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3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二十六章 抄家
    第八百二十六章 抄家

    大家呆的不是别的。

    没想到姜绅竟然没有躲,硬生生被石少砸了一酒瓶。

    只是,为什么他头上没有破?

    “我草。”石少也呆了下,一看姜绅完好如初的站在自己面前,勃然大怒。

    回手又在桌上抄了一个空瓶。

    “吗的。”砰,又是一酒瓶砸在姜绅脸上。

    这下更狠,他砸的姜绅鼻子,想把姜绅鼻子砸烂掉。

    不过一声砰响后,酒瓶破碎,姜绅依然没事。

    “砸人脑袋好玩不?”姜绅嘻嘻一笑,反手一提。

    就把石少像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桌上空瓶很多,刚才开了十五瓶白酒。

    “砰,砰,砰。”姜绅闪电出手,一口气连砸三个。

    三个白酒瓶在石少脸上头上开花。

    鲜血四溅,惨叫不止。

    石少痛的手舞足蹈,想挣脱姜绅的手。

    可是怎么努力,他都甩不掉姜绅。

    “你别乱来。”其他人一看,急了,正想冲过来帮忙。

    姜绅一只手把石少高高举起,然后重重摔下。

    “砰”石少像死猪一样被姜绅摔倒地上。

    俞诗君闭眼不忍直视,她想叫姜绅别乱来,不过目前看来,是叫不住了。

    “哇扑”石少落地之后一口鲜血狂喷,霸惊四座。

    原本打算冲过来的其他几个富少官少都被吓住。

    这时姜绅一个个从桌上拿起酒瓶。

    “狗东西。”砰。

    “狗东西。”砰。

    姜绅骂一句狗东西,砸一个瓶子。

    十几个瓶子,在几秒钟内全部都砸碎在石少的头上。

    等到所有瓶子砸完,姜绅拍拍手站起来。

    石少头上已经被砸的看不出是一个人头来。

    不过这还没完,姜绅站起来后,猛一抬脚,狠狠的踩在石少的脖子上。

    “卡察”包厢里所有人清清楚楚听到一声脖子折断的声音。

    接着就看石少脑袋一歪,双眼一翻,再也没有了声音。

    前后不到十几秒,石少先被砸的头破血流,最后被姜绅一脚踩死。

    就当着俞诗君的面,当着在场这么多富二代,官二代的面,石少被姜绅活活踩死。

    杀人了?袁守业等人浑身发颤。

    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杀人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当着他们的面,在酒店包厢这么杀人,简直是嚣张的没边,狂的吓人。

    他袁守业要对付人,也要偷偷找人,暗地里下手啊。

    眼前俞区长这男朋友,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报警。”一个姓郝的失声惊叫。

    但他声音刚发出来,嗖,场中寒光一闪。

    扑通一声,姓郝的身体像被子弹击中一样,整个人倒飞出去,最后扑通一下被钉在墙上。

    大家定睛一看,郝总肩上被插着一把短刀,

    整个人双脚离地,被短刀钉在墙上。

    “啊---”郝总惨叫,叫的比什么都惨:“救我,救我---啊---痛死我---”

    他双脚离地,整个身体的力量都压在刀上,肩上的痛的不得了,撕心肺的痛。

    此时四周其他人都有拿起手机的,但是一看郝总被钉在墙上,所有人吓的把手机一扔。

    开玩笑,姜绅飞刀又快又准,谁敢打电话。

    “俞区长,你劝劝他啊,你可是国家干部,别乱来,别乱来---”袁守业也怕了。

    原本以为姜绅是只羊,没想到他会是一只狼。

    “你先走,这里交给我。”姜绅回头,温柔的向俞诗君笑笑。

    后面少儿不宜,你先走吧。

    俞诗君也没办法,心中震惊姜绅的大胆,但是她知道,姜绅不是一个会乱来的人,这么做,肯定有理由的。

    “那你小心,我先走了。”俞诗君带着惶恐不安的心情,率先离去。

    俞诗君一走,姜绅就走到另一个青年面前。

    “你要给我冥币是吧?你家里卖冥币啊?”

    “没--没有,我开玩笑的---大哥---啊---”那青年吓的半死。

    话还没说完,叭,脸上被姜绅扇了一个耳光。

    他脸上火辣辣的痛,但是动也不敢动。

    姜绅太凶残了,他怕自己也吃一刀。

    “有些玩笑,可不能乱开,当心你家里人,年年烧冥币给你。”姜绅拍拍小青年的脸,小青年连连点头,一句话不敢说。

    “兄弟,你杀了人了,你现在走,我们可以当不知道。”一个戴眼镜的,叫周龙的冷静的劝姜绅。

    “呵,你叫周龙啊?你信不信,我把你们这里全杀光了?我都不会有事?”

    “嘶”姜绅这么凶残的话,让包厢里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接着就见姜绅往边上一坐,开始打电话。

    “陈永雄,我是姜绅。”

    陈永雄的名字一报出来,这些官二代富二代齐齐震惊。

    做为曾经福平市的老大,陈永雄在认识姜绅之后,越做越大,现在已经是整个东宁数一数二的道上人物。

    许多富商,都要和陈永雄搭上关系,做生意才稳定。

    “绅哥,我是永雄啊。”陈永雄恭恭敬敬。

    “这里有个人,叫石---”姜绅从石少衣服里看了下,神念一扫,扫到他身上的身份证:“石志强的人。认识吗?好像家里比较有钱。”

    “认识,他爸生意做的挺大的,安州巨富。”

    “他砸了我的自行车,我把他弄死了,你跟他爸说声,我那辆自行车,陪个二十亿就行了。”

    “嘶--”全场闻言都要哭了。居然一辆自行车,要陪二十亿。

    人家砸你自行车,你就把他弄死,你还能更过份一点吗?

    不能怪姜绅凶残,这个石少刚刚在外面车上,说要找人把姜绅弄死的。

    他是真打算,帮袁守业出头,找人弄死姜绅,所以这种人,才会有这样的下场。

    陈永雄是一点没有意外,连连点头:“我草,绅哥你的自行车,起码也值一百亿啊。”

    “算了算了,就要个二十亿行了,你跟他说,花钱消灾,拿二十亿出来,还能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要不肯拿---”

    “我让他全家没人送。”陈永雄恶狠狠的接口。

    “永雄,你太凶残了。”姜绅鄙视陈永雄,不过那语气,怎么听都是很满意的样子,一点没有怪罪他。

    当然了,只是一个陈永雄,那是吓不住这里这么多富二代官二代的。

    姜绅又拨打另一个号码。

    福安军军区的刘建功。

    刘建功上次帮了忙,姜绅还没好好谢谢他。

    “建功啊,我是姜绅。”

    “姜书记,你老有什么指示?”刘建功受宠若惊。

    “福安首富认识不?袁天望,还有他儿子袁守业。”

    “见过几次,本地的大人物。”

    “给你个发财的机会,找部队把他家抄了,他家的财产,我们一人一半。”

    “----”刘建功莫明其妙啊,大哥,你以为这是古代,说抄家就抄家?这不是军队干的事啊?

    “现在派人去他家吧,他家走私军火,好几吨呢,足够装备一个团,你要立功了,你爸也要高升了。”

    “---马上去。”刘建功大喜,立刻挂了电话。

    “---”这算什么?我家走私军火?怎么可能?还装备一个团?坑人也不能这么坑啊。袁守业也想哭。

    “严总家里搞矿的啊?澳大利亚好多矿,哈哈。”姜绅找完袁守业,又找到姓严的。

    “绅哥,别这样,不管我的事。”严总听俞诗君叫他绅,也就顺着叫绅哥。

    他有点怕,姜绅这又叫陈永雄弄石少,又叫军队弄袁守业,太吓人了。

    而且姜绅口中的建功他们都认识。

    刘司令的公子,福安省的风云人物。

    这尼吗从来只有叫政府欺商人的,这小子竟然叫军队欺负商人,这也太欺负人了。

    更可怕的是军队都是的。

    真要在袁守业家里搜到军火,不用经过地方,军队能把袁守业家里全抄了。

    “我给你机会,你家在澳大利亚有六个矿,我就给你六天时间,六天之内,在俞区长的区里投资十亿以上的大项目。”

    “每晚一天,你就要损失一个矿区,六天之后,你家在澳大利亚的矿全部完蛋。”

    “还有--”姜绅又道:“不管你投资到不到位,自己回去剁一根手指,长长记性,一根手指,保全家,严总,值得。”

    姜绅拍拍严总的肩膀。

    严总满眼都是泪水,我说绅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凶残。

    逼着他投资不说,投资成不成,都要剁一根手指,绅哥你还能再残忍一点吗?

    接着姜绅找到方小姐。

    方小姐现在浑身都在抖,那是因为她害怕。

    “绅---绅哥---”方小姐颤抖着声音看向姜绅。

    “贱货。”姜绅伸手一个耳光,打的方小姐差点翻滚出去。

    “穿皮草啊?等着,一周之内,我让你们方家,倾家荡产。”姜绅笑笑,也不多说转身走向门口中。

    包厢其实还有好几个人。

    不过姜绅也不可能一个个弄过来,到了门口,他回头点点袁守业:“福安省谁敢泡我女人?以后你就是榜样。”

    说完,他就开门而去。

    留下石少冰冷的身体,和挂在墙上的郝总,姜绅就这样走了。

    包厢里的人面面相觑,足足数十秒钟后,有人才想起来报警。

    警察很快就来了,抬走了尸体,询问了情况,所有人被带进了警局。

    袁守业先打了个电话回去,老爸说家里没什么事啊,也没军队上门,袁守业大喜,呢吗,那小子吓嘘人啊?

    这次要警察弄死他。

    “什么?你再说一次,那人叫什么名字?”安州警察局的人问。

    “我听的很清楚,他和陈永雄打电话,他叫姜绅。”

    “是不是这个人?”有个警察把姜绅照片拿出来给他们几人看。

    “你们看看,是不是照片里这人,在酒店包厢杀人,动刀?”

    “没错,就是他。”众人异口同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