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1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十五章 姜绅要走了?
    第八百十五章 姜绅要走了?

    “最近生意怎么样?”

    “对县里有什么提议?”

    姜绅坐在车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着。

    他喜欢和百姓聊天,从百姓那里,可以看到另一个不同的世界。

    下面的官员虽然经常向他汇报,但是他们的视角,绝对和普通百姓是不同的。

    “官员干的好不好,百姓最有发言权,姜书记,姜县长,我要代表出租车的司机们都谢谢你。”司机诚心感谢。

    “说的真虚伪,来的实质的。”姜绅笑骂。

    “实质的?那就是份子钱,多了点。”司机嘿嘿一笑。

    所谓“出租车份子钱”,就是出租车司机上缴给出租车公司的承包费用,既是前者的主要运营成本,又是后者的主要收入来源。

    溧山这样的小城市,每辆车,每月要交份子钱三千八,一年要交四万五千六多。

    每辆有两个干,每人每年交掉份子钱,也就赚五六万。

    “不过这还算好的了,姜县长你没来之前,我们的份子钱只要一千多,当然了,当时我们一年也赚不到四万五千六,人啊,要容易知足,姜县长你说是不?”司机说着这样的话,不过那语气,还是对份子钱过高有点不满。

    当然了,他也不敢对姜绅发火。

    正如他说的,之前他们一年都赚不到现在的份子钱,如今份子钱虽然涨了,赚的钱也同样涨了。

    出租车都是有出租车公司管理的,而出租车公司的经营权是从政府那里得到无偿许的。

    姜绅听完,郁闷了一下,‘无偿许可’?

    他坐在车子里,打了个电话给陶家松。

    陶家松目交还负责交通这块,听完姜绅的话,很马上给出答案,充分体现了他这个老同志的经验和能力。

    “县里的经营执照,当初是进行过拍卖的,价高者得,所以拍到出租车经营权的公司,肯定会向下面收份子钱。”

    “个人不能申请经营权?”姜绅再问。

    “按照《城市出租车管理办法》是将经营者分为个人和公司,直接让个人获得经营权,也就不用交份子钱,不但可以有效地避免公司对司机的盘剥,进而还能够降低出租车的价格,使广大市民能够直接享受到实惠,但事实上,国内90%以上的城市,都将出租车经营权让给公司,而不让给个人,名议上个人可以申请,实际上,通过设置个人难以企及的高门槛,从而将个体司机挡在门外。”

    “经营权是无偿特许是吧?”姜绅再问。

    “是的。”陶家松硬着头皮。

    “那交通部门,拿出来拍卖干什么?”姜绅大怒:“我没猜错的话,获得许可的出租车公司负责人,肯定和交通局的领导有关系,或甚跟你也有关系。”

    “嘶”陶家松一听,脸色大变。

    还别说,溧山县出租车公司负责人,就是他堂弟。

    没他这层关系,也拍不到经营权。

    “你做常务副县长,就认为县里发展起来了,经济指标上去,你就很成功,很得意是不是?”

    “百姓的收入有没有上去,百姓有没有得到好处,你想过没有?”

    “富县穷民有个屁用?”姜绅一道道命令下去:“向个人开放,那些运行多年的出租车司机优先,即然无偿,就不准收费,不要向租车公司收费,让出租车公司降低份子钱,你带交通等部门,好好想想,怎么样即能管理好出租车,又不让出租车司机吃亏,明天给我一个答复。”

    “是,是。”陶家松一听,自家堂弟的公司还能干,万幸,万幸。

    “姜县长,我----我随便说说的。”司机倒有点不好意思。

    姜绅听了他的话,几个电话打出去,司机很是兴奋。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我希望普通百姓,都能提高收入。”

    “大家收入高了,物价就要上去了。”司机还算有点小懂的:“现在这物价,一天一个价啊。”

    “---”姜绅闭嘴,沉默。

    有些事,他这个县长书记能处理,有些事,不是他能处理的。

    物价?全国的物价,不是他能说了算。

    即要收入高,又要物价低,这也不太现实,物价和消费水平是成比例的,当然了,可能华国的比例有点与众不同。

    纵然是神仙,也不一定无所不能,这已经是姜绅不知第几次这么感慨。

    十一点钟,姜绅率先到了竹海。

    李丽娟早得到通知,亲自到门口来接。

    同行的还有骚张总。

    张淑芬现在转行做实业了。

    她在姜绅手上接了很多工程,质量也很保证,钱赚够了,就不打算搞工程。

    她是聪明人,姜绅在一天,她能接到工程,姜绅走了之后呢?

    所以现在她开始转做实业。

    温泉边上现在有两家五星级宾馆,其中一家就是张总独资的。

    骚张总看到姜绅还是有点郁闷的,一直想上了姜绅,把关系更拉近一点,可惜没成功过。

    两人算认识早了,姜绅一来就认识了,现在快三年过去,姜绅身边的美女越来越多,骚张总的机会却越来越少。

    “姜县长。”张总看到姜绅,心花怒放,双只眼里,能挤出水来。

    “张总也在,好,好。”姜绅看了看李总和张总。

    李丽娟一身淡蓝色长裙,裙摆到大腿膝盖以上,看起来穿的不性感,但是她身材好,前凸后翘,上下两个位置都很明显,裙子长归长,s线很好看。

    而且自从离婚之后,她身上成熟的气息更迷人了,不知道的人,都说她在床上被姜绅滋润的越来越好。

    骚张总一如即往的骚,裙子比关若华的还短,真正的齐b小短裙,一双修长的黑丝长腿,把她的性感展现的淋漓尽致。

    “帮我安排一下,马上陆市长和葛书记要来。”姜绅眼光淡淡扫了下两个不同味道的成熟女人,按奈住心中的燥动,吩咐下去。

    妹的,那水真的有问题,我越来越热了,要不要用运功化解一下?

    姜绅发现自己有点蠢蠢欲动。

    “嗯,姜书记,请跟我来。”

    张总本来要跟着姜绅去的,一听葛书记也来,心中一愣,停下脚步:“葛丹妮也来?”

    溧山县,谁不知道县委副书记、组织部长葛丹妮是姜绅的人。

    她是姜绅来时就从东宁带过来的,现在和姜绅一样一肩挑啊,又是副书记,又兼组织部长,别的县都很少见。

    她是姜绅铁铁的死党。

    张总自认身材不错,长相艳色,但是和葛丹妮一比,她还是自叹不如。

    人家葛书记,无论身材、相貌,还是年龄,都比她占优,而且还是副书记。

    “嗯,葛书记也来。”姜绅点点头。

    “那我就不陪你了。”张总苦笑。

    葛丹妮来,她就不敢去插一脚。

    别说她,李丽娟听了,也不敢去。

    自从当天她和姜绅泡过温泉后,两人也算有点进展。

    姜绅有时陪上面下来检查的领导们泡温泉,李丽娟偶尔还敢继续帮姜绅口一下,虽然两人实质性的事没做什么,其他服务姜绅的事,李丽娟做了几次。

    今天还以为有机会再服务领导了,没想到葛丹妮要来。

    她幽幽的看了看姜绅,默默的带着姜绅进去。

    “头,你要室内的,还是室外的?”李丽娟一边走,一边问。

    “按排个室内的吧。”姜绅想了想:“陆市长可能不泡,做两手准备。”

    陆明杰把女儿也叫来,不可能和自己一起泡温泉的,所以姜绅让李丽娟做两手准备。

    “嗯。”李丽娟答应下来。

    两人先坐观光车,再坐缆车,很快来到温泉处。

    李丽娟一个人带着姜绅继续走,来到一间室内温泉。

    更衣室和温泉相通,李丽娟进去之后,双手一伸,很自然的伸到姜绅腰间,帮他脱皮带。

    “我自己来。”姜绅有点不习惯。

    “我来吧,以后不知还有多少机会。”李丽娟黯然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要走了?姜绅呆在那里,看着李丽娟帮自己脱裤子,脱衣服,剩下一条内裤之后,她拿了一根毛巾,搭在姜绅肩上。

    “不是你要走了么?”李丽娟幽幽的叹气,手巾搭在姜绅肩上后,左手在姜绅的内裤上面游来游去。

    姜绅还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脑子里全想的她刚才的话:“谁说我要走的?”

    “外面都在传,说你可能要走了。”李丽娟满眼都是失望,小手还在游啊游,而且她看姜绅没反应,胆子也越来越大,开始轻轻的把姜绅的小内裤往下拉。

    “等下。”姜绅反应过来,一把按住她的小手。

    “谁传的?从那听来的?”姜绅郁闷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你都知道了?

    原来今天七月之后姜绅又有一系列动作。

    先是贾小图升任财政局长,接着丁秀梅坐上教育局长的位置。

    这两人的资历都有点年轻,姜绅来前,全是普通科员,在姜绅来的三年不到时间里,连升两级,坐上正科的实职。

    溧山县还是有很多人不服气,但是换成别人,估计就过不了常委会,但是姜绅在这里,大家不服也得服。

    不说别的,就姜绅为溧山的贡献,想提两个人,还是没人会有意见。

    紧接着,姜绅的司机魏东杰进了县招商办的编制。

    一般来说,领导司机能进编,都是领导要走,提前为手下打好路子的事情。

    溧山官场马上炸了锅一样,不好了,姜书记要走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