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91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五十一章 睚眦必报
    第八百五十一章 睚眦必报

    接着万玛萨尔也打电话过来。

    他被姜绅当众打了一个耳光,颜面扫地。

    但是这次也不得不向姜绅服软了。

    “努哈得的事查出来了,免他的职,叫他退出保障房,当天你点名的那家人,可以优先选套保障房。”

    “姜市长,别玩了,你这样玩下去,全青树都要倒霉。”

    万玛萨尔苦心劝姜绅。

    这潭水,自治州和省里的领导都在其中浑,很难分清的。

    其中省里某个领导打了招呼,他亲戚条件不够,还是搞了两套保障房。

    自治州的就不说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你又何必往死里搞?你知道你要得罪多少人吗?

    万玛萨尔也明着和姜绅说了这些。

    最后道:“你现在管理了青树,你管的了自治州吗?你管了了自治州,管得了全省吗?”

    “你现在在青树,你点名的那家人可以选套保障房,你有种在这里一辈子,等你走了,你看那家人,还能不能住?”

    草,姜绅听到最后一句,真是想立马过去,一巴掌拍死万玛萨尔。

    但是他也心生无力。

    纵然是神仙,也不是万能的。

    今天我姜绅在这里做市长,就算能拨乱反正,等我离开青树,还是会回到从前。

    溧山算是姜绅的天下,大多数人都是姜绅提起来的,但是姜绅相信,五年,或许不用五年,三年之后,有可能,又回到当初。

    正如黄振国当年所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和姜绅一样。

    “好,我不搞可以,隆必尔也给撤了,还有那些没资格的人,自已退掉,把保障房都退出来,我可以不追究,不声张,等我姜绅将来走了,他们有本事再来拿保障房。”

    姜绅纵横天下无敌,最后还是要向官场潜规则屈服。

    “是不是一定要这样?”万玛萨尔很恼火,你知道你这样触动多少人的利益。

    “一定,不然就让省里查下去?省里不查,我请中央的人来查。”姜绅这是最后的底线。

    可以到此为至,但是你们都要给我吐出来。

    “好,你有种。姜青天---”万玛萨尔最后狠狠的叫出三个字。

    事情的结果,住建委主任和大批住建委干部受到处罚,开发商谢木华罚款一千万,新的保障房交给别人承建,公开招标。

    所有没资格的人,纷纷退出保障房。

    青树市面前全市有资格申请的人,重新开放申请。

    一时间,青树官场,甚至自州市官场,包括一些省里的领导干部,都对姜绅恨之入骨。

    “他做了一件好事,但不是对的事。”事后,同为交流干部,马伏波在和温依依谈心时说到这事,只能摇头苦笑。

    “在华国的官场想发展,一定要记住,只能做对的事,不要做好的事。”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这还用说,领导说的,就是对的,大多数反对的,就是错的。”

    “---”温依依似乎有点不懂。

    保障房的事,姜绅重挫了万玛萨尔还有闵建业两系的士气,同时也在百姓间提高了他的声望。

    可这事还没完。

    姜绅睚眦必报的性格,溧山人最清楚,青树人还不知道。

    当天晚上,姜绅来到警察局。

    曾国平本来在外面和人吃饭,听到有警员说姜市长到局里了,吓的一身冷汗,连忙赶回局里。

    他初见姜绅还是很鄙视他的,经过几件事后,对姜绅已经非常惊恐。

    姜绅的无法无天,让他五体投地。

    现在听到这名字就害怕。

    而且,据说今天白天很多拿照机拍下姜绅打人的一幕,事后有人想发到网上,发现都一片空白,都没拍到。

    再联想到好好的楼房倒塌,曾国平都要把这事当灵异事件来看。

    “姜市长,欢迎您到我们市局指导工作。”曾国平没回来之前,政委陈金接待了姜绅。

    陈金四十六岁,长有点粗犷,听说是检察院院长转任的警察局政委。

    他是前任书记一系的,目前在市里,有点两不靠的样子,总体来说,和万玛萨尔那边关系好点,但是也不是很贴心。

    “白天抓的六个人呢。”姜绅笑吟吟的问。

    “---”陈金嘴角抽了下,我说市长,这样的小人物,你还关心他们干什么?

    “在拘留所,等着起诉。”

    “带我去见见。”姜绅道。

    “要不,等曾局长回来吧?”陈金有点不想担当,这事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不想参与。

    “我陪姜市长去。”陈金身后有人往前一步,自告奋勇。

    “这是?”姜绅看了看这青年人,大概三十多岁,本地人。

    “阿扎西,副局长,阿扎西是部队转业回来的。”陈金连忙介绍。

    部队的啊?姜绅想到金近山,当初也是副局长,部队回来的。

    “好,阿局是吧,走你带我去。”

    “阿局?”我不姓阿啊。阿扎西很郁闷的陪姜绅去拘留所。

    看着阿扎西和姜绅消失,陈金不知为什么,心中一跳,有点后悔。

    要是我陪着去会怎么样?不可能的,姜绅越表现的强势,证明他在这里越无助,越害怕。

    也只有用这种强势,来震慑他的对手。

    常委会说不上话,命令就出不了市政府啊。陈金摇头,抛开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转业回来几年了?”姜绅在车上问。

    “五年了,姜市长。”

    “部队回来,能提副局,不容易。”

    “阿扎西局长是立了二等功提的。”姜绅坐的警察局的车,驾驶员一个小警员插嘴道。

    “哦,一等功?”姜绅意外了下。

    “去年有几个新藏的人,带了一批砍刀、毒品、火药经过我们市,被载了下来,阿扎西局长单人匹马,打倒三个,活捉一个,等我们到的时候,他都解决战斗了。”

    “好,我就欣赏这样的人才。”姜绅赞赏的看看阿扎西。

    “都是过去的事了。”阿扎西谦虚的笑。

    他们赶去拘留所的时候,听到消息的曾国平半路折向拘留所,最后三人在拘留所外碰头,然后曾国平、阿扎西两人陪着姜绅一起进去。

    曾国平今晚喝了点酒,但不算多,脸红红的,一身酒气。

    “你身为警察局长也喝酒?”姜绅脸色一沉。

    “这不明天周未么,今天又不值班。”曾国平不以为然,但是心中还是有点怕姜绅。

    “每为警务人员,就要尊守警务条令,我也是当过警察的,晚上什么案件都会发生,要是突然有事,你就这样上战场?”姜绅想狠骂他几句,想想骂了也没用。

    教训了几句就进了拘留所。

    那六人被关在一起,看到姜绅都是怒目而视,但是现在都不敢骂人。

    必竟被关着。

    “谁主使你们的?”姜绅走到他们面前,淡淡的问。

    闵建业说是谢木华主使的,姜绅当然不相信。

    他和谢木华无怨无仇,对方一个商人,没必要。

    “没有,我们就看不贯你这种贪官。”被姜绅打的最惨的人,嘴还很硬。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谁主使的?”姜绅再问。

    “没用的,他们都说谢木华主使的。”曾国平吐着酒隔道。

    “走。”姜绅也不多说,一挥手,示意众人转身就走。

    “啊哟---痛死我了。”六个人里,突然有人捂着肚子就惨叫,接着往地上倒。

    “怎么回事,你别装啊?”四周警员紧张起来,姜绅等人也回过头。

    但好像不是装的,那人突然嘴巴和眼睛里都流出血来。

    “啊---”那人越叫越痛苦。

    “快,打开。”不等姜绅发话,曾国平率先下令。

    警员连忙打开牢门。

    两个警员先用警棍把其他五人推到后面,接着又进去一个看地上躺着的那人。

    就在这时,地上那个一直闭着惨叫的眼睛,猛的争开。

    “砰”他一拳打在那警员下巴中,打的警员整个人软绵绵的就倒了下去。

    同时伸手一拨一拉,警员腰间的警棍就到了他的手中。

    拘所留里顿时乱做一团,四周其他房间被拘留所的人都看到了,他们呼啸,起哄,大声叫起来。

    那人拿警棍扣着警员的咽喉,右手不知从那里摸出来一块刀片:“别上来啊,上来我弄死他。”

    “让开,让开。”

    他抓住一个人质,震惊全场。

    “打。”另五个人也动手了,突然发作,另两个警员几下就被他们打倒,警棍,手铐钥匙统统被夺。

    “嚯,嚯---”拘留所哨声大响,全所震动,远处值班警察发现这边的问题,拿着枪就冲过来。

    “让开,让开--”

    六人挟持三名警员,打开手铐,往外冲出去。

    姜绅带着曾国平、阿扎西还有另三个小警员拦在走廊中。

    “别乱来,你们本来是小事,这样就变成大案了。”曾国平急了,瞬息好像酒就全醒。

    一边和六人说话移住他们,一边不停的看后面。

    后面支援的警察正飞奔而来。

    “让开,你们想判我们刑?没门,快让开,再堵着,我弄死他。”拿刀片的汉子,把刀片在其中一个警员脸上一划。

    刷,鲜血如注。

    曾国平急的只摇手。

    “行,行,我们让开。”

    “姜市长,你先退后吧,这里我们来解决。”阿扎西脸色有点紧张,悄悄叫姜绅后退。

    “站住。”这时支援的值班警察到了。

    冲最前面的还拿着手枪。

    一到这边,曾国平僻手夺过手枪,举起枪来对着六人。

    “快放人,你们逃不掉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