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1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五十章 全倒了
    第八百五十章 全倒了

    这一巴掌,打的万玛萨尔半天没说出话来。

    姜绅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而且警察也没人敢抓他。

    开玩笑,现场姜绅最大。

    闵建业在这里,要是说一声,先抓起来,警察们还敢上去抓他。

    现在姜绅最大,谁敢抓他?

    这时姜绅重新从一个警察手里夺过一棍警棍。

    几步走到隆必尔的面前,笑道:“我今天一定要给他们一个交待,隆局长,我最后问一次,你让努哈得过来吗?”

    隆必尔很想拒绝啊,看着姜绅笑吟吟的脸,还有他手上杀气腾腾的警棍,脸色铁青铁青。

    “我---”他再次转头看万玛萨尔,却见万玛萨尔走到边上在打电话,不知打给谁的。

    “我打个电话---”隆必尔没办法,怕被姜绅用警棍的要,只好硬着头皮打电话。

    心中却在想,努哈得过来又怎么样?没我们住建委配合调查,你能查出来?

    他打了个电话,不到十分钟,远处果然来了一部小汽车。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匆匆而来。

    “局长,找我什么事?”隆必尔来了。

    隆必尔来了没多久,又几辆警车呼啸而来,青树市警察局长曾国平,满脸郁闷的带着一批新警察赶到现场。

    “姜市长。”曾国平知道姜绅的强势的,来了先向姜绅报个告。

    “你站在边上,等我指示。”姜绅知道,这是万玛萨尔叫来的,不过,你叫他来有什么用?有本事把自治州警察局长叫过来?

    姜绅一挥手,曾国平也只有老老实实靠边站。

    “你是努哈得?过来?”姜绅把努哈得拎过去。

    “姜市长,有什么指示?”努哈得小心翼翼的。

    “你爸妈在那?现在住在那里?”

    “我爸妈?”努哈得心中一寒,转头看了看隆必尔,隆必尔向他使了两个眼色。

    “他们住乡下呢。”

    “乡下那里。”

    “离这很远,尼克拉乡。”

    “打电话给乡镇府,让他们接你爸妈到镇府和我通话。”姜绅继续道。

    “---”努哈得知道大事不妙:“乡镇府离我们老乡也很远,汽车都要两小时---”

    “那你上车,还有你,隆必尔我们一起去尼克拉乡,现在就去,努哈得,你确定你爸妈在尼克拉乡?”

    这下所有官员脸色都变了。

    华国当官,最怕领导较真。

    领导一较真,什么事都不好办。

    领导不较真,什么事都能糊弄过去。

    场中顿时安静不少。

    “行了,你不说我也有数了,这位同志,你举报的很及时,我今天就表态,一定严查这事,至于你家够不够资格?等我查清了,还你一个公道。”

    “好---”温依依听完,率先鼓掌。

    “叭叭叭。”人群里的胡巧也鼓掌,两个美女一鼓掌,四周许多百姓也鼓起掌来。

    “好,姜市长,我们相信你,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公道。”

    “我们等你的消息。”

    “姜市长好样的,为人民服务。”

    刚刚大家绝的姜绅凶残,转眼之间,大多数百姓都鼓起掌来。

    “小温,把我手机号码给他们,办公室电话也给他们,我在市政府五楼,左拐第三间,大家有什么冤屈,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打电话我,到市政府找我,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署。”

    姜绅再次扇动群众。

    叭叭叭,场中掌声更响了。

    有人会奇怪了,现在百姓这么好糊弄的?几句话就能起共鸣?

    当然不是,有的人事后还莫明其妙,我刚才怎么鼓掌了?

    姜绅今天,是用了很多神念的。

    百姓的事,算是靠一段落。

    姜绅最后指指曾国平:“那六人带回去,查出幕后主使。”

    “你,上车。”姜绅最后一指谢木华,然后自己率先上了路虎。

    谢木华莫明其妙,我和你一句话没说,你叫我干嘛?

    他左看右看,万玛萨尔向他先点点头,再摇摇头。

    谢木华懂了,上车可以,不要乱说话。

    至于努哈德等人,站在边上,也不敢乱走。

    谢木华犹豫了一下,上了姜绅的车。

    两人都坐在后排,胡巧没上来,关着车门,谁也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

    “姜市长,久仰大名。”谢木华有点害怕的向姜绅道。

    “市里安置房,保障房都是你建的?”

    “是的,质量都保证没问题,刚地震过的,我不敢偷工减料,都是民心工程。”谢木华道。

    “和谁暗箱操作的?给官员留了多少套?你说出来,我保你不死。”姜绅直接道。

    “姜市长,没有这种事啊,青树刚地震,全国目光都看向这里,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少和我来这一套,没官商勾结,所有的楼盘都给你做?”姜绅冷笑,伸起手指指了外面刚做好的几幢楼盘。

    “一幢房子塌了,你知道你会赔多少钱?坐多少年牢?”

    “姜市长,我不懂你说什么?”谢木华苦笑。

    “是吗?”姜绅往最东边一幢楼一指:“塌。”

    “轰隆”现场突然一声巨响,东边那幢楼毫无证兆,轰然而倒。

    四周一片尘土飞扬,车外乱成一团,百姓和官员们都惊呆了。

    谁也没想到,刚盖好的楼盘,这就倒了。

    电视台的人也在的。

    车外乱成一团,车内谢木华也惊呆了。

    姜绅伸手一指,说倒就倒,这,这是神仙还是鬼啊。

    “姜市长,姜市长---”谢木华这才发现姜绅的恐怖。

    “房子倒了,你猜万玛萨尔会怎么想?他是分管领导,要负这个责任,住建委的隆必尔更要倒霉,他们住建委,全程负责楼盘质量检验,不知多少官员今天睡不着觉。”

    “但是他们都要找个替罪羊?谢木华,你说,他们会有官员站出来替这个罪,还是让你替?”

    “嘶”谢木华再次震撼中。

    “你也说了,刚地震过,全国目光都看在这里,明天新闻播出,青树刚建楼盘倒塌,你说你会不会被跳楼?”姜绅阴阴的笑。

    笑的谢木华心中发毛。

    “我这楼质量很好的啊。”谢木华想哭了。

    “好,就算有官员肯出来顶罪。”姜绅笑笑再伸手一指:“要是再倒一幢呢。”

    “轰隆。”

    外面再次震动,又一幢大楼轰然倒塌。

    谢木华完全痴呆。

    如果说姜绅第一次伸手,他还有一点希望是意外,那么这次伸手,他相信是姜绅做的了。

    太震撼了。

    举手之间,就能让一幢大楼倒塌。

    “如果全倒了呢?”姜绅又笑,举手。

    轰隆,轰隆,外面的新建的楼盘一幢一幢的倒下。

    “不要啊。”谢木华真的哭了。

    要不是在车里,他都要跪下来向姜绅求情。

    全倒了,花费一年半时间,刚建了六幢保障房全倒了。

    金钱损失不算,事后肯定要追究相关官员和承建商。

    这时候,如姜绅所说,万玛萨尔和隆必尔等人,肯定要找个替死鬼出来。

    “别等他们先把你推出来当替死鬼。”姜绅拍拍谢木华的肩膀:“先发制人,推到住建委的身上,他们监管不力,收了你的贿赂,对工程安全视而不见,你这是立功表现,保你不死。”

    “不然的话,嘿嘿---”姜绅道:“一会回家看看吧。”然后他走下车。

    “我家又怎么了?”谢木华正在惊恐中,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老谢啊,是不是又地震了,家里房子突然塌了一间,卫生间全塌了,好危险啊。”他老婆打电话过不断出现。

    “我草---”谢木华这下吓的魂飞天外。

    此时姜绅离开车子,又是一连窜命令下去。

    “岂有此理,新盖的保障房就这样倒了?这工程质量简直连豆腐都不如,曾国平,你还等什么,把隆必尔先控制起来。”

    “身为住建委主任,全程负责工程质量安全,隆必尔你要想想,怎么向政府和百姓解释。”

    这个时候,别说曾国平和隆必尔不是一系的,就算是一系的也要动手了。

    六幢新房倒塌,损失数以亿计,这是惊天大事,肯定要查出原因。

    连忙一声令下,把隆必尔先抓了起来。

    “还有这努哈得,一样控制起来,我怀疑他们住建委,蛇鼠一窝,狼狈为奸,官商勾结,浪费国家的钱,损害国家和百姓的利益。”

    “是。”曾国平没办法,统统先抓起来再说。

    反正到了警局后,还要看闵建业和万玛萨尔他们怎么决定。

    “我们走。”姜绅最后看了看谢木华一眼,带着温依依和胡巧,转身离开现场。

    留下一群当地官员,都惊呆在那里。

    他们今天,终于领略到了新市长的厉害。

    六幢保障房倒塌,比起前不久青藏公路上的塌方还要令人震撼。

    自治州震动,省里震动。

    省里专门派来专家组,全力调查这起事件。

    负责分管住房保障的万玛萨尔被叫去谈话,住建委主任隆必尔接受调查。

    承包商谢木华被没收证件,限制出国。

    全面调查起动,青树官场震动。

    而始作俑者姜绅,却接到各方电话接到手软。

    第一个打电话给他的就是闵建业。

    “小姜市长,你这样搞大了吧?你是来青树搞建设的,不是搞破坏的。”

    “谁不给我面子,我就不给他里子。”姜绅冷笑:“别和说谈公事,我姜绅的事,不分公私,只分大小。”

    “砸你鸡蛋的查清了,是开发商谢木华请来的人,判刑就是,你还想怎么样?”

    “谢木华的人?”姜绅信才怪。

    不过闵建业和万玛萨尔一向是敌人,这次站在一条线上,很简单,保障房的利益中,他也有份。

    姜绅想懂了,直接就挂了他的电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