手扶了一下葛丹妮。

    他是想渡点仙气给葛丹妮,帮她解解酒,没想到这一抓上去,葛丹妮就像被点了穴似的,‘咛’,一声低吟,软绵绵的倒向姜绅的怀里。

    她在溧山被小夏苏看紧,这会到了东宁,终于抓到单处的机会。

    我说你这,醉的也太快了?

    姜绅措手不及,抱了个满怀。

    软绵绵的身体,女人的体香,全部涌进姜绅的脑海里。

    这会都快六月,天气还是比较热的,葛丹妮衣着单薄,下身还是肉丝短裙,如今贴身紧靠,一股灼热通过她的身体传到姜绅的身体上,小姜绅立刻就有点蠢蠢欲动。

    姜绅无奈,只好把她抱到门口,砰,砰,砰,重重的敲门,同时渡了一点仙气过去,帮葛丹妮解解酒。

    他神念是可以看到里面的,未来陆市长这时正在客厅看电视,听到敲门声,走到门口,通过猫眼看了下,姜绅搂着自家女儿在敲门?

    陆市长微微一笑,转身回去,到了大厅,把电视机的声音开的更大。

    我拷,有你这样卖女儿的吗?姜绅郁闷无比。

    正考虑要不要用神通开门,葛丹妮突然用小嘴贴在他的耳朵上,低声轻语:“带我走吧,今晚让我陪你。”

    有位大神说过,世上没有什么春药,能比女人的情话更动人心。

    葛丹妮嘴巴贴在姜绅的耳朵上,吐气如兰,温言轻语,这句话说出来,像是给姜绅瞬息下了十粒春药。

    拷,装不上去了?姜绅拦腰一抱,抱起葛丹妮大步下楼。

    “咛”葛丹妮脸色通红,把头深深埋在姜绅的怀里。

    姜绅这大步走的正爽,整个心情也很不错,但还没走到楼下,突然手机就响了。

    不过这次响的不是他的手机,是葛丹妮的手机。

    “手机,”葛丹妮又羞又急,从她西装小口袋里摸出手机一看。

    “俞诗君”

    竟然是俞诗君的电话。

    我晕,姜绅一看到这名字,满腔欲火,无影无踪。

    “要不要接?”葛丹妮悄悄的问姜绅。

    “接吧。”姜绅放下葛丹妮。

    葛丹妮整整了衣容,接通电话。

    “在那呢?”俞诗君轻声问。

    “俞区长,我在溧山。”葛丹妮说了一个慌。

    俞诗君经常周未找她,只要在东宁,肯定叫她出去逛街,有时就借她的口,问问姜绅的情况,葛丹妮当然知道,俞诗君是想念着姜绅。

    “啊---我今天在街上好像看到你的,又回去了?”俞诗君奇怪道。

    葛丹妮脸更红了,抬头看了下姜绅。

    “你不是看错了?我没回东宁,这周在溧山呢。”葛丹妮即然撒了谎,只好撒到底。

    “哦,本来想叫你出来做个spa的,你在溧山就算了,我自己去做。”俞诗君隐隐想到什么,又觉的不可能。

    她顿了顿,突然问:“姜绅最近有没有回东宁?”

    “姜县长啊?”葛丹妮再次看姜绅。

    姜绅摇摇头。

    “今天好像还在县里的,最近县里比较忙,不过晚上他去那,我可不知道。”葛丹妮笑道。

    前面刚接到电话有点紧张,后面她就有点放松了。

    “他最近很忙吗?很久没打电话给我了。”俞诗君在电话那里幽幽的道。

    葛丹妮身体一颤,曾几何时,俞诗君是多么骄傲,视天下的男人为无物,现在,居然说这种话,她是不是说给我听的?葛丹妮有点心虚。

    “可能姜县长忙吧,回头我和他说下。”

    “要你说干什么?算了,你又不在东宁,拜拜。”俞诗君挂了电话。

    葛丹妮呆呆的站在那里,差不多有一分钟,然后抬头:“姜县长,我先回家了。”

    然后逃命似的,转身逃回家里。

    我了个去。姜绅摸摸头,哥的好事,被俞诗君搞砸了。

    不过那里失去那里补。

    姜绅想想,自己好像真的好长时间没和俞诗君联系了。

    他周未回东宁,都是轮流陪丁艳、小苗他、金芷青、姜丝丝她们,很少想到俞诗君。

    到不是他故意的,实在是忙不过来,而且他不喜欢俞振强,有时就会选择性忘记。

    现在葛丹妮这电话一接,姜绅马上觉的有点不好意思。

    要弥补了。

    姜绅摇头长叹,离开葛丹妮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