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5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三十一章 你个电焊工
    第八百三十一章 你个电焊工

    两人先到溧州,再从溧州到东宁,东宁停了三天,这是组织上给他们的假期,接着坐飞机到玉海省城‘玉京’市。

    两人又在玉京玩了一天,然后坐火车离开,第二到了‘海兴’之后,就要分道扬镳,一个往格木,一个往青树。

    分别前的一晚,两人在火车包厢里极尽缠绵,吕琪也是尽可能的迎合姜绅。

    各种资势,各种道具,轮翻上阵,两人疯狂了一个晚上,才在第二天依依惜别。

    从海兴站分开后,姜绅的包厢里,只有他一个人了。

    这包厢本来有四个床铺,姜绅特意全包下来,平时只有他和吕琪,现在吕琪走了,就是他一个人住这包厢。

    这时已经算是进入玉海省腹部,境内地广人稀,到处都是草原。

    火车在草原上飞驰,经常是半天看不到一个人影。

    风景特别,让人赏心悦目。

    四月二十二日。

    火车进入多玛县,多玛县过后,就是玉树自治州的地境。

    姜绅也不着急,自己在火车上看看书,修练一下,也没想过突然隐身飞到青树什么的。

    这天中午十一点多,在多玛县站启动后不到半小时,有人过来敲门了。

    “砰砰砰。”

    姜绅打开门一看,前面一个像是列车上的工作人员,他后面站着三个人。一男两女,都很年轻的样子。

    “姜先生是吧,你好,我是本趟列车的列车长。”

    “嗯,什么事。”姜绅不动声色。

    “是这样的,这三人是另一趟开往青树的列车8990次上的客人,但是8990号列车在一小时前出了点小故障,停在多玛站,我们这趟车就顺路接了他们。”

    “他们在前面一趟列车里,停的都是包厢,软卧,我查了下,我们这列车现在都满员了,只有姜先生你一个人包了四个。”

    列车长有点不好意思,他这趟车上包厢软卧的都满了,只有姜绅这里有,但是他前面知道姜绅这里还有一个女人的,现在那女人下车换班车了,那里就空出来了。

    所以,想请姜绅通容一下,让这三人住一下。

    姜绅听完,抬头看了看。

    一男两女,其中一个女的很年轻,外表最多二十五六岁,另一个女的大概三十出头,那男的有点大了,估计有四十岁。

    两女的还有点漂亮,最少都是李丽娟、丁秀梅那级别的。

    “行,反正我也一个人。”姜绅耸耸肩,一个人虽然自由,但也无聊,多了三个人也好说说话。

    列车长闻言大喜:“谢谢你啊姜先生。”

    身后三人也是大喜。

    “我叫温依依,二十八岁,网名win11。”看起来最年轻的女子,很活泼,进来之后率先向姜绅握手介绍,还把自己网名说了出来,原来她也近三十岁了。

    “我叫海龙,姓海名龙,小姜你好,谢谢你了。”海龙其实没四十,也就和温依依差不多,三十不到,但是长的有点苍老,看起来快四十了。

    另一个少妇年纪最大,三十四岁,但是很圆熟,除了姿色比徐丽差点,身材气质还是不差,不过她不怎么说话,大家都叫她平姐。

    人一多,车厢里就热闹了。

    “小姜去旅游的。”海龙放好行李后就问姜绅。

    他看姜绅年轻,左一句小姜,右一句小姜叫的挺顺的。

    “我来工作的,你们是来玩的?”姜绅也不生气,笑眯眯的反问。

    “我们都是来挂职的。”温依依吐吐小舌头,她睡在平姐的上铺,姜绅也在上铺,两人正好面对面。

    “挂职?”难怪呢,姜绅觉的他们三气质不同。

    “我们都是梧西省的。”

    原来三人和姜绅一样,都是这次援西北的干部。

    海龙以前是当地一名镇党委书记,这次提了副县长,然后到青树自治州挂职。

    他挂职在多称县,任副县长。

    多称县就在姜绅所在的青树市以北。

    平姐原是政府办公室主任,提了县委常委,没给职务,然后就下来援西。

    平姐挂职在多治县,也是副县长。

    多治县在青树市以西,三地成三角形。

    最惨的是温依依,据说来之前也是梧西某县级市市委办公室的人。

    本来在办公室熬了几年,要放下去搞个副镇长,或副局长什么干干,突然就得罪了领导,然后被提一级,为正科,再然后援西了。

    表面上看她被提了,不过她很不想来,一个女孩子,而且还没结婚,跑玉海这种省份来呆几年,这日子是能人过的?

    所以虽然她被提了,其实是她被领导耍了。

    “啊呀,死定了,听说最少二到三年,三年后回去,我都三十一岁了,老公也找不到了。”温依依很健谈啊,什么都和他们说。

    “本来我和男朋友都准备今年结婚,但是听说我要到玉海省来,男朋友也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温依依在上铺暴跳如雷。

    “腌了他。”铺一直不说话的平姐冷冷的道。

    “---”海龙吓一跳,下意识摸了下自己档下,男人听到这话,胯下就有点发凉。

    “那就在玉海找一个,高原上的小伙子,比内地的强多了。”姜绅笑道。

    “你是指那方面?”海龙很贱的笑问。

    “持久。”姜绅没有犹豫,直接崩出两个字。

    “呸”平姐呸了一声,看姜绅的表情就不一样了,年纪轻轻的,和流氓一样。

    “啊--”温依依嘻嘻一笑,捂着嘴不说话。

    “真的假的?”海龙却想入非非,要是我在玉海呆几年?会不会更持久一点?

    众人正在聊天,突然外面又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海龙跑过去把门一打开,一涌而进,进来三个男子。

    “海县,平县,温局,怎么进来之后就不管我们了。”

    三个男子应该也全是援西的,而且都是梧西省的。

    他们和海龙三人刚才坐的同一趟列车,后车坏了,就上了这趟。

    不过他们没订软卧,所以就找了外面的位置。

    现在进来,一是要找海龙三人玩,二是找两位美女说话。

    都是援西干部,美女并不多见,这些人自然不肯放过。

    “咦,这位是?”有个胖胖的小个子,看到姜绅问了一下,这人姓史。

    “哦,去青树工作的。”海龙淡淡的替姜绅说了句。

    “哦。”史胖子不理姜绅了。

    他看姜绅这年纪,估计也是去青树打工。

    青树自从地震之后一直在重建,用工还是比较多,许多内地人都跑去打工。

    “听说现在电焊工在青树,有七百块一天吧,小伙子你是搞什么的?”另一个中年人,大概四十出头,有点老气横秋的问了姜绅一句。

    “我什么都会,只要你说的出的。”姜绅牛逼哄哄。

    切,平姐更加鄙视姜绅了,吹牛大王,嘴还流氓。

    后来的三人,马上无视了姜绅。

    这么说,就是一个打工了的?

    他们不理姜绅,围着海龙,特别是两个美女中,最活泼的温依依。

    “打牌吧,离开洛果自治州还有半天路呢,我们打牌?外面吵死了,在你们这里的不错。”另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子问海龙。

    “打什么?你们呢?”海龙问两位美女。

    “我不打,看书。”平姐躺下去,拿起一本书,自顾自看起来。

    “我来,玩什么?”温依依从上铺跳下来,平姐一看,就和温依依暂时换了个位置,她到了上面。

    “扎金花吧?小玩玩?”史胖子提议小赌一下,马上得到众人全票通过。

    因为没有零钱,玩的十块,二十,也算比较大了。

    “海县,这次过来的副处里,你算最年轻的了,这么年轻身居高位,回到梧西,要多多照应啊。”史胖子一边玩,一边和海县拉话常。

    “史常委别开玩笑了,你也是提了常委来的,回去之后,最少也是常委副县长什么的。”海龙笑道。

    “你们都好,我们那边不一样,有习惯的,去前不是常委,回去之后也不会是常委,我回去,最多一个副市长。”这个说话的四十男子,姓马,从某县级市出来。

    还有一个姓钱,也是提了副处。

    这次援西的人,大多是正科提副处后出来,有少数副处提正处出来,副科提正科出来的,只有温依依一个,正处提副厅出来的也只有姜绅。

    “听说没有,我听说别的人省,不知道是谁,有个人,正处提了副厅出来的。”马副市长道。

    “哇,那不是要到省会玉京市挂职?或者是自治州政府?”

    “没有,好像也是县级市。”

    “我拷,县级市正处啊,副厅高配?牛逼。”

    “牛逼什么,到外面来的都不牛逼,回家才牛逼。”史胖子冷笑。

    “也是,外面终究是外面,我们这些挂职,就是混混,混两三年走人。”

    “那个副厅可能有实职,搞不好要做市长县长的。”

    “屁,挂职的几时有过正职?”

    “那副厅当副市长,副县长也不像啊?”

    “你管像不像,反正是混,挂职就要自趣,记住自己的位置,混。”马市长一次一次提混这个字。

    “你这态度不好啊,即然来了,当然要做一番工作,想着混三年,还不如不带。”姜绅这时有点小意见。

    “咦---你谁啊?”马市长大怒,抬头看看姜绅,你个电焊工也这么多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