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3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一杯一亿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一杯一亿

    两个保安不是开玩笑的,两人进去一会,里面跟出来三四个保安,拿锤的拿锤,拿锯的拿锯,先把姜绅的自行车乒乒乓乓一顿砸,砸成烂泥一样,然后用电锯吱吱吱,锯成无数断。

    “哈哈哈。”众保安看着一地的废铜烂铁,纵声大笑。

    与此同时,楼上众人也先后在包厢坐下。

    全桌一共坐了十个人,除了姜绅和俞诗君,他们那边有八个人。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俞诗君和袁守业身上。

    瘦小、年轻的姜绅,完全给大家无视。

    “我说话算算,今天俞区长你陪我吃饭,饭后就可以签约。”袁守业把六个杯子一个个放到俞诗君面前。

    然后示意边上的人开酒。

    “我这项目一共是六亿欧元,俞区长你一杯一亿,一口气喝六杯,我就投资六个亿到你们嘉南区。”

    此言一出,全场惊讶。

    那杯子大概二两五左右,六杯就是一斤半。

    袁守业开的还是白酒,这是要俞诗君一口气喝一斤半白酒了。

    “袁总,刚才,你可没说要喝酒?”俞诗君有姜绅在身边,心中很镇定。

    “刚才也没说不喝。”袁守业笑,接过别人开过的酒,一杯杯的把六杯倒满。

    “俞区长,请。”

    六杯酒六个亿的投资,换成一般的区长,真的会喝。

    袁守业也是学别人的。

    听说内地某省,有个副省长遇到一位大老板,老板让副省长喝酒,一杯投资一个亿,那副省长喝了七杯后,差点吐血。

    连副省长都肯喝,你小小的区长还不肯喝?

    而且,我这是欧元。

    袁守业关注过俞诗君,知道她酒量没这么大,估计三杯下去,她就直接醉倒了。

    “一杯一亿欧啊?好大的手笔。”姜绅惊讶着站起来:“诗君,我替你喝了。”

    说着就要伸手。

    “混帐。”边上姓严的严公子大怒:“你什么身份?这是给俞区长喝的。”

    方小姐捂着嘴笑:“他喝也行,一杯一亿华币,有种就喝六十杯。”

    六杯是一斤半,六十杯就是十五斤,在场的人听都没听过有这样的酒量,顿时全都笑了。

    “对,方姐说的对,俞区长,你男朋友喝也行,一杯一亿华币。”袁守业笑道。

    “好啊。”姜绅也笑:“你给钱我就喝,一杯一亿华币,说话算数不?”

    草,我是说投资,你还以为钱给你?一杯一亿,你他吗谁啊?值吗?

    袁守业也没说是投资,冷笑接口:“好,不过要喝完六十杯才算,少一杯都不行。”

    他当然不相信这世上有人能一口气喝六十杯白酒。

    国家政务院的陪酒师也不可能一口气喝十五斤。

    现在晚饭还没开始,菜还没上齐,大家都空腹中,谁能一气喝十五斤。

    “倒酒。”姜绅示意边上的服务员。

    “哟,来劲了他。”诸位公子小姐都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姜绅。

    “再拿两箱来,全开了。”袁守业也不信这个邪了。

    随着他一声令下,有人帮着服务员一起行动。

    开酒的开酒,倒酒的倒酒,拿杯子的拿杯子。

    一会功夫,他们拿来六十个杯子,在桌上摆的满满,许多菜都被移到别的地方放着。

    一瓶瓶的白酒被打开。

    全场气氛有点活跃起来。

    有人要挑战极限,一口气喝六十杯,十五斤白酒,大家都想看看热闹。

    姜绅是真有本事,还是装逼的。

    俞诗君也有点紧张。

    她在招商局就知道姜绅酒量好,但是姜绅好到什么地步她并没把握。

    十五斤白酒一口气?这个真有点多。

    “你行不行?”俞诗君伸手握了握姜绅的右手。

    “放心,没事。”姜绅捏了捏她的小手,安慰她。

    一会功夫,六十杯白酒被倒好了,每杯都满到要溢出来,十五斤白酒绝对是足量的。

    “喝前我再问一次?一杯给我一亿华币,袁总,是不是这样说的?”

    袁守业也来气了,还这样说?你真以为自己是酒神?

    “好,我也再说一次,一定要六十杯喝完才算,还有,不能翻掉,实打实的全部喝完。”别说袁守业,在场没有人觉的姜绅能喝掉六十杯。

    要是被姜绅这一吓,吓的就说,我是赌投资,不是给钱你,那袁守业也会没面子。

    所以他索性就承认了。

    喝啊,喝死你,喝啊,大家都盯着姜绅。

    “喝。”

    “喝。”

    “喝啊。”

    不知是谁先带头,接着除了俞诗君,所有人在崔姜绅。

    连边上几个服务员都瞪大了眼睛在看着他。

    “数好了。”姜绅环视四周各位美女帅哥,拿起杯子喝了起来。

    咕咚,每下抬头,就是一杯,一杯一口,速度很快。

    一杯,两杯,三杯,四杯。

    前面几杯大家还没什么表情。

    喝到第十杯的时候,姜绅速度没减,脸上也没什么反应,这时,袁守业等人就有点动容了。

    “十一,十二,十三----”俞诗君惊喜的帮姜绅数。

    “哇---”边上有服务员捂嘴惊叫,满脸崇拜。

    “叫什么?滚出去。”石少大怒,眼睛一瞪,几个小服务员吓的转身就跳出包厢。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俞诗君还在数。

    这下那方小姐眼中都是精光闪烁,很有意味的盯着姜绅。

    见过能喝酒的男人,但是没见过这么能喝的。

    男人能喝,也是一种本事,足够引起一个女人的关注。

    除了方小姐,其他几个官二代富二代,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姜绅。

    这尼吗太能喝了,这样下去,六十杯真是可能的?

    袁守业脸上阴晴不定,不时的与石少两人交换眼神。

    “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俞诗君还在数,心中也惊涛骇浪一样。

    别说十五斤酒,就算十五斤水,也不是什么人能一口气喝下去。

    “五十一,五十二---五十八--五十九,六十---六十了---”姜绅最后一杯喝下去,俞诗君几乎是从坐位上跳起来。

    “你没事吧。”俞诗君拿纸巾帮姜绅擦嘴边的酒渍,别人眼中的铁面区长,在姜绅面前,温柔的像什么一样。

    袁守业都看不下去了,气的双眼发黑,脸色铁青。

    最重要的是,刚才他们可是赌了六十亿的。

    “我没事。”姜绅握了握俞诗君的手,把最后一个杯子往桌上一按。

    “一杯一亿,六十亿华币,袁总,你是准备给现金,还是给支票?实业也行,房子,办公楼,厂房都可以,股份我不要。”

    所有人听的呆了一下,然后有人带头:“哈哈哈哈。”

    石少笑的眼泪都掉了出来。

    “尼吗,一杯一亿?你喝的是黄金还是钻石?钻石也没这么贵哇。”

    “小子你真疯还是装傻,一杯一亿?你想钱想疯了?”

    “袁总,给他六十亿冥币,哈哈哈,还一杯一亿,这个白痴。”

    大家都在笑,穿皮草的方小姐淡淡一笑:“能喝六十杯也真不容易,海量,海量,守业,给个六十万,意思一下吧,人家真是不容易。”

    方小姐觉的自己对姜绅还算不错了,劝袁守业给他六十万。

    相当于一杯酒一万,也算仁至义尽。

    “袁守业,你说话不算?堂堂福安首富?一杯一亿,可是你说的?”俞诗君冷笑。

    “俞区长,我说的是投资,可不是给他钱。”袁守业当然打死也不会承认。

    而且,现在他连投资都不想。

    脑海中在想着什么借口,连投资也不投。

    当然了,除非俞诗君再喝六杯酒。

    “我刚才可问的清清楚楚,你们,你,你,还有你,你们都听到的是不?他说一杯一亿,给我钱的。”姜绅指着对面另七个人。

    他指到郝总,郝叫转过头,一脸的鄙视,看都不看姜绅。

    他指着方小姐,方小姐笑着摇头,小伙子,你太可爱了,这么幼稚。

    “六十亿没有,六万要不要?”袁守业拿出支票薄,当着众人的面,开了一张六万的支票,最后捏起来,对着姜绅脸上一砸。

    “滚,拿着这六万,滚出去。”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必要和姜绅装什么,他直接翻脸,叫姜绅滚。

    支票嗖的一下飞过去,砸到姜绅脸上的时候,见姜绅伸手一抓,在半空接住支票。

    “你和我耍赖?”姜绅笑道:“从来没有人敢和我耍赖的?”

    “哈哈哈。”袁守业就好像听到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小子,我看俞区长面子,让你滚出去,不然的话,你就不是滚出去,是爬出去。”

    “白痴。”石少笑着摇头:“守业,和他废话什么,把他扔出去。”

    石少说完,率先走了过来。

    他可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练过拳脚的,少年时在学校很出名,后来失手打死一个同学后,被老爸送到国外读书。

    家里人为他的事花了好几百万摆平,最后找了一个替罪羊,替他顶罪。

    在这群人里,他是最能打的,而且手下还养了一群打手。

    他这一动,就代表他要打人了。

    “石少,轻点,别打残了。”方小姐捂着嘴笑,好像有点怜惜姜绅。

    “放心,你要是喜欢,我保证不打残他中间的腿。”石少说完,已经走到姜绅面,伸手一抓,边上一个酒瓶,砰,一酒瓶就砸在姜绅头上。

    酒瓶粉碎,所有人都惊呆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