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73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玩一把
    第七百七十五章 玩一把

    王八两之所以叫王八两,是因为他一口酒,喝了八两而出名。

    他能喝酒,能打架,所以是福安省道上的大人物。

    其实他也是这两年刚起来的。

    以前他是福安军区司令部警卫团的士兵。

    两年前刘建功父亲从另一个军区转到福安当司令。

    王八两当时就是他们家的警卫员。

    做几个月就退伍回家了。

    就那几个月,他和刘建功打的火热,经常带刘建功到外面泡妹子,逛会所。

    退伍之后,在刘建功的支持下,在福安省道上,慢慢打出局面。

    有刘公子支持,王八两这两年真是风生水起,纵横福安无敌手。

    接到刘公子的指示,王八两也恼火。

    一点小事,做了这么久还没做好,只有老子亲自出手了。

    半小时后,姜绅他们四人,来到一座著名的咖啡厅,叫了一个包厢,坐下喝咖啡。

    “像是道上人干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两位警官,福安省道上,现在混的最好的是谁?”姜绅想找点熟人,先摆平道上的事。

    刘建功来白的他不怕,突然给他来黑的,姜绅怕连累苏绾和舒珏。

    “前几年福平的陈永雄把生意做到安州,后来被王八两打回去了,听说他有军队背景,现在福安最红的两个道上大哥。”

    “一个叫‘三点水。’一个叫‘王八两’。”

    “三点水是老江湖,江湖地位最高,他其实五年前就退出江湖,但他有三个弟子,在福安都混的很好,占了许多产业,其中一个弟子,当年就是得罪了你,被你叫当兵的砸了他的酒店。”

    “----”许胜杰转过头,绅哥你还有这么辉煌的历史?满眼都是崇拜。

    不过姜绅找当兵的砸店时,刘司令还没到福安来。

    “还有一个王八两,我见过他,在刘建功面前,和狗一样。”舒珏这么一说,姜绅就知道,找人动手的,多半是这王八两。

    也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

    砰,咖啡厅被人一下撞开,接着冲进了六个大汉,再反手把门重重关上。

    这六个大汉,一个比一个壮实,一个比一个凶悍。

    “嫂子,不管你的事,你先出去吧。”领头一个,皮肤幽黑,身材高大,却看上去很瘦。

    这个人,就是福安省目交道上最火的大哥之一,王八两。

    “王八两,你别乱来,这里都是国家干部。”舒珏一看,就知道王八两要乱来了。

    “国家干部?哈哈哈。”王八两大笑:“我弄的就是国家干部?”

    说话之间,他手往后一甩,下一刻,一把手枪就顶到众人面前。

    “嫂子,你再不走,我可要担心手枪走火了?”王八两真是胆大包天,就在咖啡厅里,敢掏出枪来。

    别以为他不敢开枪,真的敢的。

    大不了跑路,只要有刘建功在,他好处有的是。

    “你们两个,自己把腿打断了?还是我们来?”王八两身后的,一个个狞笑着站出来,其中两人把手上的铁棍挥来挥去。

    王八两的枪一直对着姜绅。

    他知道姜绅能打,前面把他四个小弟都打到了,但是你再能打,打的过枪?

    这事怎么越搞越大了?姜绅很费解啊。

    本来许胜杰就是和刘建功争了几句,接着刘建功就派人来打,然后他吃亏,他不服,又派车来撞,接着他又吃亏,还是不服,这会都动到枪了。

    看来刘建功这人,吃不得一点亏,吃亏之后,想尽办法也要补回来。

    “要不要玩这么大?兄弟,这社会是有法律的?”姜绅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

    “法律?你和我说法律?”王八两大笑:“刘少的话,对我来说就是法律,你不动手?那我们不客气了,打。”

    王八两用枪指着姜绅和许胜杰,示意其他人过去打断他们的腿。

    刘少说要打断他们的腿,我绝不会打断他们的手。

    两个手下没有犹豫,举起铁棍就向许胜杰和姜绅打过来。

    “我草。”姜绅一脚踢在面前的桌子上,桌子上四杯咖啡都飞了起来,整张桌子,砰的一声砸在这两个打手的身上。

    “砰”姜绅一动,王八两这货,竟然真的开枪了。

    连许胜杰都没想到这斯胆大包天到这个地步。

    当初他找人带枪,是在东宁最好的饭店最好的包厢,就算里面开枪外面也听不到,而且当时,他是想吓吓姜绅的居多。

    这个王八两在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的咖啡厅就敢直接开枪,比许胜杰还胆大了几倍。

    子弹几乎是擦着许胜杰耳朵过去的。

    而这,只是第一枪。

    许胜杰吓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砰,王八两一边后退同时又开了一枪。

    第二枪打的是姜绅。

    王八两当过兵,信心十足,一枪一个,盘算的很好。

    打了许胜杰一枪,想也没想又对姜绅一枪。

    只见姜绅一步冲上,人在半路,伸手在空中一抓。

    扑,王八两凭感觉,听到子弹沉闷的声音。

    吗的,被他抓住了?不可能吧?

    他看不见子弹的轨迹,但是看的到姜绅的动作。

    姜绅这伸手一抓,像是把子弹抓在手中一样,王八两顿时吓的魂飞天外。

    不等他第三枪打出来,就觉的胸口一阵剧痛,已经被姜绅一拳打中。

    “哇---”王八两弯腰就吐,姜绅这一拳,打的他连三天前吃的东西都要吐出肚子,整个胃里翻天覆地的难受。

    他还在对着地下在吐,边上扑通扑通,带来的打手一个个倒地不起。

    等他能抬起头时,发现所有人都被姜绅打倒了。

    “和我动枪是吧?”姜绅这时一声冷笑走上前来,手掌捂在王八两的嘴上。

    “唔---”王八两就感觉到一颗金属子弹头,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咕咚一下,咽进肚子。

    “我草”王八两知道自己被塞了一颗子弹头进去。他拼命想呕,但是现在又呕不出来了。

    不过,这个还没玩。

    姜绅把他像小鸡一样往边上翻倒的桌子上一按。

    “替我按住他。”姜绅示意许胜杰。

    许胜杰很兴奋,不是经常有机会和姜绅一起欺负别人的。

    他跳出来,按住王八两。

    王八两想挣脱,但是发现自己身上没什么力气。

    然后他惊恐的看见,姜绅在拆枪。

    卡,卡,姜绅动作飞外,一把手枪在他手上,几秒钟就分成十几个部件。

    “你这么喜欢玩枪?全吃下去怎么样?”姜绅狞笑。

    疯子,疯子,王八两吓呆了。

    可姜绅不是说着玩的,拿起一个零件,也不知是什么部件就往他嘴里一塞。

    “唔----不---”王八两惊恐万分。

    可他喉咙里像是抹了油一样,东西一到嘴里,就顺着喉咙下到肚子。

    “唔---呕---”王八两快疯掉了:“别---别这样---”

    这一把枪吃进去,那肚子里会变什么样?

    枪里还有子弹,姜绅一颗一颗拿出来。

    “谁让你来的?”姜绅拿着子弹问。

    “刘少,是刘少,刘建功。”王八两这时也是保命要紧。

    姜绅先用空手抓子弹,又把手机拆了要塞自己肚子,他真是要活活吓死。

    事到如今,保命第一。

    他可不是死士,只是以前的一个小小警卫员。

    “到了警局,你一定不敢这么说。”姜绅嘿嘿一笑:“作势要把子弹往他嘴里塞。”

    “我说,我一定说,不关我的事,我也是拿钱办事啊---”王八两现在拼命的想活下来。

    “呵,打个电话给刘建功,让他过来。”姜绅把王八两拎起来,让他打电话。

    王八两倒不想打,不过那敢啊,只好苦着脸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姜绅就夺了过来:“王八两搞不定我,我给你个机会,我们玩一把。”

    “怎么玩?”对面电话里,刘建功阴沉着脸。

    “你是主场,你说了算,黑的白的,上山下海都可以,我要输了,我和许少任你处置。”

    “你要赢了呢?”刘建功声音冷的吓人。

    “我要赢了,舒珏就是我的女人,在向你要块军区的地。”

    刘建功瞬息就明白了,姜绅这是看上军区的地了。

    不过连带舒珏也要去,这太妈的太欺人。

    “成交。”刘建功挂电话说了一句:“等我电话。”

    电话挂了,边上王八两在那使劲摸肚子。

    我吃下去的枪和子弹,会不会有事?

    “带着你的人滚吧,叫你主子想好玩什么,就来找我。”姜绅一脚把王八两踢的远远。

    “走,走--”王八两连拖带拉,地上倒地不起的几个人,磨蹭了好久,才跟他一起逃走。

    “姜绅---你们这是何必呢?”舒珏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啊。

    也没什么事,又动卡车,又动枪的,最后搞这么大。

    “二百多亩地,价值好几个亿呢,你说何必呢?”姜绅这是找到机会,打这块地的主意了。

    即然得罪了刘建功,那就要想办法把地搞到手。

    “他做不这个主的。”舒珏虽然是女人,也懂这个道理。

    “我当然知道,但是能赢到你,我就满足了。”姜绅嘿嘿一笑。

    “呸。”舒珏羞红了脸,不敢看苏绾。

    苏绾倒无所谓,姜绅有多风流,她可是清清楚楚。

    住在自己家里,上完了小苗,都敢再来上自己。

    “这么久没见,要不,我们开个房间先休息一下吧。”苏绾这时突然来了一句。

    尼吗,绅哥我跪服啊。许胜杰差点就给姜绅跪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