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4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夏苏定婚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夏苏定婚

    老丁能做到一省的头头,当然不是头脑简单的人。

    听完之后,心中有点数了,又从京城还有陆家等各方面打听了一下。

    尼吗,姜绅果然嚣张无比,横扫全国。

    从地方到京城,没有人敢和姜绅做对,谁和他做对谁就倒霉。

    我身娇肉贵,没必要为了别人和姜绅硬抗啊?

    丁书记身居高位,怎么可能一时冲动,叫警警局全力破这案件去得罪姜绅?

    于是只好找到俞振强。

    怎么说那些人都是福安的大富豪,官二代,总要求点人情回来。

    比如那方家,姜绅说了要她家破产,现在已经有资金开始在各方面阻击方家的资金。

    方家地产上开发的几个楼盘,一天之间连倒三幢,许多付了定金的都要求退货。

    这样下去,方家用不了一个月就要完蛋了。

    所以,丁书记就抓紧时间来找俞振强求救。

    俞振强接了电话也很郁闷的,老子又在姜绅面前说不了话,吗的。

    要说到了这个时候,俞振强已经有点后悔了。

    当初看不起姜绅,现在姜绅虽然官还是小了点,但是如日中天,名声在外,谁都知道他惹不得。

    这种嚣张,当然与俞振强性格不合,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要是当初同意了这事,自己在外面也有很多语话权。

    不过错就是错,老俞现在也不会拉下脸来再劝女儿和姜绅怎么样。

    正省部级这点面子还是要的。

    那么他就只能打电话给女儿了。

    他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

    当天是周未,俞诗君没上班。

    她软软的躺在床上,四肢无力。

    双眼古怪的看着身边。

    身边就是苏绾和姜绅。

    苏绾小屁股高翘,双腿之间的神秘尽在她的眼前,而刚刚从她身下出来的小姜绅,正努力在苏绾双腿之间冲剌。

    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看别人如此疯狂。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和别的女人同时享用姜绅。

    但是没办法,昨晚她喝醉了,被姜绅一顿冲剌之后,抵挡不住,只好不停的求饶,姜绅说不行,我还早呢。

    俞诗君说我要休息一下,真的不行。

    姜绅说那我换个人。

    俞诗君说好的好的,说出来之后就后悔了。

    不过这时苏绾就进来接班。

    俞诗君到想反对呢,被姜绅一顿冲剌冲的浑身没劲,那里提的出反对的意见。

    加上昨晚酒有点多,她也有点意思混乱,糊里糊涂中,接受了苏绾两个人。

    “电话,我的电话。”俞诗君被电话吵醒。

    本来她都快睡着了。

    因为前面实在太累,现在只能看着姜绅在苏绾身上奋战。

    “好像是你爸的?”姜绅帮她拿过来,同时一个翻身,自己往床上一坐。

    苏绾媚笑着,转个身扶了一下小姜绅,一屁股坐了下去,自己在姜绅身上奋力的蠕动起来。

    “喂,爸---什么事。”俞诗君接电话,发现这时,苏绾一边在姜绅身上动,一只手在自己的双腿间摸个不停。

    而姜绅也动了,伸出手来抚摸着俞诗君的胸前雪白处。

    “姜绅啊?”俞诗君控制住身体的快感,忍的脸上通红,然后抬头看看姜绅:“知道了,我帮你问问。”

    说了几句,实在受不了,就挂了电话。

    “苏绾,你太骚了。”俞诗君挂了电话怒叱道。

    然后猛的一下坐起来:“骑够了没有,轮到我了。”

    俞诗君霸道的推开苏绾,抢过高昂的小姜绅。

    “嘻嘻,别急,让给你就是。”苏绾心中暗喜,俞区长,也终于沦落了。

    “绅,我爸让你收收手,马上出去援西了,给点他老人家面子,哦---好舒服---好大---”俞诗君一边在姜绅身上骑着,一边和他说话。

    “他真的这么说?丈人的面子,我肯定给的。”

    “真的,你就听他一次吧。”俞诗君心中道,老爸没让姜绅给他面子,俞振强是说不出这么丢人的话,但是意思是差不多。

    她就满足一下姜绅的虚荣心,故意这样说。

    “好,那我就给你爸面子,大事化小,不过,你今天要好好表现。”姜绅猛的一挺,把俞诗君翻到身下。

    “还要怎么样啊?”俞诗君娇叫,都和苏绾和你一起了。

    “马上,舒珏也要来。”姜绅笑。

    “混蛋。”俞诗君咬着牙想骂人,不过那骂声,很快就变成了娇喘声。

    姜绅还是给老俞面子的。

    老俞虽然不同意自己和诗君在一起,也好歹算是半个丈人。

    这事最后他没往死里整。

    袁家反正是破产,倾家荡产,家产全抄了,把人放走,统统赶出国,不准再回国。

    方小姐、严家等,各交了十个亿,以示惩罚。

    要说这钱,罚的几家鸡飞狗跳。

    又不算国家罚的,姜绅就是叫他们每家拿十亿现金出来,然后在某个广场上,当着他们几家的面,一把火烧的精光。

    这做风,真是狂的没边,几大家族咬着牙认了。

    姜绅很明显,老子不缺钱,但是也不让你们好过,一家烧了你们十亿。

    当然了,投资还要继续,以后在我家小诗君区里,多搞点项目。

    经此一事,福安省有头有脸的人,基本都知道官场第一美人,是有个很嚣张的男朋友的。

    姜绅觉的,这样自己就能安安心心的去玉海省援西去。

    不过援西之前,是不是还有一件事要搞定?

    溧山县里有点不对劲了。

    他言出必行,把费永成调到县团委。

    没等费永成高兴过来,夏苏又升任宣传部长。

    两人差距越来越大。

    但是费永成追求夏苏的心仍然不死。

    据说姜绅不在县里,姓费的一天往宣传部跑五六次。

    尼吗,姜绅回来听关若华一说,再看关若华那幸灾乐祸的表情,顿时勃然大怒。

    “草,帮我查下,那个乡镇离县里最远。”

    姜绅想把费永成调到最远的乡镇去。

    “哟,师父,你这是要学俞书记,棒打鸳鸯了。”关若华娇笑。“要不要我出马,帮你砍断他第三条腿?”

    “滚,你给我准备去组织部吧。”姜绅打算把关若华放组织部去。

    “我辞职。”关若华无所谓,还是这态度,不带我走,我就辞职。

    “哼。”姜绅也有点拿她没办法,只好冷哼一声不理她。

    他气呼呼的打了个电话:“夏苏部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姜书记,团县委的小费正向我汇报工作,现在没空。”嘟,夏苏挂了姜绅电话。

    我草,敢挂我电话?

    还有什么什么?小费向她汇报工作?

    姜绅那个怒啊。

    神念一扫,果然,费永成坐在夏苏办公室里,两人对面坐,聊的好像很开心,咦,说什么周未要去那里玩?

    这是工作吗?岂有此理。

    姜绅怒气冲冲向宣传部走去。

    一边走一边想,我该怎么说夏苏?

    好像人家有恋爱的自由的?

    他自己迟迟不肯收了夏苏,现在人家有人追了,他又吃醋,实在是自找的。

    “姜书记。”宣传部办公室看到姜绅过来,一个个起身叫他。

    “嗯,你们忙,我找夏部长。”姜绅来到夏苏办公室,直接推开门。

    “晚上一起吃饭吧,我位置都订好了。”费永成正在说话。

    “ok,没问题。”夏苏笑吟吟的。

    然后两人看到脸色铁青的姜绅。

    “你,出去。”姜绅指着费永成。

    “干嘛,我找他有事。”夏苏叫住费永成,然后向姜绅道:“姜书记,我们宣传部需要一个信息部长,我刚和费永成谈过,他的资历,可以提副科了。”

    夏苏竟然要让姜绅提费永成。

    “我了个去。”姜绅要爆炸:“你少来啊,别用这招来气我,我知道你们假的,叫他滚蛋。”

    “假的你也气?”夏苏格格娇笑。

    老子就是看不惯,姜绅看到费永成和夏苏两人交头接耳就一肚子气。

    最气的是,费永成这人还不错,姜绅不能骂,不能打。

    换成袁守业这种垃圾,一巴掌拍上去就行了。

    这才是姜绅憋屈的地方。

    “别逼我调他到山里去。”姜绅恶狠狠的威胁。

    费永成一听,果然脸色大变。

    “威胁我?”夏苏哼的一声,指着费永成:“你先出去。”

    “哦。”费永成很听夏苏的话,他不怕姜绅,倒怕夏苏,老老实实转身出门。

    等费永成一走,夏苏走上去把门关上,并且好像报了两下。

    “你听好了,姐夫,我已经决定了。”小夏苏挺了挺她的小酥胸。

    “决定什么?”姜绅莫明其妙。

    “在你走之前,我要与费永成订婚。”小夏苏骄傲的道。

    “什么?”姜绅差点听的眼珠都掉下来。、

    “订婚啊,没听清吗?你帮我做证人,主持我们订婚仪式。”小夏苏很认真的说。

    “放你的屁。”姜绅破口大骂:“你根本不喜欢他,和他订什么婚?”

    “是啊,我是不喜欢他,可是他喜欢我啊?即然不能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赴,不如找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我已经跟了你快四年了。”

    小夏苏静静的看着姜绅。

    “我二十二岁大学出来,二十三岁考上公务员,前后跟了你近四年,已经二十七岁,我爸妈年年逼我回去相亲,我躲在溧山不敢回去,因为一回去,就有无数的相亲在等着我。”

    “人生有几个四年?姐夫,你告诉我,一个女孩子,有多少个四年可以挥霍?”

    “---”姜绅沉默不语。

    致了这个时候,他也知道夏苏想说什么。

    在姜绅走之前,她也向姜绅逼宫了。

    小夏苏这时,已经开始慢慢流出眼泪。

    “没错,之前我是让小费假装追我,但是你没什么反应,而他,而他跟我说,他已经真的喜欢上我了。”

    “他对我很好,肯定会是一个好男人,好老公。”

    “与其我还在追求不可能的未来,为什么不找一个好男人嫁了。”

    “是的,我不喜欢他,但是,我愿意嫁给他---”小夏苏说到后面,泪流满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