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78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九十八章 欺负副部
    第七百九十八章 欺负副部

    不过他也不是等娴之辈,虽然大怒,却没有乱动。

    只说姜绅能走进他这个副部长的家里,他就知道姜绅不简单。

    “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马上报警?”徐部长查颜观色,一边说话,一边示意保姆报警。

    “你报了试试,要要零和当地派出所都可以。”姜绅不动声色的道。

    他坐在大厅翘着腿,一副气定神闲的派头,好像尽在他掌握中。

    徐部长后退几步,直到大厅的电话机旁,直接拨打了最近的派出所。

    姜绅那态度,是让他随意打,他当然不信邪了,难道,你把我家电话丝剪了?

    而姜绅明显没有剪,对方很快接通:“喂你好,这里明丰成区大台街道派出所。”

    “我是交通部副部长,我们小区来了不明身份的人,还到了我--”

    “嘟,嘟---”徐部长话没说完,对方挂了电话。

    嘶,徐绍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我不信这个邪了,徐绍再次拨打这个派出所的电话。

    这次对方也接了,但是更明显。

    对方拿起电话:“喂,喂,听不见啊,你大声点,咦,电话好像坏了么---”

    嘟,嘟,对方又挂了。

    我草你,这样就算电话坏了?徐绍当然知道对方是故意的。

    好好,小小派出所的警员,你敢故意挂我电话,别说我是副部长,就是普通百姓的求救电话,你也不能随便挂啊。

    徐绍这次换打要要零。

    “我是交通部---”徐绍电话一打通,才说几个字。

    “喂,喂,你说什么,声音大点,咦,电话坏了---”嘟嘟嘟。

    对方又挂了。

    我了个去,要要零也敢挂电话?

    徐绍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派出所要是挂电话,他可能要考虑个人因素,可能是姜绅正好有朋友在所里,但是打到要要零都被挂,那就有问题了。

    他再次抬头,看到姜绅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京城警察局长的电话知道吗?今天他值班,在办公室。”姜绅笑道。

    “我当然知道。”徐绍咬着牙齿,再次拨打警察局长的电话。

    我就不信,你有通天的手段。

    “喂,那位。”京城汤大局长的声音很沉稳。

    同样是副部级干部,汤大局长的权势也不在徐部长下面。

    “我是交通部徐绍---”徐绍刚开口。

    “叭”汤局长直接就挂了电话。

    “----”嘟嘟嘟。对面声音不剌耳,但是徐绍的心都在冷下去。

    他和汤局长见过不是一二次,算是老熟人了,但是对方一听他报名字,立马就挂了电话。

    想都不用想,有人在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

    以汤局长这级别,都要受制于人,逼的他挂断电话,可见姜绅的可怕之处。

    徐绍再抬头时,眼中已经没有了愤怒,只有害怕。

    “你明白我意思了吗?”姜绅这时把手上的东西放下来。

    几种水果,很普通的礼物。

    徐绍挥挥手,示意保姆走开。

    等保姆走了,徐绍沉声道:“验收拨款,全国都是一样,你们县的工程是一定要验收的。”

    “你以为找人压我就有用了?压的住汤局的人,未必压的住我。”他虽然害怕,也没到举手投降的份。

    我是陆家的人,汤局和我不是一个系,就算你能压住汤局,没有陆家也压不住我。

    徐绍就是向姜绅表达这个意思。

    我是惊讶你的能力,但是,我不会屈服。

    派系不同,姜绅又不是首长,他完全没必要怕姜绅。

    要是汤局长的领导来向徐绍打招呼,徐绍到可能会考虑一下。

    “你误会了。”姜绅摇头笑笑,说出一句惊天动地的话。

    “我的意思,你今天就算死在这里,你的案件也一辈子都破不了。”

    嘶,徐绍吓的脸色雪白,连退数步。

    太凶残了,他万万没想到,姜绅说话,这么直接,这么凶残。

    “我以前都想,用官压官,以黑止黑。”姜绅慢慢站起来,边走边道:“后来我发现,我的想法是错误的。”

    “别人曾说我,以官压官,算不得本事,可是,我为什么要证明别人看,我是有本事的人呢?”

    “华国官场,不是一个讲面子的地方,只要能击败敌人,又何必在乎用什么手段??”

    “徐部长,我给你两天时间,把我溧山的钱拨下来。”姜绅一边说话,一边起身。

    “过了两天还不见钱,我就不打算和你讲道理了。”姜绅不想玩什么以官压官了。

    孟安福固然说的有道理,但是也要看什么情况,什么条件下。

    现在和徐绍搞以官制官?那就要求到陆定文这样的陆家大人物身上。

    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姜绅直接给他来点狠的。

    别的不说,徐绍死在这里,京城警察局,保证破不了案。

    这手段太直接,太凶残,但是却是最有效最快的方法。

    像徐绍这种人,姜绅就算找到首长级别的领导打招呼,只要不是陆家失,他都可能拖上你一二个月。

    所以姜绅一点机会都不给他,直接威胁。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讲道理。”徐绍不服。

    就你一个处级干部,还敢和我说这种话?

    他是震惊姜绅的运作能力,也害怕姜绅和警察局的的表态。

    但是,仅是这样,是不够让他屈服的。

    尤其最后姜绅的话,很伤他自尊啊。

    我好歹是副部级的高官,凭什么要怕你?

    “那我们等着瞧。”姜绅也不多说,起身告辞,最后点了点徐绍:“你会后悔的。”

    “我一定不会后悔。”徐绍目送姜绅离开。

    姜绅走后,他想打个电话向陆家汇报一下。

    可转念一想,还不够丢人啊?

    堂堂副部,被一个正处找上门,差点就被他一吓,吓的服软,这个脸可不能丢。

    于是,徐绍也没打电话给陆家的人。

    这以后,双方一直平安无事。

    一天。

    两天。

    两后之一,在交通部的大楼外面。

    徐绍刚下班,车子慢慢开出交通部。

    今天他心情不错,终于部里有人投靠自己了,还说出一个秘密。

    溧山县的事,大局长潘祖之很关注。

    不过关注又怎么样?老子说不给钱,就不给钱,除非你潘祖之敢把这事上常委会。

    他要真上常委会,我不是可以立马发标?你潘祖之违规操作,没有验收,就先拨款,正好把你弄下台。

    他正在胡思乱想,砰,车身剧烈的颤动一下,让他有种,天地崩裂的感觉,接着,整个人嗡嗡,脑袋里一片晕厥。

    撞车了。

    一辆路虎揽胜,重重的撞在他坐驾的右侧后方。

    还好他是坐在左侧后方的。

    要不然这一撞击,起码也把他撞成重伤。

    “徐部---徐部---”驾驶员和秘书吓的魂飞天散,连忙下车。

    大家七手八脚,把徐绍拖下车。

    徐绍惊魂未定,除了脸色有点白,身上并没有受伤。

    足足十几秒钟他才回过神来。

    他们距离交通部不到一百米,应该是刚刚开出交通部所在的街道,就在路口被车撞了。

    “吗的,眼瞎了,撞了我的路虎,你赔的起吗?”路虎车里跳下几个大汉。

    几个大汉都穿着黑色衬衫,看上去很像黑道混混。

    “报警。”徐绍果断的下令。

    “报你吗比。”对方一声怒骂,几个大汉蜂涌而上。

    “打死这狗日的。”

    “打。”

    砰砰砰,徐绍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人当场放倒,几秒钟不到,被打的鼻青脸肿,连带他的司机和秘书同样被打的惨叫连连。

    最后一个大汉一脚踩在他脸上,怒骂:“给脸不要脸,副部长就吊了,照打。”

    呸,对方最后一口口水吐在他脸上,扬长而去,连路虎都停在那里不要。

    “姜绅,姜绅---”徐绍终于知道是谁了。

    你无法无天了,敢买凶殴打副部级干部?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徐绍从来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干部,连副部级高官都敢打,而且是买通当地的混混来打。

    不过他马上明白一个道理,当双方的实力在一个平行线的时候,副部级也和小百姓没有两样。

    是的,姜绅没能力指挥陆定文给他压力,但是徐绍同样没能力给汤局长压力。

    附近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后,很快出警,只是这态度实在让人愤怒。

    “报警是吧,怎么回事?”

    “有人打你,知道是谁吗?不知道?只知道谋后主使?有证据吗?行了,我们都记下了,你回去等消息吧。”

    三言两句后,对方打发徐绍回家。

    拷,我是副部啊。他们打的是副部。徐绍急了。

    正部也没用啊,我们一点线索也没有,调查也需要时间。

    马路对面,不是有摄像头么。徐绍的秘书指着对面的交通摄像头。

    哦,我们调过,今天刚坏,不能用,行了,你们回去吧,有消息,抓到人,我们通知你们来认人。

    这话说出来,徐绍就知道警察在敷衍他们,等警察抓人?何年马月的事啊。

    想到普通老百姓在遇到这种事时,也会听到这种话,徐绍就有种想哭的冲动,好歹我也是副部,尼吗当我是平头百姓。

    对方后台不在他之下,双方的身份差距,就几乎能忽略不计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