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6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三十二章 又见扎金花
    第八百三十二章 又见扎金花

    “开玩笑,小姜和你开玩笑。”温依依笑道。

    “哼。”马副市长狠狠瞪了姜绅一眼,没理姜绅。

    他在梧西是县级市的副市长,到了这里挂职还是副市长,怎么会把一个电焊工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两人之间差了不知多少个距离。

    “哎,人家副厅高配,我正科就被发配,惨啊。”温依依摇头长叹。

    “依依,你还年轻,回到梧西,还有机会。”史胖子用精光在打量温依依的身体。

    “就是,将来回去不好混,到史县长那里,史县长的岳父可是我们梧西省的副省长。”另一个姓肖的很有意思的对温依依道。

    姜绅听这语气,有点像拉皮条的赶脚。

    史胖子果然得意的点点头,看向温依依的眼神更猥琐了。

    “我说,我们都是从梧西来玉海的,大家要团结一致,虽然是混,也不能让人欺负。”海龙这时淡淡的发话。

    “那是,那是,海县你说的有道理。”史胖子对海龙县长还是有点客气,没办法,人家年纪摆在那里。

    三十岁不到的副县,挂几年回去,三十出头当副县长,还是黄金年龄。

    现场除了温依依,全是正科刚提副处过来。

    这么多副县长里,就海龙最年轻。

    其他人,最年轻的平组,都比海龙大六七岁。

    官场上看人,一是职位,第二就是年纪。

    所谓莫欺少年穷。

    海龙年纪占优,搞不好若干年后,就爬到史胖子等人的头上。

    他们虽然不同市,但是是同一个省的,将来做同事,也很有可能。

    五人一边玩牌,一边说话,渐渐也被姜绅看出端倪。

    因为史胖子有副省的岳父,隐隐为大家的头,不过海龙年轻,大家也客气,温依依是美女,男人们都贯着他。

    要说场中最不讨人喜欢的,就是姜绅了。

    电焊工一个,还占着一个包厢。

    马副市长玩了一会牌,输了有百,心中很不爽,抬头看姜绅在幸灾乐祸的看着,更加怒了。

    “小姜,你包了包厢多少钱,我给你钱,把这包厢让给我们。”他今天输了钱,想扳回来,最好玩通宵才好。

    “为什么?我就喜欢这里,不让。”姜绅嘻嘻一笑,然后看看对面:“这里有美女,打死也不换。”

    “呸。”平姐听到这话,厌恶的转过身去。

    温依依嘻嘻而笑,不无得意。

    吗的,马副市长再次瞪了姜绅一眼,这要换在梧西,现在你的腿就断了。

    他也是乡镇党委书记提的副市长,基层习气很重,要不是在火车上,都想过去踹姜绅一脚。

    算了,美女当前,我忍了,马市长提醒自己的身份,不要和姜绅这种人一般见识。

    他不和姜绅玩,姜绅倒想和他玩。

    姜绅看他们玩牌看了一个多小时了,突然从上铺跳下来:“带我玩不?加一个?”

    “你也来?”史胖子和肖县长对视一眼笑了,电焊工也玩这个?

    “十块二十的?”马副市长冷笑,意思你玩的起吗?

    “现在电焊工,高级工一天七百,海底工作的一千多一天,干几天,就抵你们一个月工资金了。”姜绅笑道。

    我草,这下连史胖子和肖县长都大怒。

    副处的干部,被电焊工鄙视了。

    你话说的没错,是有电焊工一天上千,不过也不是天天能有收入的啊,尼吗,三人不好当众骂人。

    肖县长沉声道:“那我们来大点,五十、一百。”

    “这太大了,我可不玩。”温依依刚小赢了有一千多,一听这么大,当场说不玩。

    炸金花的话,五十一百,很可能输上万,对她这公务员来说,也有点大了。

    “五十,一百?会不会大了?”海龙犹豫不决着。

    “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大不大,谁赢了请客,小姜,来不来?”史胖子眼光和肖县长、马市长交流。

    “我看看啊。”姜绅开始装逼,拿过自己一个背包,摸了两下,摸出一叠一百块的。

    “一万块,够了吧?来啥。”

    “小姜,你小心输了。”温依依劝姜绅。

    一万块输起来很快的,而且看史胖子三人的眼神,可能要联手你。

    “不怕,我下海几天就来了。”姜绅继续装逼。

    切,就你还下海?马市长暗暗骂道。

    炸金花五个人是最好玩的,温依依不玩,他们正好五个男人。

    于是就开始了五十一百。

    姜绅笑眯眯的,想到自己在东宁第一次玩牌,就和姜丝丝他们玩炸金花。

    这些副市长、副县长们,应该有钱的啊,多赢一点好吗?

    牌局正式开始。

    海龙先发牌。

    发完之后,温依依就迫不急待的要拿姜绅的牌看。

    她不玩了,就坐在姜绅身边,必竟这里她年纪最小,和姜绅感觉更亲近一点。

    “别动我牌。”姜绅按住牌:“我要闷。”

    “这么大还闷?直接看牌啦,好牌上钱,不好就扔掉。”温依依劝姜绅。

    “我要闷的,不喜欢看,看了之后,小对子舍不得扔,上钱又怕输,我只闷。”姜绅道。

    哈哈,史胖子等人笑,姜绅这种心理,正是大多数赌徒的心理。

    “闷五十。”

    “闷五十。”

    “闷五十”

    第一局开始,史胖子,肖县长、马市长全闷了五十,轮到姜绅也闷了五十。

    四个一上来全闷的。

    最后海龙,也闷了一把。

    第二圈继续开始,大家又是闷。

    海龙一看,不好,这三人要对付姜绅,我也不能渗在其中。

    第二圈他拿起来看了下,微微有点失望。

    手上小三一对,如果继续闷的话,是好牌,但是现在跟的话,外面有四个人还在闷的。

    “跟一百。”他跟了一把试试。

    史胖子有钱的,继续闷。

    肖县长把牌也拿起来看了看,扔掉。

    轮到马市长,拿起来看了下:“跟一百。”他也有牌。

    姜绅再闷。

    接着又到海龙,海龙想到马市长跟了,估计也不会差,就把三一对扔了。

    台面上只有史胖子,马市长和姜绅。

    其中史胖子和姜绅是闷的,马市长是跟的。

    “闷”

    “跟。”

    “闷。”

    三人连继搞了五圈。

    三人不许开牌,只有两人能开,这样下去,姜绅会吃亏的。

    海龙想了想:“不如闷到台面上有一千块就开牌吧。”

    “这怎么行,那是亲戚朋友们的玩笑,我们不算。”马市长笑道,刚刚他们还说自己人,现在又不算自己人了。

    这是摆明要搞姜绅。

    “别闷了,看牌吧。”温依依用肩膀撞撞姜绅,姜绅让位置给她们,她还是有点感谢。

    现在这牌势,马市长明显有好牌在手上,而史胖子明显是拖姜绅。

    “闷到底,我就不信了。”姜绅当然不怕,继续闷。

    他不怕,别人也不会怕,大家都看到他一直闷的,根本不可能知道下面的牌是什么。

    你的牌行不行?史胖子看看马市长,那眼光就是在询问他。

    闷到死就让他输到死,马市长得意的笑笑。

    史胖子定心了。

    “闷。”

    “跟”

    “闷。”

    三人轮流不行的叫,一会功夫,桌面上堆满了钱,最少三四千块下去了。

    “这样闷到什么时候?不如,我们带两个两个比牌好吗?”海龙继续为姜绅想办法。

    “不行,一定要闷到最后两家才能比牌。”马市长当然不肯。

    “小姜,你扔了吧,马市长有牌的。”史胖子很阴险,剌激姜绅。

    “我就不信邪,我告诉你们,我玩金花,从来不先扔牌。”姜绅冷笑,一副愣头青的样子:“除非你们来开我的牌,或者等到只有两个人。”

    “那我们就继续。”马市长笑,一百一百接着跟上。

    不过他身上钱也不多,前面输了近一千,一会功夫,手上五千块钱跟下去了。

    这是桌面上放了超过一万块。

    姜绅也下了好几千。

    “太大了吧,你们退一个啊。”温依依着急,替姜绅急,这得要焊多少个工才能焊工回来。

    连平姐也惊动了。

    他们这里连续不停的闷,桌上全是钱,平姐也坐起来看着这边。

    姜绅这时脸色有点红,看起来好像又害怕,又不舍的样子。

    闷牌到这个时候,一般人都不敢看。

    万一看到什么垃圾牌,扔还是不扔?

    小伙子,你现在怕了吧?史胖子看姜绅脸上通红,暗暗得意。

    他虽然对姜绅不满,但是也不愿意输太多的钱,只要给姜绅教训就好。

    “我来看牌吧。”史胖子把牌拿起来一看。

    我草,小五一炸。

    尼吗,天助我也。

    “跟。”史胖子也跟。

    “不是吧。”马市长看看史胖子,没想到自己跟了这么久史胖子还跟。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牌,小四一炸,没理由不跟的。

    “跟。”马市长也跟,心中有点期待,这把要赢好多钱了。

    虽然他和史胖子暂时是一个阵营,但是赌桌上面,又能让对手难过,又能赢钱当然最好。

    这把之后,姜绅肯定要气的吐血。

    他们两人跟,姜绅继续闷。

    “闷。”

    “跟”

    “跟。”

    “闷。”

    又是十几圈下去。

    众人相当无语,姜绅你什么玩法?

    闷了这么久这两人肯跟,证明他们手上有大牌的啊?

    一个人跟,还可能是炸鸡,两个人跟,肯定有大牌在手上的。

    “别劝我,我今天就把这钱闷完。”姜绅拿着手上一叠百元大钞。

    这一叠是一万块,全部闷完,史胖子和马市长最少要拿出三万块。

    “你什么牌啊,我可是大牌。”

    “我也是大牌,快扔了,让我和姜绅一个人比。”

    马市长和史胖子又跟了十几把有点忍不住。

    相互用眼光示意对方扔牌,可大家都拿着炸弹,怎么舍得扔。

    “闷。”

    “跟”

    “跟。”

    “闷。”

    这把牌玩的超长,姜绅真的把一万块全闷完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