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0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四十七章 做的出
    第八百四十七章 做的出

    四月底,青树市委在姜绅来后,第一次召开常委会。

    会议的主要目的也就两个,一是让姜绅认识一下各常委,二是关于最近玉矿的事情。

    姜绅第一次见到了青树市的全部常委。

    这时,他到青树已经接近半个月了。

    一个市长到当地半个月,才见到全部的常委,这是什么概念?

    形势比他初到溧山还严竣,他到溧山的时候,郭江华和厉志良两派系的人正在明争暗斗,他身边有葛丹妮等人支持,还可以利用这两系的不和。

    而现在,同样闵建业和万玛萨尔两系的人在斗,但是他们两派都想骑在姜绅的头上,所以不愿意被姜绅利用,只想打压,或反过来利用姜绅。

    姜绅也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孤立无援的不爽。

    整个常委会,他就像个路人,坐在那里,听着两派人轮流发言。

    从众人的目光中,他可以看出来,所有人都在排斥他这个外来户。

    有的人,甚至看向姜绅时,眼中有愤怒和鄙视。

    这个人就是常委副市长李柄男。

    李柄男的老婆,是齐大海的姐姐。

    他现在和姜绅那是血海深仇,怎么看都不顺眼。

    除了李柄男,对姜绅不爽的还有多玛多吉。

    多玛多吉是市委宣传部长,这位大妈一直在冷眼看着姜绅。

    这次姜绅被捅,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对付闵建业,她和万玛萨尔专门去医院看姜绅,多次暗示姜绅,姜绅不肯相助,自然把姜绅恨上了。

    你即然不帮我们,我们自然要打压你。

    青树两派系,同时把姜绅示为敌人。

    “大家说了这么多,小姜市长怎么不出声。”会议开到一半,闵建业突然就提到姜绅,而且当着大家的面叫小姜市长。

    “小姜市长,今天是你第一次参加市委常委会,你也说几句话吧,来,大家欢迎。”闵建业率先鼓掌。

    不过回应他的人却没几个,除了人武部政委沈新国外,竟然没有人鼓掌。

    看着会议室里稀稀落落的掌声,姜绅感觉又被人打脸了。

    老闵你这是故意的?姜绅坐正了身子:“咳--咳”

    刚咳了两下,正要准备说话,闵建业语气一转:“即然小姜市长没什么说的,我们来说下玉矿拍卖的事情。”

    我干你妹哎,姜绅大怒,老子正要说话,你给老子打断了。

    你不仁,那我不义了。

    姜绅大手一挥:“玉矿拍卖,这是政府的事,班长你多心了,回头我会在政府市长工作会上讨论的,要是没什么事,今天的会就到这里吧。”

    姜绅说话,嗖的一下站了起来,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走出会议室。

    尼吗,轮到闵建业差点跳起来。

    这什么话,玉矿是你们政府的事?政府也要在党委的指导下工作啊?

    姜绅这牛逼的,言外之意甩开闵建业,自己单干。

    太不尊重党委和书记了。

    而且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离席,简直是无目党纪,目无常委。

    “姜绅--”闵建业拍案而起,想叫住姜绅。

    姜绅是新市长,他也是新书记,今天他没给姜绅面子,姜绅也同样落了他面子。

    他要不树起威性,就是让万玛萨尔等人看笑话。

    可姜绅真没打算给他面子,任凭闵建业在后面大叫,姜绅自己大摇大摆的走出会议室。

    好,痛打落水狗。

    万玛萨尔也不是省油的灯,姜绅是他打压的,闵建业更是他的敌人。

    他一看姜绅走了,果断一站起来:“那闵书记,我们也走了。”

    他这一站,宣传部长多玛多吉,常委副市长多哈松,纪委书记扎西格,纷纷起身。

    姜绅人走在前面,神念扫的清楚。

    这四个,都是本地人,抱成一团,也就是常务副市长万玛萨尔的人。

    组织部长潘卫强、政法委书记严亚松、常委副市长李柄男,和闵建业是一伙的,也有四票。

    市委副书记彭于真好像来了不到半年,目前还在观望中,估计和闵建业走的近一点。

    人武部政委在一般的省市向来中立,在常委中可以忽略不计,不过在玉海这个特别的地方,人武部政委经常会选择站队。

    本地人会帮本地人,华族人,会帮华族,青树沈新国是华族人,很可能站在闵建业一边。

    这样算下,老闵手上可能有六票,还是压着万玛萨尔的四票。

    当然了,今天没什么要投票的,还看不出双方的底牌,至少老闵和万玛萨尔一人四票都是铁铁的。

    老闵的形势,比姜绅刚到溧山时,郭江华的形势好多了。

    难怪姜绅一来,他就要给姜绅下马威。

    姜绅就算帮万玛萨尔,那边也不过五票。

    而且他知道,本地人有点排外,姜绅肯定不会帮万玛萨尔。

    这么一想,姜绅觉的老闵有点欺负人。

    你知道我是华族人,不可能帮本地人,所以一上来就给我下马威,想把我压的服服贴贴的。

    老闵啊老闵,你不给我面子,就不能怪我也不给你面子了。

    姜绅一边想一边走。

    而他走后,会议室里,万玛萨尔一系的四人,也纷纷起身离开。

    诺大一个会场,好好的常委会,第二个决议都没开始,大家就散场了。

    “岂有此理。”闵建业被姜绅这一手气的差点吐血。

    常委会上有争吵是常事,但是尼吗的直接离场的,真是少见。

    这要是有多嚣张的人才能做的出的事?

    看着众人离开,边上的组织部长潘卫强低声道:“不急,慢慢来,闵书记,小姜初来乍到,他很快就会发现,本地人是很排外的,没有我们这些人支持他,他寸步难行。”

    “不错,小姜在内地干过,没到玉海呆过,这里和内地不一样,族类不同,注定站队就不同,他一个人想在青树干出一番事情,根本不可能,我们等着他来求我们。”政法委书记严亚松也冷笑。

    “会不会把他逼到万玛萨尔那头?”常委副市长李柄男担心道。

    “他不会的,就算他真过去了,也只是万玛萨尔的一条狗,他丢不了这个脸。”闵建业对自己很有信心。

    姜绅现在年轻,有点桀骜不驯,也不知道西北青树与东南省不同,总有一天,我要压服他,让他老老实实,跟着我闵建业。

    “闵书记,这小子脾气这么倔,把他制服会不会很有成就感?”严亚松笑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闵建业暗暗点头。

    然后他转过头,看看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彭于真,还有人武部政委沈新国。

    “老彭,老沈,晚上,我们几个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正好晚上没事。”彭于真笑吟吟的点头。

    “不好意思,闵书记,部里有点事,我要赶回去的。”沈新国果断拒绝。

    “哦,那下次再约吧。”闵建业也没在意,人民武的中立就行,不求他一定要站队,彭于真加入,自己手上有五票,可以对付万玛萨尔了。

    这边想着压服姜绅。

    姜绅也在头痛。

    正如严亚松所说,青树不比溧山。

    这里各族群居,虽然在一个市,其实在官场上还是站队很明显。

    在溧山,厉志良可以投靠姜绅,但是在这里,万玛萨尔决不可能投靠姜绅。

    在溧山,姜绅也可以和厉志良合作,但是在这里,姜绅和万玛萨尔合作的话,就可能得罪青树市所有和他一样的干部。

    其实,大家都是华国人,为什么一定要区分呢?

    你们要区分?我偏要把你们整合到一起?姜绅暗暗下定决心,要让青树凝成一团。

    他正快步往自己办公室走,身后有人追了上来。

    “姜市长,请留步。”

    姜绅回头,常委副市长多哈松。

    “多市长有什么事?”姜绅这一叫,多哈松一脸黑线,拜托小姜市,我不姓多,我姓扎哈穆而敏,有你这么叫的吗?

    不过他也没办法,只能这么听了。

    “我想请示下领导,什么时候开市长工作会?”多哈松不动声色的问:“因为下周一,我和万玛萨尔要参加一个考察团,到辽西省某地级市去考察,有一周时间不在。”

    “考察团?自费的?”姜绅马上接口。

    “自费?”你家考察团是自费的?多哈松眼皮抽了下:“当然是市财政---”

    “想都别想。”姜绅挥手:“现在国家三令五申,不准借考察的名言出去旅游,政府不会出钱的,要么自费,要么你们找企业赞助。”姜绅现在明白俞振强的好意了。

    还好让自己过来做了市长,有点小权,要是搞个副市长什么的,就算是常委,也没屁的用处。

    要么臣服别人,要么给别人玩死。

    现在他大权在握,这种玩弄别人的感觉也是很好。

    “我们不是旅游,是考察学习,而且这个事在去年就上过会的。”多哈松脸色严竣。

    “别和我说去年的事,我不在的事,别和我说,没兴趣听,将来我走了,也不要把我的事说给别人听。”姜绅说完转身再走:“要钱没有,去不去考察,随你们的便。”

    “我草。”多哈松看着姜绅远远离去,终于忍不住爆了下粗口。

    这市长,简直拿着鸡毛当令箭啊,闵建业当市长时,虽然常委会上有冲突,也没姜绅这么做的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