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6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三十三章 输光了
    第八百三十三章 输光了

    桌上堆了好大一堆的钱。

    姜绅闷了一万块,两人跟的更多。

    最先看牌的马市长足足跟了两万块。

    史胖子也跟了一万多。

    两人身上都没带这么多钱,最后全是先欠着,嘴巴说说,用笔记着。

    反正在两人眼里,肯定赢定了。

    炸弹赢不过闷的,这可能吗?

    说句实话,要是手上拿着一道金花,可能还有点担心姜绅会闷出什么牌来,现在两人都拿的炸弹,真是一点压力也没有,姜绅就算闷十万,两人也会陪着闷。

    “好了,我钱闷完了,可以开牌了吗?”姜绅最后问。

    史胖子和马市长只好点头。

    两人的钱也早跟完了,现在一个欠了台上两千多块,一个欠了台上八千块。

    “开牌。”姜绅本来要开牌了,突然转过头朝温依依一笑:“来,借借美女的仙气,小手给我摸下。”

    “切。”温依依脸色微红,不过没有躲闪。

    姜绅在她手上摸了一把,然后开牌。

    草,众副县长很郁闷的说,这美女,他们都没摸过,这就让个电焊工给摸了。

    “我草,这什么牌?”姜绅拿起牌一看,脸色大变。

    “哈哈哈哈。”马市长狂笑,听到姜绅这一说,他开心极了,把牌一甩:“我三个四,炸弹,哈哈哈哈。”一边大笑,一边就去拿钱。

    “马市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史胖子笑吟吟:“欠我的八千就算了,我三个五。”

    叭,他三个五炸弹也扔了出来。

    “我草。”马市长双眼圆睁,大爆粗口。

    “嘿嘿,承认,承认。”史胖子胖胖的小手去拿钱。

    “等下,急什么。”姜绅把他手一按,拍拍自己小胸:“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都什么大牌?搞的我抓三个六都觉的危险。”

    “叭。”姜绅三个六扔了出来。

    “我日”全场惊呆。

    这牌他吗的太奇了。

    三个炸弹,一级压一级。

    “吓死我了。”姜绅还在拍胸:“你们跟了这么久,我还以为是什么老k炸,a炸的,原来都是小炸,吗的,吓我。”

    姜绅边说,边开始收钱。

    “你---”马市气的要吐血。

    赢了钱还不饶人啊你,马市长心痛的在滴血。

    史胖子咬着牙,他家条件好,这一万多也不算什么,不过炸弹遇炸弹,还被闷的吃了,奇耻大辱啊。

    要不是这牌是他们带来的,发牌也是他们,姜绅又后来参加的,他们都要以为姜绅是个老千了。

    “好多钱啊。”姜绅这时在狂笑着收钱。

    这把赢了有三万多,不过外面还有债没收回来。

    “马市长,欠我八千多是吧,算整理的,欠我八千。”

    “史县长,你是两千多吧,算个整的,两千。”

    “老肖,先借我两千。”史胖子拿过两千扔在桌上:“你我两清,我不欠人。”说话的时候,牙齿咬的格格响。

    马市长可没这么爽,而且肖县长那也借不出八千了,只好瞪着姜绅:“先欠着,等我到了青树,我再给你。”

    “我要不去青树呢?”姜绅笑道,心中却在想,原来狗日的,你是去青树挂职的,你牛逼的么。

    “卡号给我,我打给你就是。”马市长嘴上这么说,心中却在想,到了青树,老子理你个屁。

    他是准备赖帐的。

    “嗯,还是我去青树吧。”姜绅想了想:“改天去青树找你。”

    “好,欢迎欢迎。”马市长不动声色。

    姜绅这么一搞,场所上五人,有两个被姜绅赢光了。

    这牌也来不下去。

    就在这时,火车广播响起。

    多麻站到了,可以下去休息一会。

    火车在草原上开了几天,终于进入青树自治州境内。

    第一站多麻县,休息半小时。

    “闷死了,大家出去走走吧。”海龙苦笑着提意。

    “走哦,”温依依大叫:“小姜请客,小姜请客。”

    “好,哈哈哈。”姜绅大笑,边上史胖子和马市长气的脸色铁青。

    “当心一点,火车站里,别乱买东西。”很少说话的平姐提醒大家。

    “这里没事的,你别吓唬人了。”肖县长不动声色的打叉。

    “走走走,下去了,史县,我们先走。”

    众人鱼贯下走。

    多麻是个小站,路过而已,就建在一片高原上面。

    外面的空气很新艳,比起东宁空气质量不知好了多少。

    众人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同时四周走走。

    按史胖子等人,就不要和姜绅在一起。

    几名国家干部,和一个电焊工在一起干嘛。

    不过海龙他们借了姜绅的地方住,当然要带着姜绅。

    众人正在火车站边上闲逛,远处传来一声吆喝。

    “切糕啊,新鲜好吃的切糕,偏宜好吃,不好吃不收钱啊---”一个少女,长像有点甜美,却拉着一个拖车,在叫卖什么。

    “哇,切糕啊。”姜绅闻言,快步向前,然后眼睛一亮:“还是美女。”

    “别,小姜,别买这个。”温依依和海龙拉住姜绅。

    “为什么不能买?”姜绅奇怪道。

    “就是,听说这里的切糕,比新藏的还出名,好吃。”肖县长竖起大拇指。

    “那真的要买了。”姜绅甩开海龙快步向前。

    “别。”海龙还要拉,已经被肖县长马市长拉住:“海县,让他去,他今天赢了钱,哈哈哈。”

    温依依也被拦住,众人眼睁睁看着姜绅跑到卖切糕的那。

    然后不到两分钟,就见那少女切了三小块,姜绅付完钱,两人似乎还交流几句。

    姜绅拿着切糕又跑了回来。

    “来,来,温局座,海县,吃吃,果然好吃。”姜绅只拿了三块,也没理平姐和其他人。

    “你买好了?”温依依莫明其妙:“多少钱?贵不贵?”

    “不贵啊,很偏宜啊,吃啊,真好吃。”姜绅自己先吃了一口:“一边吃,一边点头,好吃,真是好吃,比东宁的好吃多了。”

    海龙和温依依将信将疑,拿过来咬了一口,也是齐齐点头。

    “嗯,是好吃多了,果然是真宗货,不错,不错。”

    草,这下肖县、史胖、马市长还有平姐等人急了。

    刚来玉海,总要吃点这里的特产吧。

    你们吃的开心,我们怎么办?

    “小姜,你赢了钱,不请客?”马市长不满意的看看姜绅。

    “这才多少钱?我刚才不是留了你们一人一百零售用,自己买,晚上我请你们吃大餐。”姜绅不以为然的。

    原来他刚才把史胖和马市长钱赢光后,又给每人留下一百块零用。

    “我请吧。”肖县长鄙视姜绅,率先走过去。

    马市长、史胖子都跟了过去,平姐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去,必竟看姜绅和温依依他们都吃的很香的样子。

    “切糕怎么卖?”肖县长有经验,先问一下。

    “偏宜,你朋友刚买了。”少女甜甜一笑:“我们不坑人,坑人火车站就不让我们在这里了,按块卖,二十块钱一块。”

    众人低头一看,果然,整车切糕都切了线的,一块一块摆放分明。

    再想想姜绅刚才好像是付了一百块,还找了几十块。

    这一块也就半个手掌大,要说二十块钱,是有点贵,但是还是在接受的范围内。

    “给我们来四块。”肖县长拿出一张一百的。

    “好喽。”少女接过钱,开始切了起来。

    切糕四周本身就有线切在那,但是切糕很重,很硬,她还是切了好几下才切开。

    切出第一块,递给肖县长,甜甜笑道:“你吃吃看,好吃吧。”

    肖县没吃,让给史胖子。

    史胖子拿起来想吃,又递给平姐:“平县,你先吃。”

    “没事,不急,你们先来。”平姐嘴上这么说,接过来吃了一口,咬了几下,马上点头:“好吃,果然好吃。”

    哇,众人大喜。

    “好吃就好。”少女嘻嘻一笑,又切下一块。

    肖县长刚要去接过来给史胖子,却见少女往边上一放,然后才递给他。

    他犹豫了一下,递给史胖子。

    史胖子吃了起来。

    肖县长看看少女放的地方,为什么像个盘子?

    嗯,好像和个称一样,这是要称分量?

    少女又切第三块,第四块,每块在那放一下,然后给肖县长。

    肖县长觉得有点不对劲:“你干什么?这是?”

    “称下啊,我称了三块,每块都是六十克重,那就没什么区别,四块都算六十克,一百二百四十克。”

    “----”肖县长和马市长这时都咬了一口到嘴里,听到这话脸色大变。

    “你说什么?你刚才不是说按块算钱的?”

    “我说按克啊?什么时候说按块了?我普通话是不好,但是克和块还是分的清的。”少女奇怪道:“二十块钱,一克么。”她前面说话很流利的,这会说话有点带当地口音,还别说,这‘克’和‘块’真有点分不清楚。

    “这么好吃的东西,你想二十块钱一块?神经病。”

    “--我草。”四人吓的差点把切糕给扔了。

    二十块钱一克,二百四十克。

    那他们四人,就是吃了四千八百块。

    尼吗抢钱都没这么抢的。

    “你坑人啊,明明说的二十块钱一块。”肖县长声音立马高了数倍。

    “#¥#¥#”他声音刚落,身后传来几声叽叽喳喳的当地话。

    四人转身一看,一圈猛男汉子,大概有七八个人,把四人围在车子边上。

    “小子,吃了东西,想不给钱?”领头一个大汉,用流利的华语恶狠狠的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