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3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二十七章 不是一般人
    第八百二十七章 不是一般人

    “做假供知道什么罪吗?”警察阴森森的问。

    “陈警官,你这什么意思?”袁守业等人不懂了。

    “这人是叫姜绅,现在是东宁省溧山县委书记,正处级官员,刚刚我们调查过,他还在本县。”

    “---不可能,今晚我们一起去的酒店,酒店摄像头肯定拍下了,你们拿监控看。”

    “哦,酒店监控坏了,我们刚去问过。”

    “---”警察想包庇姜绅?

    大家第一时间就是想到这个问题。

    “谁叫袁守业。”就在这时,几个警察,带着四个军队的人走进警局。

    “杨队,袁守业在这,什么事?”

    “他家走私军火,且数量巨大,案子交给军方处理,上头叫我们把袁守业移交给军方。”

    “---”不是吧,袁守业的脸顿时变的雪白。

    半小时前打电话给老爸还没事,一转眼,家里被抄了?

    “没有,我们没有走私,再说这案件,地方也能处理啊。”袁守业大急,这要交到军方处理,他不就死定了。

    “别废话了。”四个军人一涌而上,把袁守业架起来就走。

    尼吗,这下其他人也害怕了。

    “严冲是那个?”又有警察进来问。

    现在才是晚上近七点,警察局到是人来人往,热闹的不得了。

    “严冲在这,阮队有什么事?”

    “严家有个在澳大利亚的矿区崩塌了,据说当地有几十名矿工受伤,损失无数,当地政府现在要起诉严家的公司,你们办他案子时注意一下,先把他所有证件全没收了,防止他们家里人外逃。”

    “我草。”真邪门了,所有姜绅说的事都灵验了。

    严冲最想哭,这才一小时没到,我还没准备好投资的事,你就把我们家矿给弄没了一个?你太过份了吧。

    总得给我时间准备啊,再说我们现在还在警局录口供回不了家呢。

    “你们再看清楚啊,是这个人在酒店杀人,动刀的吗?”警察再次问。

    “我没看清楚,我当时很紧张,差点晕过去了。”方小姐颤抖着率先改变口供。

    那姜绅太可怕了,竟然是县委书记,杀人动刀,派军队抄家。

    这他吗什么人啊,方小姐想起姜绅要他们家倾家荡产的,现在只想先离开警局然后向姜绅求饶。

    “我也没看清楚,杀人的不是姜绅,是另一个人。”

    “那人长什么样?为什么要杀死者?”

    “那人身高一米七,身体很壮,好像是和死者起了冲突,吵架了吧。”严冲也开始胡说一气。

    反正杀手是谁,随便警察局查,只要不把姜绅说出去就行。

    “对对,那人皮肤还很黑,像是退伍军人,不是姜绅,我前面看错了。”其他人也纷纷改口。

    最恨的是那郝总。

    他也被姜绅插了一刀的,硬着头皮改口:“捅我的人,皮肤有点黑,身高一米七,长的很壮,像头牛一样。”

    “我看他打石少,叫了一句,他就拿刀捅我。”

    所有人说来说去,最后都说看错了,没看到姜绅。

    不这样说又怎么办?

    警察都说姜绅在溧山,他们怎么说也没有用。

    而且,看现在的架势,得罪姜绅的人,统统要倒霉。

    现在他们都要自求多福。

    其实安州警察也知道这人多半是姜绅。

    不过姜绅在安州警察系统是挂了号的,出了名的。

    谁都不敢抓姜绅。

    至少目前来看,一点证据也没有。

    仅凭他们几个人的口供是不行的,人家姜绅现在正在溧山办公室里加夜班呢,那边有好多人证明的,溧山当地警方也能证明。

    即然没证据,何必还要死追着姜绅不放。

    姜绅几次在福安省的事,把福安和安州的警察整的没脾气。

    当初前任省厅厅长就被姜绅打破头的,杀个石少算什么。

    就在他们都在警局被调查的同时。

    姜绅和俞诗君,已经到了一幢别墅里。

    这别墅是陈永雄提供给姜绅暂住的。

    别墅里有红烛、美酒,精致大餐,两人浪漫的烛光晚餐,正在进行。

    “姜绅你这样把事情搞大了?袁家父子是省里的大人物。”

    “大人物犯法一样要倒霉,你知道他们父子吗?当年靠走私海运家的,后来炒房产,赚百姓的血汗钱,又在香门赌马洗黑钱,每年偷税逃税几千万,这种家族,不整他们整谁?”

    俞诗君有点无语。

    “好了,不说他们了,我这次搞大点,整个福安的人都会知道,以后没有人敢再来骚扰你。”

    “哼。”俞诗君冷笑:“你要娶了我,也没有人敢来找我。”

    “呃”姜绅一听娶字就头大,马上转移话题:“我马上要走了,去很远的地方。”

    “什么地方?你要去那?”俞诗君果然大惊失色。

    姜绅在溧山,离福安还算近,基本一到两星期会来找她一次,要是去远了怎么办?

    “玉海省,青树市,援西交流。”

    “什么?”俞诗君先目瞪口呆,接着大怒:“是不是我爸调你去的?”

    “不是,是我自己要求去的。”姜绅耸肩:“援西提一级的,去之前就提副厅。”

    “---”但我知道,你的追求不是当官。

    俞诗君果然了解姜绅。

    “玉海是个好地方,我有第六感,我会在那遇到不同寻常的事情,所以我一定要去的。”姜绅淡淡的道。

    “可那里离福安太远了。”俞诗君很失望:“我要你每周都要陪我一次。”

    你不是神通广大么,一周陪我一次总行了吧。

    “我尽力吧,到了那里,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前期可能没什么时间,后面尽量。”姜绅说的好像要分开很久一样。

    俞诗君有点难过。

    “喝酒。”姜绅给她倒酒:“今天是我们的烛光晚餐,不管我在那里,都一样的想你。”

    “混蛋。”俞诗君眼中有泪,去那么远的地方,想过我的感受吗?

    她心情不好,自然就大口的喝酒。

    正如苏绾所说,把她灌醉就好。

    俞诗君很容易醉的。

    不到半小时,就被姜绅灌醉了。

    她好像自己也想醉,醉眼迷离,看着姜绅。

    “我不管,你今天,要好好陪我,陪我---”她喃喃着,菜都没吃什么,起身摇摇晃晃从自己的位置走向姜绅。

    “我陪你,还找个人来陪你。”姜绅笑着,一只手用手机向苏绾发了一个短息。

    他短息发完,俞诗君已经软软的倒在他怀里,她眼睛里全是朦胧。

    “找谁陪我?”俞诗君觉的自己有点醉生梦死的感觉。

    “一会你就知道了。”姜绅拦腰一把,把她抱起来,大步走进楼上的房间。

    姜绅在这里风流快活,外面翻了天一样的混乱。

    袁守业家里被军队抄了。

    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就在袁守业进警察局配合调查时,三辆军车开到他家里,冲下来三十多名荷枪实弹大兵。

    然后在袁家一个放烟酒的地下室里,找出大批俄式军火。

    接下来不用说了,军队和地方通知了一声,全盘接手袁家的案子。

    袁家公司被封,帐号被停,全家被抓了起来。

    消息传到东宁俞振强那里。

    俞振强死劲的在家摇头:“这个混蛋,居然这样栽赃?”

    他太了解姜绅了,明显是姜绅栽赃。

    而且起因他也听说了,就是为了女儿俞诗君。

    “老俞啊。”这时隔壁福安省一把手丁书记打电话过来诉苦,丁书记也是前年刚上任,和老俞还都是陆家一系。

    “不带这样的啊,姜绅这么栽赃,无法无天啊,袁家好歹也是福安首富,对我们福安省的经济发展,还是做了贡献的?”

    “老丁你和我说有什么用?你和刘司令说啊,这是军队的事,刘司令难道不懂吗?”俞振强苦笑。

    “姓刘指望立个大功呢,他管是不是栽赃,抓人就是,还能抄家捞好处。”

    “都是一家人,给我个面子,我保证以后袁守业不再骚扰诗君,别搞袁守业了。”丁书记向俞书记求情。

    “姓姜的很混,你以为他能听我的?”俞振强没好气的回答,谁跟你一家人?只是一个阵营的。

    “他能不听老丈人的话?”丁书记不信了。

    你吗的才是他老丈人,俞振强听到这话就火:“我没这种女婿,老丁啊,我管不了他,我能做的,和女儿打声招呼,至于能不能说动姜绅,我管不了。”

    “那就麻烦你了,我也没办法,方家,严家等等,天天有人到我办公室来问,你说我一个省的书记,憋屈不?”老丁还觉的憋屈呢。

    “你憋屈?你知道我的日子怎么样?”俞振强更憋屈呢,女儿被人泡了,溧州被人抢了,我这书记那才做的憋屈。

    要说丁书记和姜绅也不熟,他怎么会知道打电话过来问俞振强的。

    原来这次姜绅搞的人不是大富豪就官二代,许多人的长辈都哭着找到丁书记。

    丁书记一听,什么,还有这种无法无天的人?警察局干什么吃的?

    丁书就打电话责问警察厅。

    福安警察厅长还是当年姜绅去学习的老厅长,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

    “丁书记。”老厅长向他汇报:“那个姜绅,可不是一般的人。”

    于是就把姜绅当年的事向丁书记汇报了一下。

    包括省厅副厅长,安州局长被姜绅打破头,酒店被军队砸了之后,重新又砸了一遍。

    还有就是孙副省长的公子,得罪了姜绅后莫明其妙的死亡,到现在这案还没破。

    最后老厅长说,姜绅是东宁的官员,丁书记可以问问俞振强,或者东宁认识他的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