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3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二十二章 各种动作
    第八百二十二章 各种动作

    第二天诸女一个个陆续醒过来,却发现朱湘婷已经不在了。

    “朱县长呢?”夏苏摇着头,看来昨天酒多了,现在头还晕。

    “朱湘婷同志已经走了。”姜绅脸色沉重的从外面走进来:“刚刚我和人大的齐主任送她走的。”

    “这么早就走了?”葛丹妮也摇摇晃晃的出来。

    今天还要上班,诸女个个喝成这样,现在都有点慌。

    “嗯,她有事要急着回去,你们都来喝杯茶,解酒的,喝了之后就好了。”姜绅只好施展点手段,给每人搞杯解酒茶。

    “哦--”关若华打着哈欠,不满的看看姜绅。

    死东西昨天下药,害老娘睡了一晚,关若华是最郁闷的一个。

    同时她也很奇怪,姜绅昨天吹了那瓶酒,十倍的春药,他怎么过的?

    于是她东张西望,看看四周的美女们,每个女的都被她怀疑。

    嗯,葛丹妮眼圈发红,昨天肯定没睡好,一定是她陪了姜绅一晚。

    咦,叶子素哈欠连连,做了一晚?

    拷,李丽娟萎靡不振,一看就是在床上翻了一夜。

    草,这个丁秀梅也和姜绅有一腿,双眼似桃花,好像昨夜被临幸了一样?

    关二货看来看去,每个女的都像,只有自己睡了一晚,心中那个恨啊。

    不过等她们把姜绅泡的茶喝了一口个,一个就开始神光焕发,变的精神抖擞。

    “哇,这杯茶真是厉害,哈哈哈,走,上班去了。”葛丹妮率先出门,接着众女一个个依依不舍的离开。

    小夏苏最后一个走,她在帮姜绅收拾家里。

    “给你。”姜绅寒着脸拿出两个礼盒。

    “什么啊?”夏苏莫明其妙,然后指指自己的鼻子:“给我的?”

    “生日快乐”姜绅道:“你自己生日也忘了?”

    “真的啊。都忙晕了。”夏苏嘻嘻一笑,接过两个盒子:“还是姐夫最好,记得我的生日,姐姐这没良心的,都没打个电话给我。”

    “这个是小费送的,昨天晚上十点多送来的。”姜绅没好气的指了指另一个礼盒饭。

    “什么?费永成?”夏苏目瞪口呆。

    然后她脸上突然一红,低头道:“我和他没什么的?你不要误会。”

    “我看他人很老实,也有胆识,你可以考虑。”姜绅阴阳怪气。

    “你说真的?”夏苏抬起头,盯着姜绅:“姐夫你再说一句,我就去和他约会。”

    “你敢---”姜绅瞪了她一眼,然后又泻气道:“算了算了,随便你。”

    他是没资格要求夏苏的。

    “喔,姐夫你吃醋了,吃费永成的醋了,姐夫你喜欢的我的,是不是姐夫?”夏苏指着姜绅哈哈大笑。

    “神经病,滚。”姜绅被揭穿他淫荡的心声,怒不可晚遏,转过身,气急败坏的出门。

    他羞怒交加的出门,发现司机已经不在。

    魏东杰前面带着关若华和丁秀梅等人先走了,他只能打车自己去。

    刚走到家属院的大门口,就见外面有个人鬼头鬼脑的在车子里往这边看过来。

    吗的,姜绅看到车里的人,就想扭断他的头。

    这个人,赫然就是费永成。

    “小费,你在这干嘛?不用上班?”姜绅脸色很严竣。

    “我在等夏书记,夏书记让我送她上班。”费永成脸上有点得意,然后又道:“姜书记,你不是答应调我去县团委的,什么时候调?”

    “---”老子调你妹的,姜绅好想给他一耳括子。

    “费永成。”夏苏拿着小包包追了出来,满脸兴奋。

    “夏书记---我来接你。”费永成结结巴巴的。

    他是有点紧张,看的出,他很激动,看到夏苏很激动。

    其实小费算是个好男人,姜绅能看出来,夏苏要是嫁给费永成,费永成一定会对她很好。

    费永成绝对是个好男人,好老公。

    看着夏苏笑吟吟的上了费永成的车,不知为什么,姜绅觉的心里好酸。

    明知道夏苏故意气自己,却仍然好酸。

    “夏书记,我们这样不好吧?”汽车上,费永成结结巴巴:“会不会---让姜书记发怒啊---”

    “干什么?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夏苏得意的笑。

    别看她单纯,她也会用手段的。

    “我还是怕姜书记,昨天晚上,我吓死了---”费永成不寒而颤。

    “他刀子嘴,豆腐心,不会真打你的,姜书记只打恶人。”夏苏笑道。

    “哦。”费永成点点头,似懂非懂。

    “晚上我下班你再来接我,我们一起吃饭。”夏苏道。

    “啊---还要接啊。’费永成皱着眉。

    “干什么?你不想帮我是吧?”夏苏小眉头飞起来。

    “不是不是,当然愿意帮你,知道了,知道了。”费永成的头,点的和小鸡吃米一样。

    原来两人是在一唱一合。

    不过这时姜绅并不知道。

    他没有放神念在两人身上,除非对敌,一般他很少用到神念。

    他正怒气冲冲的回办公室。

    他打了个出租车回到县政府,关若华已经提前帮他办公室收拾好,茶也泡好。

    “你别在茶里放药了啊。”姜绅把她叫进来一顿训。

    “你怎么知道?”二货还以为别人都是傻子。

    “我像白痴吗?喝不出来?”姜绅怒吼:“出去,给你一天时间,想想去那个部门。”

    “你干什么?赶我走?”关若华又惊又惧。

    “我快动了,动之前,要把你们都安排好。”

    “我不管,你到那,我也到那。”关若华不依。

    “你不听话,一辈子都见不到我。”姜绅冷冷的回应。

    关若华的性格,不能对她太软,软了,关若华会得寸进尺。

    “你不在,我就算当县长都没意思。”关若华摇头:“你走我也走,我辞职。”

    “---”姜绅无语,沉默。

    姜绅说动不是开玩笑的,因为这时市里面已经开始动了。

    田力果然在俞振强的运作上升任副省长。

    接着陆明杰顺利替上,接任溧州市委书记,然后向岚升任溧州市长。

    溧州党政一把手,先后换成姜绅的人。

    溧州一动,溧山也接着动。

    姜绅的一肩挑,终于结束。

    十一月底,葛丹妮任溧山县副书记,代县长,正式结束了姜绅一肩挑的历史。

    县里其他变动更大。

    常务副县长陶家松任县委副书记、人大副主任(正处级)。(这是为接姜绅书记的班而准备。)

    副县长叶子素任常务副县长。

    魏冬青转任常务副县长。

    夏国明任县委常委,溧山镇党委书记。

    李丽娟的老公,肖荣键任县委常委,组织部长。

    县团委书记夏苏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

    一番动作之后,溧山县的常委几乎全是姜绅的人马。

    只有几个任命让大家意外。

    原本大家以为吕琪要任常务副县长的,没想到最后是叶子素。

    聪明的人,如关若华就知道,这是姜绅要带走吕琪的节奏。

    十二月,溧山各项经济指标又创新高。

    全年仅旅游业带了近十亿元的财政收入,全县财政收入一举成为溧州之首,并进入东宁前十。

    溧山县成了全国的明星县。

    县长葛丹妮受到京城台的多次采访。

    溧山人知道这些成绩全是姜绅在任时搞出来的,但是姜绅即然让葛丹妮出风头,这是要打算把她捧为政治明星。

    一月初,新的一年刚开始,姜绅被俞振强叫到东宁省。

    他匆匆赶往省政府,第一次踏入俞振强的办公室。

    “我答应你的都做好了,你答应的我的,该行动了吧。”俞振强不动声色的问他。

    “俞书记请指示,一切行动听指挥。”姜绅笑道。

    “四月份省委组织部有个援西任务,支援西北地区建设,从全省基层抽调精英骨干干部到大西北去。”

    “所有援西的干部,去前均提一级,期限为三年,回来之后,你就是副厅了。”

    “什么省?”姜绅也没表现出有多高兴,西北部有很多省的,也要看是那里。

    西疆?新藏?玉海?前两个省都在边境,玉海还一点,当然,如果让姜绅选的话,他宁愿去边境省份。

    “玉海省。”俞振强最后道:“那是我当年学习过的地方,我小时候随我爸爸在那上过学。”没想到俞振强小时候还在那呆过。

    “玉海啊?好地方。”姜绅喃喃自语,脑海里,刷刷闪过玉海省的情况。

    玉海省是华国高原上的重要省份,境内山脉高耸,地形多样,河流纵横,湖泊棋布。

    最有名的当属巍巍昆仑山,昆仑山横贯玉海省中部,千古流传,不少小说和电影都有昆山市的传说史话。

    甚至古代神话中,被称为万祖之山,仙神之山。

    除了昆仑山,唐古拉山峙立于玉海之南,祁连山矗立于玉海之北,茫茫草原起伏绵延,柴达木盆地浩瀚无限,这些名胜都有无数史诗级的传说,不得不承认,玉海省对姜绅很有吸引力。

    要说华国有什么地方最有可能有神仙,非玉海省莫属。

    “怎么样?你要是不满意,我可以帮你换,西疆、新藏都可以。”俞振强看姜绅在那想入非非,以为他不情愿去。

    “没问题,就那里好了,什么时候走?”姜绅点点头。

    “早呢,现在报名,报送省委组织部,初步定于四月份走。”

    “我去哪个地方?”姜绅再问。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