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89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幕后真凶
    第八百三十九章 幕后真凶

    “嘶”齐大海眼都绿了。

    见过嚣张的人,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打断了自己的腿,还敢追到医院继续。

    不过这时,已经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姜绅真的冲了过来,首当其冲就是齐大海的老婆。

    “叭”姜绅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他老婆脸上。

    他老婆当场翻倒,扑通摔到地上。

    “老婆--”齐大海腿上绑着石膏,又不能动,又惊又怒啊。

    没等他反应,姜绅上去又是一个巴掌。

    “叭”这巴掌打在齐大海脸上。

    齐大海直接从床上翻滚下来,摔到地上时,发现嘴里一甜,哇,吐出一地的牙齿。

    “找人上访?还写到网上?老子弄死你。”姜绅从边上拿起一个水壶,对着齐大海头上砸去。

    “救命啊。”齐大海吓的狂叫。

    “老公?”就在这时,齐大海老婆一声厉喝,从后面冲了上来。

    她手上还拿着那把水果刀。

    想也没想,扑哧,一刀就插进了姜绅的后背。

    “呃---”姜绅呆呆的站在那里。

    “嘶--”齐大海和他老婆全傻眼了。

    水果刀几乎全部捅了进去,没入姜绅后背。

    鲜血缓缓的流出,姜绅慢慢转过头。

    “你----”姜绅把水瓶往齐大海手上一放。

    齐大海莫明其妙,然后就听姜绅道:“我好心来看你们,你们竟然用刀捅我?”

    “扑通”姜绅晕倒在地。

    齐大海手上还拿着水壶,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病房门打开了,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正目瞪口呆看着这边。

    “不是,不是---”齐大海想哭了:“是他先进来打我们的---不是你们看见的---”

    “报警--”医生惊叫。

    “什么?”青藏公路上的一辆车上,闵建业差点眼珠子都掉了出来。

    他还在四处托人,准备搞姜绅呢,然后回来的半路上听到一个消息。

    刚到青树,还没上任的姜绅,被齐大海老婆捅了一刀,目前昏迷中。

    我日他先人的,闵建业简直想哭了,不带这么坑人的啊,齐大海你至于么?我不是正在想办法弄他?

    现在好了,故意杀人?姜绅没事,你们两要倒霉了。

    据警察局调查,姜绅是买了水果去看他们,然后不知为什么起了争势。

    医生和护士看到的情况,当时齐大海拿着水壶想砸姜绅,而他老婆在后面用刀捅了先。

    至齐大海夫妻说的话,直接被警察无视了。

    因为两人脸上都没有被巴掌打的痕迹。

    齐大海的牙齿,可能是自己摔倒掉的。

    一巴掌能把牙齿打掉,这脸上会留下什么痕迹?偏偏两人脸上没有一点痕迹。

    闵建业听到这种消息时,真是相当无语。

    怎么看齐大海夫妻都要倒霉了。

    而且这很冤啊,腿被姜绅打腿,警察没办法抓姜绅。

    现在姜绅被他夫妻捅了一刀,这可是立马先把他们夫妻控制起来的。

    闵建来也没办法徇私,杀死副厅级干部,绝对是惊天大事。

    偏偏这时候,一向和闵建业不和的青树自治州州长阿巴亚打来电话,说话还阴阳怪气的。

    “姜绅不但是副厅级干部,还是交流过来的干部,这次中央组织部让全国各省进行干部交流,第一个到我们青树的正职就这么死了,你让我们怎么向中央组织部交待”

    “一定要严查此案,严惩不怠。”

    “是,我知道了。”闵建业平时那里吊这个阿巴亚,不过这个时候,也老实的和鬼似的。

    别让阿巴亚抓住机会牵连到自己才是真。

    自治州书记陈志洪也打来电话:“你小心点,阿巴亚是疯狂,当心他借机把你牵连进去,快,快刀斩乱麻,速度解决这件案子。”

    “我懂了,放心陈书记,我知道怎么做了。”闵建业那个心碎啊。

    丢车保帅吧,陈书记也怕被连累。

    要是牵连到闵建业,万一再牵连到陈书记呢?官场上就是这样,关键时候,先保住自己要紧。

    闵建业在青藏公路连晚饭也没吃,连夜赶回青树,到了市里,已经晚上七点多。

    县人民医院来了许多人。

    市委市政府四套班子领导基本都来了。

    能不来吗?

    这可是青树市第一千古奇事。

    刚来挂职的姜绅,还没到政府上班呢,就被人捅晕了,随时可能出师示捷身先死。

    “姜绅怎么样?”闵建业急急忙忙的问主治医生。

    “背后捅进去的,还好水果刀不是很长,差点捅到心脏,目前在观望中,如果今天晚上能醒,应该没什么事。”

    “闵书记,凶手很残忍啊,想一刀至命,我要求彻查此事,抓出幕后真凶,不能让姜市长白白的流血。”闵建业话音刚落,他背后就有人阴森森的发话了。

    闵建业回头一看,尼吗,常务副市长,本地人万玛萨尔。

    他是前市委书记的人,也是现在自治州州长阿巴亚的心腹,这次终于抓到机会来搞闵建业了。

    那句阴阳怪气的‘幕后真凶’,简直就是摆明指着闵建业,要把闵建业活活气死。

    万玛萨尔当然不是为姜绅报仇,他和姜绅一点关系也没有,他是为了搞闵建业。

    “万玛萨尔同志,警察还在调查中,请不要信口开河,你也是市领导干部,没有依据话,可不要乱说。”闵书记身边有个人冷冷的反击。

    这个中年人大概五十岁左右,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严亚松,他是铁铁的闵系人马,当然要站出来帮闵建业说话。

    “肯定有幕后凶手,不然的话,齐大海敢这么大胆的捅一个副厅级领导干部,这件事,一定要彻查到底。”边上又有人说话了。

    这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多玛多吉。本地的一位中年大妈。

    这语气,好像是认定闵建业干的。

    闵建业气的不想理他们。

    “醒了,醒了,姜市长醒了。”就在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叫了一声。

    哇,围在外面的四套班子领导顿时炸了锅一样。

    “快闪开。”闵建业率先当前,身后政法委书记,警察局长全部紧跟着。

    全市四套班子领导冲进姜绅的病房。

    “你们人太多了,影响病人休息的---”主治医生才说一句话,就被淹没在人海中。

    这么多人来看姜绅,不是关心姜绅,他们是来看看,什么样的新市长,这么牛逼,第一天打断了办公室主任的腿,然后又被主任老婆一刀捅的差点死掉。

    大家都想开开眼见。

    能进姜绅病房的,除了警察局长曾国平外,基全全是市场四套班子领导,大家都有耳闻,姜绅年轻,但是亲眼看到时,仍然被震惊了下。

    现在的姜绅,和二十出头没有区别。

    这么年轻的副厅,够让人震撼的。

    “姜市长,不要怕,你好好休息,党委政府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有什么要求和想法,可以向我提,我是党委闵建业。”闵建业激动的抓着姜绅的手,双眼泪花滚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躺在病床上的,是他老爸。

    “齐大海---太过份---”姜绅双眼也是泪如雨下:“我好心看他,还买了水果---他竟然捅我,还说还说---”

    “他还说什么?姜市长,市里的领导都在,有什么就说出来?”常务副市长,本地人万玛萨尔着急的问。

    你谁啊?姜绅一看他长相,好像是本地人,心中明白了三分。

    “他还说有人罩他,他不怕--”姜绅也胡说八道。

    我草,闵建业脸色大变。

    “混帐,这种干部,无法无天,我就说,一定要查,查出来看看,倒底是谁在背后指使他。”万玛萨尔来劲了,终于可以抓闵建业的把柄,连带着姜绅也顺眼很多。

    不过顺眼归顺眼,心中还是暗暗狠的。

    姜绅来之前,他也想当这个市长,结果被姜绅抢走了。

    “姜市长,我能不能替你做个笔录?”曾局长硬着头皮站出来。

    “大家都走吧,不要烦碍姜市长修息,先要抓出幕后真凶才是正事。”宣传部长笑道。

    幕你妹啊,那有真凶?闵建业那个怒啊。

    只好咬着牙拍拍姜绅手:“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可以向组织提出来。”说罢向曾局长使了个眼色,转身离去。

    闵建业一走,闵系的人马也纷纷离去。

    有的人还过来向姜绅问声好,介绍一下自己,有的人干脆直接转身就走。

    姜绅记住几个人。

    副市长,人大副主任什么的,大多数人还没记住。

    那个马伏波,这王八蛋也是和自己一起来挂职的,竟然没来看自己?

    不过考虑马伏波不是常委,这个人拉不拉也无所谓。

    一会功夫,四套房子领导走的差不多了。

    常务副市长万玛萨尔和宣传部长等人最后走,万玛萨尔还一直抓着姜绅的手:“有什么就说出来,和曾局长说出来,你的案子,我们一定会破的。”

    曾局长在边上嘴角抽个不停。

    就是个普通的失手伤人案,你们说的和谋杀似的,至于吗?

    政治上就是这么黑暗。

    不过这时,他可不敢小瞧姜绅了,姜绅今天的笔录,虽然不一定能对闵建业至命,但是也很麻烦。

    等万玛萨尔他们全走了,病房里只有曾局长一个人。

    “姜市长,你说吧,现在可以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一遍了。”

    曾局长拿出笔和纸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