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2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二十章 诸女拼酒
    第八百二十章 诸女拼酒

    “嘘,别出声。”关二货不管吕琪,使劲往里倒。

    “你放的什么啊?”吕琪目瞪口呆。

    “春药,嘿嘿嘿。”关二货发出一阵阵淫笑。

    “---”吕琪相当无语,抬头看下房里,这么多女的,你竟然在姜绅酒里放春药?关若华你想干什么?

    “你别乱来,今天人多。”吕琪抢过酒瓶。

    “你饱人不知饿人饥,吕县长,我都快三十了,还是处呢。”关二货低着头,声音很小,但是表情很狰狞啊。

    “---”吕琪翻翻白眼,别骗我了,听说你考上公务员才二十五。

    不过那啥,二十五还是处的,是要体谅一下。

    酒瓶又回到关二货手上。

    不过关二货按兵不动,拿着酒瓶站在边上看戏,那边自有各种美女轮流上去灌姜绅。

    “怎么还不上?”吕琪倒是想成全这二货一下。

    关若华性格火辣,但是人很真诚,吕琪还是比较喜欢她。

    “我可不想为他人做嫁衣。”关二货心有余悸,那啥,上次在姜绅水里下了药,结果成全了别人,我再也不上当了。

    现在场上女的太多,关二货可不想偏宜其他女的。

    “嗯,把她们都灌倒就好了。”吕琪在后面出谋划策。

    奶油妹你好阴险,关若华回过头惊恐的看着吕琪。

    我也是为你着想,吕琪一脸无辜的伸伸手。

    恐怕未必,关二货才不信她。

    两女在边上明争暗斗,场中已经有人倒下来了。

    小夏苏最纯真,被李丽娟挑唆几句,最后一口喝了一大杯红酒。

    “我----我----”一个我字说了半天,扑通,小夏苏倒地不起。

    终于倒了一个了,姜绅也不管她,他现在发现,仙气也不是随便能浪费的,今天人多,在场的人,全醉了才好,要是保她们不醉,这酒不知喝到什么时候。

    小夏苏第一个倒下,有人倒下,其他美女更兴奋了,但是,所有人喝酒突然收敛起来。

    没错,她们发现,即然有人醉了,那最后没醉的,不是可以和姜绅?嘿嘿嘿。

    李丽娟也不喝了,慢慢向后退。

    不过她想退,有人不让她退。

    丁秀梅和李丽娟差不多,都是姜绅来溧山后最先认识的,两人也一直暗暗的在比。

    现在一个当局长,一个当老总,算是平级。

    不过丁秀梅只是帮姜绅烧烧饭,外面传李丽娟和姜绅上过床的,丁秀梅当然不服气,而且她的酒量比李总略大一点。

    “李总,来,我们一起敬敬姜书记。”丁秀梅拉住李丽娟,不让她退。

    李丽娟瞪了丁秀梅一样,强笑:“我不行了,要上个卫生间,丁局,给你机会和姜书记单挑一下。”

    “我一个人,那里是姜书记的对手。”丁秀梅还是拉着她,不让她走,这是摆明要李丽娟先死了,同时还在娇笑:“外面可都传姜书记厉害的不得了。”

    她这话中有话,诸女听的都笑了。

    “你是说姜书记那里厉害?”叶子娇也敢调戏姜绅了。

    平时诸女都有点怕姜绅,今天她们人多,又都喝了酒,一个个胆子大起来。

    李丽娟想走没走成,丁秀梅和她手臂挽手臂看起来就亲姐妹一样,一起走到姜绅面前。

    “那就再喝一杯。”姜绅反正打算把她们全灌倒的,给两人每人一杯酒:“你们都醉了,就知道我那里厉害了。”

    “哈哈哈。”诸女都笑,笑的有点放荡。

    要说她们最低都是副科,还有正科甚至副处,平时是决不会这么失态。

    不过今天只有姜绅一个男人在,大家又酒多了,个个有点原形必露。

    李丽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喝了下去,她心中还有点念想,这杯酒喝醉了,也许姜绅真会做点什么。

    “我---我也不行了---”扑通,这杯就是李丽娟的极限了,酒到肚子,人也倒地。

    “李总,李总---”丁秀梅得意啊,假巴意思叫几下,没拉住李丽娟,李丽娟已经倒地。

    “丁局,你这样可不好,我要和你喝一杯。”叶子娇在边上看不过去。

    叶子素也不动声色,堂姐妹两人,这时是抱一团的,要干也要先把其她女人干番掉。

    丁秀梅窝里斗,搞翻李丽娟,两姐妹就想先扳倒丁秀梅。

    “好啊,要不,叶县长也一起?”丁秀梅可不傻,知道这两姐妹可能轮流上,自然抢先拉着两人一起。

    “那我们姐妹敬丁局。”场中有点混乱了。

    本来是大家一起想灌醉姜绅,现在美女们开始内斗。

    而内斗的原因很简单,大家都看到姜绅快醉了,这时把其她女人灌醉,留下的女人,不就是----嘿嘿嘿。

    “你们少喝点呀。”姜绅假巴意思在边上叫道。

    三女不理他,干杯。

    朱湘婷一看,她经常来姜绅家吃饭,和丁秀梅关系不错。

    “二对一?我也参与一下。”

    “朱县长,我们三人都喝了,你再来,不是要我们多喝一杯?”叶子素不满。

    “那好,我先喝一杯,再和你们喝。”朱湘婷今天状态很好,平时从来没喝这么多红酒,这也是因为,场中只有她刚才被姜绅输了一点仙气,起到了作用。

    她先自己喝了一杯,接着再和丁秀梅一起,回敬叶家姐妹。

    “干。”四女同时再喝。

    这都不知是她们第几杯酒了。

    连喝两杯的叶子娇有点顶不住。

    “哇---”她酒一下去,弯着腰,捂着嘴就往卫生间跑。

    然后众人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哇哇的呕吐声。

    叶子娇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姜绅神念后来扫了下,她就在坐在卫生间的地上,趴在马桶盖上,不一会就昏昏沉睡。

    再说外面诸女斗的正欢,叶子素眼光一扫,不行啊,我们溧山的斗来斗去,和姜绅一起来的葛丹妮、吕琪、关若华都按兵不动呢。

    先一至对外再说。

    “葛书记,我看你今天喝的最少,我敬敬你。”叶子素把矛头转向葛丹妮,同时眼光示意一下溧山外的人。

    丁秀梅和朱湘婷也马上懂了。

    还有姜绅身边三个大将在边上呢,别自己都醉了,偏宜了她们。

    “吕县长,我敬你吧。”朱湘婷找吕琪。

    丁秀梅找到关若华:“关大秘,怎么只看你站在这,不喝酒。”

    六位美女,分成三对。

    “好,你们谁喝一杯,我就赞助一杯。”姜绅在边上起哄,剌激她们内斗。

    “姜县长说话算数,来,来,我们喝。”叶子素逼葛丹妮喝。

    葛丹妮酒量不大,前面喝的也少,不过现在没办法,叶子素找她单挑,她又不能翻脸说不喝。

    “谁怕谁。”反正醉了就睡这里,葛丹妮才不怕,最近刚和姜绅上了床,已经成了姜绅的人。

    “喝”两女一起喝了一杯。

    “姜县长赞助。”

    “好”姜绅也喝一杯,这杯喝下,诸女看他,脸更红了,身体更晃了。

    再加把劲,姜绅就要醉了,到时,就有机会。

    丁秀梅也来劲了:“关大秘,给点面子。”

    “谁怕谁啊。”关二货当然不怕:“要干就干两杯。”

    “来啊。”丁秀梅仗着酒量大,自然不甘低头。

    两女连干两杯。

    姜绅在边上也赞助了两杯。

    “哇---”丁秀梅前面比关二货喝的多,第二杯没喝完,吐出一半在桌上,然后转身就奔向卫生间。

    她进去吐了一会,摇摇晃晃走出来,走到沙发边上,扑通,倒在沙发上,又一个倒了。

    “我不行了,我也去吐下。”姜绅装腔作势,跑去卫生间休息一会,然后把卫生间的叶子娇抱了出来,扔在沙发上。

    沙发上现在已经睡了好几个美女。

    虽然是十月,室内温度还是有点高,各美女都丝袜短裙,玉肢粉腿,横七竖八的在沙发上,看的姜绅眼花缭乱。

    他这边在把地上,卫生间的各路美女一个个抱到沙发上,那边又有人分出胜负。

    “我,我不喝了。”葛丹妮也醉了。

    她酒量本来就不大,被叶子素连弄两杯,弄的脚下发软,步步后退。

    想退到沙发上坐下,发现沙发上已经摆满了美女。

    “不行就睡会,别喝了。”姜绅知道她也不行了,轻轻一抱,在众女面前抱起葛丹妮。

    “嗯”葛丹妮小脸通红,称势趴在姜绅身上。

    姜绅把她抱起,直接走进房里,往床上一扔。

    扔下去的时候,发现葛丹妮已经睡着。

    “头,轮到我敬你了。”姜绅一出来,发现关二货把一瓶白酒放在自己面前。

    他抬头看看左右,拷,全倒了。

    丁秀梅趴在桌上,头摇来摇去,嘴巴里不知在说什么。

    朱湘婷坐在椅子上,头靠着后面,不停的打呼。

    吕琪好点,用手托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一屋子美女都醉了。

    只有关二货看起来正常一点。

    “哟,关若华,你想干什么?是不是又在酒中下了药,想放倒我?”姜绅笑道。

    “别胡说啊,我才不会干这种事,你是不是怕了,不敢喝了。”关若华当然死不承认。

    “我刚才注意过,这些人里,你和吕琪喝的最少。”姜绅笑着,从下面又拿出两瓶红酒。

    “我把这白酒吹了,你们一人吹一瓶红酒。”

    “好啊,谁怕谁。”关若华拿起红酒,心中狂喜。

    姜绅这下吹了一瓶白酒,还不是任我蹂躏?我今天,可是下了十倍的量,嘿嘿嘿嘿,关二货淫笑不断。

    “我不行了,一瓶我喝不下。”吕琪不肯,她知道自己一瓶下去肯定要醉,醉了还怎么和姜绅那个?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