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0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四十九章 恐怖分子
    第八百四十九章 恐怖分子

    你不给我面子,那么我也不用给你面子。

    姜绅看了下手表:“二点十八分了,吉时,剪彩,小温,你和我一起剪彩。”姜绅率先走向主席台。

    “--”一众官员目瞪口呆。

    姜绅不叫万玛萨尔,叫办公室的美女秘书去剪彩,而且还提前两分钟。

    万玛萨尔先是一愣,接着大怒。

    不过他又不像姜绅那样做的出。

    只见姜绅一路走到台上,对着几个拉彩带的女迎宾就叫了起来:“彩带拉起来,剪彩,剪彩。”

    “哦。”女迎宾又不懂谁是老大,看到姜绅自顾自的吩咐,还以为真是开始了。

    马上有人拉出彩带彩球,端上剪刀。

    姜绅和温依依往中间一站。

    四周有电视台的人扛着摄像机就跑到下面拍了起来。

    大家都以为开始了。

    “---”尼吗,万玛萨尔在台下那是又惊又怒啊,真想叫四周的人都散了,你想玩,你一个玩好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他没姜绅放的开。

    姜绅敢做的事,他不敢做。

    就这一犹豫,姜绅已经在上面把彩带给剪了。

    “好。”人群有个女声大叫,率先拍手,接着四周稀稀拉拉跟着鼓掌。

    大家回头一看,拍手的,又是一个黑丝美女,这好像是姜绅的司机吧。

    原本台上还要站一大群领导在姜绅和万玛萨尔的后面,然后两人联手剪彩,最后姜绅讲话。

    现在好了,姜绅和温依依两人上占了整个主席台,直接就剪了。

    剪完之后,姜绅挥挥手,很有气势的说了一句:“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然后什么也不说,就走下主席台。

    “他神经病啊。”住建委主任隆必尔情急之下,用了一句当地语言骂姜绅。

    “装疯卖傻。”城管局局长梅利斯阴阴的道。

    “晚饭怎么办?还叫他吗?”民政局长拉西尔杜不拉问万玛萨尔。

    “叫他个屁,让他滚,我们吃。”万玛萨尔恶狠狠的。

    这时他们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万玛萨尔市长,那位是新来的姜市长?晚上一起吃饭不?”

    众官员回头,原来是开发商和承建这次保障房的当地老板,谢木华。

    谢木华名字不像当地人,但他父亲年少时就到了青树,如今也算青树土生土长当地老板。

    “这姜绅有神经病,别理他。”万玛萨尔淡淡的道。

    “哦。”谢木华是生意人,本来要结交官员的,不过他跟万玛萨尔赚钱,听他一说,就知道万玛萨尔和姜绅不是一路的,当然也不想和姜绅走太近。

    就在这时,姜绅带着温依依已经往下走来,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一个当地人。

    “贪官,畜牲。”那人用当地语言怒骂,冲出来右手一甩。

    嗖,一道淡黄色的光芒飞向姜绅的脸上。

    “臭鸡蛋?”尼吗,姜绅当官这么久,还没有被人用臭鸡蛋砸过。

    对方虽然砸的突然,还好他是神仙,眼急手快,叭,伸手在空中接住这个臭鸡蛋。

    别人接住鸡蛋,鸡蛋壳都要破碎,不过姜绅拿在手上,还是完好如初。

    “保护市长。”温依依失声惊叫,身体一横,挡着姜绅面前。

    “你让开。”姜绅好笑,一把拉开温依依,嗖,反手一扔。

    叭嗒,臭鸡蛋在那人脸上砸了个满脸开花。

    “嘶”万玛萨尔等人看的面面相觑。

    这姜绅简直神了。

    接住别人的鸡蛋不说,反过来还敢砸别人。

    在场可是有很多百姓的。

    “贪官,贪官。”

    “还敢砸人。”

    “砸他。”

    人群激奋啊,又冲出来五个人。

    人人手上都有鸡蛋。

    嗖嗖嗖,满空鸡蛋飞舞。

    “尼吗。”姜绅把温依依往身后再拉下,也不敢再伸手乱接。

    再接这么多鸡蛋,就有点假了,拍戏都不敢这么拍。

    他不敢接,躲的就有点狼狈,不过好歹也没被砸中。

    就见叭叭叭,主席台四周全是鸡蛋,边上的迎宾和电台的人也纷纷躲闪。

    到了这个时候,警察们还没上来保护这市长。

    好在这些人手上鸡蛋有限,也就一人拿了两个左右,全部砸完也没砸到姜绅。

    “砸的爽吗?”姜绅狞笑。

    看他们砸完,嗖,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抬起脚来,砰,一脚率先踢在第一个砸他的人胸口。

    “啊--”那人一声惨叫倒飞出去几米,摔倒在地。

    接着就见姜绅冲进后面那五个砸他的人群中。

    砰,砰,砰,一顿拳打脚踢,五个砸鸡蛋的人数秒之内全被姜绅打倒。

    到了这个时候,四周的警察才冲上来。

    “打人啊,市长打人啊。”

    “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市长打人,市长打百姓。”

    这六人又哭又叫,称机起哄,四周还有几十个围观的群众,各种议论纷纷,群情也越来越激动。

    要不是看姜绅这么猛,好多当地小伙子都打算冲过来帮忙的。

    “姜市长---不要乱来啊。”万玛萨尔假猩猩的提醒姜绅。

    这时警察们手持警棍上前控制住六个扔鸡蛋的人,但是警察也有十几个,四周还有几十个百姓呢。

    你要搞出,那就倒霉了。

    却见姜绅劈手从一个警察手中抢过警棍,几步走到第一个砸他鸡蛋的人面前。

    那人双手被警察扣着,嘴里叫个不停。

    “市长打人,打死人---啊----”

    砰,姜绅一棍打在他嘴巴上面,打的他当场惨叫,叭叭叭,嘴里一口血带十几颗牙齿,半张脸几乎被打扁了。

    “嘶--”姜绅的凶残,让四周官员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前面姜绅打断别人的腿,也只是耳闻,今天可是目睹了。

    “叫,你再叫。”姜绅一棍打完左边,又是一棍。

    砰,这棍打在那人的右脸。

    “啊--”警察吓的松手,那人重重倒地,这两棍几乎把他满嘴的牙齿打的光光,鲜血到处都是,整个人更处于昏迷之中。

    “我晕。”温依依看的晕死。

    见过嚣张的市长,没见过这么凶残和嚣张的市长。

    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

    边上,早有官员和百姓拿出各种手机开始拍了起来,甚至也有警察当场拍了起来。

    不过这还没完,姜绅转过身。

    手起棍落。

    砰,砰,砰,一口气连打十几棍。

    那五个砸鸡蛋的被打的个个吐血惨叫,一地的血腥和惨状。

    十几棍一结束,砸过鸡蛋的六个人全部处于昏迷之中。

    姜绅提着血淋淋的警棍,指着带队的一个警察。

    “这六个恐怖分子,意图袭击国家干部,统统带回去盘查,没经我同意,谁要敢放了他们,我打断你的腿。”姜绅说罢,盯了这人胸前警员看了看。

    “是---是---”警察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胸口警号,觉的浑身一颤。

    这就变成?恐怖分子了?

    此时,姜绅扔掉手上的警棍,走到一大群百姓前面。

    他前面杀气毕现,气势逼人,往前一站,那群百姓都是情不自禁往后退了退。

    “我叫姜绅,新来的市长,你们有什么冤情,可以到我办公室说,我不敢说自己是包青天,但是如果有官员对不起你们,我一定替你们做主,只要你们够保障房的条件,政府不批的,我帮你们做主。”

    “但是,你们要是受什么人挑唆,故意来惹是生非的,我也决不放过?”

    “砸鸡蛋?砸鸡蛋能砸的死我姜绅?有什么不满的,现在就和我说,谁有话要说的,站出来?现在给我站出来。”

    姜绅这几声厉喝,声势十足,狠狠的震慑住现场。

    场中顿时一片平静。

    大概十秒钟后,人群中有人举手。

    “姜市长,我替大家问一句,政府建这么多保障房廉租房,为什么我们普通百姓申请不到,住在保障房里的,都是官员和有钱人。”

    “你站出来,有什么证据?”姜绅指着说话的人:“你说出证据,我给你一个交待。”

    说话的是个本地人,四十多岁的女子,被姜绅点名之后,有点害怕的站到前面。

    “我老公残疾,家里还有一个母亲和儿子,住房面积四十二平方,平均人均面积只有十个平方左右,老公没工作,我在商场打工,全家只有我一个人有收入,月收入二千二,平均人均收入不到四百,我们这样的条件,申请不到廉租房或保障房。”

    “而我的一个以前邻居,她老公是住建委的官员,家里还开了饭店,申请到一套保障房,现在她的公公婆婆,带着孙子住在那里。”

    嘶,听到这样的话,万玛萨尔等人脸色大变。

    “叫什么名字?你邻居?住建委做什么的?说出来,我现在就给你一个交待。”

    “她叫扎西玛,她老公叫努哈得,好像是住建委房管处主任。”

    “隆必尔,你听到没有,给你十分钟,把努哈得叫过来。”姜绅回过头指着住建委主任。

    “姜市长,不要听他们一言之词,这个事情还要展开调查,我们住建委一定会---”

    “叭”隆必尔说到一半,姜绅甩手一巴掌,打的隆必尔噔噔噔连退数步,满嘴都是鲜血。

    这一巴掌彻底把他打傻了。

    “别跟老子废话,我再问你一次,把他叫过来不?”

    隆必尔可怜的转守头,看看万玛萨尔。

    万玛萨尔也很无奈,这姜绅畜牲不讲理啊,完全是痴子做风,一点不按官场上规则出牌,我也没办法。

    “姜市长,你这样动不动就打人,像一个国家干部吗?我会向上级纪检部门提出意见的。”万玛萨尔只好说两句场面话。

    “叭”万玛萨尔话音刚落,就觉的脸上一痛,接着嘴巴里出现丝丝甜意。

    “你--”他惊恐的看着姜绅,这才发现姜绅有多么无法无天。

    当着所有人官员和百姓的面,姜绅又给了他一巴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