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9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暗斗
    第八百三十七章 暗斗

    长这么大,别说见了,听都没听过有这么当市长。

    这一刻,胡伟和钟诚都以为自己接错人了,这是我们市长吗?

    黑社会也没这么凶残的。

    上来就把齐大海打的晕死过去。

    “看什么看?把我的话当耳风边?”姜绅又在发作:“我最恨别人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叫他十分钟到,他给老子二十分钟到,你们要我再说一遍不?”

    “我打,我打---”胡伟吓的连忙打电话给医院。

    钟诚更是吓的头都不敢抬,不敢正视姜绅。

    两人脑海里翻天覆地的想着,这算什么事?回头闵书记知道了会怎么样?

    叫警察来抓姜绅?

    好像不太可能?

    难不成,这市长刚来就要被撤掉?

    两人一边各种心思,一边思胡乱想。

    二十多分钟不到,救护车赶到现场把齐大海拖走。

    胡伟和钟诚在这二十分钟里,不知多少个电话和短息打了出去。

    姜绅也不管,自己坐在大厅里上网看新闻。

    他初到青树市,自然要了解一下青树的基本情况。

    大概在齐大海被医院拖走后不到十分钟,三名警察上门了。

    “胡主任,姜市长在吗?”领头的警察,四十出头,有点小壮,陪着笑脸问胡伟。

    “曾局长,你也来了,姜市在里面。”胡伟没想到市局曾局长来了,连忙带姜绅进去。

    “姜市长,我是市警察局曾国平,欢迎你到我们青树来。”曾国平笑吟吟的向姜绅示好,同时打量着姜绅。

    尼吗这个市长太猛了,报道第一天,把办公室主任给打残了。

    “直接一点。”姜绅没想到这里的局长也姓曾,凭着曾锋对他的忠心,他对姓曾的还是有点好感。

    “齐大海腿断了没有?”姜绅直接问。

    “---”草,曾国平嘴巴抽了下,还真是你打断的?你是市长还是社团的会长啊?

    “小腿骨断了,医生说没有几个月,恢复不了?”曾国平苦笑。

    姜绅闻言,微微一笑,转身走进房间,再出来时,手上提了一叠钱出来。

    “替我送十万过去,以示安慰,叫他自己辞职,不然以后我见一次打一次。”姜绅那真是嚣张啊,在警察局长面前,把钱扔在地上,然后扬言还要接着打。

    我拷,你不能像个当官的?曾国平郁闷无比。

    又不能把姜绅怎么样。

    “那啥---姜市长,按规矩,我们局里想做个口供---”曾国平这话刚说出来,姜绅眼睛一瞪:“你吗的,信不信我把你腿也打断了?”

    “嘶---”曾国平顿时吓的脸色雪白。

    “算了,算了,我们不做了。”曾国平受闵书记指示来的,现在听到这话,那里还敢呆。

    “姜市长你慢休息,我们先走,先走了。”转身带着两个警察就走。

    “站住,把钱带去,帮我的话也带去。”姜绅喝道。

    “是,知道了姜市长。”曾国平从地上拣起钱离开姜绅房间。

    一出房门,脸就黑了下来。

    “拷,曾局,这是新市长吗?这么年轻?这么牛逼?”边上警员问曾国平。

    “牛逼什么?”曾国平冷笑:“等自治州纪委一立案,回来就送他到拘留所,哼,打断别人的腿,市长也没用。”

    说罢,带着两警察走了。

    现在他不好弄姜绅,但是自治州或省里的纪委只要一立案,确定可以对姜绅调查起诉,他马上可以卷土重来。

    这么嚣张的市长,他曾国平真的没见过。

    此时,远在青藏公路上的闵建业书记,正皱着眉头。

    青藏公路两边的山脉崩倒,涉及到两个县级市,格木市和青树市。

    两个市的领导们全来了。

    因为今天常务副省长方祖宁也在。

    方省长带来了省里的专家对崩塌的山脉进行堪查,同时也对两个市提出指导意见。

    “我不管你们两个市用什么方法,动用多少人力物力,一个月内,我要青藏公路畅通无阻,闵建业,段晓山,你们两人有没有问题?”

    方祖宁问两个市委书记。

    “格木市没有问题。”格木段晓山书记率先回答。

    “我们---”闵建业犹豫了一下。

    “你们青树有问题?”方祖宁有点怒了。

    “是这样的。”闵书记道:“市委没有问题,但是市政府那边---”

    “吞吞吐吐干什么?有什么就说。”然后方祖宁好像想到什么:“你们市长,是不是交流过来的?”

    要说一个县级市的市长,常务副省长方祖宁是不一定记的住的。

    不过姜绅这个很特别,交流过来能当正职,全省也就他一个。

    吕琪正处过来,到格木市,也只是做副市长,而且基本是不用干事的。

    所以姜绅这个副厅高配下来,并且任正职的,让方祖宁也记在心里。

    “就是他,那个叫姜绅的,我刚说,他今天到市里第一天,就把政府办的主任腿给打断了。”

    闵书记长叹:“方省长,现在齐主任的家属要堵市政府的大门,我们市里真是焦头烂额啊。”

    他这就是向方省长告状的意思了。

    最好省纪委能查一下。

    别的不说,打断别人的腿,足够把一个干部双开的,然后警察局再立案,判个几年都可以。

    当然了,前提得要上级机会先把姜绅双开了再说。

    不然他是市长,本市的警察局是没人敢动他的。

    “他啊---这么嚣张---”方祖宁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看边上另一个人。

    这叫阿巴亚,玉海本地人,青树自治州州长。

    也就是相当于溧州市长这级别的。

    阿巴亚前面一直没说话,眼观鼻鼻观心,等到方祖宁看向自己时,阿巴亚不紧不慢的道:“姜绅是高书记打的招呼。”

    他口中的高书记,就是省委副书记高勇。

    高勇是陆系的人,按理说是不会给姜绅打招呼的。

    不过俞振强找了他,为姜绅要了一个正职。

    方祖宁一听:“我打个电话问问。”

    然后走到边上。

    大概五分钟不到,方祖宁回来了,脸上表情也很古怪。

    “他组织关系还在东宁,副厅级了,是东宁省管干部--”方省长只说了这一句。

    尼吗,闵建业一听,嘴巴就抽了起来,合着还要叫东宁的纪委来双开他才行?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不过他马上就听出来了,方祖宁这是不想管这事,想置身事外。

    姜绅虽然组织关系还在东宁,玉海省真的有人想弄他,一样可以弄他。

    方祖宁这话,就是不想管这事的预兆。

    看来高书记和姜绅关系很好,闵建业郁闷的想着。

    但是,我太憋屈了,曾经的管家被打断了腿,这事要不处理好,人心就散了。

    齐大海是他闵建业的人,而且是曾经的大管家,这个事要就这么算了,其他那些跟着闵建业的人心都寒掉。

    “青树还在灾后重建中,姜绅发展经济很有一手,你们好好合作,把青树搞起来。”方省长随便说了一句,没再管闵建业。

    他有屁的一手?闵建业不以为然。

    他对姜绅没兴趣,也没问过姜绅过往的事,听到方省长这么说,以为方省长看高书记的面子不管这事,那么,他只有靠自己了。

    他上面不是没人。

    青树自治州书记陈志洪就是他的后台。

    陈书记今天没来,所以闵建来转身走远一点,打了个电话给陈书记。

    “什么?姜绅这么嚣张?简直无法无天了。”陈书记闻言大怒。

    “当时我就想提关海当市长的,高书记从省里压下来,我也没办法,那有交流干部当正职的?”陈书记也很有意见。

    “就是,陈书记,当正职也算了,竟然和流氓一样,黑社会也没这样动不动打断人腿的,现在家属情绪激动,我们该怎么办?”

    “叫他们上访,给省里加点压力,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你们不会利用吗?”陈书记明明白白的指示。

    要说他这级别,也不会表现的这么明显,不过很显然,他对姜绅这个任何也有不满。

    本来他是要提个自己人的,结果被高书记从上一压,生生没了一个市长。

    “我明白了,陈书记,我知道怎么做了。”闵建业前面不知道怎么做吗?

    当然不是,前面做他要考虑后果,会不会受到省里领导的怒火,现在不一样,得到陈书记的话,就是证明陈书记愿意支持他。

    有人支持,闵建业就敢放开手脚做了。

    没有陈书记支持,高书记雷霆大怒,闵建业那里承受的了,现在有陈书记支持,陈书记这种地市级的领导后面,自然有个不弱于高书记的大人物在,那闵建业就不怕了。

    其他若知道,高书记根本见都没见过姜绅,也完全与姜绅没有关系,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他和姜绅,一个书记一个市长,还没见面,已经开始暗暗斗了起来。

    他在谋划着怎么搞姜绅的同时,姜绅正在宾馆打电话。

    小胡和小钟都被他叫走了,姜绅打电话给赵三。

    “玉海省军区有没有熟人?”

    “你想干什么?哦----嘶----等下---啊---”赵三似乎在享受什么,然后一声惨叫,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讨厌,人家才刚有感觉,怎么才两分多钟啊。”电话里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嘘,闭嘴,走开。”赵三大怒,脸色通红的把那女的叫走。

    “---我说三啊,需要我帮你按摩一下不?”姜绅笑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