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1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十一章 名声在外
    第八百十一章 名声在外

    胸毛哥来了。

    昨天胸毛哥火气有点大啊,不知是不是天气热的原因,胸前的黑毛越来越多。

    “吗的,老子最近在办移民呢,我草,你又给老子找事。”胸毛哥骂骂咧咧走到那文化厅负责人面前,在他的目瞪口呆中,一把拎起他衣领。

    “姓范的贱人在那?”

    “你,你想干什么?别乱来啊。”文化厅的人吓的半死,眼光一扫胸毛身上,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还有一个人头在胸口,就凭这纹身,就要吓死一大半东宁人。

    但那文化厅的人定睛一看,咦,别人是龙头在胸口,胸毛哥胸前怎么纹了一个人头?

    而且还很眼熟。

    没错,在一片黑黑的胸毛上面,胸毛纹了姜绅的人头在上。

    难怪那文化厅的人看的有点眼熟。

    “你们想干什么?”京城台的人虽然决定走了,但是还没正式撤是不,眼看胸毛这副驾势,再看看胸毛身后还带着七八个小弟,立马就举起摄像机。

    这胸毛要是给京城台的人拍到,立马就是头条,明天就要被扫黑。

    不过就是这时,场中有人手机响了。

    京城台负责人连忙接手机:“是,是,马上走,可是龙部长,我看这里----是,是,马上,立刻走。”

    他的头点的和小鸡吃米一样。

    马部长的头号大将,龙副部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让他立刻走。

    “鲁主任,你别走啊,他们打人了啊。”文化厅的人,哭丧着脸叫道。

    但京城台的鲁主任连续接到部里的电话,知道刻不容缓,马上就撤,头也不回带着京城那班人就撤了。

    你们?文化厅的人欲哭无泪。

    “叭”胸毛这时来劲了,一个耳光直接就扇在文化厅负责人的脸上:“带我去见姓范的。”

    “唔唔”文化厅的人只好点头,同时余光示意边上的同事。

    边上早有工作人员在打电话报警。

    警察还没到,胸毛已经带着人到了范青青所在的房间外。

    哗啦啦,这时,外面涌进来一大队保安。

    都是今天负责场地的保安,文化厅把人全叫了过来,足足有四十多人,围住胸毛等人。

    “你们走不走,把我们古处长放下来。”

    “警察马上就要来了,把人放下来。”

    一众保安嘴上还凶。

    胸毛笑了:“哟,不得了么。”他指着保安队长:“你那人啊?东宁的还是外地的?你确定今天要拦着我胸毛哥?”

    “嘶”那保安队长闻言,脸色大变。

    胸毛哥的名字,最近几年在东宁很火啊。

    以前东宁人只知道姜绅,现在姜绅不在,陈剥皮又比较低调,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胸毛哥目前成为东宁名声最响的大人物。

    众保安听他报出字号,再看到他胸前的黑毛,吓的是齐齐后退一步。

    “怕什么,警察马上来了。”古处长被胸毛押着,嘴巴还很凶,示意保安上去救他。

    “来啥,警察过后,我一个个找你们,你们来啥。”胸毛笑眯眯的看向众保安。

    边上有小弟拿出手机:“胸毛哥,我怕人多认不清,先拍个照,过后我们一个个找。”

    卡察,卡察,手机在拍照,那些保安吓的全部躲的躲,转头的转头。

    尼吗,古处长那个怒啊,一个混混而已,报个名字,吓的四十多保安都要做鸟兽散,这还是据说姜绅的手下,要是姜绅本人来了还得了?

    “呜呜呜”此时,外面警车大作,警察终于赶来。

    呼,古处长长舒一口气,心中大定。

    警察来了,我看你胸毛吊个屁。

    “谁在这闹事?统统带回去。”随着一声中声十足的喝声,大批警员冲了进来。

    “胸毛?”叫话的那个,一进来就看到了胸毛,马上愣了下。

    “万所,是我在办事,你让让吧。”胸毛很嚣张的。

    万所迟疑了一下,大庭广众的,这么多人看着,他们不可能怕了胸毛的。

    “胸毛,你不是在搞移民吗,别惹事了,小心不能移民。”万所还是示意警员们上来。

    “你对他说啊,啊,姓万的,你不得了了,敢对着他说吗?”胸毛怒喝一声,转过头,用手指指胸口的人头。

    我草,万所一看,这人头有点眼熟的么?

    这不是我们以前东湾街派所出副所长姜绅吗?

    原来万所也是东湾街派出所出来的,当年姜绅当副所长时,他是副教员。

    现在他做了别的所所长,但是人家姜绅,据说已经是县委书记了。

    “草,姜书记?”万所吓的倒吸一口冷气。

    真是人的名,树的影,做为东宁警界出来的英雄人物,姜绅已经在外好几年,他的大名,现在东宁官场的新人可能不知道,但是警察的新警员个个都听过,更别说万所还做过姜绅的同事。

    “尼吗,胸毛,你这么搞,就大了吧?”万所的语气顿时就萎了。

    不萎不行啊,别说姜绅的声名在外,就现在他们大宁区警察局长,知道是谁吗?

    陈小苗啊。

    传说中姜绅的女人。

    陈小苗现在做了东宁市中心大宁区的警察局长,万所的顶头上司。

    “万所,是不是这人头没用?那我打电话?”胸毛晃着他黑黑的胸。

    “别。”万所那敢,连忙摇头,最后一跺脚:“我们走。”

    警员们来的快,撤的快,潮水一样的回头走了。

    尼吗,古处长看的泪流满面。

    姜绅人都不在东宁,胸毛纹个人头,就吓退了东宁的警察,这要本尊到了还得了?

    “哇塞。”胸毛哥边上的小弟们一个个眼冒火花,有人小心翼翼的问胸毛哥:“胸毛哥,能不能在我身上纹个绅哥的头像?”

    “草,绅哥是你们这些混蛋能随便纹的?你们把我胸毛哥纹在胸口上就行了。”

    切,小弟们暗暗鄙视,把你纹弟弟上还差不多。

    不过他们这边交手接耳,那边文化馆的工作人员,包括厅里的古处长一看,警员都撤了,快闪。

    保安们同时掉头,哗啦一下,几秒钟跑的干干净净。

    “就这房是吧?”胸毛把古处长往边上一推:“替我给你们厅长传话,他有种啊,外面说了不让姓范的贱人上台,他敢跟着做对,嘿嘿,嘿嘿。”胸毛当着这么多人,就当场危险古处长。

    古处长有苦说不出,话也不敢回,生怕一回话,胸毛不找厅长找到他头上。

    这官当的太憋屈了,难怪别人说姜绅无法无天。

    胸毛对着他们,没报出姜绅的名字,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替姜绅说话。

    砰,这时那房门打开了,范青青脸色雪白的走了出来。

    她前面刚排练完,正在里面休息,然后就听到外面吵起来。

    开始她还想找大兵呢,干爹不是有军队的朋友派了大兵保护她,然后她助理跑出去一问,大兵们全撤了,招呼都没打。

    这下好了,她有点心慌。

    不过后面来了保安,接着警察,又让她看到希望。

    但是,等到警察保安全跑了,范青青吓的魂飞天外,连打三个电话向曹省长求救。

    曹省长也没办法,他现在在省里呢,别说去不了现场,就算去了现场,副省长也是自取其辱。

    他想联系姜绅求情,想起姜绅出了国,连电话都打不通。

    我草,这斯出国,不是为了避嫌啊,明显是让别人不好向他求情?这一刻曹省长才明白姜绅为什么出国。

    曹省长想放下脸来,去求欧省长,让欧楚峰向姜绅求情,可姜绅不在东宁,电话又打不通,找谁都没用。

    他只好通知范青青:“快,我找不到姜绅,你出去向那胸毛什么的求饶,语气好点,就说以后不在东宁演出了,快,先不要吃亏,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将来,我再替你报仇。”

    曹省情急之下,也只能这么和范青青说。

    你真窝囊,堂堂副省长,连个县长也搞不过?这一刻,范青青恨不能那个包养自己的是姜绅。

    她只好走出去,准备向胸毛求情。

    “你就是姓范的贱人?”胸毛哥一点不客气,扣着鼻屎走到范青青面前。

    你才是贱人,范青青嘴里没说,心中早就问候了胸毛一百遍:“胸毛哥,对不起,我以后不在东宁演出了。”

    “我草你。”胸毛回也回,挥手就是一个巴掌“叭”。

    他一点也不怜香惜玉,这个巴掌打上去,半个文化馆都听到了声音。

    扑通,范青青被一巴掌打的再次摔倒。

    “哇”她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一半是被打的,一半是觉的委屈。

    怎么说身后也有个副省长,竟然三番两次被人打。

    “再哭,再哭我挖了你的眼。”胸毛一声厉喝,气势十足,范青青顿时吓的紧闭着小嘴。

    她今天嘴上涂的是粉肉色的口红,看起来性感迷人。

    啧啧,这小嘴倒是有点性感的,要是含着我的小胸毛,肯定别有一番滋味,胸毛盯着范青青的嘴,先yy了一番。

    “胸毛哥,胸毛哥。”边上有小弟看胸毛在陶醉,连忙拉了拉他衣服,我们在替绅哥办事呢,你别yy了。

    “哦。”胸毛回过神来,脸色一沉:“最后一次提醒你,以后再敢在东宁演出,不只是砸你台的事,打断你的腿都算轻的。”

    “是,是,以后我再也不敢了。”范青青拼命点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