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3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二十一章 色胆包天的小费
    第八百二十一章 色胆包天的小费

    “你们不喝,那我也不喝了。”姜绅耸耸肩。

    “和他拼了,怕什么。”关若华拉起吕琪,她着急啊,今天下了十倍的量,姜绅不喝,她混个屁。

    吕琪不肯起来,要用手撑着下巴才有劲坐着。

    关若华把红酒塞到她手上。

    吕琪无奈,心道,我这喝完,我也醉了,算了,今天成全你,谁叫你三十岁还是处的。

    吕琪眼睛一闭,抬头就喝。

    关若华也喝,一边喝一边用手示意姜绅,你也喝啊,你也喝啊。

    姜绅笑着拿起白酒,咕咚咕咚,几口就把一瓶吹掉。

    姜绅吹完白酒的时候,吕琪也终于顶不住了。

    其实她没完全醉,不过想着今天关若华这么用心,算了吧,我就睡一觉吧。

    她眼皮越来越沉,最后把红酒一扔,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哇扑。”关若华很贼,看着姜绅把一瓶白酒喝完,她的红酒才喝了一半。

    然后嘴巴里还有一口狂吐出来。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关若华不再喝了,然后盯着姜绅。

    骚啊,骚啊,快发骚啊,十倍的量,我不信你抵的住?太监喝了都要竖起来。

    关若华今天用的最列的春药,下了十倍的量。

    “你干嘛盯着我?”姜绅笑吟吟的看着她。

    “你不觉的热吗?”关若华眼睛睁的好大。

    “不热啊?只是为什么我觉的这酒味道不一样。”姜绅奇怪的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你倒底热不热啊?”关若华急啊。

    “我真的不热,你要不要睡着?”姜绅反问。

    “我----我---”关若华盯着姜绅的眼睛盯了一会,突然就感觉到头里一阵发晕。

    “怎么会这样,我的酒量,再喝一瓶也没事的。”她竖起手指指着姜绅:“混蛋,你在红酒里,下----药---”

    扑通,关若华软绵绵的倒下去。

    人影一闪,姜绅到了她身后,在她落地之前,抱住了她。

    谁让你向我下药的,哈哈哈,姜绅抱起关二货,走进房间,把她和葛丹妮扔在一起。

    出来举目一看,房里九个美女,全部醉了。

    因为都穿的比较少,有的裙摆扬起,内裤都露了出来,正是春色无边。

    不过虽然场面好看,但味道实在难闻,倒处都有呕吐物。

    姜绅只好亲自动手,一点点把房里收拾干净,撒上香水,收好饭桌,打扫卫生。

    他也是自己难得做事,一弄就弄到晚上十点。

    全部收拾好后,诸女依然都在沉睡。

    他的宿舍,只有一个卧室,一张床。

    床上放了四个,沙发上放了四个,还有一个吕琪没处放,而且沙发上的四个人实在太挤。

    姜绅左看右看,家里没地方放了,只好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张床来。

    然后从沙发上搬了两个人,和吕琪一起放在床上。

    做完了这些,姜绅苦笑一下,坐在椅子上,看着一屋子美女各种睡姿,心中也是起伏不停。

    哥们今天愿意,可以九飞啊。

    他能看出来,今天在这里狂喝的九位美女,只要他愿意,个个都肯陪他上床。

    可惜哥不是胸毛那样的禽兽,姜绅一个人坐在那里,手上拿着一瓶啤酒。

    一屋子美女,他可以任选择一个,却不知道选谁好。

    不过他也借机大饱眼福,除了房间里的,外面五位美女各种姿态躺在那里,看的真是过瘾。

    但只是净看,还是有点郁闷,内心会有蠢蠢欲动的感觉,走吧,哥们今天就家让给她们。

    姜绅起身,开门,然后到了隔壁。

    隔壁是小夏苏的家,两人的宿舍是在一起的。

    这下清静了,姜绅打算好好休息一下,顺带着把刚才损失的仙气补回来。

    他边走边脱衣服,准备冲个澡后就睡到小夏苏的床上。

    却在这时,砰,砰,砰,有人敲门了。

    晚上十点多,竟然有人敲小夏苏家的门。

    拷,谁啊,姜绅神念一扫,心中想着,要是男的,老子扫断他三条腿。

    他没和小夏苏发生点什么,也决不会让别的男人和他发生点什么。

    神念一扫,嘶,倒吸一口冷气,尼吗,真是个男的。

    而且这男的有点面熟的么?

    这不是以前政府办公室的小费。

    小费以前和丁秀梅在一个办公室,丁秀梅当时是副科长,小费是科员,后来小费也提了副科长,然后科长。

    他们是政府办公室信息科,和姜绅也没多少机会照会,姜绅偶尔能看到几眼。

    当时夏苏是姜绅秘书,后来好像听夏苏说,有个男的在追她,她不喜欢,让姜绅把他调走。

    姜绅就随便吩咐了一声,把这小费调到县档案馆去了。

    从县政府办公室调到那种地方,基本就是下放的节奏。

    没想到这么久了,现在姜绅的秘书都换成关若华,这个小费还没死心。

    而且,而且他吗的现在是晚上十点了,你来干什么?

    姜绅咬着牙走过去,打开门。

    “夏书记---”小费同志,手上拿着个礼盒一样的东西,站在门口,刚一张嘴,就看到姜绅光着上身,穿着短裤,顿时就呆若木鸡。

    下一刻,小费同志脸上涨的通红。

    虽然外面都传夏苏是姜绅的女人,但是小费一直坚信夏苏是很纯洁的女神,没想到,他亲眼见证了这一刻。

    “小费?这么晚什么事?夏苏她已经睡着了。”姜绅似笑非笑。

    你爷爷的,真想打断你的腿。

    “姜---姜书记---”小费反应过来,说话结结巴巴,脸上红的吓人。

    “没事?没什么事那就早点回去吧。”姜绅好不容易忍住怒火,小费这样的人,他都不好意思欺负他。

    喜欢一个人没错,错就错在你喜欢我姜绅身边的女人。

    姜绅关门。

    “等下。”小费不知那里来的胆子,伸手一挡,砰,挡住姜绅关门。

    “还有什么事?”姜绅脸色一沉。

    小费长舒一口气,好像在为自己壮胆,然后向前一步:“姜书记,今天是夏书记生日,麻烦你帮我送给她好吗。”

    小费把手上的礼盒递到姜绅手上。

    “拷。”姜绅都忘了今天是夏苏的生日,神念一扫,礼盒里竟然还是一块女生的手表,看起来还有点小贵的样子。

    学人家泡妞啊,姜绅想也没想,拿过礼盒往地上一扔。

    “滚,夏苏,也是你想的?”姜绅厉喝,你真是色胆包天,连县书记的女人也敢想。

    嘶,这下小费连脖子都红了。

    耻辱,这是男人的耻辱。

    他很怕姜绅,被姜绅一声厉喝,吓的连退三步。

    但下一刻,他又冲了上来:“姜书记,只要她没结婚,我就有追求她的权利。”

    “---”姜绅看着他,真想一巴掌拍死他,但是不知为什么,似乎在他身上,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

    “姜书记,你已经有这么多女人了,为什么不放过夏苏,她是个好女孩,你别祸害她了。”小费鼓起勇气,咬着牙向姜绅抗议。

    “哟,胆子不小。”姜绅眼睛一瞪。

    这次小费没有后退,后而回过来瞪了姜绅一眼。

    “她已经是我女人了。”姜绅故意道。

    “我不介意,我就是喜欢她。”小费很胆大,面对书记一点不怕:“姜书记,你放了她吧。”

    “你想多了,是夏苏在追我。”姜绅牛逼哄哄的。

    “那我们公平竞争,你不要阻挡我,我一定能追到她。”小费还不信这个邪。

    “好,我给你一次机会,明天我把你调县团委去,你要能追到夏苏,我就成全你们。”

    “姜书记你说话算数?”小费大喜。

    “我姜绅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的?”姜绅冷笑一声,砰,把门关上。

    小费咬咬牙,转身想走,又回过头,把那礼盒往门口一放,这才离开。

    尼吗,姜绅这时在夏苏家里想到一件事。

    外面,是不是还有其他男人,在追自己的女人?

    他的女人都很优秀,肯定会有男人追她们,有些女人,是不是该给她们一个机会?

    比如夏苏,他和夏苏还没有发生过什么,如果以后也不想发生什么,那么从现在开始,应该给别人一个机会,给夏苏一个机会。

    可是,为什么我觉的自己心里酸酸的。

    听到有人追夏苏,姜绅除了好笑,还有点酸酸的。

    砰,砰,砰,他此时已经在洗澡,却又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拷,小费你还敢回来,老子真要打断你的腿了。

    姜绅气的不行,随便擦了几下,围着浴巾大步走出来开门。

    走到门口神念一扫,尼妹的,不是小费,是朱湘婷。

    她来干什么?她没醉?

    姜绅还在犹豫要不要开门,却见朱湘婷右手一伸,竟然拿出一把钥匙,自己开起门来。

    还有钥匙?我晕。姜绅服了,这才想起,夏苏太好客,抱括吕琪、葛丹妮等人都有她家的钥匙。

    这个念头刚从他脑海经过,大门开了。

    朱湘婷进门,反手把门关上,看到姜绅站在门口一点也不害怕。

    “姜绅,你为什么不开门?”美女朱县长死死的盯着姜绅,同时伸手在门面一按。

    叭,房间里的灯被她关了。

    “你想干什么?你没醉?”姜绅那个郁闷啊,老子是不是输了仙气给她了?早知不输了哇。

    “我不想干什么?”朱湘婷咬着牙一步步走过来。

    “我就想我走之后,能留点美好的回忆。”

    “这样不好吧?”姜绅假巴意思的嘀咕一句。

    “唔---”下一刻,他的嘴巴好像被什么给堵住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