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73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威胁
    第七百七十六章 威胁

    苏绾想必最近也憋的慌,见到姜绅,没命似的,当着舒珏的面就急着开房间。

    我说绾姐,你也太急了,姜绅还想双飞美女警花的,不过苏绾这么一说,舒珏就不好意思呆着,立马起身要走。

    这下姜绅双飞不成,换成一般的女人,单对单的肯定不是姜绅对手。

    不过苏绾憋了几年的都在今天发泻出来,战斗力超强的说。

    两人从下午开始,一路大战到第二天凌晨七点,苏绾也不知第几次达到高峰,最后活活兴奋的晕死过去。

    姜绅看着晕过去的苏绾,连忙输入一点仙气给她,为她补充体力。

    等到苏绾幽幽醒过来后,第一个动作就是紧紧的抱住姜绅,声音几乎哽咽:“这么年多都不来看我,我差点就忍不住了---”

    原来苏绾守身如玉,坚持了两三年没找男人,姜绅再不来,她真的快守不住了,不过,尝过姜绅的味道,其他男人,真的是可有可无,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坚持这么久的原因。

    “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改。”姜绅苦笑。

    原来只是当个炮友,看来这以后,也要经常当长途跑了?

    姜绅在这风流快活,另一边刘建功在那皱着紧头。

    王八两就站在他面前,不过那脸色是非常难看。

    “功少,这个姜绅不简单,是个人物,我怀疑,他能空手接子弹?”

    “你小说看多了?我草。”刘建功破口大骂:“被人打傻了是吧?脑袋有没有脑震荡?”

    还空手接子弹,你怎么不说他是姜半仙?

    “我管他是人是鬼,就算是神仙,我也要弄死他。”刘建功从来没有这么怒过。

    向来只有他泡别人的妹子,这次居然有人要赌他的女人。

    不弄死姜绅,他刘建功还怎么在福安省混下去?

    “现在这形势,不好乱来啊?”王八两摸摸肚子,尼吗吃进去的东西,弄了一晚上才弄出来,可别再让我去了。

    “快帮我想办法,他划出道来,黑的白的,任我说,这样要是输了,我的脸往那里放?”刘建功骂骂咧咧。

    不让我去就行,想办法么,大家一起想。王八两绞尽脑汁的想。

    这时,刘建功手机响了,原来是他妈的电话,问他今天回不回家吃晚饭。

    我不回,在外面吃。

    你爸从京城回来了,几天没见了,想看看你。

    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开几天会的?

    好像听他说要回来参加演习。

    演习?刘建功脑筋马上活络起来。

    演习那是有实弹攻击的。

    演习大不大?在那个位置?

    刘建功不敢去问老爸,但是可以问别人啊。

    很快他就打听到了。

    演习就在西海。

    前面说过,福安省一边临海,是沿海省份,西海地区有很多岛屿,因为岛屿问题,华国和周边几个小国都有点争论。

    最近某小国又跳吧跳吧的,福安省军区根据上级领导的意图,决定在西海进行一场夺岛演习。

    说话华国建国之后,只有一场抢滩登陆的夺岛战役,因为某些原因,最后还失败了。

    从此以后,华国几乎再没有机会实战。

    这次的演习就是针对岛屿争夺。

    演习规模不大,参加的部队有海军、空军、二炮导弹部队,福安军区的陆军只有一个团参加。

    演习的重点,就是夺陆之前,海、空、及导弹部队的火车覆盖。

    现代战争的登陆作战,不能和二战一样靠人海战术,强行登陆。

    战争之前,海军、空军和导弹部队,会用强大的远程火力,定点的导弹攻击,清除岸边一切可以清除的防守力量,从而为后继登陆部队扫清障碍,减少伤亡。

    所以,这次演习,登陆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前面的诸军种联合攻击。

    “黄牙岛知道吧?”刘建功打电话给姜绅:“后天上午六点,你在岛上站到八点,就算你赢。”

    “可我听说,那边最近可能搞演习?”姜绅笑道:“都被部队封锁了,我怎么上去?”

    “所以才和你赌,看你能不能混上去,你不是很能的?这么快认输?”刘建功冷笑。

    “要是有导弹打偏了,我不是死定了。”姜绅好像有点害怕。

    “你怕啊,演习在黄和群岛,离黄牙岛一个西,一个南,差了十万八千里,你要认怂,那就算你输。”

    “接了,后天见胜负。”姜绅最后沉声道。

    “有胆量。”刘建功哈哈大笑,挂了电话。

    然后脸色就寒了下来,这时他面前正站着一个军官,上校军官。

    “你听见了,后天上午六点过后,黄牙岛?”

    那军官脸色雪白:“功少,可那是攻击地点啊,不能放人进去的?”

    原来刘建功和姜绅说黄牙岛不是,其实,却在攻击范围内。

    “他自己偷偷摸摸进去的,关你们什么事?”刘建功的意思很明显,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军官面露为难,演习的时候,海面都要封锁的,就怕误伤到人,现在刘建功还让他放人进去,这不是,这不是要出大事?

    “最近我父亲和我提到过,好像好像要送一批人去国防大学进修。”刘建功假传圣旨。

    军官脸上微微动容,尼吗,福贵险中求,牙齿一咬:“我明白怎么做了。”

    “好,好,肖团长,你前途无量啊。”刘建功笑笑,拍了拍肖团长的肩膀。

    “功少多提携,多提携。”肖团长低头苦笑。

    第二天,离演习还有一天,刘建功接到姜绅的电话。

    “到福鼎大酒店来,请你吃饭。”

    “是不是认怂啊?”刘建功哈哈大笑。

    “你来了就知道。”

    中午刘建功赶到那里,包厢里已经有人在,姜绅、许胜杰、竟然还有舒珏。

    看到舒珏,刘建功心中更怒。

    贱人,你是我女朋友,一天到晚跟着其他男人进出酒店?等我搞定姜绅,再好好干你。

    他刚和舒珏谈没多久,也装着斯文正经的模样,到现在还没上手过,现在看看,还是要动作快点,先上了再说。

    “来,功少,我们到里面谈谈。”姜绅示意刘建功和他进另一个房间。

    这包厢很大,里面还有棋牌室,姜绅起身,走进棋牌室。

    刘建功看了下身后的王八两。

    王八两倒想拉住刘建功呢,不过想想,又不敢上去。

    刘建功定了定神,壮着胆子,和姜绅走进去。

    两人即然说了打赌,他倒也不怕姜绅乱来。

    再说,他堂堂司令的公子,一般的人,真不敢对他怎么样。

    “说吧,找我什么事,你要认输,现在还来的及。”刘建功其实心中也怕,他叫肖团长放人,还要瞒着他父亲,这是很严重的事情,万一被他父亲知道,肯定要被大骂一顿。

    姜绅若是肯认输,自然最好,不用做这种事才安全。

    “你先看看。”姜绅笑笑,扔给他一个手机。

    他莫明其妙的拿过来,手机里有段视频。

    “你听见了,后天上午六点过后,黄牙岛?”

    “功少,可那是攻击地点啊,不能放人进去的?”

    “最近我父亲和我提到过,好像好像要送一批人去国防大学进修。”

    “我明白怎么做了。”

    刘建功一点开,画面赫然是他昨天和肖团长的对话。

    “我草。”刘建功勃然大怒,跳了起来,差点就想把手机砸在姜绅脸上。

    “王八蛋,你和我来阴的?”然后心中也很震惊,我住在我自己家里,怎么被这王八蛋拍到的。

    “别冲动,别冲动,哈哈哈。”姜绅大笑:“我这是救你,你狐假虎威,随便指使现役军官,这是大罪。”

    “功少,我是不想让你犯错误,不想你爸被你连累。”姜绅拍着桌子:“我要真心弄你,就这视频,够让你们父子下台的下台,坐牢的坐牢。”

    嘶,刘建功震怒之后,也慢慢平复下来。

    姜绅说的没错,这视频放出去,他爸这将军估计也做到头了,虽然事情和他爸一点关系也没有用,但是肯定要被刘建功连累。

    “你想怎么样?”刘建功心中那个憋屈和愤怒。

    “功少你不小了?三十多岁的人,还这么冲动?你爸从一个士兵,当到现在的中将司令容易吗?”

    “为了争一口气,你要打算把我弄死,还要连累你爸,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正常人能干的事?”

    姜绅和他说道理。

    他现在贵为县委书记,做事要争取以理服人,换成以前的以德服人,这个刘建功至少要被他弄的半死。

    你吗的抢我女人,血海深仇,刘建功心中怒道。

    舒珏本来就是我女人,我和她有过一腿你没看出来?是你抢我的,而且,她心中喜欢的也是我,要不然,为什么听我的,不听你的?

    姜绅这一说,刘建功呆住了。

    “把舒珏让给我,替我搞定那块地,视频还给你。”

    “你威胁我?”刘建功不服。

    “那我就威胁你爸,视频给你爸好不好?”姜绅继续笑。

    “草。”刘建功握着拳头,站在原地足足五分钟,最后一跺脚。

    “舒珏可以让给你,那块地,我做不了主。”

    “你做不了主,你在我面前和我打赌?”

    我以为我稳赢了么,刘建功郁闷,那块地是军区的,我爸也要通过军区党委会,你以为我能说了算?

    你帮我说好话就行了,副司令何长龙,是我丈人。

    要不是我丈人刚当副司令没多久,我真的打算,把你爸搞下来的。

    我草,刘建功嘴角一抽,你还能更欺负人一点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