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2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十八章 西北之地
    第八百十八章 西北之地

    “我想干满三年走。”姜绅很直接的道。

    “我四月份来的,现在是九月份,再干七个月,我想离开溧山,离开东宁,不给俞书记你添麻烦了。”

    “嘶--”俞振强倒吸一口冷气,呆在那里好半响。

    姜绅要走了?

    这瘟神要走了?

    尼吗是好事啊。

    他早就想姜绅走了,但是现在姜绅自己不说,谁敢送他走?

    堂堂俞书记都不敢。

    人家手中还拿着核弹呢,一不小心再叫声他爸,俞书记也要吓的半死。

    俞书记的脑海中,刷刷刷的在盘个不停。

    大概一分钟后,俞振强沉声道:“溧州书记,我已经答应了别人,你换个市,除了东宁市,都可以,我保证你走了之后,溧山县五十年不变。”

    你骗鬼来着,姜绅当然不相信他。

    外面有句话,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官员的嘴。

    “我就要溧州市委书记。”姜绅道:“不然我以后就跟着俞书记。”

    草,俞振强又被他吓一跳。

    他这书记,基本干一届就要动的,姜绅这是威胁他,以后你到那,我也到那。

    不带这样威胁一个省委书记的啊。

    “你想去那?”俞振强想先问清楚,尼吗,万一你去的地方,可能是我这届满了,下届去的地方就惨了。

    “我想去西部,援西,援疆,那都行,离这里越远越好。”

    “你说话算数不?”俞振强眼睛大亮。

    内陆援西援疆这是年年都有的事,很多官员过去后,回来都提一级的。

    “我说话,从来没有不算的。”姜绅霸气的道。

    “但是我溧州市委书记,真的答应了别人。”俞振强苦笑。

    “那就为我改下,别人不值得,为了我姜绅,俞书记你一定能体凉?再说,是谁要来的?需要我和他谈谈心吗?”

    “你别乱来。”俞振强听到这个就头痛,赶紧走吧,最好你现在就走。

    他巴不得送姜绅赶紧离开东宁。

    “好,书记给你。”俞振强咬牙切齿,心中长叹,对不起洪超了,没办法,要送这瘟神走。

    “还有那市长,我想让向岚做,她常务副,升市长,也顺理而然。”

    “我草。”俞振强堂堂中委,被姜绅逼的要骂人。

    你还能更过份一点吗?

    书记市长全是你的人?

    尼吗比我省书记还牛逼。

    要是如姜绅所愿,以后这溧州市,就是姜绅的天下了,全是他的人。

    “俞书记你想多了,市里十几个常委呢,我只要市委书记和市长。”姜绅提醒他,别怕你掌控不了,陆明杰和向岚不会和你做对,你可以控制市常委会的。

    姜绅这是向他示弱,示好,诚明他很有诚意,也很想这两个位置。

    “给我一天时间考虑。”俞振强想了想,硬是没敢当场答应。

    “嗯,麻烦俞书记了。”姜绅笑眯眯挂了电话。

    电话的那头,已经是在竹海宾馆的一个房间里。

    姜绅和陆明杰坐在大厅,整个房间看起来只有他们两人。

    不过葛丹妮却在房里,她全身,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处于沉睡之中。

    她不知道老爸在外面,陆明杰也不知道葛丹妮在里面,但是他知道,今天葛丹妮发挥作用了。

    “俞书记怎么说?”陆明杰有官瘾,很想知道结果。

    “杰叔别急,俞书记说一天时间考虑。”姜绅没人的时候,亲切的叫人家杰叔。

    我能不急吗?陆明杰无奈,上头没人,下面没基础,全靠姜绅才有今天。

    所以别的人方他不想去,只有在溧州,有姜绅的人可以借用,把这里的基础打闹,将来在这里退休也蛮好的,住溧山疗养院么。

    “在这住一晚吧,反正明天周六,明天俞书记会给我回信。”

    “那好吧。”陆明杰也不想打扰姜绅:“那我先回房。”

    “嗯。”姜绅送他出去。

    陆明杰走到一半,回头问:“晚饭我一个人吃,你陪陪丹妮,陪陪丹妮。”

    饶是姜绅脸皮算厚了,听他一说,还是微微红了下。

    “好好。”姜绅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

    把人家女儿睡了,现在还在房里,他怎么好意思。

    等陆明杰一走,身后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

    “我爸走了?”葛丹妮围着一块浴巾,等同于没围,俏生生的站在姜绅身后。

    “你醒了?”姜绅奇怪道。

    “我就一直没睡着,闭着眼睛,还是睡不着。”葛丹妮眉目飞春,慢慢坐到沙发上:“还在回味,刚才水里的感觉。”

    “拷,水里算什么?陆上才好玩。”姜绅闻言,猛的扑上,两人嘻笑着倒在沙发上。

    “不行不行,我一个人顶不住,把夏苏叫来吧。”葛丹妮娇喘着躲闪。

    “咦,丹妮,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很纯的?”姜绅意外道。

    “我是很纯,但是我真的顶不住,你太猛了。”葛丹妮这种话,完全是挑起姜绅的之火。

    “那没办法,夏苏还没和我发展到这步,只能屈委你一个人了。”

    “不要啊,李丽娟叫来行不行啊---咛---好大---”葛丹妮一声低吟,整个身体都变了形。

    小姜绅一杀进去,她就颤抖起来。

    活了这么多年,也只有今天,她才感觉到这种快乐和充实。

    “今天谁也不叫,奖励你这么多年默默的陪我。”姜绅嘿嘿一笑,开始抽动。

    很快,房间里充满了无尽的叭叭声,和不停的娇喘声。

    姜绅在这里爽,省里俞振强在郁闷。

    前脚答应了洪超,后脚姜绅插一手。

    这怎么办?怎么和洪超交待?

    要说他一个中委委员,当然没必要向洪超交待什么,不过洪超后面有个局委老爸,这个情面说不过去。

    而且姜绅太贪心了,又要书记,又要市长,这是要把溧州从东宁出去的驾势,以后溧州,还不是姜绅一个人说了算?

    不过这些他都不担心,他担心的是怎么向洪超解释。

    当然了,他必竟是一省书记,无论胆识魄力还是有的。

    考虑了一晚,第二天他把洪超叫来,直接要跟他摊牌。

    “俞书记,您找我。”洪超恭恭敬敬来到他面前。

    “坐,和你说点事。”俞振强有点无奈。

    “是不是下去的事有了点变故?”洪超试探着问。

    “你怎么知道?”俞振强愣了下,难道姜绅那混蛋,找你谈心去了?这混蛋真的做的出。

    “我猜的。”洪超笑笑:“如果条件是换姜绅去西疆,我双手赞成。”洪超这句话,让俞振强大吃一惊。

    竟然是猜的,还猜到姜绅要去西疆那边。

    “这都猜的到?”俞振强不可思议看看他,然后摇头:“我也没办法,委屈你了,失信与你,我肯定会补,离开东宁之前,保你副省。”

    “俞书记千万别这么说,您和家父都是一家人,我也是您的晚辈,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是好事。”

    “好事?”俞振强不懂,莫名奇妙的看着他。

    “我也不懂,是听一位风水大师说的。”洪超不露痕迹的笑了笑:“姜绅四月来,四月走,必然要去西疆之地,那里风光独特,地大物博,也许,会有什么奇妙的事情发生。”

    呃,俞振强也隐约懂了,听说陆家有个风水大师,厉害无比,这是替姜绅算到什么?

    竟然能算到姜绅四月来,四月会走?厉害,厉害。

    西疆之地,会有什么在等姜绅?

    那里,曾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有无数传说。

    “好吧,这件事,你知我知,不要再让别人知道,即然你有准备,那就让姜绅去西疆。”俞振强隐约有点舒一口气,终于可以送走姜绅了,可是,为什么我并不是很高兴?

    “我能不能个小小要求。”洪超又道。

    “说出来听听。”俞振强不动声色。

    “姜绅走的话,让他带走一个女人。”

    “又要带走女人?”俞振强知道,姜绅从东宁去溧山的时候就带了女人过去。

    现在到西疆又要带?

    这可不一样,东宁是本省调动,这到西疆,是要跨省的。

    现在有规定,省部级领导下去,都不准带秘书,一个人都不准带,姜绅还让他带个女人去?

    “嗯,让他带个女人。”洪超再次点头。

    俞振强感觉到一点阴谋的味道。

    不过他对姜绅没好感,又和洪超是一个阵营的,倒也没想太多。

    “我不好主动说,姜绅要提出来,我会批的。”

    “那就麻烦俞书记了。”洪超最后呵呵一笑,说不出的阴险。

    “带我走。”姜绅的床上,葛丹妮死死抱着他,好像要把人都融到姜绅体内:“你要离开溧山,一定要带我走。”

    葛丹妮已经知道,姜绅用自己离开溧山,换陆明杰的市委书记。

    “西疆这么苦,你去干什么?而且那边比这里难搞多了。”

    “而且你在这里,已经是常务副,我走之后,会推荐陶家松当书记,你当县长,吕琪当常务副县长,把溧山县掌握在我们自己人的手,溧山未来十年的发展,才不会走歪路。”

    “可是---”葛丹妮还想说什么,又不知怎么开口。

    我们早说过,她是比较喜欢当官的人,跟着姜绅固然好,但是能再往上一步,也挺不错,尤其她知道,姜绅想见她,随时都可以回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