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0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零八章 亭亭玉立
    第八百零八章 亭亭玉立

    我那敢啊,曾锋心道,我就是破了案后,才敢和你说。

    我要之前和你说,现在我就残废了。

    曾锋太了解姜绅了,所以他是把案子破掉,才敢向姜绅汇报。

    要是一接到这案子就找姜绅,估计他的腿都要被姜绅打断。

    姜绅当然怒了。

    这案子让他想到当年向小汐的案子,如出一辙,不过一个是逼着卖淫,一个是逼着乞丐。

    卖淫的还好点,吃的不会太差,做乞丐,每天能吃几个包子就算不错,据王勇说,当年他们找的小孩子,每天就管三个包子。

    要他们饿不死,也没力气跑。

    姜绅现在想想,狠不能一掌拍下去,把整个溧山夷成平地。

    你吗个比的,你这警察局长吃屎的,姜绅破口大骂。

    曾锋低着头,心中惨叫,这乞丐归民政局管啊。

    还好你和我说了,曾锋啊曾锋,你要没破案之前和我说,我打断你全家的腿。

    姜绅很想痛骂他,但是想想,自己也有错。

    身为县长,书记,一肩挑,平时下乡,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乞丐。

    “人呢?抓来的人呢?”姜绅骂过之后,阴森森的问。

    “在等法院判,抓了二十三个,首脑卞永跑了,这家伙放出风,想出钱,少判几年,他愿意回来自首。”

    “哈哈哈。”姜绅听的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你吗的,还想少判几年?我草你全家的。

    他最后大手一挥:“按程序来,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走吧,你可以走了。

    曾锋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转身就逃了出去。

    然后猛的身子一震,我草,姜书记说按程序来,卞永啊卞永,你全家保重吧。

    他今天和姜绅说到流泪,就是一句话没说出来,我想杀了这卞永,可是我不敢,姜书记,你敢啊。

    曾锋知道,这一刻,姜绅已经起了杀心。

    卞永这时跑那去了?

    已经到了辽西省。

    他翻了几座山,从溧山逃进辽西。

    “吗的,还好我这几年赚了点钱,县里不肯让我自首减刑,老子就出国吧,从缅甸出国,照样风流快活。”卞永想了想,拿出一个手机,换了一张新卡。

    他准备打个电话回去,看看家里什么情况。

    “喂,我找卞永,卞永在家吗?”卞永装别人的口音,说要找卞永。

    “卞永不在,我姓姜。”家里的电话里,传出一个亲切的笑声。

    “你谁啊?”卞永吃了一惊。

    老婆孩子都在家,你他吗怎么多出一个男人来?

    “你跑路了?放心好了,家里人我帮他们安排好了。”姜绅嘻嘻一笑:“和卢剑一样,每人断一手一腿,然后去悟西省当乞丐,就放卢剑家的镇上。”

    “嘶”卞永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整个脸变的雪白。

    “我不是开玩笑的,而且我向你保证,当地民政,警察部门永远不会抓他们,我让他们,要饭一辈子。”

    姜绅说完,叭的一下挂了电话。

    这时,他的神念,已经锁定了刚刚逃出溧山的卞永。

    这个人是谁啊?说的话太恐怖了,他吓我的,马的,不理他。

    卞永当然不相信。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知道什么叫因果吗?”

    卞永猛的回头。

    “姜书记。”他惊恐的叫起来。

    他认识姜绅,认识溧山的父母官,没想到这次出马的,会是传言中的流氓县长。

    “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把钱都捐出来。”卞永一下子跪到在姜绅面前。

    “那谁给那些孩子机会,他们失去手和腿找谁要去?”姜绅狞声而上。

    叭,一个耳光把他打翻在地,上去就是一脚。

    卡察‘啊’卞永惨叫,左腿生生的被姜绅连肉带骨头,踩成粉碎。

    姜绅的脚在地上踩来踩去,等到卞永左腿完全碎掉之后,伸手一拉。

    哧,卞永左腿彻底的分裂出去。

    “啊---”卞永当场晕死。

    “醒醒。”姜绅马上把卞永弄醒:“这才只是开始。”

    卡察,姜绅又是一脚。

    “啊---”卞永再次惨叫,左手被姜绅踩成粉碎。

    姜绅是一点点的踩上去的。

    先是五指,接着手腕,然后手臂,最后从肩膀处一拉,整个肩膀被姜绅拉了下来。

    卞永痛的三番五次的昏死过去,每次昏过去,又被姜绅弄醒。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卞永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

    “你这就受不了了?你知道人家十几年要饭,是怎么过的吗?”姜绅狞笑:“你不用自首了,我向你宣布,你将会在梧西省干一辈乞丐,并且,和你的家人一起,哈哈哈。”

    “姜绅---”卞永悲痛的大叫,但是嘴巴一伸,就感觉到喉中剧痛。

    哧,他的舌头也被姜绅一把拨掉。

    他最后一次昏死前,听到姜绅道:“这世界有很多赚钱的方式,为什么你要用恶心的手段?”

    没过几天,整个溧山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搞乞丐的卞永,自己也做了乞丐,听说有人在某省看到他家都变成了残疾乞丐。

    “你是不是觉的我很残忍?”县政府中,姜绅坐在办公室上问曾锋。

    “没有,没有---”曾锋苦笑,心中却道,你杀了卞永也就算了,何必搞这样。

    “知道这世界上最痛的是什么人?”姜绅道:“听过一个故事吗,说有对事业有成的夫妇,家里有上千万的财产,后来小孩丢了,女主人一段时间后跳楼自杀了,想想也是,如果看到过街上各种有奇形怪状残疾的乞丐,想到儿子也有可能变成那样在某处乞讨,那种痛苦可能只有死才能解脱吧。”

    曾锋沉默不语。

    “还好你向我汇报了,如果你不向我汇报,你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吗?”

    曾锋全身发冷。

    “我知道了姜书记,我保证溧山,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

    “溧山。”呵呵,姜绅苦笑,我管的了溧山,但是华国有多少个溧山?

    曾锋走后。

    姜绅坐在位置上,半天没有动。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我进官场,到底是对还是错?

    也许不进官场,就看不到,听不到这种事,也不用这么烦心。

    姜绅心情正不好呢,却在这时,来了一个好消息。

    其实也不算什么好消息。

    因为有个小美女打电话给他了。

    谁呢?

    向小汐。

    向岚的女儿。

    向岚不是调溧州任常务副市了吗。

    向小汐一直在东宁上到初中毕业,到了去年进入高中。

    九月份的时候,来到溧州上高中。

    目前是溧州一中高一学生。

    话说从姜绅到英国,然后在溧山,小汐已经三四年没见过他了。

    她到溧州后,多次要到溧山玩,都被向岚找各种借口拒绝。

    但是,这次溧山大破乞丐案,溧州新闻多次播放,向小汐又想到当年的一幕,再也忍不住了。

    于是在周六的时候,没和向岚说,看向岚出门了,她就自己拿了个包包,悄悄的准备坐车到溧山来。

    不料向岚忘了东西,又折回家去拿,把向小汐堵在外面。

    向小汐慌了,就说是去同学家玩,但是向岚是什么人,小汐说没说慌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才到这里上高一,一学期没完,有什么熟悉的同学,能到她们家去玩?

    向小汐无奈,只好说,我要去溧山找姜哥哥。

    尼吗,冤孽啊,向岚现在那里敢让她去。

    当年十三周岁的向小汐,现在已经快十七周岁,长的和向岚少女一样,婷婷玉立,娇美动人。

    “不许去。”向岚顿时就大怒。

    “我就要去,你不让我去,除非天天看着我,不然我不上学,我也要去。”向小汐也恨的。

    当初她都对坏人下过手,当着姜绅的面,差点杀了那拐卖她的人。

    别看她小,心理可成熟着。

    向岚一听,没招了。

    总不能,真的天天看着她。

    她只好咬牙:“行,我打电话给你姜哥哥,让他车站去接你。”

    “这还差不多。”向小汐像个得胜的公主,心花怒放。

    于是,姜绅就接到这个消息。

    向小汐要到溧山来玩了,让你去接她。

    向岚也想过来,不过今天有任务,接待省里的人,走不开。

    只好在电话里恶狠狠的警告姜绅:“你快点搞定她,她不小了,不能再胡思乱想,学习为主。”

    “你想多了,我了解小汐,我是她崇拜的哥哥,你别适得其反。”姜绅淡淡的笑着。

    他嘴上这么说,心中还是有点慌的。

    向小汐当初小,是把她当英雄,当哥哥,现在长大了,会不会想法不一样?

    姜绅在办公室里想了想。

    把关若华叫了过来。

    关若华是自己人,姜绅也没什么好藏的。

    “有个高中生要过来看我,你帮我去接一下。”

    “小美女?”关若华马上警惕起来。

    “你脑子里想什么呢?”姜绅怒道:“她妈是向岚。”

    “草。”关若华当然知道姜绅那档子事,眼睛一下睁的老大,半天崩出几个字:“畜牲,你还玩那个?”

    “我去你的。”姜绅气的想一脚踢飞她。“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改变她的想法。”

    “我懂了,这个我会。”关若华嘻嘻一笑。

    “接了之后,送她到那?”

    “你陪她玩会,温泉,仙人洞,竹海,几个景区玩下,中午你陪她,说我没空,晚饭我再来。”

    “懂了。”关若华淫笑着点头:“那你要给我权利,不管什么方法。”

    “恩。”姜绅恩了声,突然觉有点后悔,关若华这斯,好像在想什么坏注意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