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1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一十章 砸台
    第八百一十章 砸台

    范青青是东宁本地人,本来是个驻酒吧歌手,不知后来怎么搭上曹省长的线,曹省长托关系捧了捧她。

    据说当时曹省长还没当副省长,是当时的文化厅长,范青青可能就被他包了,靠着曹厅长,在东宁经常上过电视台,慢慢打出一点小名气。

    而曹厅长的官,也越做越大,现在做到常委副省长。

    上次溧山的事发生,曹省长很没面子。

    可他也奈何不了姜绅,更是知道姜绅的凶残,就让范青青收敛一点。

    但是范青青的人脉和关系都在东宁,出了东宁,谁肯捧她?谁肯给她机会?

    做点小商演,可赚不了几个钱。

    做演员或歌手的,一定要红,不红的话,连温饱都有问题。

    要红,就要有机会。

    最近东宁又有了一次机会。

    文化厅联手京城台、福安军区,三地联手,举办一场‘八一晚会。’

    现在是六月份,离八一还早,不过为了排练,有些上台的演员和歌手,在下周六要到东宁省文化馆排练。

    范青青一听这是京城台搞的,当然要参加了,有露脸给全国的观众看到,有机会一炮而红的。

    而且,还有福安军区在里面,中央加地方大军区,加省,三地强强连手,曹省长,你还怕姜绅来砸台啊?

    她到曹省面前哭诉。

    一边哭,一边用小手在曹省胯下摸来摸去。

    曹省在办公室里,被她摸的欲火焚身。

    最后范青青媚眼如丝:“他一个小正处,你还怕他同时砸这三家的台?你让我上嘛,你让我上,我就帮你吹。”

    范青青道:“你不是一直想口炮了我吗?”

    草,曹省长一激动,就答应下来。

    他想小青青的小嘴,想了很久了,这次终于找到机会。

    他是忌惮姜绅,不过这场演出,涉及到京城台,福安军区,一个是中央最高大的影视部门,一个是大军区单位,姜绅再牛逼,我就不信他敢真砸台。

    曹省长就向主办方推荐了范青青。

    主办方是省文化厅。

    厅长是曹省长以前的老部下,即然是领导安排的当然没问题。

    这时有人提醒他。

    “袁厅长,听说外面有人放了风,谁让范青青上台,要砸谁的台。”

    “我知道,流氓县长姜绅放的风,他还以为这华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袁厅长不信邪了。“而且这次的合作方是京城台和福安军区,我不信他能翻天不成?”

    袁厅长没和姜绅打过交道,也不认识姜绅。

    对他来说,这么嚣张的正处,是他最讨厌的人。

    于是,范青青就被推荐上了这台晚会。

    “晚会在八一,这周六开始彩排,本地的演员都会到,下个月,外地,特别的京城的演员也会来,听说,省里有领导下命令,争取这台晚会不能比上次溧山的晚会差多少。”陈剥皮真是什么都打听到了。

    这个省里的领导,可能就是指曹玉书。

    他想为范青青出口气,想把这晚会搞好一点。

    不过很明显,目前国内想在晚上会明星这个级别上超过姜绅办的那次也不容易,曹省长也只能yy一下。

    当然,有京城台合作,主办方的级别比姜绅那个可高多了。

    至少这点上,曹省长还是压住姜绅的。

    姜绅听陈剥皮汇报之后,马上就把事情的来笼去脉打听的清清楚楚。

    主办方,省文化厅,合作方京城台,福安省军区。

    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换成溧州市委书记田力,连一家都不敢得罪,更别说砸台了。

    但是姜绅必需砸的。

    他放出话来,如果不砸,那简直就是打自己的脸。

    不但要砸,还要狠狠的砸。

    “就是说,下周六是省里的演员们排练,外地的都不来?”姜绅最后问别人。

    “是的,京城台和福安军区的人现在也不在东宁。”对方小心翼翼的问答,意思是提醒姜绅,你要砸现在砸,那两家强力单位不在,等下个月,京城台和福安军区的人到了,就不方便砸了。

    我还偏要等他们都来了再砸。

    姜绅笑道:“行了,我知道了,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姜绅就开始想着这事。

    叫谁去砸呢?

    他自己当然不能砸,但是也要让所有人知道,是他姜绅派人砸的,同时要曹省找不到把柄。

    行了,哥们下个月,出趟国吧。

    姜绅打定主意,砸的时候,一定要不在现场。

    进入七月后,气温越来越高。

    这时京城台和福安军区的人,陆续赶到东宁。

    演出在八月一日,七月依然是彩排。

    省文化馆内,人来人往,大小演员,工作人员、记者等等,挤了足足有一百多人。

    在其中一个房间里,有一个穿着艳丽而暴露的女子,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这个女人,就是上次在溧山被姜绅抽过耳光的范青青。

    大半年过去了,范青青没有什么变化,名气也没上涨,但是她的架子到一点没有小。

    这房间是文化馆原来的一个办公室,现在被腾出来做为她的专门画妆室,她坐在那里打电话,身后还有一个化妆师在帮她画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什么超级巨星。

    “干爹,你放心,我都在这快两星期了,没事的。”范青青在和她干爹说话,这个干爹,自然就是曹省长了。

    现在有人在这里,她叫干爹,没人在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叫的。

    不过身后化妆师当没听见,专心致致帮她化妆。

    “没事就好,我想也不会有事,今天京城台和军区的人都来了,我还巴不得他来找事,不过我听说了,他今天下午刚刚去了m国。”

    “他早不去,晚不去,这个时候去,我怀疑他想为自己制造不在场的证据,总之你自己小心一点,我已经请军区的人照看你。”

    “嗯,谢谢干爹。”范青青本来还有点得意的,被曹省这一说,反而吓一跳。

    制造不在场证据?他想干什么?

    不过没关系,曹省托部队的朋友,找了几个大兵保护,比什么保镖都有用。

    这次的活动,福安军区有参加,出几个大兵,真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

    范青青想想,也没什么害怕的,京城台、军区的晚会彩排现场,他姜绅一个小小县委书记能干出什么?敢干出什么?从来没有人敢挑战这两个大家伙。

    就在范青青自己在化妆室里找那种成就感,成功感,优越感时。

    外面开进来一辆军车。

    军车往文化馆里一开,门口有眼尖的大军就看到了。

    军区文工团全在这里,很多人都认识这辆车。

    军区大领导专车。

    司令员来了?

    文工团长,三步并两步的跑过去。

    他跑过去,正好车上的人下来。

    拷,刘建功。

    文工团长认识自家大少爷。

    “刘总。”团长笑嘻嘻的贴了过去:“什么风把你也吹来了。”

    “谁叫你们来的?”刘建功脸色一沉当场就黑脸下来。

    “呃--”团长莫明其妙:“不是军区和东宁省文化厅,还有京城台联合主办的吗?”

    “我问,谁叫你来的?”刘建功眼睛一瞪。

    “当然是秦主任了。”团长苦笑,这还用问,军区这事,归政治部秦主任管,按理说,这事会问过刘司令的啊。

    他知道刘建功来者不善。

    “统统撤走,马上回去,我们军区的,到溧山县参加慰军演出。”

    “---”不是吧,团长愁眉苦脸。

    “需要我爸亲自打电话你吗?”刘建功冷笑。

    “不用,不用。”团长只好转身,心中那个郁闷啊。

    本来是帮省里演出,现在居然到县里演出?

    好吧,算你狠。

    他倒是不想听刘建功的,不过他知道,刘建功这种绔纨子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今天得罪了他,改天在领导面前歪歪嘴,有的他受的。

    到是政治部主任那里好说,到时就说是刘公子插一脚,相信秦主任也不会有意见。

    这边军区的人一撤,组办方就急了。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撤了?省里不是和你们军区说好了?这八一演出会,还是为你们部队搞的啊?

    那啥,我们决定到山区基层连队慰问演出了,不好意思啊。

    组办方是省文化厅,连忙向上联系。

    不过这时,京城台的负责人神色凝重的走了过来。

    那啥,不好意思,京城有台演出,很着急,我们要先撤了。

    什么?文化厅的人一听,脸色大变。

    我们省里不是你们台里说好了?

    是啊是啊,不过,那啥,马部长管我们台的啊,你懂的。

    马部长打招呼了,让我们撤。

    嘶,文化厅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从条线上说,文化厅的上级,文化部也归马部长管的,那可是堂堂的局委级领导。

    没错,这个马部,就是马天鸣的老爸,局委马部长。

    文化厅的人顿时有点呆若木鸡。

    到了局委这个层面,已经不是他们敢想的。

    吗的,这场演会要砸了,文化厅的负责人顿时有点害怕。

    正想着给厅长打个电话什么的。

    身后传来拖鞋拖地的嗒嗒声。

    他扭过头一看,只看见一个光着上身,穿着短裤叉,赤脚拖着一双人字拖,一手扣鼻屎,一手摸着胸口的赤脚大叔向他走过来。

    这大叔最明显的地方,胸口有很多黑黑的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