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79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零一章 扭转脖子
    第八百零一章 扭转脖子

    这次是去yn,姜绅把二货关若华也带着,因为她最喜欢砍人。

    同行的还有副县长胡金生,政府办的小许,警察局长曾锋。

    人不多,姜绅也就带了一个美女,看起来,像是去出国公干的样子。

    十月二十九日,姜绅带着溧山代表团,来到yn。

    一下飞机,关若华心情有点小激动。

    今天终于和师父出差了,话说,电视电影里,男女出差都能发生点什么,我今天要得偿所愿了吗?

    她在那里想入非非,曾锋有点郁闷的在问姜绅。

    “头,我们下午,有什么安排?”

    出国考察叫到曾锋,曾锋当然郁闷了,每次和姜绅办事,都让人心惊胆颤,他估计着,这次到yn,又要出事。

    “没有安排,你们拿着钱,到处玩吧。”姜绅在出租车上,给大家发钱。

    每人发了几万美刀。

    “姜书记,我们就负责玩?”政府办的小年青,一个叫小许的,有点害怕,不是说来考察公干的?

    “姜书记叫你玩就玩,yn不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胡金生瞪了小许一眼。

    “离这近点,别走太远。”姜绅淡淡的道。

    曾锋眼角一抽,尼吗,这是搞事的节奏。

    “头,需要我陪你吗?”曾锋假巴意思的表忠心。

    其实他是不敢陪姜绅的。

    “不用了,你们都去玩吧。”

    “那我呢?”二货关若华刚刚发现有机会,怎么姜绅又要打发她走?

    “你跟着我。”姜绅点点头。

    “好啊。”关若华大喜。

    很快到了酒店,订好房间,姜绅和他们交待一番,带着关若华就走了。

    yn气候不错,没有什么旅游季节,常年可以过来游玩。

    十月底了,街上的游客还是很多。

    姜绅带着关若华直接去海边。

    溧山人的货船依然被扣压,yn和flb目前已经在中业岛附近展开正式联合演习。

    对方扣压货船还有新的说词。

    目前演习中,海路不通,扣压你们的船也是为你们安全着想。

    但是,我们帮你们保管着,是不是要收点费用?

    原本五万华币,最近已经加到十万。

    照yn方向外联部的解释,演习会有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们就放行,不收钱也放。

    但是一个月后,这一船货物全都烂了都可能。

    yn方明显是耍赖,斯负人。

    要么给钱,要么过一个月放行,让溧山人选。

    溧山人什么都不选,等姜绅来。

    姜绅很快在海边一家旅馆见到他们。

    货主一共有三人。

    溧山一个,武宁一个,溧州一个,还有一个东宁的老板是跟他们搭船的。

    四个人,有价值一百多万的货物在船上,这条船的费用不说,员工的工资,货物的损失,就这些天里,就损失了近一万,姜绅再不了,他们都要忍不住交钱走人。

    “姜书记,你终于来了。”溧山人姓姚,姚老板看到姜绅,真是看到了父母官,激动的要哭出来。

    连其余几个老板都没想到。

    溧山县委书记,竟然真的来了。

    一个书记从国内跑到yn,别的不说,就这态度,已经能让百姓们感动。

    “我们都打算交钱走人了。”

    “连我们带船员,住在这里一天,就要近千元开支,谁也坚持不住。”武宁的宋老板直跺脚。

    船上本来有四名员工,其中两人都被他先叫回国内了。

    待在这里一天就要发工资,还要包食宿。

    yn人就是看他们这样,也不凶他们,就扣住船,足够让他们难受的。

    “交了十万块,这船货就白跑了。”溧州的老板姓阮,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流氓县长。

    姜绅的年轻,让他震惊。

    东宁的老板姓朱,看姜绅时,有点崇拜,他应该在东宁,听过很多姜绅的传说。

    “嗯,那这笔帐,要和他们好好算算,走。”姜绅现在要做点事,不打算和以前一样藏着。

    一定要做的轰动一点,让大家看的清清楚楚,考虑到惹火我姜绅的下场。

    姜绅带着几个老板,还有关若华赶赴海关。

    yn的海关和国内不同,都带枪的。

    门口直接就有人拦住他们。

    干什么的?yn人眼睛一瞪,他们都是老手,一看就能看出本地人和华国人。

    “我是船主,姓姜,找你们头,解决我们的扣船问题。”

    对方和里面联系了一下,问了姜绅的船只情况,有人带着他们进去。

    海关负责人姓胡,当地人叫他胡队。

    胡队长很牛逼的,看到姜绅他们进去,他双腿放在桌上,一边抖,一边叨着烟:“青云号是你们的?一口价,十五万,马上放行。”

    “尼吗,昨天还说十万的?”阮老板跳起来。

    “二十万。”胡队冷笑,又报一个数字。

    他和溧山的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阮老板他们每次过来都是低声下气的求他们,他也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态度。

    一看今天换了人,估计又找了人来求饶,要降价的。

    即然这样,当然要多加一点。

    “胡队,你这样,不合规矩吧?yn海关这样做事---”边上宋老板才说到一半。

    姓胡的又竖起根手指:“二十五万。”

    嘶,这边的人,除了姜绅,全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裸的欺负人了。

    摆明了黑华国的商家。

    “你再说一次呢?”姜绅不动声色的问。

    “那就三十万。”胡队把腿放下,站起身,走到姜绅面前,拍拍姜绅的脸:“小伙子,yn话讲的不错,学过啊?”

    叭,叭,叭,他手轻轻拍在姜绅的脸上,眼中全是鄙视之意。

    管你在华国有多威风,到了我们yn,是条虎也得趴着。

    这样打脸,很羞辱人的。

    今天在场的几个华国老板,全被他这样拍过。

    你说他打,他拍的又很轻,你说他不是打,但是用手掌拍脸,真是耻辱。

    “吗的。”姜绅还没发火,边上二货关若华一个箭步冲上去,抄起桌上的一个水杯,砰,砸在胡队的头上。

    我的偶像,我师父,那白嫩嫩的小脸,我都没拍过,你敢拍他?

    关若华这个动作,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外。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合着姜县长带个漂亮女孩来,还是有大用的。

    “砰”水杯砸的胡队脑袋往后一扬,整个人一屁股坐到地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抬手一摸,全手是血。

    “嘶--”几位老板全看傻眼了。

    在海关打人?你们还能更夸张一点吗?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姜绅一低头,双手一按胡队的勃子,左右一拧。

    卡察,众人听到一声卡察,胡队脑袋往下一垂,当场气绝。

    yn人的脖子,被姜绅拧断了。

    就在这么多老板面前,姜绅这县长,直接一下,把yn海关关长的脖子扭断了。

    四位老板全部呆滞,只有关若华,虽然震惊,但是眼中全是兴奋。

    她天生就是混黑道的,现在做了秘书,很压抑啊,今天终于让她兴奋了一下。

    “姜----姜县长----”溧州的陈老板说话,结结巴巴,明显吓的不轻。

    “死了?他死了?”边上阮老板也吓呆了。

    知道姜县长猛,没想到这么猛。

    直接就把yn人杀了。

    这是你家姜县长吗?是不是你请来的杀手啊?武宁的老板欲哭无泪。

    杀了yn人,他们统统要倒霉,被抓起来枪毙都有可能啊。

    可这时姜绅没功夫离他们,正在胡队长办公桌上翻什么东西。

    最后拿了几张单子,又从胡队长办公桌抽屉里拿了个章,叭,叭,盖了几下,丢给姚老板。

    “你们四个,拿着这单子,去领船走路。”

    “啊---”这样就能走了?四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动。

    “怕什么,留在等着被人抓起来枪毙掉?快走,没事的。”关若华自然一百个相信自家老板。

    “我保你们没事,回去路上不要急,和往常一样开,保证没事。”姜绅再次挥挥手。

    “走。”事到如今,只能拼了,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东宁老板接过单子。

    现在先离开这办公室再说,一会有人进来,看到这里死了人,连他们也要倒霉,他们要是出去了,再来人,也许就找不到他们头上。

    四人心惊胆颤,心跳加速,拿着几张通行证一样的东西,慢慢走出海单。

    当然了,现在的海关和以前不一样,不是凭几张单子就能通过的。

    姜绅坐在办公室前,熟练的弄起电脑,叭,叭,叭,飞快打了一会,发出指令。

    “师父,你还会用他们的电脑?”关若华看的眼都绿了。

    师父真是无所不能,天下无敌。

    海关有独有的系统,一般的人别说摆弄,看都看不懂,何况还不是华文。

    “你师父我什么不会?”姜绅有点牛逼。

    “他们不会有事吧?”关若华担心另四个老板。

    “没事,我们等会走。”姜绅坐在办公室里,神念锁定着那四个人。

    四人脸色不好看,但总算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硬是大着胆子拿到通行证去取船了。

    那边有人接过通行证看了看,用yn话道:“电脑上查下。”

    边上有人在电脑上查。

    四个脸色大变,电脑上没有啊,人都被杀了,我们这是要逃命的节奏?

    四人目光四处打量,怎么看,都没地方跑,一时之间,心如死灰。

    “ok了,放行。”查电脑的人看一下,上交罚款十五万,放行。

    “呼”四人同时长舒一口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