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77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九十一章 砸他台
    第七百九十一章 砸他台

    小范还是很有眼光,一下看出高家姐妹是花了血本的。

    高圆圆犹豫了一下,我们的节目就排在你后面,等你们下来,我们都来不及换衣服。

    “你们不是两套么,借我一套有什么关系。”小范有点不高兴。

    本来今天高家姐妹出场亮相比她还多,她就不爽。

    “我们两姐妹啊?”

    “为什么一定要穿一样的?刚刚你们上台也是一样的,可以换种风格了。”

    “可是我们准备好了。”高圆圆也有点不高兴。

    化妆室借你用就算了,衣服也借?你别仗着大牌欺负人啊。

    小范还真有这个意思。

    国内大牌欺负小牌也是正常的风气,谁不是这样过来的。

    外面这些天王,年轻的时候都受过别人的气,据说成天王当年,还被人逼着下跪过。

    我借你一套衣服怎么了?

    再想想这两姐妹,比自己年轻漂亮,今天的节目也多,忌妒的心让小范越想越火,最后索性站起来:“不借算了。”说罢拿起桌上一杯水,刷的一下泼在那两套衣服上。

    草,高圆圆和高巧巧两人目瞪口呆。

    这要赔多少钱啊?两人呆住了。

    “哼”小范趾高气扬转身出去。

    “站住,你知道这衣服多少钱吗?”妹妹巧巧比较斯文,姐姐圆圆可不是吃素的。

    一把拉住小范:“你不给我们个说法,今天不要上台。”

    “你知道我是谁的关系?省里的领导和姜绅打过招呼的,你们不让我上台是台?”小范也不和她们扭打,就往边上一坐:“好,那我不上台了。”

    高圆圆一听,顿时就怕了。

    她虽然不是官场的,但也知道,官场上面,大鱼吃小鱼,一级压一级。

    省里的领导打过招呼,自己要是和她作对,回头不是要让姜绅被领导批了?

    虽然姜绅在她们眼中是个流氓加色狼,但是,至少姜绅今天帮她们安排的很好。

    “算了姐,算了。”高巧巧拉回高圆圆。

    高圆圆只好悻悻的松手。

    她一退缩,小范更神气,坐在那里不动。

    这时外面有人来叫,范小姐,马上轮到你上场表演了,准备好了吗。

    “我不去了,除非她们两个向我道歉。”小范现在越来越得意。

    我副省长介绍的人,姜绅在这,也得向我道歉。

    什么?高圆圆一听火大,泼湿了我们的衣服,还要我们道歉?

    “她们要不道歉,打电话给曹省长,让姜绅过来道歉。”小范搬出省长来。

    尼吗,高圆圆当然知道不能替姜蚓惹麻烦。

    “对不起,我们错了。”高家姐妹忍着怒火向她道歉。

    “声音这么大,没诚意,重来。”小范这派头不知和谁学的,坐在那里,翘着大腿,嚣张的不得了。

    “对不起,范小姐,我们错了,向你道歉。”高家姐妹只有忍,低声下气的向她道歉。

    “哼。”这还差不多。小范姑娘这下得意了,小小县委书记,还敢和副省长抗?我搬出曹省的名号,吓屎你们。

    她像得胜的公主,骄傲的看了一下姐妹花。

    然后准备上场。

    却在这时,房门被人打开,大步流星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

    众人同时抬头,就见这年轻人几步走到小范姑娘的面前,话也没说,伸手就甩。

    “叭,叭。”两个耳光打的小范明星一个仰面,摔倒在地。

    “姜书记。”这时包括工作人员和高家姐妹都看出这人是谁。

    原来姜绅来了。

    姜绅两个耳光把小范掀倒,然后也没看她,转过头沉声道:“下个节目把她删了,叫保安进来,把她和她的助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统统轰出去。”

    “是,姜书记。”工作人员连连点头。

    “姜书记,姜书记,我们是曹省长打过招呼的啊。”小范其中一个助理大急,连忙拉着姜绅,向姜绅解释。

    “别碰我啊,我怕我会手痒。”姜绅瞪了他一眼,小助理被吓了一跳,连忙松手。

    很快,外面有保安进来,开始赶人。

    “姜绅,你死定了,你敢打我?”小范明星反应过来,叫哭着从地上爬起来。

    “草--”姜绅大怒,我的名字,是你这二三线小明星能喊的?

    他还刚准备再给她一巴掌,就见边上人影一闪‘砰’有人拿着个衣架,砸在小范的头上。

    “啊--”小范明星惨叫一声,当场倒地。

    “叫你嚣张,叫你嚣张,叫你嚣张---”这人对着在地上翻滚的小范就打,边上小范的助理冲过来拉了半天才拉掉,现场一片混乱。

    姜绅目瞪口呆看着这人。

    高圆圆。

    竟然这么凶猛?

    “不好意思,姜书记,给你添麻烦了。”高圆圆打完人,发泻完之后,红着脸向姜绅道歉。

    她前面忍气吞声就是怕给姜绅惹麻烦,现在看姜绅都敢打,她当然二话不说,报了仇再说。

    “嗯,没事,做人就要这样,可以退让,不能受辱。”姜绅向她点点头:“你们的衣服,回头我报销了,好好唱。”

    姜绅说完转身出去,边上自有保安把那小范明星架出去哄走。

    姜绅怎么会来的?

    他一直坐在范立边上,范立在节目替换之际都会和姜绅说几句话。

    说着说着,说到曹省长。

    老曹是常委副省长,一样是常委,现在分管招商引次。

    当年姜绅在东宁时,这是欧省长管的。

    欧省长和姜绅合作时,立下无数功劳,把东宁的招商引资曾做到全国第一的成绩。

    可惜欧省一直不是常委,上头也没什么人,金仲林曾许若收他,不过老欧年纪也到点了,能不能再上,就要看机会。

    姜绅走后没多久,俞振强就把招商引资给曹省分管,然后年终的时候,招商的动劳全算在曹省的头上。

    老欧为此很郁闷的,不过他上面没人,现在在省里又算是孤身一人,老老实实等退二线算了。

    他这事没和姜绅说过,姜绅只知道分管招商的换人了。

    不过前不久发生一件事,老欧想保自己以前招商系统的一个老部下换个位置,但他现在不管招商,又不是常委,需要老曹提名。

    老欧找到老曹,老曹很不面子的拒绝了,据说还讽剌了他一下,你都年纪这么大,要退二线的人,还想提拔手下?

    其实老欧还不是特别大呢,都不到当初乔小山破格提正厅的的红线。

    老曹这样,算是狠狠的打老欧的脸。

    这事,老欧是丢了面子的,自然不会和姜绅说,范立在省里听到过风声,本来也不会和姜绅说。

    不过今天和姜绅坐在一起,加上姜绅拍他马屁拍的好,再想想,老殴也算半个金系,就把这事和姜绅说了。

    姜绅一听,我草,老欧当年多照顾我啊?尼吗,姓曹的找死啊。

    姜绅逢年过节都去老欧家里,可老欧从来没和他说过不开心的事,今天他第一次听到老欧的事,就让他不开心,我姜绅不开心,怎么可能让你曹玉书开心?

    他当时就想到老曹介绍的小明星,自己还没收他钱呢,是不是,现在去收钱?

    他还在想着收钱的事,然后神念一扫,正好扫到高家姐妹和小范吵架。

    这不是天赐良机么?

    姜绅大喜,向范立告个假,一路走到后台,给了小范两个巴掌。

    小范果然是有点底子的。

    话说姜绅叫人把她轰出去没多久。

    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姜绅看了看手机,向范立点点头,拿着手机走出晚会现场。

    “喂,那位领导?”他看这号码,是东宁的坐机,隐隐猜到是谁。

    “我是曹书玉,小姜,你什么意思?”曹书玉沉声道。

    一个副省还是常委,给正处打电话是有点跌身份的,不过没办法,这次他的人吃亏了。

    “没什么意思,我替欧省教训你。”姜绅很直接的回他。

    “嘶---”对面曹书玉倒吸一口冷气,半响没说出话来。

    姜绅太直接了,直接的让他受不了。

    他当官一辈子,从来没遇到这样的干部。

    一个正处,敢说教训副省。

    “东宁人都知道欧省对我小姜有提拔之恩,谁不给欧省面子,就是不给我姜绅面子,以后东宁谁敢让小范演出,我就砸谁的台。”嘟,姜绅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尼吗,曹书玉脸孔气的铁青。

    姜绅这话,太嚣张霸道了。

    太欺负人了。

    威胁副省不说,还传出话来,以后东宁谁敢让小范演出,就要砸谁的台。

    别小看这句话,别人说出来,曹书玉只会干笑两声,当成神经病。

    但这话从姜绅嘴里说出来,别的地方他不知道,东宁省内,没有人敢让小范再出来演出的。

    姜绅做的这么绝,出手这么狠,裸的在威胁曹书玉。

    无法无天了,副省长也敢威胁?曹书玉气的半死。

    他挂掉电话的时候,他的秘书也在边上。

    小秘书听到姜绅这种话,也是又惊又惧。

    没过几天,两人电话的内容就传到东宁官场。

    欧省偶而听到,苦笑摇头,心中却在叫着“这小姜,不枉老子当年这么帮他”。

    这话后来传到俞振强耳朵里。

    “这混蛋。”俞书记骂出三个字,只是边上的人怎么看,俞书记都好像不是生气的语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